前言:某個匿名板上,有人批文,有人出來護文,某篇反駁曰:「又不是每個人都要當素還真、一頁書。」結果某月亂入了下面這篇小劇場。:P

最重要的,謝謝蟲神大姐賜給我們痞子素!http://www.tacocity.com.tw/IKE/akila/bettle/ 



【匿名板上】


素還真:(看看留言,抓麥克風)「啊?這關劣者什麼事了?其實劣者也很不想管武林
事啊~~啊,人不擾風塵,風塵自擾人,采鈴啊啊啊啊───」(風塵淚配樂響起)

一頁書:「素還真,你幾百年也只會唱這首,換換別的新歌吧。上頭留言的那位閣下,
一頁書素來只針對邪魔外道,何來干涉他人私事之說?」

海殤君:「好友不要衝動,我想那位仁兄的意思是說不是每個人都要當素還真、一頁書
。唉,有人要當素還真我是不反對啦,一頁書有你一個就夠了啊……」

一線生:「素還真一個也就很夠了,多來幾個我可受不了,有幾條命都不夠死啊!」

素還真:(倒退三步、甩髮捧心)「啊啊、前輩嫌棄劣者的歌?這是劣者跟我家親親采
玲美人兒的定情歌啊!」(轉頭瞇眼笑):「還有你,一線生好友,你有空出來泡茶聊
天啊?家事做好了沒?東廂房的兵器要保養、西廂房的家具要搬出來曬太陽、荷花池要
記得下肥料、不要忘了在劣者回去前要把晚餐煮好,今天我想吃蓮子羹。」

一線生:「你們看你們看,交友不慎就是這樣……嗚嗚嗚。」

素還真:「對了,蓮子要記得先泡軟,要算好時辰喔,上次煮的等劣者回去要吃都涼掉
了。一線生好友,劣者知道你可以煮得更好吃。」

海殤君:「一線生,如果哪天你受不了了,笑情山鄉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海殤君絕對
比素某人好侍候。」

一頁書:「是啊,一線生,如果你嫌笑情山鄉遠,來雲渡山也可以。」

一線生:(苦笑)「去雲渡山?那我還不如待在琉璃仙境……你們的等級是一樣的。」

一頁書:「嗯~?一線生,你(膽敢)拿一頁書跟素還真比?」

素還真:(拽著一線生)「是啊,劣者跟前輩的等級怎麼會一樣呢?你看,劣者的長髮
多麼光華柔順啊!前輩是釋迦頭耶!」

一線生:(退退退,拿出手機打電話)「好好,算我沒講,啊哈哈。喔喔,幽靈馬車來
得正好,順便載我回去吧!要回去煮晚餐……」(愁眉)

素還真:「啊啊,一線生不愧是劣者的好友啊!蓮子羹蓮子羹~~(囌)」

一頁書:「先別忙你的蓮子羹,素還真,你剛剛說一頁書的頭怎麼來著?」(揮拂塵)

海殤君:「素還真,別裝傻了!剛剛我們全聽得一清二楚!哼哼,敢對梵天不敬……」

海殤君:(轉頭)「好友,我幫你把風。」

素還真:「前…前輩!不要聽海殤君亂說!」(退退退)

一頁書:「想回琉璃仙境喝羹是吧?我一掌送你回去!哈~~~」(七彩氣功贊出)

海殤君:「喔喔……素還真變成星星了,好友,你的功力又進步了吶。」

一頁書:「哼,三不五時不給他來這麼一下,素還真只會顧著玩,一有事就只會把其他
人都拖下水,不管別人也有日子要過。」

海殤君:「好友當真用心良苦啊!」


【琉璃仙境裡】


素續緣:「嗯~~好香喔!一線生叔叔你又在煮東西啦?」

一線生:「是啊,你老爸說他想吃蓮子羹,結果玩到現在還不知道要回來……」

素續緣:「可是再等下去羹就涼了不好吃了耶!」(翻出碗筷)

一線生:(看看手錶)「算了,你老爸大概又不知道瘋到誰家去了,咱們先開動吧!」

素續緣:「好耶好耶!吃羹吃羹!」(興奮)

一線生:「一說到愛吃的東西,你們父子都一樣……」

素續緣:(喝完大半鍋羹幸福地砸著嘴)「是說,爹到底到哪裡去了呢?」(抬眼望天
)「叔叔,你看!有流星耶!哇…落到我們家來了!」

素還真(灰頭土臉):「劣…劣者回來了。我…我的羹、蓮子羹!」

一線生:(咕嘟咕嘟喝下最後一碗)「啥?我們還以為你不回來吃了耶!」

素續緣:「是啊,爹,一線生叔叔今天煮的蓮子羹比上次還好吃耶!我們吃光光了。」

素還真:(趴在地上臉埋進掌心)「嗚哇啊啊──劣者的蓮子羹──哇啊啊啊──素續
緣你這個不肖子!」

素續緣:「爹,都這麼大的人了,別裝哭,很難看的。大不了叫一線生叔叔再煮一鍋嘛
!」

素還真:(收淚哀哀怨怨爬起身)「真的嗎?一線生好友肯再為我煮一鍋嗎?」(閃亮
亮的圓眼)

一線生:「這個……煮羹很麻煩的耶……」

素續緣:(低聲)「一線生叔叔,我爹今天要是吃不到蓮子羹,晚上肯定又要對著月亮
唱歌……」

一線生:(打冷顫)「那我還是再去煮一鍋好了!素還真,你不准再給我出去唱風塵淚
!上次枯掉的一池荷花好不容易又長回來了!」(窩進廚房)


【在等蓮子羹的空檔】


素還真:「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人從歌聲中了解劣者的心情呢?」(望天興嘆)

素續緣:「爹,娘都被你唱到掛了你還想怎樣?」

素還真:「…………沒有這首歌,你也蹦不出來吶,兒子。」

素續緣:「會有我是因為那杯被下了藥的酒吧?」

素還真:「這!誰告訴你的?」

素續緣:「霹靂史上寫得清清楚楚啊。」

素還真:「續緣,你要相信爹爹是清白的!」

素續緣:「爹,你要是清白,那就是說娘不清白囉?」

素還真:「呃…你娘是有苦衷的!」

素續緣:「爹啊,娘跟你的時候是幾歲?您那時候又是幾歲?要孩兒相信誰才是清白的
呢?」

素還真:「………年紀大又不是你爹的錯!」

素續緣:「是啊,也沒有人說幾百歲的先天人不能娶十六歲的小女孩啊。」

素還真:「兒子,你在怪爹老牛吃嫩草囉?」

素續緣:「沒有啊,這可是爹自己說的喔。」

素還真:(蹲在角落畫圈圈):「奇怪,你小時候明明那麼可愛,怎麼長大就……」

素續緣:「一線生叔叔說我越大越像你耶。」

素還真:「那就更奇怪了,你應該要越來越丰神俊秀才對啊!」

素續緣:「…………爹,你會被一頁書前輩打飛回來一點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