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叔,您老說句公道話,吞佛跟我……有像嗎?」

「……像,連有事沒事愛來找我哈茶這一點都像。」

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九禍挑選愛將跟她當年挑選愛人的眼光,怎麼會不像?

續‧無間道
戰神的兒子有幾個


  身為異度魔界之主,銀鍠朱武每日第一件行程,便是進議事廳批公文兼聽取首席參謀伏嬰師匯報魔界軍隊本日預定的各項作戰行動摘要。

  偶爾遇到伏嬰師在外調度趕不上每日朝報時,銀鍠朱武仍舊會到議事廳轉個兩圈,只是公文書的下場,要依當天鬼王大人的心情好壞而定。

  心情好的時候,魔王會和顏悅色地交待廳上待命的魔兵,將成堆公文搬到伏嬰師書房由軍師代批;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指著魔兵的鼻子,限令在自己三次眨眼之內,讓議事桌上堆積如小山的公文全部消失。

  不管心情好不好,魔君說不批公文就是不批公文。

  曾有魔兵大著膽子請示首席參謀,能不能將公文全數直接送至軍師書房省得麻煩,伏嬰師面無表情,指拈黑色五芒星卡輕笑二聲,該名魔兵當場臉色慘白,連滾帶爬高喊軍師饒命小的下回再也不敢了,此後再也無魔敢提出省略公文上呈流程的提案。

  總之,銀鍠朱武很強、強到連對魔界征戰大業虛應故事漫不經心的程度,歷任魔君無魔能出其右,這位魔君自上任以來的作為,讓火燄魔城裡的一干自魔界解封以來倖存至今的魔兵魔將們不勝唏噓。

  ──女后啊……您以解除戰袍退隱為代價,辛辛苦苦大費周章喚回的這位魔王朱武,放心將整個異度魔界交在他的手上,真的不是所託非魔麼?

  ──身為堂堂魔界領導者,這樣沒有企圖心真的可以嗎?

  ──異度魔界前程堪憂未來堪虞啊!

  魔界坊間不滿的聲浪,這一日化為具體行動展現在魔君的議事桌上。

**      **      **      **      **

  吞佛童子擁有魔界繼承權?!

  女后尊者驚傳孽情‧魔界戰神謎樣身世大公開!

               《魔界水果日報‧假日特刊深度報導》

**      **      **      **      **


  瞇眼看著疊在桌上一份以醒目標題打出聳動字眼的刊物,銀鍠朱武眉毛挑動。

  什麼時候、吞佛童子成了愛妻九禍跟魔之尊者襲滅天來偷生的小孩?

  亂七八糟,如果吞佛童子真是九禍生的兒子,他們夫妻倆還這麼辛辛苦苦高齡產子,搞得九禍難產昏迷泡在血池裡幹嘛?

  鬼王以挑剔無比的眼光迅速掃過報導內容,閉目復睜。

  哼哼,這些八卦魔媒真是想太多了,區區一篇八卦報導要動搖魔王心志,未免太小看於他。

  襲滅天來雖然是九禍力保之下拉起魔界斷層的魔君代理,再怎麼說也是外面來的野和尚,他對愛妻挑情人的眼光有信心──前有螣邪郎、後有赦生童子,歷史證明九禍的兒子不管名義上的老爸是誰,親生父親一定是他銀鍠朱武,不會有別人。

  魔君負手於後,在議事廳裡來回踱步。

  就算吞佛童子是九禍生的,這個父親人選想當然爾……

  嗯?等等。

  根據吞佛童子在魔界人事單位裡的兵籍記錄表資料,吞佛童子出生年月日不詳,父不詳、母不詳。

  唯一能參考的年齡指標──吞佛童子與螣邪郎年紀差不多大。

  一面參照刊物文後附錄的吞佛童子生平大事年曆整理,銀鍠朱武一面扳指算起時間跟次數。

  出其不意的念頭石光電火閃過,鬼王腳步頓停──
  難不成、搞不好、說不定……當年九禍生的是雙胞胎?!

  論起長相個性,吞佛童子的確比親兒螣邪郎赦生跟他一手拉拔大的乖仔黥武,還神似自己。

  依照九禍的行事作風,把長得最像前任情人的孩子弄成無父無母的孤兒,再收回麾下當做愛將使喚,也不是沒有可能……

  連兒子都可以掉包換著養了,九禍這個娘在氣頭上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的?

  只是愛妻現在昏迷泡在血池裡沒得問……即使九禍清醒過來,他也沒有那個立場跟勇氣追問她:兩人生的兒子到底有幾個、吞佛到底是不是她生的──就如同他沒法對著簫中劍理直氣壯地問說,武痴傳人到底還有幾個兄弟陷在魔界裡沒有追回去一樣。

  唔這比喻好像哪裡怪怪的,算了不管它。

  魔君揮揮手,做魔不能做得這麼一廂情願想當便宜老爸,伏嬰師忙進忙出,拿這陳年八卦去煩首席參謀好像也不對,想來想去,他能諮詢的對象只有……

  「你問我?你生了幾個兒子跑來問我?問我是對啊不對?啊?做魔還可以再過份一點,你這個銀鍠朱武!」

  不毛山道惡火坑,狼主──逃山補劍缺一面提高聲調,一手反扣煙管,把石桌當成某人腦袋敲啊敲。

  「當年叫你沒事去多跑幾圈魔城,少去招惹九禍,你不聽,搞到現在不知道兒子生了幾個?哼哼哼,笑話。」老狼主落井下石連聲冷笑。

  「是啊,我沒有狼叔厲害,外頭偷生了幾個兒子都知道,嗚。」鬼王委曲抬袖,擦拭著不存在的淚水。

  「哼!一碼歸一碼,少在那邊哪壺不開提哪壺!」
  老狼主抱手負胸,下巴抬得高高。他狼族生產力沒有鬼族強,可是品質絕對有掛牌保證!

  鬼王放軟聲調,「狼叔,說真的,我需要第三者客觀的意見──您老說句公道話,吞佛跟我……有像嗎?」

  撇了姪兒一眼,老狼主眼珠轉了轉,笑容機深地開口。
  「……像,連有事沒事愛來找我哈茶這一點都像。」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九禍挑選愛將跟她當年挑選愛人的眼光,怎麼會不像?
  只是他逃山補劍缺才不要那麼好心跟眼前這隻一扯到九禍,智商馬上往下降到個位數,單靠下半身直覺行動的笨朱武挑明了講,嘿嘿。

  「狼叔,怎麼辦?我頭好痛。」

  甩了甩頭,陷入煩惱中的魔君深深懊悔,沒能在九禍生產昏迷前,把握機會好好與愛妻長談交接她的手下大將。

  如今回想起來,九禍的確有幾次談到吞佛童子便欲言又止,他原本以為九禍不忍心提出關於黥武殉職一事的諸多疑點,畢竟吞佛童子是第二殿殿主座下頭號愛將,如果當真背叛魔界,頭一個面子掛不住的便是多年來重用紅髮魔物的二殿殿主九禍,但反過來說,如果九禍刻意不處置吞佛的原因,在於她其實對親生骨肉吞佛童子下不了手……

  老婆,妳怎麼忍心把這個燙手山芋就這樣丟給可憐無辜的老公我啊啊啊──!

  面對殺了養子的兒子,叫他這個做爹的要怎麼辦?!

  啊,所以九禍才會對於吞佛童子一事欲言又止,是這樣嗎?愛妻當日的神態是在暗示他這件事麼?

  「唉,個人造業個人擔,別想太多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老狼主安慰地拍了拍姪兒肩膀。

  「嗚……」船到橋頭自然直?直個鬼。
  鬼王垮下肩膀,黯然告辭。

  悠然目送姪兒遠去的身影,補劍缺抬腳橫桌,煙斗敲敲,「老鬼,壁腳當夠了沒?還不出來?」

  火爐後方憑空冒出戒神老者訕笑的臉龐,「我還在想說怎麼躲這麼久都沒被抓包咧,啊哈哈……」

  拿起魔王隨手丟棄的八卦刊物,老狼主眼底精光閃過,「這篇獨家報導,是不是你的大作啊?」

  「嘖嘖,我戒神老者是這麼八卦的人嗎?」老者拈鬚皺眉。

  「認識這麼久,我必須對著良心說,你是。」狼主毫不猶豫頷首。

  「唉,老狼你也知道,戒神之書寫的向來都是確實發生過的事,最近無聊沒什麼大事好寫,想說手癢來寫寫沒有發生過的事……誰知道隨隨便便一投稿就錄取了,還被當成特別報導專刊發送咧,唉,真是人想紅擋都擋不住。」

  號稱魔界第一筆的戒神老者抓抓頭:「只是這種八卦報導怎麼會無緣無故專程被擺到朱武的桌上呢……?」

  「當然是有心人士特地指派送上去的囉。」呼呼呼。

  「厚!你這隻狼心狗肺的死老狼!」老者跳起來,當場髮指。

  「拿九禍跟襲滅天來玩,你沒良心的程度也差不多啦。」老狼主擺擺手。
  「我只是想看看朱武對於九禍的緋聞會有什麼反應,不過這小子的腦袋真不知道怎麼生的,竟然可以跳過緋聞不理,人說聽一個影生一個仔,他看篇八卦就可以幫自己多生個兒子……」

  「那這下子怎麼辦?」老者狹長細目眨呀眨。

  「怎麼辦?看著辦囉。」老狼主吐出煙圈,涼涼道。

  「小心不要被伏嬰師發現就好。」老者點點頭。

  「廢話!」
  玩朱武可是伏嬰師身為首席軍師的特權,要是被特權階級知道自己權益受損那還得了?

  是說,能夠玩到朱武,真是一件令魔愉悅的事啊~
  老狼主與戒神老者互看一眼,咧嘴長笑起來。

  「呼呼嘿嘿哈哈哈哈……!」

  這一天,惡火坑內傳出的恐怖笑聲,讓經過不毛山道的魔兵魔將們不約而同停步側目,接連數日議論紛紛。

**     **     **     **     **  **

                       夜月曙星 200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