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吞佛!
本大王不在,醬油借汝沾沾也就算了,
竟然食髓知味整碟捧走還喝光光!
汝給我記住!


註:本篇內容乃與正史劇情完全無關的小劇場。:P

發想源起:霹靂來電答鈴‧銀鍠朱武篇【多一個兒子?!】

朱武:現在的時代講求效率,我的生日,子女都會用手機慶生。
黥武:爹!
朱武:是黥武。
大爺:爹!
朱武:是螣邪郎。
赦生:爹!
朱武:是赦生。
吞佛:爹!
朱武:啥咪?!是吞佛童子?!為什麼他叫我爹?!
   難道、難道愛妻九禍又多藏一個兒子不讓我知道?!
   愛妻啊──!!!
吞佛:哈哈哈~傻朱武,真好騙。
http://www.myyoho.com/block/myyoho/listen.asp?content&pid=454063
(連結出處:MY YOHO行動娛樂玩家)

──────────────────────────────────

                無間道小劇場《可不可以不當老爸》

──────────────────────────────────

  一個組織的行事作風,往往隨著主事者的性格轉變而轉變。

  為禍神州猖狂多時的異度魔界,自從迎回銀鍠朱武這尊蹺家魔王,
行事風格一改原本的血腥肅殺,除了偶爾殺殺人放放火盡盡做為邪惡組
織的義務本份外,大體而言,鬼王在位期間,異度魔界逐步走向愛好和
平人畜無害的溫馨作風。

  最顯著的不同,便是前任主事者九禍女后不放在眼底的無謂小事,
往往會被銀鍠朱武認定為魔城大事。例如,有關於鬼王到底有幾個兒子
這種馬路八卦,在銀鍠朱武的眼中,便是一等一的機要案件。

  這日,因為女后愛將吞佛童子無意於朱皇慶生宴上跟著鬼王諸子隨
口叫了聲「爹」之後,火燄魔城立即下達朱皇令,隆重召開自從鬼王回
任以來初次緊急機要會議,議程內容只有一項──

  「吞佛童子,說,你為什麼平白無故叫我爹?」

  魔城第三殿上,硬是拖著全家人與女后愛將全部出席在場的鬼王險
惡瞇眸。

  跟愛妻九禍生了哪幾個兒子他好不容易搞清楚了,怎麼半路又殺出
一隻程咬金!

  「你是吾跟九禍親生?」鬼王單刀直入。

  「汝說呢?」魔將挑眉回問。

  「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我生的,幹嘛叫我爹?難道、除非……」

  不是血親,那就是姻親……深知魔人發情起來一向不拘陰陽之別、
自己也往往看對眼愛了就上的鬼王心念一轉,握拳咬牙,指著分站各角
的三隻兒子,朝愛妻九禍一手培養出來的頭牌愛將問道:

  「給我說清楚,這三隻,到底你、沾、的、是、哪、一、個?」

  鬼王石破天驚質問一出,殿內鬼王諸子盤踞的各個角落同時傳來驚
訝未已的短促吸氣聲。

  被指名質詢的魔物尚未來得及開口回話,一旁的鬼王長子率先發難。

  「銀鍠朱武,講清楚,是本大爺沾他、不是他沾本大爺!」斜倚門
側,螣邪郎抬高下巴鄭重聲明。

  哇哩咧!就知道這隻一臉叛逆相的大兒子一定有問題!

  「你沾他他沾你還不都是沾!還有,竟敢直呼父親名諱──螣邪郎
,你這不肖子!」鬼王拍桌而起。

  「切!本大爺愛沾誰便沾誰,你這便宜老爸有什麼資格說話?!哼
!!」把玩手底皮鞭,螣邪郎傲慢甩頭。

  「螣邪郎,住口。爹親永遠是對的!」
  站在旁邊的黑髮青年挺身而出振振有辭。

  「無聊!」螣邪郎重重嗤鼻,走至小弟赦生身邊抱拳靠牆。

  「黥武,還是你最懂事。」

  看著一手拉拔長大、出聲為自己打抱不平的養子,鬼王正準備熱淚
盈眶,念頭一轉,突然好像有哪裡不對,當下狐疑開口:

  「…等等,黥武乖仔,你說爹親是對的,那意思是你也跟吞佛……」

  黑髮青年看著欲言又止的父親,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看看殿下恭謹
彎身的魔物,腳步漸退漸遠。

  「爹親,黥武愧對戰神之子名號!從此不再踏入魔城一步!」
  青年掩面奪門而出。

  黥武,那個他唯一一隻從把屎把尿開始拉拔長大的黥武,竟然就這
樣白白給生吞活吃了嗎?

  鬼王一步踏前,悵然看著養子背影迅速掠過嘴角噙笑的不肖長子跨
出門檻消失不見。

  黥武、黥武……嗚嗚,最可愛最乖巧最懂事最聽話的黥武……早知
道該讓你學會怎麼使壞的……這年頭壞男人比好男人吃香太多了啊!

  現在追上去,黥武一定不肯見自己的。

  眼見養子逃離現場,深知自家小孩臉皮厚薄程度的鬼王決定暫時放
過養子,等孩子好好冷靜下來再去找人問個清楚。

  轉頭看著正在角落逗弄寵物的幼子,鬼王心一橫,乾脆要問便一次
問個清楚明白。

  「赦生,你呢?你跟吞佛應該沒有瓜葛吧?啊?」
  鬼王充滿希望地問。

  小兒子看起來嫩,其實兇得很,應該沒機會讓吞佛童子下手才對?

  年紀最幼、性情最烈的赦生童子朝生父冷冷一瞥,彎身牽起趴伏腳
邊的雷狼獸鐵鍊。「…………走,雷夢娜我們去散步。」

  「汪!」

  「老弟,等我!」收起皮鞭,螣邪郎追在手足身後而去。

  「赦生?螣邪郎?」

  對鬼王的殷殷呼喚置若罔聞,赦生與螣邪郎一前一後自顧自離開。

  是怎樣!兒子生了沒養,結果就是要拿出作父親威嚴時沒一個兒子
會理自己嗎?鬼王哀怨地看著一雙親兒背影。

  不行,不能這樣放過這個嚴重的問題……振作精神,銀鍠朱武轉向
王座側方珍珠垂幕,鼓起勇氣面對肯定知道正確答案的最後一線希望。

  「老婆……」

  絳紗珠簾後方,邪族女王瞇眼。「我沒問你外頭亂七八糟的帳,你
倒問起我怎麼管家來了?嗯?」

  「兒子有幾個、吞佛到底幹了什麼好事,不問妳問誰……」

  鬼王原本理直氣壯的聲勢,隨著女后益發陰沉的冷豔表情,當下越
講越小聲。

  靴跟一跺,甩頭。「哼。吞佛童子,擺駕回殿!」

  「遵命。」紅髮魔物優雅頷首,回眸朝新任上司一笑。「咈咈。」

  「臭小子,這筆帳,我記下了!」

  望著女后與其愛將離去身影,礙著愛妻在場不敢、咳咳……是不便
發作的鬼王,鬱卒地咬牙喃喃。

  連本王的便宜被也佔走──想當年,九禍身邊的那個隨行位置,可
是自己的專屬權利啊!

  老婆、兒子,嗚嗚嗚……臭吞佛!

  本大王不在,醬油借汝沾沾也就算了,竟然食髓知味整碟捧走還喝
光光!

  汝給我記住!

  空蕩蕩的大殿上,悲情的鬼族大王捏緊拳頭,暗暗發誓有朝一日一
定找機會要把這筆老鼠冤報回來。


§


  「吞佛,做得好。」鑾駕中,女后低聲嘉許。

  一想到那個睡到不想起床上班、一起床就離家出走招惹桃花,把事
情全部丟到她頭上,完全不想繼承家業的二世祖,不趁機治治他,心理
還真是不能平衡。

  「屬下只是奉命行事。」車旁隨行的戰將謙遜垂首。

  好奇瞥了愛將一眼。「……可以問汝一個問題嗎?」

  「女后請說。」恭謹抱拳。

  「吾家那幾個兒子,你真的都沾過?包括黥武?」趣味挑眉。

  「女后,汝說呢?」無辜回望。

  「哼哼,好你個吞佛。」

  「不敢,女后教導有方。」

  「看來汝這聲爹沒白叫。」鑾駕中的女后不怒反笑。「那麼,來,
乖乖叫聲娘吧。」

  「…………。」

  滿意地望著表情百年如一的魔物大皺其眉,女后揚唇彎眸。

  「呵、吞佛,汝還有得學呢。」


──────────────────────────────────

        魔界總攻,是生了棄天帝的九禍女后啊!(握拳)

──────────────────────────────────

                     夜月曙星2008.12.17

霹靂來電答鈴‧銀鍠朱武篇【給個機會,接電話吧!】

朱武:一通電話,是關心的聯繫;一通電話,是感情的表達。
   愛妻九禍,給我機會、給我機會啊!
http://www.myyoho.com/block/myyoho/listen.asp?content&pid=350392
(連結出處:MY YOHO行動娛樂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