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就真是這麼不是人待的地方麼……」
「魔界的確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跟雷君在MSN上一句一句聊出來的,與正史劇情完全無關的小劇場。:P



吞佛辭職記

異度魔界,火燄之城會議間。

看著書案上的信封,信封上端端整整斗大題著二字的楷書,甫回任魔界的鬼族之王抬眼望向跟前躬身行禮的頭號戰將。

「這是什麼?」鬼王垂詢的溫文語氣幾乎稱得上親切。

戰將直起身,頭首維持略低的姿態,以同等儒雅的語氣回答主君。「辭呈。」

銀鍠朱武眨了眨眼,皺起眉來。「理由?」

「主君已閱畢戒神之書副本,理由應毋須屬下明言。」吞佛童子抬頭,大膽直視新任上司。「屬下至今之所作所為……」

「我很清楚你幹過哪些好事。」鬼王不耐地擺擺手。

身為一名父親,眼前這尾接任戰神從古到今幹過的勾當裡,最不可原諒的就是──根據戒神之書副本,這隻吞佛,竟敢招惹他那有緣無份的三個寶貝兒子!
可嘆他那三隻英勇威武、英俊挺拔、英年早逝的乖仔們,一個個先後都曾經被吞佛沾過!

事情發生當時他不在魔界,九禍撒手不管,看在愛妻面子上,他暫時忍下來了,想不到吞佛竟然還想辭職跟傲峰雪男私奔!

媽的我都沒跟雪男私奔了你好大狗膽!

一想到被拐回家上班的悲情自己,銀鍠朱武忍不住心頭火起,當下拍案喝道:

「不准不幹!!誰准戰神遞辭呈的!我都沒得遞了你敢遞!」

聽就知道,上司怒斥的重點徵結在最後一句。

攻心為上。

念頭抵定,戰將胸有成竹地開口:

「凡事一回生二回熟,主君。吾遞成了,主君就可以循例辭職。」

官僚系統辦公文,只要有前例可循,再上案批准不難。

鬼王表面怒氣騰騰,心中聞聲一動──好個聰明的心機戰神,只是……

「我准你辭,誰准我辭,汝倒是說看看,嗯?」瞇眼。

「主君英明,這等小事豈容屬下置喙。」戰將再次抱拳低首。

「…………………」

哇哩咧提這什麼爛解決方案有講跟沒講一樣!

揚眉。「主君是皇,自己准不得自己的辭呈?」

這名上司果然適合當將領不適合當王,一點當王的自覺都沒有啊……。

「對嘛!我可以自己准自己嘛!伏嬰!」

鬼王擊掌,轉頭叫喚站在身自頭至尾後一語不發看熱鬧的軍師。

「主君,勿忘血池。」面具下銳利眼神精光一閃。

准吞佛辭職、再准自己辭職,主君把女后放在哪裡了?

「…………………」

想起不惜冒著當高齡產婦的危險拼死生兒子,到現在還泡在血池裡起不來的愛妻,銀鍠朱武暗咬牙根──

要是拋下難產泡血池的老婆溜走,堂堂銀鍠朱武還算是男子漢大丈夫不是?

「不准,我不走,你也不准走。」聚氣拍碎辭呈,鬼王獰笑。「要走,除非躺平抬出去!」

戰將輕輕一嘆,朱厭上手。「那麼,主君,指教了!」

「哼,出招來吧!」凝功吸納銀邪在掌,鬼王意氣飛揚。

「慢。」毛氅張展,首席參謀擋在兩隻劍拔弩張的戰神中間,慢條斯理地道:「要打出去打,別在城裡破壞公物,魔界年度內沒有經費可供修繕。」


「嘖,吞佛,咱們出去打!」

「奉陪!」


◎◎◎◎

看著兩道殺氣騰騰的紅光一前一後竄出火燄之城,首席軍師喃喃:

「魔界就真是這麼不是人待的地方麼……」

一個一個都不擇手段又是蹺家又是辭職都想走?

擱下手邊帳簿,任沉浮微微一笑。「軍師,魔界的確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

切。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