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蒼在天罪27【烈士英魂】中斬朱武流的那滴淚,

  以下為特派記者曙星於某知名不具木偶間做衛星連線報導── 

曙星:絃首大人,您在天罪27集開頭斬朱武流的那滴淚引起舉世注目──
   當初連同修赭衫軍領便當您都能沒掉眼淚,請問朱武自願領便當,
   您為何掉淚?難道您跟朱武的感情,好過您跟赭衫的同修之情嗎?
   懇請絃首大人為芸芸眾生解惑!

蒼:………不就編劇要我掉淚的嗎?(端坐撥弦)

【同時間,天邈峰墓碑群】

簫:(茶)朱聞,你發便當給我,你哭,蒼發便當給你,他哭,這是怎麼 
  一回事?

朱:(抖抖)簫兄!相信我!我是清白的!!

九:我也很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啊,朱武。(跟著茶)

朱:九禍、妳聽我解釋……Q_Q

簫:是不是接下來,天邈峰上還要預留蒼的位置啊?嗯?(斜眼)

九:真是有點擠呢。(繼續茶)

朱:(轉頭)狼叔……Q_Q

狼: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不知道~~(煙)

朱:(再轉另一邊)月三弟~~~~T_T

月:……二哥,你如果要搬家,我跟你。

簫:嗯,準備搬家。

朱:(驚)(巴住荒城少主)簫兄、簫兄!!>_<(拿出酒壺)我們還沒喝酒~!

簫:放手。(冷眼)你不是說二十年後再喝嗎?二十年又還沒到。三弟,走。

朱:呃呃呃──那個二十年是隨便說說,我不能提早回來報到嗎?Orz

九:……狼叔,跟朱武說一聲,今天晚上,他不用回來了。我不會等門。
 (關門上鎖)

狼:(轉頭)就這樣,聽到了喔?

朱:咦咦咦咦!!!!(怒轉頭)蒼!!都是你!沒事哭火大啊!!!

蒼:玄宗大家都領便當下戲了只剩我,本來想說還有你這隻悲情魔王作陪,誰
  知道你竟然叫我發你便當──不掉滴眼淚讓你便當吃不安心,怎麼對得起
  腹黑絃首之名呢?

朱:果然玄宗都是黑的!

蒼:是啊,不然怎麼會叫做「玄」宗呢?

朱:(筋)難怪異度魔界跟玄宗是死敵!你們這些個無良老道真真欠揍!

蒼:呵呵。


---

好吧,我對那滴眼淚真的意見很大Orz

人好不容易都領便當了最後來個朱蒼是怎樣!(翻桌)←身後飛來明玥白虹與斬風月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