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 花 洛

之二

暗流


  心築情巢鬧鬼的幾天後,ㄧ封信火速送達素還真的新隱身處「雲塵盦」。

  朔月夜,黑髮青年悄然出盦,代父往赴莫召奴之約。






  「續緣見過四叔。」飛光亭內,藍衣束髮的青年面對書生執禮甚恭。



  「欸,早跟你說過我們年紀差不多,見到我用不著請安。」書生往旁退讓並未

受禮,每次青年持後輩禮儀相見,總要渾身不對勁。



  「再怎麼說四叔都是爹親的金蘭之交,是續緣的長輩啊。」黑髮青年一派溫文

儒雅。



  「你啊,別的不學,光學你爹老愛倚小賣小的那套,讓人聽了骨頭先酥一半,

只可惜這次是我要拖你淌渾水,不是以小輩自居就可以逃過ㄧ劫。」書生紙扇輕搖,

嘲弄道。



  青年灑然ㄧ笑,對書生一慣的嘲諷不以為意。他們二人年歲相去不遠,比起在

其他正道先天人面前的正經拘謹,私底下莫召奴對自己說話向來口無遮攔。



  「四叔信中說急需找精通奇門遁甲與藥理之人幫忙,爹親現下不方便行動,所

以要我走ㄧ趟,不知四叔所為何事?」青年言歸正傳。



  「我知道你爹現下走不了,寫信的目的就是為了找你相幫。」書生微笑。



  「四叔要找的人是我?」青年疑道。



  指頭一勾:「附耳過來。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前因後果交待完畢,青年濃眉微蹙,伸手接過書生遞來的紙箋,躊躇開口:

「這……會不會強人所難?」



  「這事若能輕易辦完,我就不會驚動三哥派你出馬了。」書生扇骨反握,輕拍

青年肩膀:「如何?幫是不幫?」



  青年捧著箋紙,後退幾步,刻意騰出距離躬身作揖。「四叔難得開口,小侄自

當盡力而為。」



  「……素續緣,我越講你越故意對不?」書生瞇眼,這小子…久不見面愈來愈

皮了啊。



  青年一臉無辜。「小侄怎敢?」



  啪地張扇,書生笑道:「砍完素還真還敢回頭來當他的兒子,天底下你還有什

麼好不敢的?」



  「您要這麼說,我也……」青年一愣,笑容頓失,欲言又止。



  「哎,你看看,我一個人獨居太久,連說話都不知輕重了,更何況是要交涉這

些物事?等一下把人都得罪光了,三哥勢必要找我算帳,所以還得借重你跟你爹學

來的那套長才吶。」不小心觸碰到青年那段說不清理還亂的昔日往事,書生闔扇抿

唇,連忙轉移話題。「快去快回吧,我等你。」



  「是,請您靜候佳音。」青年頜首,收起紙箋快步離去。



  望著藍衣青年的背影,書生搖頭輕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年少過往不堪回首

的,又豈止素續緣ㄧ人?



◆◆      ◆◆      ◆◆      ◆◆      ◆◆



  招魂物之ㄧ:天魔血。



  「朱雀公子手筆大得很吶,ㄧ開口便要吾之鮮血。」退隱多時的魔界王者挑眉

看著黑髮青年遞上的紙箋。



  「懇請天魔前輩玉全。」素續緣從懷中揣出瓷瓶,恭謹前呈王者跟前。



  「朱雀襄助魔界後輩,吾若冷眼旁觀,他日又有何顏面與這後輩相見?」低頭

咬破指尖,天魔血注滿瓷瓶:「不過……吾倒要看看你如何說服無垢愛卿,讓他甘

願割愛招魂第二物?」



  黑髮青年微笑。



◆◆      ◆◆      ◆◆      ◆◆      ◆◆



  招魂物之二:無垢髮。



  天魔前任軍師白無垢歸隱處。



  「天魔陛下都輕易捐血了,要區區割愛一束髮,又有何難?」白髮軍師二話不

說持刀割髮。



  青年仔細拿紅緞將白髮束起,抱拳一揖。「當機立斷,前輩不愧魔界第一軍師。」



  輕笑。「素公子先求天魔再尋無垢,見機甚明,頗有乃父之風啊。」



◆◆      ◆◆      ◆◆      ◆◆      ◆◆



  招魂物之三:魔劍冷。



  「既然要找魔劍,你豈非找錯人?」拈著灰白長鬚的先天人笑瞇眼。



  「不先找憶前輩做擔保,晚輩怕是尚未登至魔劍道山頂就屍骨無存了。」



  「呵呵~你也知道嘛。」伸指在青年額頭一點:「他認得我的劍氣,去吧。」



  新月矇矓,青年趁夜色掩護步上魔劍道。



  白衣劍客峰頂獨立,冷冷開口。「來意?」



  青年直述來意:「求ㄧ劍。」



  挑眉。「為何?」



  「招魂。」



  負手身後。「未曾聽聞。」



  「請前輩成全。」青年解開行囊,掏出長寬三寸的玄鐵石。



  「放下。」



  堪堪將玄鐵石置於岩塊之上,劍光隨即劃過。



  「多謝前輩。」



◆◆      ◆◆      ◆◆      ◆◆      ◆◆



  招魂物之四:妖刀怒。



  妖刀界外,青年截到出走的黑衣皇子。



  「你說這玄鐵上的劍痕是風之痕砍的?」



  「是啊,玄鐵石剛硬無比,風之痕前輩隨手ㄧ劍,入石三分,實是令人大開眼

界,不愧為魔劍道第一高手,只是……」



  「只是什麼?」



  「小人求來風之痕前輩的劍痕,卻苦尋不到與魔劍相匹配的刀痕相配。」青年

從行囊中解下另一塊完好的玄鐵石,「可惜啊可惜……」



  「哼!」



  黑衣刀光凌厲一閃,青年順勢避開,堪堪在頰上留下淺淺血痕。



  「即使棄劍學刀,敢瞧輕本皇子的功力,就要你付出無禮的代價。」黑衣冷笑:

「這次看在師尊面上給你小小教訓,不要再讓我見到你!」



  「多謝殿下。」青年捧石一揖。



◆◆      ◆◆      ◆◆      ◆◆      ◆◆



  招魂物之五:陰陽骨。



  「素還真已經知道吾的存在了?」邪能境先天人頗有興味地輕撫扇骨。



  「您說呢?」黑髮青年不答反問。



  「憑什麼要吾從你所欲?」斜眼睨。



  「琉璃仙境將永銘於心。」躬身。



  「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是吧?」笑。「果然是中原正道之首素賢人吶。」



  「那麼還請前輩……」



  揮扇。「擺陣之日,東西自會出現。」



◆◆      ◆◆      ◆◆      ◆◆      ◆◆



  招魂物之六:殘啞童。



  細雨飄飄,黃髮劍客懷抱小小孩童佇立谷口。



  「累前輩久等,續緣失禮。」



  輕一頷首,劍客將熟睡的孩童遞給青年。「趁他爹爹閉關,讓孩子快去快回罷。」



  「多謝前輩。」



  嘆氣。「這孩兒天生如此,如真你信中所言,不妨一試。」



  「他的名字是……?」



  「金小俠,瀟瀟與我都喚他小俠。」



  青年解下披風,細細裹住孩童身軀,快步出谷,登上僱來的馬車星夜趕路,途

中偶一低眸,只見懷中的孩童不知何時已醒轉,睜大圓眼盯著抱著自己的陌生男子

猛瞧。



  青年溫言道:「小俠,你餓了麼?」



  孩童細眉微蹙,搖頭。



  「我叫素續緣,佾雲前輩應該有向你提起過,這幾天你會跟我在一起。」



  孩童乖巧點頭。



  青年伸掌觸摸孩童紅通通的雙頰,「冷麼?」



  搖搖頭,馬車搖晃顛簸中,小臉埋進青年懷中復又睡去。



  青年微笑。這孩子雖口不能言,似這般對素未謀面的人毫無防備輕易信任,看

得出幾位撫養他的前輩平日對他的呵護備至。



  比起那個姥姥不疼爺爺不愛的親父,金小俠的遭遇幸運許多。



  抱緊懷中的孩兒,呼吸著空氣中淡淡的奶香味,素續緣滿足地闔上眼睛。



  小開,這就是小俠,你無緣一見的孩子……



  帶著最後的招魂物,黑髮青年踏上歸途。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