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 花 洛
 之六
返璞─中 


  人贓俱獲。
  與那少年四目相接時,他不得不信所謂「天理昭彰」這回事。
  人性本惡。所謂好人,不見得不想做壞事,而是懼怕做壞事
被人知道的後果。
  反觀那些早已越過道德分界線的壞人,姦淫擄掠,殺人放
火,照樣大搖大擺自在逍遙;反正已經豁出去了,也不怕被人知
道。
  還有一種人,不是好人,也不算壞人,只是偶爾做做壞事,
希望老天爺沒有注意到,他便是這一種。
  實在不該為了爭取時間,穿著戲服、頂著舞台妝偷東西……
抱著到手的贓物,他暗暗懊悔著。
  只盼來人醉眼迷茫,不會注意到他手上的物事。

◆◆     ◆◆     ◆◆    ◆◆    ◆


  月光下,名滿京華的儷(麗)人懷抱著名滿京華的刀。
  花座新劇碼公演初日,臺上役者爭奇鬥豔,臺下權貴杯斛交
錯。他與同伴相邀賞戲,一群公子哥兒直接在樓上雅座喝開了
來。為了保持體力,他中途偷溜出來透氣,不料恰巧撞見如此綺
(旖)旎詭異的場面。
  衣裝絕色正要粉墨登場的花座首席,重重錦袖下露出的白皙
玉臂捧著殺氣騰騰的寶刀。
  凝目細望,刀鞘上鐫刻的徽紋格外眼熟,正是將軍心愛的佩
刀。即便當代將軍再怎麼捧花座劇團的場,將軍的佩刀也不該出
現在役者手上。
  四目相對時,役者眼底一閃而逝幾分驚惶。
  他愣了愣,為何……花座首席役者如此膽大包天,敢拿走將
軍的刀?

◆◆     ◆◆     ◆◆    ◆◆    ◆


  「那是將軍的刀?」少年沒有提高音調的問句結尾是肯定而
不是疑問。

  「您看錯了。」欲蓋彌彰地翻袖掩飾刀鞘上明顯的家徽,女
裝儷(麗)人露出應對客人的一貫笑容,「這是舞台道具。」

  「是嗎?」少年不置可否,顯然沒被役者的託詞說服。

  一問一答間,前方主樓隱隱約約傳來人群騷動聲,「還不趕
緊四處找去!」「是!」

  儷(麗)人回望,轉過頭來神色稍顯倉皇。「請公子讓路,下
一幕戲快開始了。」

  少年眉頭微挑,略略側身閃到小徑一旁,做出讓路的姿勢;
役者低頭快步通過少年身旁時,後者倏地握住寶刀猛然外抽,役
者大驚緊抱刀鞘後退,腳下踉蹌險些跌倒,少年一手斜握寶刀,
一手探出穩穩扶住役者腰身。

  月色下,冷冽的刀鋒閃爍刺目的光芒。

  「這刀開過鋒不適合拿來當道具,我先幫忙保管,下了戲再
還你。」趁役者呆滯的瞬間,少年放開役者,隨手將刀鞘一併接
過,俐落地收刀入鞘。

  「你!」役者橫眉豎目正要發作,遠遠瞧見成群武士從主樓
蜂擁而出,當下只得忍氣吞聲,咬牙切齒地問:「我到哪去找你?」

  「樓上雅座『菊』室。」少年淡淡道:「在下恭候尊駕。」

  役者恨恨地瞪了少年一眼,隨即轉身繞過庭園小徑,身影消
失在樓閣後方入口處。

  確認役者進屋後,少年輕拍兩下手掌。一道黑影幾下掠縱,
飛身至少年身旁松樹梢頭。

  「亡命之花參見少主。」忍者低低應聲。

  「檢查這把刀,戲散場後交到菊室給我。」

  少年將刀往半空一拋,忍者翻身接住。

  「遵命。」

◆◆     ◆◆     ◆◆    ◆◆    ◆


  「主子!你跑哪兒去了?!快點快點!」負責打點役者行頭
的女僕連忙拉著鳴夜香整理微亂的鬢髮,一面絮絮叨叨:「前頭
將軍的雅座不曉得發生什麼事,一群人亂哄哄地,夫人派人傳
話,催您趕緊上台亮相安撫場面呢!主子,下次缺什麼東西差小
廝回房去取便是了,您何必頂著一身裝扮回去拿?若是夫人親
至,見您不在後台預備著,我們這些下人不被罵死才怪!天啊,
瞧您髮型亂的……」

  鳴夜香端坐鏡前,星眸半閉聽著女僕的勞(牢)騷任由擺佈。
他之所以膽敢中途偷溜出去竊刀,便是算準只要鬼祭一到,君夫
人必定前往將軍專屬雅座隨侍,將軍依照慣例遣開所有侍衛,跟
著君夫人消失在某處暗室幽會,直到下一幕開始後才會再度現
身。

  雖說依鬼祭當今的權勢大可召君夫人入大內臨幸,但他卻從
未(可刪除)沒開口作此要求。比起宮閣裡那幾位名門淑媛出身的
夫人,鬼祭似乎更享受與舊情人之間喬裝庶民偷情的滋味,所以
他才有機可乘能夠盜走鬼祭的貼身佩刀。

  若非暗道出入口被隨後巡視的武士擋住,他也不用冒險通過
後園小徑撞見那少年……鳴夜香暗暗懊惱,早知如此,他該耐心
多等片刻,從原來的出入口逃逸才是。

  抱著複雜的心情,鳴夜香接過女僕遞來的金箔扇子,深吸口
氣緩步登場。

◆◆     ◆◆     ◆◆    ◆◆    ◆


  低頭見將軍雅座武士們進出喧嚷,回到樓上「菊」室的
龍野 
隨口詢問身旁同伴,得知方才鬼祭將軍提早動身返城,未如往常
看完鳴夜香的主秀才離去。

  看來先前推測無誤,那刀果然是將軍佩刀。只是寶刀被盜的
消息似乎暫時壓了下來,畢竟微服出巡時有如武士第二性命的寶
刀失竊,對將軍的名聲來說絕對稱不上是好事一樁。

  將軍的名聲下降對於身為質子的自己非但半點無礙,在場許
多人可能巴不得將軍的聲望越糟越好。雖然還不清楚那位首席役
者竊刀的原因,他可是一點也不想看到這把刀太快歸還原主。

  多跟那名役者周旋一陣似乎也無妨……他舉杯欲飲,聞到衣
袖上殘留的淡淡胭脂香,不由得怔了怔,這才想起那是方才女裝
儷(麗)人身上的香味,心頭頓生一陣無以名之的燥熱,他甩頭,
酒盅一飲而盡。

  散戲後,龍野與眾家籓(藩)侯質子的座車均接受盤查,確認
並無夾帶物事方才放行。與眾人分道揚鑣後,?野吩咐車夫繞圈
折回花座後巷放他下車,劇場週(周)邊尚有武士三三兩兩四處游
(遊)走,想是仍在查找寶刀的下落。

  覷得巡查武士不注意的空檔,少年腳下一蹬越過牆頭,從容
回到今夜聚會的雅座「菊」室。

  「少主。」

  少年踏入內室,黑影便無聲無息捧刀現身。

  「如何?」接過寶刀,少年垂詢。

  「刀柄部份有機關,倉卒之間找不到開啟之法,得花上一段
時日破解。」

  「知道了。」揮手:「退下吧。」

  黑影應聲消失。

  撫著刀柄片刻,少年這才摸到暗藏的機關:一道幾不可見的
接縫,想必便是役者盜刀的理由。

  少年正在思忖時,紙門唰地拉開又閉闔。

  淡淡的脂粉味是今夜聞過,還殘留在腦海中的味道。

  「東西還我,快些走人。」役者劈頭便表達來意。

  少年目不轉睛。役者卸下女裝,更換一身侍童裝扮,惟獨那
張面容仍是粉雕玉琢豔光逼人,男裝女相,更添幾許奇異的魅力。

  「黃鶯出谷,國色天香。」少年低聲吟哦,嘲弄道:「這便
是花座首席的待客之道?我還以為能讓當代將軍成為座上賓,花
座役者的能耐比起別處多有幾兩重呢。」

  「什麼樣的來客便得到什麼樣的招待。倘若招待不周,那也
是客人品格不夠。」秀眉一軒,役者尖刻回嘴。

  「嘖嘖,鳴夜香,別忘了你的把柄還在我手上。」拍拍寶刀,
少年微笑道。

  「你說過要還我的。」役者蹙眉:「想反悔嗎?」

  「不錯。我改變主意了。」少年起身:「若想要回將軍的刀,
下回請以將軍之禮待我,若能讓我像將軍那樣滿意,我再考慮把
刀賞還予你。」

  左一句將軍、右一句將軍,從鳴夜香耳中聽來,彷彿譏諷著
將軍入幕之賓的對象正是自己。

  雖然並非未曾耳聞坊間那些「手足同侍將軍」的離譜傳言,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拿這個話題當面嘲弄。

  該死!

  鳴夜香只覺眼前紅光一閃,回過神來,貼肉而藏的小刀已然
出袖。方才小徑上身著舞台裝扮不便施展的身手及壓抑的怒氣,
頃刻間爆發開來。

  少年及時低頭,頰邊擦過一道血痕,連退數步閃過役者強烈
攻勢後,手上寶刀出鞘。

  便在此時,役者手背突然吃痛,低叫一聲,武器鬆手落地。
少年的刀順勢搭上役者白皙頸邊。

  「多事!」少年輕叱藏身暗處的隨扈,回頭只見役者晶亮的
眼眸正惡狠狠地瞪向他,一副恨不得少年當場自我了斷的模樣。

  「打架還要幫手,不愧是爺啊。」這次換役者嘲諷回來。

  「這次不算,我們下次再來過。」收刀入鞘,少年彎身拾起
小刀,擲還役者。「你身手不錯,哪兒學的?」

  役者眼神一黯,別過臉:「不關你事。」

  「?野君。」少年以刀鞘輕拍役者手臂:「叫我?野君。」

  「我是役者,你是大爺,豈敢直呼名諱?」鳴夜香冷笑。

  「隨便你。」少年沉下臉,拉開紙門作勢欲走。

  「慢……!」役者伸手擋住少年,抬起下巴:「你帶刀走我
便高聲喊人。」

  「你一喊人,我便把刀丟到後園裡讓那些武士們揀去邀功。」
少年黠笑:「反正我沒損失。」

  「你……!」役者氣結。

  倘若父親或師尊在場,必定會鄭重地告誡他,最聰明的做法
是撇下將軍佩刀,即便對這件事有興趣也不該直接涉入,可他就
是忍不住捉弄役者的心思,等會兒回家路上亡命之花或許又會來
段忠諫了吧……,少年一面暗暗苦笑,一面享受著鳴夜香翻騰的
怒火,從容繞過役者身旁,悠悠撇下一句:
  「十六月夜金閣寺,不見不散。」

  直
龍野君下樓,鳴夜香這才掄起拳頭捶向壁板。
  第一次……這才第一次!為什麼他才第一次做壞事,就遇到
這種黑吃黑的惡人?!
  哪裡來的天理昭彰?根本便是天道不仁,天理不彰!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