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眼望向虛懸的攝政王座,人皇暗嘆。

    法拉墨,是朕對不起你……

    你是朕的半身、朕的宰相、朕的無冕皇后。



                                                         【剛鐸帝后錄】
 



    精靈?

    看著八卦雜誌上的狗仔隊報導,人皇挑眉。

    娶個精靈老婆強迫他佩帶暮星項鍊,二十四小時追監還不夠,

    誰還有精力去應付另一個自戀過度的木精靈王子啊?!

    嗚……還是法拉墨好……

    因為自小不受寵,不曾養成像他大哥那樣目中無人的個性,

    經過魔戒遠征隊那群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兒們精神凌虐後,

    教他很難不對這麼賢明有能的青年動心。

    魔君遺黨的陰謀只是等待多時的藉口,

    若非他肖想已久,堂堂遊俠出身怎會輕易誤中敵人陷阱?

    只怪那一夜……明明已經把暮星丟得老遠,誰知竟然勾在樹稍上,

    好死不死竟讓老婆大人全程收視還錄影存證,

    只差沒上稟愛隆王將精靈大軍調回頭攻打剛鐸。

    
 他遵照岳父指示,含淚冊封那位初承雨露的青年,

    明昇暗降地剝奪攝政世家的實權。

    朝中偶有異議的聲浪,當事人卻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句怨言。

    關於擦槍走火的那一夜也沒有要求他解釋過。

    臨走前還不忘幫他解決掉那個纏人的伊歐玟,穩固與洛汗國的邦交。


    垂眼望向虛懸的攝政王座,人皇暗嘆。

    法拉墨,是朕對不起你……

    你是朕的半身、朕的宰相、朕的無冕皇后。



                                                         【剛鐸帝后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