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道古根漢博物館階梯上,曾是天使的人類與惡魔狹路相逢。

 「我喜歡你壞掉的樣子。」惡魔興味盎然盯著前天使長背後的一對折翼。

 「我不喜歡你佔用人類身體的樣子。」金髮青年下巴微抬。

「父王說你是壞朋友,我都是被你帶壞的。」推推鼻粱上的鏡眶,惡魔慢條斯理地說。

 「撒旦之子需要天使來指點怎麼使壞嗎?我很好奇應該被禁足的人是怎麼偷溜出來附身的,哈哈……」金髮青年捧腹。

 「呵呵,要不要到我那邊玩玩?自殺就行了。」惡魔眼底隱隱散發赤色光輝。

 「謝了,我還想回家。」手扠褲袋,前任天使長堅定地道。

 「你都這樣了還回得去?」

 「當然回得去,我是人類,相信天父又自我犧牲。」

 「自我犧牲?什麼樣的自我犧牲?」

 「我正在吸引你的注意力,好讓你沒時間對別人下手啊。」青年眉眼間盡是無辜的純真。

 「親愛的加百列,我樂意讓你犧牲得更多。」惡魔曖昧低語。「我可以令你嚐盡千百種痛苦的折磨,滿足我的欲望,彰顯你高貴的靈魂。」

 青年露出天使般的笑靨。「……聽起來不錯,等我哪天當人當膩了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