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不受寵的么兒,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坐上攝政王之位。

    更沒想到,失散數百年之久的人皇後裔,竟在他甫接任時回歸剛鐸。

    手執安瑞都爾聖劍,加冕的人皇封他正式王號,

    無冕攝政數百年的宰相家族自此退出首都,遷往陌生的領地;

    人皇的豐功偉業上再添一筆不流血的和平政爭。

    撰寫史書的記錄者所看不見的,

    除了檯面上他對人皇的衷心折服,還有兩人戰後齊心重建剛鐸的胼手胝足。

    他從未料到單純的孺慕竟能在誤中魔君殘黨的計謀後,

    跨越禁忌的那一線。

    從此,人皇再也無法直視他的眼神。

    在精靈皇后抵達首都舉行婚禮的前夕,他單膝點地接受人皇的策封,

    向同樣心傷的北國公主提出婚約。

    兩對跨國跨種族的婚姻,穩固紛亂的世局。

    人皇終生保留攝政王座,未再另行冊相,

    他堅辭世襲攝政之名,終生未再踏上生長於斯的城都。


                                            【末代攝政王行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