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肥肥嫩嫩的頰邊開始,他先以嘴唇碰觸,舌尖探出,在皮膚表面緩緩滑動,濕潤的津液帶著與眾不同的甜膩甘香,廠長低低驚嘆,舌頭探入男孩口中靈活地攪動,邊發出滿足的呻吟。 

褪下橡膠手套,廠長小心翼翼地伸手觸摸眼前的小男孩,經過這些日子的努力,他辛勞的成果完全顯現在孩子略為豐滿的雙頰上。 


「你到底好不好吃呢?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知道……」 廠長低聲喃喃,抬起頭來環目四顧,確認房間裡沒有奧柏倫柏人藏身任何可供窺伺的角落,免得哪天突然發現自己成為他們歌舞劇拿來吟唱的主角。 

從肥肥嫩嫩的頰邊開始,他先以嘴唇碰觸,舌尖探出,在皮膚表面緩緩滑 動,濕潤的津液帶著與眾不同的甜膩甘香,廠長低低驚嘆,舌頭探入男孩 口中靈活地攪動,邊發出滿足的呻吟。 

舔舐、吸吮、濕潤的舌尖沿著幼小軀體不斷向下滑移,直到一口將男孩完全含住。

 「旺卡先生……」稚嫩的童音羞澀地響起。

 「噓,不要吵。」廠長揮揮手。 

「旺卡先生?」男孩拉開門,再度呼喚。

 ! 

動作頓時凝結,廠長嘴巴微張,緩緩轉頭面對門邊的男孩。 

「旺卡先生,這是我嗎?你用巧克力做了我?」男孩看著眼前身高二呎、 與自己長得維妙維肖、某個部位正在廠長口中溶化的精緻雕像。 

「是、是啊。」吞下口中的巧克力塊,廠長咂咂嘴,迅速從口袋掏出卡片翻閱:

「這是……威利旺卡量身訂做人形巧克力,可以自由指定各式造型, 不論您身邊有沒有伴,都是情人節送禮的最佳選擇!很棒吧?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