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天花板之歌】 


藏身天花板的縫隙中,默默幻聽巨蟒滑行過大理石地面的聲音,牠瑟縮顫抖。 


眾多食死人回歸後,牠不再是魔王麾下唯一可供使喚的忠僕。

魔王集團不需要一個沒了手的巫師,更不會注意到天花板上一隻殘廢的鼠類。

牠伸舌舔舐斷足方癒的傷口,不用心驚膽跳的日子遙似百年。

唯一深刻記得的幸福,只有紅髮男孩的襯衫口袋與溫暖的指尖撫觸。

牠聽見自己吱吱的嘆息聲。

與其當人,牠寧願當老鼠。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