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來看,佛門這幫一字輩開頭的和尚個個都是武林亂源。 



                無間道

                之三

             戰神的腳步很湊巧








  離開戒神臺,吞佛童子正準備回魔城收假報到,來到城門不遠處,忽見一
道金紅交雜的光影由城樓半空竄出,往魔界出口直掠而去。

  「嗯?襲滅天來?」
  魔物當機立斷,身隨意轉,毫不猶豫跟在光影後頭。

  有什麼樣的徒弟,就有什麼樣的師父。

  心機魔物擁有化身一劍封禪,猶如同一副身軀裝載兩條不同的靈魂;而師
父襲滅天來比徒弟更高段,乃是萬聖巖聖尊者一步蓮華修行時驅除之惡念凝體
,等於同一條靈魂正反兩面善惡雙分。

  師尊襲滅天來自從前陣子吸收一步蓮華、消化不良導致暴走重傷,哄得宵
用造化之鑰醫好之後,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惡體併吞善體,實際上留下不小的
後遺症。

  這也是為什麼襲滅天來接掌異度魔界魔君代理後,按兵不動的理由──只
要惡體能力稍弱,善體就會三不五時出動暴走。

  當然,死愛面子的師尊掩飾得很好,世人都以為惡體傷癒後順利吸收善體
功力化為己用,只有身為徒弟兼貼身武衛的戰神知道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其實,他曾經動過勸阻襲滅天來吸收一步蓮華的念頭,只是他這個師尊,
不論是善體亦或惡體,都是完全以自我為中心,一旦目標手段決定後,便會完
全無視他人異議的傢伙,於是勸阻的話語終究沒有說出口。

  在他來看,佛門這幫一字輩開頭的和尚個個都是武林亂源。

  若是得道高僧,早就菩提得證往升極樂,這幾個留在濁濁渾世興風作浪的
一字輩和尚,想來應該都是佛祖拒收西方不容的問題人物。

  先是成名在外最久的「邪心魔佛」一頁書,向來以雷霆手段鏟妖除魔著名
,每次復出便是與當代魔頭掀動一番腥風血雨,但剛強易折,所以常常活了又
死,死了又活,其記錄多到除了另一個武林奇葩素還真之外,無人能出其右。

  再來就是那個一蓮托生,身為出家人不好好待在佛門修練,成天就愛出門
在外趴趴走,以收伏魔物為平生最大樂趣,當初年少無知不慎上當慘遭封印,
讓他解除魔界封印的公務時程嚴重延宕,在一向完美的頂尖業務精英生涯中蒙
上拖件遲交的污點。

  比起一路衝衝衝的一頁書跟伏魔道長一蓮托生,師尊襲滅天來/一步蓮華
則是沉迷在自己跟自己吵架。

  本來在面對事物時,無論是人是魔內心都會有兩道力量互相拉扯,一步蓮
華不負一字輩怪胎之名,竟能讓兩道力量完全分離,互相排斥嫌惡又擺脫不了
想要跟對方合而為一的念頭,而身為徒弟的他,順理成章變成兩股力量相互拉
扯較勁的首選對象。

  他一直懷疑,當年一蓮托生會犧牲功力封印自己,進而引出化身一劍封禪
,跟自稱伏魔道長至交損友的一步蓮華八成脫不了關係。

**     **     **     **     **  **

  ──既然是『我』的徒弟,除了魔性一定還有佛性,吞佛童子的心中必定
存在著一劍封禪。

  ──汝未免一廂情願。

  ──敢不敢賭看看?

**     **     **     **     **  **

  從戒神之書拾回記憶後,每次想起一步蓮華當時的微笑,總讓他忍不住背
後陣陣冷顫。
  那一刻,他總算明白自己的心機從何而來。

  他拜惡體襲滅天來為師,等於善體一步蓮華收他為徒。善體惡體看似各自
獨立,其實骨子裡還是同一條靈魂。

  名相皆空,自始至終,他的師父就是同一個人。
  師尊這場自己與自己的吵架,他幫誰都一樣。

  當一步蓮華要求他配合演出在如來不毀之身上留下破綻,他欣然同意。如
果不遵照辦理,師尊再這樣鬧下去,天知道還會拿他來怎麼玩?

  怪只怪他年少無知,當年拜師前沒先摸清楚拜師對象背後的底細,才會莫
名其妙捲入這趟渾水……與其讓師尊持續把注意力擺在他身上,不如讓師尊自
己玩自己。

  襲滅天來成功吸收一步蓮華,朱厭捅出的破綻回歸惡體之身,等於踏出計
畫最重要的一步。

  如今,主動權掌握在他手上。他可以順著一步蓮華安排的計策背叛襲滅天
來,也可以當做沒這回事輔助襲滅天來一統天下。

  師尊賭上自己前途,大膽地交給他這個徒弟決定。

  一念至此,吞佛童子又兜回近來煩惱掙扎的問題──風水輪流轉,十年河
東、十年河西,這回籌碼在他手上,該怎麼下注離手才好?

  同一時刻,金紅光影倏然在一處絕崖停下,落地現身。
  吞佛童子頓住腳步,運用地形謹慎隱蔽起自己的氣息。

  遠處陣陣浪濤拍岸,偶有幾縷琴音夾雜其中,若隱若現,幾不可聞。
  吞佛童子至死都認得這股自以為超脫凡骨、實則腹黑絕倫的樂聲。

  正在瞇眼懷疑間,只聽得黑帽覆面的尊者甩動手上佛珠,朝著崖外喊道:
  「貴客駕臨,好友竟不相迎?」

  好友?魔物挑起眉頭。

  絕崖外,青天浩浩、碧波渺渺裡,傳出一聲重重的嘆息:
  「好友,吾不是要你別再來了?」

  魔物閉目,忍住朱厭上手的衝動。
  師尊記不記得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懂不懂什麼叫做避嫌?

  身為異度魔界魔君代理的惡體襲滅天來,竟然專程出門,私會平日最愛
壓抑自身威能、當年一手策劃封印異度魔界的道境玄宗‧六弦罪首──蒼?!

                        夜月曙星 2007.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