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望汝來世愚魯,
不要再像今生修到善惡雙分、禍己害人,
聰明反被聰明誤。

  否則,當汝的徒弟,很辛苦。 


                無間道

                之四

             戰神的師父很難當



  身為一步蓮華半身,他的人生從頭到尾沒得選擇。

  惡體的存在,說穿了就是一步蓮華的資源回收筒;講好聽一點叫做「半身」
,講白一點,實際上一步蓮華只是把所有不利修行的想法、疑問,乃至身為凡
人不要的情緒垃圾全都丟給惡體概括承受。

  於是善體有多光明,惡體就有多黑暗;善體益發清聖,惡體便益發邪佞。
一步蓮華與襲滅天來,註定善惡對壘、光影分明。

  他從沒料到成功吸收一步蓮華後,黑與白之間竟出現了灰色地帶──
  感情。

  當年善體刻意捨棄、惡體不屑一顧、至今曖昧不清、渾沌難明的感情。

  難以名狀的肇因,在於那個永遠看似一臉睡相,永遠看似漫不經心,卻從
小品學兼優的道境天才──玄宗六弦之首‧蒼。

  佛門講求涅槃得證,道家講究天人合一,說法不同,方式不同,追求的境
界卻是殊途同歸。

  身為萬聖巖與玄宗首席子弟,他與蒼的文武進境從小便是師長們拿來比評
的對象,每回的結論,瞇瞇眼的蒼排名總比他超前一些些。

  蒼的無欲無求、蒼的信手捻來、蒼的豁達隨性……蒼的身影從小便橫亙在
他的眼前,他只能當永遠的第二名。

  時光荏苒,他越來越厭惡捨不掉競爭意識的自己。
  每回比評,蒼仍是一副我行我素,勝負由它去的模樣;而他,得失心越大
,比試的結果落差越大。

  一半的他,欽慕蒼的能力胸襟;一半的他,痛恨蒼的偽善面孔。仰望蒼,
就像仰望盛夏驕陽,灑在身上的日照越是強烈,背後形成的陰影越是漆黑。

  世間萬物必有矛盾,因矛盾而引發鬥爭,鬥爭的結果,他心中的光與闇硬
生生分離。

  惡念凝元脫殼而出的剎那,他再也不是完整的個體。

  成功吸收善體,與六弦之首對戰雲渡山後,襲滅天來方才驚覺自己雖然能
壓制善體的意識,卻擺脫不了因善惡合一而死灰復燃、對蒼那股既敬愛又妒恨
、既仰慕又競爭的矛盾感情。

  善體一步蓮華雖是蒼的好友,惡體襲滅天來卻是蒼的仇敵。對於惡體,六
弦之首從不假以辭色。

  襲滅天來不以為杵,反正善體的朋友從來就不是他的朋友;他暗自期待著
正邪對戰過程中再度與蒼交手的機會。豈料雙城終戰,禍龍現世,知窺天機不
欲攖其鋒芒的六弦之首趁勢急流勇退,武林爭戰中再也不見蒼的身影。

  面對一臉欠扁的投機霸主六禍蒼龍與號稱天龍特攻隊的邪心魔佛,襲滅天
來第一次感到寂寞。

  這些日子以來,他藉口情報不足,坐鎮魔城與徒弟吞佛童子清談終日,實
則因為兩尾龍都不是他渴求的對手。

  今生,不論襲滅天來亦或一步蓮華,六弦之首才是他自始至終的執著。

**     **     **     **     **  **

  孤嶺雲端之上,天波浩渺。

  隔著法陣結界,六弦之首放開撫琴的手,略感頭痛地起身下望塵寰處。

  他這個朋友什麼都好,唯一的缺點就是凡事太認真。

  因為認真,所以修行過了頭。

  因為認真,所以等閒的人格分裂不足為觀,他這個好友把自己的內心善惡
分裂成兩個半身,互相牽引、互相鬥爭。

  身為知交,蒼隱約察覺昔日一步蓮華善惡分家的真正契機何在。

  只是,從小樣樣第一的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去安慰永遠屈居第二的好友。

  無論作什麼事都會成功、無論學什麼技能都容易上手;優秀,是他專用的
形容詞,也是他做人最大的缺點。

  永遠的第一名,只會吸引弱者跟隨,招來強者的猜忌。

  好友善惡分家之後,他曾暗自慶幸,善體對他只存純粹的友情,望向他的
眼光再也不夾雜偶爾一閃而過的妒意。

  若是好友能永遠維持半身善體有多好?只恨惡體襲滅天來偏要出來搗亂,
奪走一步蓮華全副注意力。

  得知襲滅天來成功吸收一步蓮華的消息,他先是吃驚,後來思索再三,隱
約察覺到好友安排的計謀;於是趁機引退幕後休養生息,靜觀其變。

  善於觀察時勢的知機人,才能活命到最後。好友與他最大的不同,便是明
明知道天意難違,卻仍屢屢做出逆天之舉。

  逆天之舉對他來說,光是佛道兩家聯手封印異度魔界的那次,已嫌太多。

  當年逆天的苦果,便是他原本每日固定睡足六個時辰的作息,必須減半用
來運功為同修療治功體,是以自玄宗逆天封印數百年間,他從未睡夠。

  前陣子為了天現淚陽奇象,他出關行走江湖,使得原本僅存三個時辰的睡
眠時間向下減少剩一個半時辰,雙城終戰後他下定決心閉關睡覺,每日睡足九
個時辰,嚴令交代同修誰也不准來吵他休息。

  誰知偏偏就是有不長眼的魔物三番兩次意圖捻他虎鬚,老愛在他練完琴準
備睡覺前不請自來?

  可惡的襲滅天來……六弦之首眉頭深蹙,謹慎抑制著自己的怒氣,為了不
跟異度魔界再度起檯面上的衝突、為了好友收回惡體半身的伏魔大計,為了充
足的睡眠時間,他要忍耐、忍耐……

**     **     **     **     **  **

  絕崖上,魔之尊者與六弦之首的對峙無聲持續。

  一個高舉佛珠欲破法陣,一個暗自運勁守護自家地盤。

  道與魔功力交會,風中隱隱傳送無形波動,以懸崖頂端與天接界處為中心
,陣陣向外發散。

  躲在暗處冷眼旁觀的紅髮魔物,忍不住暗自興嘆。

  知師莫若徒,雖然師尊表達友情的方式很彆扭,他看得出來,善惡合體的
師父把六弦之首當成好友。

  對方顯然不這麼認為。

  明明是同一個靈魂,光明與黑暗兩面受到的差別待遇,連向來冷酷的魔物
也看不下去。

  師尊的善惡雙分,彼此互相鏡射、互相映襯──換句話說,一步蓮華的人
緣有多好,襲滅天來的人緣就有多糟。

  明明上次師尊為了達到治傷的目的,可以暫時化身成一步蓮華的清聖外貌
哄騙宵,為何這回面對一步蓮華的至交好友六弦之首,遲遲不重施故技?

  這樣的作法,不像他自小熟悉、善用心計的襲滅天來。

  吞佛童子微微疑惑的同時,催動魔功的魔之尊者再度仰天發話:
  「蒼,你仍執意不與吾會面?」

  「相見爭如不見。一步蓮華是吾半生好友,襲滅天來是吾半生仇敵;蒼之
名號只留給朋友,請喚吾六弦之首。」玄宗首席慢吞吞地答道。

  魔之尊者一愣,隨即大笑:「哈哈哈……好友啊好友,張大你的眼睛認清
楚,一步蓮華已是不復存的過去,你之至交,如今唯有吾襲滅天來!」

  「……吾之好友乃一步蓮華,天波浩渺大門永遠為一步蓮華而開。」玄宗
首席遲疑半晌,仍舊堅守立場。

  「一步蓮華早已被吾吸收煉化,吾是超越一步蓮華的存在!」張臂指天,
魔者霸氣騰騰。

  「既然如此,你吾之間更是無話可說,天涯一方,何苦相見?何必相見?
自始至終,唯獨一步蓮華是蒼認定的摯友,任何人,即使是吸收一步蓮華的你
,也取代不了吾心中之一步蓮華!」

  隨著玄宗首席一聲重嘆,日光穿破雲層,以雲氣為屏障的法陣破綻立現,
魔者見機不可失,全力運功打破結界,登時碎片紛飛。

  抓準魔者運功破界,欲再提氣續力的瞬間,重重雲端之上,眩目陽光中,
六弦之首低吟傳來:
  「伏天王.降天一‧日天金陽!」

  「啊───!!」

  玄宗絕式配合耀眼天光及居高臨下的地勢,威力陡增數倍不止,襲滅天來
勉力提氣相抗,一時之間竟是錯手不及難以抵擋,當場被強大氣勁彈出百丈之
外。

  「嗯?」親眼目睹始料未及的對峙結果,紅髮魔物轉身欲下山崖。臨去前
卻聽得虛空中傳來一陣奇特的呼氣聲。

  吞佛童子蹙眉,疑心頓起──
  玄宗之人收功的吐納方式,聽起來怎麼那麼像打哈欠的聲音……?

**     **     **     **     **  **

  為免魔之尊者起疑,吞佛童子加速腳步回到魔城,紅髮魔物前腳方踏進殿
內,襲滅天來後腳跟著返回殿中。

  「汝能出外走動,表示傲峰劍傷已無大礙?」吞佛童子佯裝訝異,明知故
問。

  襲滅天來匆匆頷首。「嗯。」

  「如此幸甚。」魔界戰神點頭。

  襲滅天來殿上坐定,岔開話題垂詢道:「傲峰一行,可有收獲?」

  「傲峰果然奇冷,吾之功體屬火,只能撐到第七峰,乘興而去,敗興而返
。」吞佛童子不動聲色搬出早已準備好的回答。

  魔之尊者一雙利目直直盯視著眼前的徒兒兼部屬,刻意道:「若奈落之夜
‧宵仍健在,登上傲峰十二巔應游刃有餘,憑他要對付那兩名刀劍客其中任一
名,當有一搏之力。」

  「……」聽得師尊兼上司無緣無故主動提起非人名號,魔界戰神心中警鈴
大作。

  襲滅天來見狀挑眉。「你沉默了?」

  「已經毀滅的存在,再怎麼準確的假設都是多餘。汝難道後悔曾經下過的
魔令?」戰神顏色未改,金瞳回望魔之尊者,不曾瞬移。

  「就算不為造化之鑰,為了你對他的欣賞,我仍會下同樣的命令。」
  襲滅天來坦誠道。

  「哦?想不到汝對吾之交友如此在意?」吞佛童子挑眉。

  「虛偽的友情,只會成為追求魔道之阻礙。交友的目的,在於為了讓他人
認同自己,但他人眼中認識的你,只是他擅自塑造篩選、自以為是的外在形象
,何嘗是真正的你?」
  魔之尊者起身,緩緩踱步:
  「真正的自我只有自己知道,只需要自己的認同。魔,不需要偽善的朋友
。身為師尊,自要為徒弟鏟除求魔之道的絆腳石。」

  汝不是為吾鏟除,是下令要吾自己鏟除。

  吞佛童子心底暗暗冷笑,心念一轉,天波浩渺外的疑惑總算解開──
  師尊捨去欺瞞手段,堅持用本來面目往見六弦之首,其實是希望蒼能認清
、進而接受黑暗的他?可惜玄宗首席只對光明的善體情有獨鍾……

  「汝這席話,似乎有感而發?」魔界戰神饒有興味地問。

  魔之尊者一頓,極其自然地回答:
  「吾徒、吾友,有你在,襲滅天來不需要偽善的朋友。」

  意思是只要有汝在,吾永遠別想交其他朋友是吧?
  沒魚、蝦也好,追不到蒼,拿徒弟來頂著用是吧?
  很好、很好、非常之好……

  負手於後,成竹在胸的紅髮魔物側首,雙目金光閃過──
  「汝讓吾受寵若驚了。」

  「是嗎?」襲滅天來拍拍徒弟肩頭,誠懇道:「吞佛童子,且跟吾一同攜
手,開創武林新局!」

  「汝的命令即是吾的任務。」魔界戰神退步躬身為禮,不著痕跡擺脫襲滅
天來的碰觸。

  「很好。」看著得意門徒,魔之尊者露出欣慰的微笑。

  襲滅天來的笑容,讓魔界戰神下定決心。

  佛魔之爭,兩害相權取其輕,不趁機收拾掉人緣欠佳、只能纏著徒弟的惡
體師尊,他將永無寧日,與宵之間的友誼,更是絕不可能有公開的一天。

  一念至此,魔界戰神致意告退,離開的腳步優雅從容。

  手中籌碼已下好離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臥底弒師,須一擊必中,他需要幫手。

  看來得要好好拜讀萬聖巖帶回的佛門園藝秘笈,依照一步蓮華的交代,學
習如何擺下法陣搭配佛者的水晶蓮花,短時間內把一步蓮華給種活回來……

  戰神回眼望向魔殿,默默禱祝──

  師尊,望汝來世愚魯,不要再像今生修到善惡雙分、禍己害人,聰明反被
聰明誤。

  否則,當汝的徒弟,很辛苦。

                        夜月曙星 2007.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