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中劍,撐著點,若汝等閒被人玩死,可要辜負吾對汝一番期待。 

                無間道

                之五

             戰神的對手很帶衰



  歷經惡戰的魔界戰神,恭送善惡合一的師尊再入輪迴後,抬頭看看天色,
推估距銀鍠黥武返轉魔界向女后報備搬救兵回援,應該還有一段不短的時程。

  身為魔界首席精英公務員,面對該辦之事提早辦畢,剩下的時間不拿來善
加利用,簡直對不起總是超時工作勤勉向上的自己。

  師尊臨去前殷殷叮嚀什麼佛魔業障、魔身證佛的功課,怎麼比得過身為公
務員該上班時可以趁機翹班摸魚的愉快?

  想想還是待在這世間道,當個案子永遠接不完、寓娛樂於工作的小小公務
員,比較適合自己。

  ──尊者,汝便安心轉世投胎,下輩子別再收到像吾這樣的徒弟。

  收起朱厭,抹去嘴角血痕,魔界戰神對著走山裂地、一片狼藉的戰場默默
祝禱,轉身啟程,開小差去。

**   **     **     **     **    **

  雖然前回的經驗不是太愉快,戰神的腳步仍不由自主踏上傲峰十二巔,半
途謹慎避開在第四峰坳口徘徊、隱約碎碎唸著「怎麼這麼久」的青年跛子,來
到前回與宵會面的第七峰。

  峰峰相連的頂端,傳來熟悉的夜梟嘯聲。

  與上回半帶歡迎半帶警告的叫聲不同,這次的嘯聲帶著幾分苦惱與催促的
意味。魔界戰神聞聲眉頭一皺,正要提起功力再向上推進一峰,紫氅黑衫身影
立現。

  「吞佛童子!」非人二話不說地抓起戰神衣袖,「來得正好,跟我來。」

  「嗯?」魔物挑眉。

  非人一雙冰藍瞳孔直直相視,誠懇道:「我解不開冰封之招,需要你的幫
忙。」

  「解冰封之招?」基於好奇,經歷久戰體力耗損的戰神並未反對,省下力
氣任由非人護持將自己帶上傲峰之巔。

  「簫中劍中了毒,為避免毒性擴散,我對他用冰封之招……」轉瞬間抵達
峰頂,非人一手緊貼戰神背後運功助其禦寒,一手朝遠處指去,依附石碑之下
凝結的巨型冰塊映入魔物眼簾。

  「這是?」金瞳微瞇,語氣一頓。「簫中劍?汝將他封在冰裡?」

  簫中劍──正義的使者、天道的執行人,總是追在月漩渦後頭,老是妨礙
魔界執行任務的武痴傳人。
  如今拜宵所賜,成為躺在傲峰頂巔的一塊巨冰。

  轉眼斜睨不知所措的非人,戰神嘴角飄起淡不可見的笑意。

  「我本來打算用水氣為他解封,可是傲峰山頂溫度酷寒,水氣一出馬上結
冰。」非人苦惱地道。

  「既然中毒,解開冰封只會加速他體內毒性擴散,何必急著解封?」魔物
慢條斯理地開口。

  「策馬天下說他有解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肯讓我把解藥帶上來。」
非人一字一句地說。

  「策馬天下可是跛足?」戰神想起半途遇到的陌生面孔。

  非人瞪大眼。「你認得他?」

  「他要汝用什麼換解藥?」魔物蹙眉。

  「簫中劍的劍譜。」非人直肚腸地道。

  「嗯……」魔物低首沉吟。

  「吞佛童子,你覺得不妥嗎?」見魔物不語,非人憂心忡忡地問。

  自然不妥。
  不過,武痴傳人的劍譜若因此流落江湖,對魔界來說未嘗不是好事。

  金瞳閉目復睜,魔物理所當然地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天經地義,
有何不妥?」

  非人眉頭舒展,含笑道:「那就好。這冰……?」

  「小事一樁。」朱厭上手,戰神催動魔燄,緩緩炙烤起巨型冰塊,不多時
,冰塊融解,昏迷不醒的簫中劍濕淋淋地橫躺雪上。

  「時間不多,我這就帶簫中劍去取解藥。」非人頷首,彎身向前欲攔腰抱
起武痴傳人,卻被戰神制止。

  「慢。」

  「怎麼了?」非人抬眼。

  ──隨便哪個人都能讓汝用公主抱,吾身為心機魔人的面子要往哪裡擺?

  金瞳亮光閃過,臉上顏色未改,淡道:「揹在背後,否則影響汝的速度。
」邊說邊幫忙將簫中劍身軀搭在非人身後。

  「嗯。」調整好位置,非人回頭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多謝你,吞佛童
子。」

  魔物聞言揚眉。「做朋友的,何必言謝?」

  非人魔物相伴下峰,直至第四峰前,戰神點頭告別,避開坳口,遠遠瞅了
那名青年跛子一眼。

  以他心機魔人的直覺,單憑青年跛子那股偏執中帶著幾分瘋狂的神色,料
想這人身上帶的解藥也未必安了什麼好心眼。

  這場交易,簫中劍恐怕要賠了劍譜又折兵。
  只是,身為異度魔界一員,對自栩正道的武痴傳人生死,實在毋須置喙。

  ──簫中劍,撐著點,若汝等閒被人玩死,可要辜負吾對汝一番期待。

  魔界戰神無聲微笑,負手離開。



                        夜月曙星 2007.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