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這世有機會重來一次……
他要立志當個沒有出息、快快樂樂的二世祖。 


            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

                之一

             可不可以不要充電


  據說,他是異度魔界歷代以來最完美的戰神,帶領鬼族橫掃千軍,征戰殺
伐冷酷無情。

  據說,他有一段沒有結果的苦戀,情人帶著兩人的親生孩兒另嫁他人。
  據說,他從小帶大的兒子不是自己親生。

  據說,他是兒子眼中完美的父親。
  據說,他是弟妹眼中完美的兄長。
  據說,他是參謀眼中完美的王者。

  據說。

  鬼族禁地,戰神陵寢,靜靜沉眠的銀鍠朱武意識緩緩浮現。
  這些時日以來,不斷有能量源源貫入,擾得他不得安寧。

  伴隨能量匯進的,是他臨危之際耗盡元功封印保全的萬千鬼族族民殷切呼
喚,是兒子黥武孺慕情深的叫喊,是火燄城中青梅竹馬若有所思的沉重嘆息,
是小妹撒嬌時的甜言蜜語……。

  他──銀鍠朱武,生為鬼族戰將、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前任王位繼承人、孩
子的父親、參謀的主君、兵士們的領袖、弟妹的兄長,自小習慣揹負身邊所有
期盼的目光,承受長輩們對未來熱切希冀的所有寄託,扮演著所有人眼中完美
的形象。

  大家要他做的,他竭盡所能努力實現。
  所以,他是完美的戰將、完美的兄長、完美的領袖,這樣的地位成功造就
他不服輸不認份的霸氣。

  這樣的霸氣,讓他唯一心心念念的感情,在得到後徹底失去。
  他是不合格的情人、沒名份的丈夫、沒盡到本份的父親。
  情人因為他,一氣之下嫁給二弟,二弟因為他,拖著病體當上鬼王,年紀
輕輕英年早逝。

  功成名就達到頂峰,不代表一切順利;況且武將的成功,向來以血河屍山
堆砌。殺孽越多,異度魔界與苦境結怨越深;結怨越深,異度魔界越難有在苦
境落地歸根的可能。

  半生戎馬,換不來他夢想中安穩恬然的和樂天倫。
  戰神何用?
  有他這個戰神在,永遠沒有和平的可能。

  倘若這世有機會重來一次……
  搶在遭受天雷擊中、異度魔龍脊骨即將斷折的一刻,他耗盡功力封印鬼族
領地頹然倒地前,荒謬的念頭閃過腦際──

  倘若有機會再重新活過一次……他寧可不當完美的戰將、不當完美的領袖
、不當完美的兄長、不當不合格的情人。

  他寧可什麼都不是。
  無牽無掛、無來無去。
  不欠誰、不愛誰、不恨誰、不殺誰。

  若能重來一次,肯定能看見不同的光景。
  重來一次,他必能過得不那麼枯燥、不那麼老梗、不那麼亂七八糟……

  眼睫微動,他彷彿聽見封印領地裡妹妹小小聲的驚呼,同時間,遠處傳來
情人幽幽嘆息。

  他這麻煩多多的一家子啊……
  相見,爭如不見。
  不如遠去。

  心思轉寰,魔燄熾起,元神凝結,浮動脫離。

§

  不毛山道。

  地動天搖中,鬼族鑄劍師老狼主一手按住爐中不安份的戰神專用兵刃,一
面抬首望向來人──「銀……咦?」

  看著族中耆老,他點頭為禮。「狼伯。」

  「你、你的樣子……?」一雙狼眼睜得老大,嘴巴幾度張合結結巴巴。

  「狼伯,我有個好久以前訂下的苦境約會非去不可,幫我擋擋。」微笑拂
髮,低頭看看自己一身素袍。「記得您這裡收藏不少變裝行頭,商借一下,順
便來把偽裝的隨身兵刃,人情做到底吧?」

  「你祖媽咧!又要蹺家?」用力按回爐中不安份的兵刃,老狼主一臉不以
為然。「臭小子,吃你爸夠夠就對了啦喔?」

  「哎呀狼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行頭放著不穿浪費、刀劍鑄好不用可惜
嘛。」痞笑。

  「………算了,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不知道。」老狼主自
暴自棄負手抱胸。

  「多謝狼伯!」抱拳一揖。

  「哼哼,少來這套,全魔界就你這小子敢跟我沒大沒小。」碎碎唸。

  「所以狼伯疼我啊。」得意貌。

  轉頭。「咳……要走就快走,最近常有小輩上門來找我哈茶,不要被遇
上。」

  「嗯。」隨手挑出赭紅花衫,穿衣戴袍,披掛著靴。

  看著打扮成書生模樣喜不自勝的後輩,老狼主猶豫開口:「喂……你出門
歸出門可要記得回來啊?」

  「只是出去赴個約會透透氣,會回來的啦。」一面對鏡抓髮束冠的回應明
顯言不由衷。

  「哼哼,上回你也這樣,帶著沒斷奶的小鬼頭說要出門散心,結果回來已
經好幾年後……黥武從小先天不良後天失調,你這老爸要負一半責任。」繼續
唸。「喂,你連兒子都不見上一面就要走?」

  「哎,以後日子長得很,不差這一時半刻嘛。」扇插腰際,輕揮擺手。

  有他這個戰神父親在,黥武的壓力只怕更大──便跟當年二弟總是被眾人
忽視一樣;若他不在,黥武想必能過得輕鬆一點,如同當年他不在,二弟自然
當上鬼族之王……。

  優秀出色、卓然不群的繼承人他已然做到索然無味,這回,他要立志當個
沒有出息、快快樂樂的二世祖。

  這樣,他身邊的一干魔人,想必能過得愉快些。

  「狼伯,我來去囉!」
  拉拉袖擺,整整衣冠,轉頭向長輩揮扇作別。

  「隨你去。」

  望著竄出界去的龐然魔氣,老狼主搖搖頭,重重一嘆。

  朱武這小子,從小笨到大、笨得可以……問題要面對才能解決,不去面對
問題,遲早問題還是會找上門,與其到時才被逼著解決,倒不如自己主動解決
來得好。

  講不聽。
  要是自己講的話當年這些小傢伙聽得入耳,後面哪裡來的這麼多問題?

  罷罷,埋頭煉自己的刀比較實在。

  「各人造業各人擔啊。」老狼主再度按住感應到主人動向的戰神兵刃,安
撫道:「還沒輪到你出場,別急別急。」

  鬼族禁地戰神陵寢,銀鍠朱武本尊繼續沉眠。
  中原天邈峰,朱皇傳人‧朱聞蒼日現身江湖。

  魔界新章序幕,悄然開啟。



                       夜月曙星 2008/01/12

--

下一篇預告:《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可不可以不要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