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如意事,並非光靠武力便能解決。
越去在意的事,反而搞得越糟。
想想,還是少管事的好。 



            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

                之二

             可不可以不要起床



  最初,他只是無憂無慮的荒城少主。

  最初,他只是仰慕父親成就的兒子,只盼自己的功夫有朝一日能與父親比
肩,在武林道上主持正義,光耀門楣,讓父親為自己驕傲。

  最初,一紙來自陰謀家的邀約,父親應邀一去不回,與義兄弟們行走武林
道尋找父親的過程中,他開始嚐到江湖打滾的滋味。

  最初,陰謀家策動的屠城,令荒城一夕化為鬼域,父仇加上血仇,他以為
人生慘痛莫過於此。

  最初,他揹負仇恨登上傲峰,為了求劍練劍以臻武術至境,卻引發另一段
錯綜複雜的恩怨情仇,迭有奇遇之下,他除了家傳天之劍法,更習得武痴絕藝。

  最初,他以為掌法大成名劍在手,一切困境便會迎刃而解。

  最初。

  豈料,人生不如意事,並非光靠武力便能解決。

  面對掌握天下權抗衡東瀛侵略勢力的仇人,他若痛痛快快一劍殺卻,只會
換來中原血禍哀鴻遍野。

  面對誤會自己錯殺前輩的好友,他若挑明事實直指真兇,只會換來好友與
好友父親之間的至親反目拔刀相殘。

  面對為了報仇不惜投身異度魔界的義弟,他若能大義滅親倒是乾脆,偏偏
義弟與他同為荒城僅一的倖存者,不到最後關頭,他不願相信義弟善良一面喚
不回。

  說實話,身為武痴傳人,身為正道高手,成天只顧個人恩怨的他,對武林
毫無建樹。

  但,有建樹又如何?殺了一個不怎麼樣的掌權者,還有千千萬萬個野心家
等著冒出頭來弄權天下魚肉百姓滿足自己一己之欲。放過眼下願意出人出力對
抗東瀛的仇人,對方至少會在嚐試護住自己名銜權位的同時,順便護住神州百
姓。

  對於掌權者,他的要求不高。對於紛亂的武林,他能主持的正義有限。
  嚐夠好友誤會自己的苦頭,讓他不願輕言以武力制壓紛爭。有時問題放著
不去解決,時間一久,問題自然消失不見。

  越去在意的事,反而搞得越糟。
  想想,自己還是少管事的好。

  ……只是眼前這件事,自己卻非管不可。

  天邈峰下,昔日的荒城少主、今日的武痴傳人──空谷殘聲‧簫中劍獨乘
扁舟,抬頭望向當年被武痴與朱皇兩大絕世高手掌力對決劈成對半搖搖欲倒的
孤峰岩壁。

  武道上,高手對招的後遺症之一,便是動輒改變地形地貌。

  若是當年一口氣山崩地裂還罷,最糟糕的狀況便像天邈峰這種要倒不倒的
危山,更糟的是山下百姓村落明明有好幾代的時間就是不遷村避難,硬是一口
咬定武痴會交代傳人來解決當年留下的環保問題。

  還好當年武痴傳人俱樂部年度聚會時,有聽過前輩會員蜀道行半開玩笑提
到這回事,還好自己身為俱樂部唯一命長存活至今的武痴傳人,前幾日熊熊想
起有這回事,還好天邈峰形貌特殊不算難找,否則這群村民恐怕怎麼死的都不
知道。

  自己身家性命重要?還是為了目睹勇者救難的一幕重要?
  有時他真無法理解平民老百姓的心理。

  遙望岸邊拄著拐杖、帶領村民舉著「歡迎武痴傳人蒞村解救」旗幟標語的
長老,雪顏男子暗暗嘆氣。

  負手於後,僅存的武痴傳人‧空谷殘聲靜靜等待該赴約來到、一同解決先
人對打後遺症的朱皇一脈傳人。

§

  乘舟江颺,迎風極目,一眼瞥見孤峰旁扁舟上那道淵停嶽歭令人難以忽視
的身影時,紅髮書生心下暗讚。

  好個年輕有為的絕世高手,好個重然諾的武痴傳人。

  只是那樣暮氣沉沉的索然神色、那樣心事重重的森森目光,看起來怪眼熟
的。

  扇拄後頸,歪頭。

  這個人,身上也揹負著不想揹負又得揹負的重擔麼?
  既是武痴傳人,在中原想必是一等一的高手,若有不想揹負的重擔,莫非
是主持正義的名頭?

  書生輕輕笑了起來。

  魔生海海、人生海海。
  世上有他這不想當魔王的魔頭,自然也會有不想主持正義的正道高手。

  誰規定能力強的人一定要有所建樹?真要有建樹去種幾棵樹就有了……不
做正事又怎樣?為了滿足別人把自己搞死搞活,悶得要死又不快樂。

  命是自己的、日子是自己的,為什麼要為了滿足他人期待犧牲自己?
  快快樂樂沒有出息輕鬆愉快逍遙自在多好。

  紗扇揮揮。

  這次蹺家本來打算要玩就玩大把一點,想探訪江湖奇女子找個合適的對象
來場轟轟烈烈的才子佳人,安慰一下空虛多年孤獨寂寞的心靈,順便跟家裡那
位趁著自己沉眠期間,又跟閻魔旱魃搞曖昧、又擅自找了和尚代理魔君之位,
不知道還讓和尚代理了什麼的舊情人別別苗頭……

  仔細瞧去,眼前這個滿臉鬱卒的少年郎,不論性別的話,也算得上是一等
一的美人。

  若帶回家去讓舊情人見到,應該是輸人不輸陣。

  決定了。
  他要交個沒有立場不怕搞出私生子的玩樂對象,順便拯救跟自己以前一樣
不快樂的年輕人。

  雖然不想繼承,再怎麼說自己也是魔界大王,總不能為了玩樂製造日後繼
承權紛爭。找男色比找女色適合現下的自己,加上這個男色看起來就是心靈空
虛需要感情滋潤……這樣一來真是利人利己一兼二顧又做功德又滿足所需。

  紅髮書生暗暗點頭,眼前這個武痴傳人,他交定了。

  便在書生下定決心的時刻,終於承受不住潮浪衝擊的孤峰緩緩頹傾。

  收扇入懷,結手印,元功凝,掌氣出手喝招出聲的瞬間,另一艘居高臨下
的扁舟亦發出武痴絕式。

  「貫天神印──!」
  「虛無玄蹤──!」

  兩道驚世掌力一前一後合作推攏下,分裂兩半的天邈峰緩緩闔起。

§

  瞇眼看著一路從天邈峰跟來的痞子書生,簫中劍面無表情。

  這傢伙……方才都已經擺明拒絕搭訕了,怎麼還能這麼厚臉皮求自己給他機
會給他餘地?

  回想起歷年來超爛無比的桃花運,簫中劍暗暗嘆息。
  為什麼老是遇到怪人?都怪他這張不顯老的萬年小白臉沒遺傳到爹親的凜
然正氣。

  便在暗自興嘆時,耳邊繼續傳來厚臉皮書生的自我推銷──
  「……朱皇與武痴或許是敵人,但我不想與你為敵……給我時間,我們說不
定能化心結為緣份……」

  趴啦趴啦嘰嘰喳喳。

  他以為自己在現今高手等級裡已經算得上是夠多話的人,想不到這書生竟
然不遑多讓。

  繼續嘆氣。
  算了,看來是擺脫不掉了,反正左右無事,倒要看看這書生能變出什麼把
戲。

  雪顏男子舉手阻住對方的滔滔不絕。
  「一個月內,你有機會。一個月後,我有私事便要離開。」
  一個月夠這傢伙膩味了罷?

  紅髮書生眼睛一亮:「恭敬不如從命。空谷兄,你絕對不會後悔。」
  憑他的能耐,一個月絕對能讓這個少年郎的人生從黑白變成彩色、再從彩
色變成黑白,嘿嘿。

  嗯?這比喻好像有些不對?

  「走吧。」雪顏男子轉身邁步。

  「欸欸,空谷兄,等等我啊。」回過神來,紅髮書生快步緊跟。

  側眼瞥向三步併做兩步跑迎頭趕上的朱皇傳人,雪顏男子忍不住皺起眉頭
──這個朱皇傳人,說得好聽是沒有架子、說得坦白活像笨蛋一個。

  朱皇地下有知,鐵定對當年專程留下的秘笈,結果被這種笨蛋揀去練後悔
莫及吧……

  天邈之約,武痴朱皇傳人初遇,武痴傳人應朱皇傳人之邀,共組中原趴趴
走遊歷觀光團。朱聞蒼日與簫中劍──日後堪稱武林史上數一數二戰力最強最不
務正業最浪費兵力的組合,這一天在朱聞蒼日死纏活纏下正式成軍。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當事者才明白,對雙方而言,彼此都是最好也是最
差的一朵桃花。

  花開花謝,半點不由人。





                       夜月曙星 2008/01/13

--

下一篇預告:《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可不可以不要上任

--
噹噹噹~繼某月版霹靂F4【無間系列】(吞宵燕羽)合組的怨念達成之後,
某月的另一組怨念:傲峰麻將桌(吞宵朱簫)來也!
吞宵實乃某月王道!非要讓他們兩隻跨團不可!(握拳)



【傲峰‧麻將桌】(插畫:蘋果虫)

北家:簫少‧常任傲峰雪男
東家:朱聞‧前任戰神‧蹺班中
南家:吞佛‧現任戰神‧摸魚中
西家:宵寶‧新任傲峰雪男

宵寶:什麼叫做聽?什麼叫做夠?自摸又是什麼?為什麼要湊成十三張?
   吞佛童子、你笑什麼?

吞佛:咈咈咈……

簫少:宵,你牌擺錯了,應該是這樣~ 朱聞你管我幫誰看牌?哼~

朱聞:簫兄,不能幫忙看牌的啦。吞佛,你手擺到桌上放好!

吞佛:哼。

戰神系列‧開放預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