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王子永遠不曾變心,公主永遠都會是可愛善良活潑美麗的公主。 


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
之三、可不可以不要上任


  如果王子的眼光一直專注、如果王子的溺愛一直持續、如果王子的心意不曾改變,公主永遠都會是天真活潑、可愛善良、不忍心捏死一隻螞蟻、成天跟著小鳥松鼠一同唱歌跳舞玩耍遊戲的純真少女。

  當王子心目中的第一順位改弦易轍,從天堂墜入無間的公主沒有第二條路可走,只能化身變成醜惡的魔女。

  想當年,她曾經是哥哥眼中最美的小妹,她知道自己不美,可是因為哥哥無條件的肯定,她費心鑽研各種妝扮技巧,讓自己越來越美,美得讓哥哥每回都認不出她的模樣。

  等到她終於夠美夠自信站在哥哥身旁面對眾魔時,哥哥的注意力卻已轉移他處。

  朱聞挽月的完美世界崩毀在哥哥愛上那女人的那年,費盡心思趕走外來者收復自己地盤後,她原以為這樣的事情不會再出現第二次。

  魔算不如天算……

  白粉撲面、胭脂粧點,再三確認自己外貌完美無瑕,朱聞挽月踏著兄長走過的路徑,一面仔細以黑紗掩蓋自己容顏免得被日光曝曬脫妝,一面透過黑紗欣羨妒恨地打量著前方不遠處與兄長同行的雪顏男子。

  細長的翠綠雙眸、雪白晶瑩的肌膚、柔順發亮的長髮、冷若冰霜的神情──再怎麼挑剔,她也不得不承認,雪顏男子的確是個堪稱絕色的冰山美人,完全符合兄長向來的喜好。

  跟著雪顏男子一路談天說地的兄長臉上總是帶著笑──或微笑、或大笑、或含笑、或咧嘴而笑、或瞇彎眼笑,笑得跟笨蛋一樣。

  男子偶爾也會被兄長逗笑,那張冰雕雪顏表情一旦線條放柔,好似春回大地雪融成水,連她遠遠瞧見亦不禁心兒怦怦跳。

  美人一笑,兄長更開心,那副輕鬆自在逍遙似仙的模樣,她從未見過。

  跟著前面那對散仙二人組一連數日,朱聞挽月只覺自己越看越火大。

  蹺家的魔王帶著不務正業的正道高手,四處遊山玩水談天說地言不及義,像什麼話?!

  兩個白痴!驢蛋!傻瓜!

  臭哥哥、笨哥哥!好不容易想盡辦法讓那女人跟哥哥吵到分手,氣到嫁給短命二哥生小孩,原本以為哥哥會回心轉意回頭疼她,結果呢?哥哥先是離家出走一去不回,好不容易被二哥求回來了,又遇上魔界天劫,鬼族封印,等到封印一解,哥哥落跑第一個,而且短時間內竟然又招惹來這麼一朵礙眼刺目的冰霜桃花!

  都怪她一時大意,不該輕忽哥哥耐不住寂寞管不住自己就是會去招惹美人的本能……當年那女人雖然怎麼看怎麼不順眼、至少還是個女人!

  現下呢?哥哥竟然淪落到沒魚蝦也好、沒中意的女人連男的也好!

  銀鍠朱武,你這個荒淫無道的魔王!

  強忍滿腔怒火妒火,失寵多年的鬼族公主不屈不撓地繼續跟著早已變心的王子哥哥行遍江湖路。

§

  十幾二十日的交遊下來,簫中劍發現朱皇傳人除了臉皮厚,還很會裝傻。
  連遲鈍如自己都覺得不對勁的女人眼神,書生竟然可以視若無睹不聞不問。

  身為高手,簫中劍雖然感覺不到來自跟蹤者的殺意,卻也無法忽視總是盯在自己脖子後頭那兩道灼灼目光。

  雖然說不解決問題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不過他這輩子犯的小人劫數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因為朱聞蒼日的桃花債再多上一樁。

  該面對的事情還是早點面對早點解決別拖累別人來得好。

  友直友諒友多聞,身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武痴傳人,簫中劍決定要當個夠意思的朋友。

  倏然停步,男子驀然回首打破沉默:「姑娘,妳想跟我們跟到什麼時候呢?」

§

  早在男子察覺身後有人跟蹤時,書生一眼便看穿來人身份,只是打死不想相認。

  印象中,妹妹曾經很可愛過,就跟路邊揀來的小貓咪一樣,雖然外表不夠美,個性好得不得了,小小年紀便看得懂長輩臉色,只要對她好一些,便會跟在身前身後撒嬌磨蹭,見他忙的時候,也知道拿捏分寸不吵不鬧,乖乖待在閨房繡花或者待在花園裡撲蝶,雖然對自己的外貌自卑了點,個性上完全是個惹人疼的小姑娘。

  什麼時候,天真活潑的小姑娘被寵成了公主?
  父王母后雙雙過逝後,他深切檢討過自己的養育方式。

  因為母后臨終前的一句交代,他跟二弟讓小妹的日常排場完全比照皇族起居作息規格,跟兄弟倆平起平坐,同進同出,幾年後小妹越來越美,個性卻也開始越來越嬌。

  居移氣、養移體,過慣了公主日子的小妹,不知不覺間成為徹頭徹尾的公主。
  當年他與舊情人的事情在族中傳開後,小妹幾近崩潰的劇烈反應讓他訝異不已,從此開始有意無意漸漸拉開兄妹之間的距離。

  只要小妹願意放棄對他的獨占欲,轉移到未來的夫婿身上,只要小妹死心眼看得開,兄妹仍然可以是兄妹。

  在那之前,能避則避。

  哥哥條件太優秀,以致於慣壞妹妹挑男人的眼光,是他這個做兄長的失策。
  在反省檢討研究出如何改進之前,他還是別回族裡的好。

§

  「小妹,回去吧。」
  「不要。」
  「外面世道這麼亂,妳別再跟著我們了,回族裡去。」
  「蒼日,族裡需要你,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叫我兄長。」
  「蒼日,跟我回去嘛。」
  「我還有事情,妳自己先回去。」
  「不要。」

  聽著朱聞兄妹每隔幾個時辰便要上演一次的固定對話,簫中劍不禁有種「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的深切體悟。
  書生的牛皮糖功夫,搞半天原來是家傳絕藝。

  雖然朱聞小妹有些纏人纏過頭,畢竟是自家親人,能有親人在身邊纏著催促著回家,書生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不過,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書生不想回家自有不想回家的道理,自己還是少管閒事為妙。

  抬眼望向魔界方向,男子想起自願入魔不願與他回荒城的義弟。
  寧願不回家的傻瓜,可不只書生一個。

  若是自己有朱聞挽月一半厚臉皮多好?可惜荒城的家傳絕藝是拔劍相殺不是牛皮糖纏人功夫,每次要勸義弟回家都演變成打架收場……

  自己講話真有那麼無聊又沒重點嗎?為什麼每回義弟總是不讓他把話講完就忙著抄傢伙砍他?

  男子暗暗嘆息。

  耳邊繼續傳來朱聞兄妹嘰嘰喳喳的對話,這回拌嘴的結果,朱聞小妹出人意料地放棄爭論,萬般委屈地向兩人告辭。

  「這樣趕她走好嗎?」看著孤身踏上歸途的小妹,男子側眼問道。

  「她不要跟著比較好。」書生吁口氣。

  「怎麼說?」男子挑眉。

  「我的家族很麻煩,不談我家了。」扇子揮揮,書生岔開話題:「接下來去哪裡?」

  家啊……男子閉目復睜,心血來潮地提議。「想與我去荒城麼?」

  書生聞言眼睛一亮──小妹這幾日的糾纏帶給簫中劍的刺激這麼大嗎?小妹人才一走,簫中劍馬上要讓兩人的交往提升到可以帶進門見家人的程度了?!

  當下忙不迭地應聲:「好啊,你帶我去參觀,當然好!」

  奇怪地瞥了反應異常熱情的書生一眼,雪顏男子拉起兜帽覆面。「那就走吧。」

  「嗯!」書生興高彩烈地邁步跟上。

§

  「簫兄,我該帶個什麼伴手禮才好?你家裡人平日愛吃些什麼?我們路上買些帶回去?」前往荒城路途中,書生隨口問起。

  家裡只剩號稱修行五百年的妖貓貓大人了,他愛吃的東西嘛……
  「會動的,毛絨絨的東西。」

  「啊?」

  「他喜歡會動來動去陪他玩、玩膩了又能吃的東西。」男子補充說明。

  「嗯~」摸下巴。「你家裡人的愛好還真是蠻特殊的。」

  「不會啊,很普通。」歪頭。「貓咪不都這樣?」

  「貓?」挑眉。

  「貓。」頷首。

  「啊哈哈……。」乾笑數聲,書生垂下肩膀。
  搞半天,他們的交往只到可以回家見寵物的程度嗎?唉……

  「怎麼了?」

  「沒、沒什麼。」沒關係,他會堅強起來的!

  朱聞蒼日正忙著修補破碎一地的自尊心時,前頭的簫中劍停下腳步。

  「咦?荒城這麼快就到了嗎?」書生訝問。

  「看來荒城去不成了。」男子視線盯向前方。

  自男子身後探出頭來順勢張望的紅髮書生,當場目瞪口呆。

  道上不遠處,只見小妹神氣活現地騎著駿馬,領著金碧輝煌流蘇燦燦的八人花轎,一行人浩浩蕩蕩招搖過市迎面而來。

  來到書生面前,朱聞挽月揮手示意下,眾人紛紛跪滿一地大聲唱喏──
  「恭迎主人回族!」「恭請少主回歸!」

  看著小妹得意洋洋的神色,紅髮書生再次懊悔當初管教不慎讓可愛的妹妹變成了任性的公主。

  雖然講到任性自己不遑多讓啦……哎。

  「蒼日,我只是來傳達族內長老們的請求,求你回族帶領我們對抗欺人太甚的魔界……」美目含淚,哀聲切切,鬼族公主唱作俱佳地搬出整套顛倒黑白的瞎扯。

  「魔界?」雪顏男子揚聲重複重要的關鍵字。

  「是啊,魔界就在我們家門口喔。」鬼族公主貌似天真地眨眨眼。

  是我們家根本在魔界裡才對吧……紅髮書生搖頭嘆氣。

  「空谷大哥不嫌棄的話,有興趣來我們朱聞家作客嗎?」朱聞挽月笑問。

  「我無所謂。」男子微微聳肩。
  魔界、自願入魔的義弟所在的地方,如果去到朱聞家,他便能順道再去努力凹一次,看能不能把人帶回家……

  「哥哥,你看!空谷大哥答應了耶!」鬼族公主拍手。

  嗯嗯,去不了對方的家,把人帶回自己家,也算是提升交往程度的另一種里程碑……等等,他這妹妹什麼時候這麼上道了?

  有鬼,一定有鬼。

  瞇眼打量顯然別有心機的小妹,書生謹慎提問:
  「……空谷兄,你真的有興趣到我家?」

  「如果你介意,可以拒絕。」男子回眸對望。

  輕咳一聲。「你既然開口,我再推辭就不夠意思了。」

  雖然還沒真正到手,不過憑他們現在的交情,帶回家也夠炫耀夠閃了吧?
  這麼說來,小妹還特地準備迎親用的八人花轎,真是體貼入微得可以啊。

  呼呼。

  「空谷兄,請。」
  走至轎旁,紅髮書生收扇入懷洒然一笑,腳踏轎緣,以最瀟灑的姿勢伸出手來。

  「這種程度,不用扶吧?」
  男子淡淡回應,逕自掠過書生身旁坐進轎中。

  「身為主人該有的禮數嘛。」訕訕收回懸空的手,書生隨後入轎挨著男子身邊落座,一面喃喃道:「空谷兄有時真是不解風情……」

  「嗯?你說什麼?」斜瞄。

  「沒、沒什麼。」嘆氣。

  這一日,鬼族眾人在公主的率領下,以八人花轎如願迎回流浪苦境的大王,與大王結交的好友,異度魔界迎王回歸計劃第一步,順利達成。

  騎在馬背上的鬼族公主回頭看著載著兄長的花轎,喜不自勝地思忖──
  這趟回去,伏嬰師一定會高興得不得了,呵呵。
  蒼日,我跟伏嬰師會努力讓你脫離荒淫無道的生活,等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