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兄啊簫兄,吾萬分期待汝之到來吶。

──這任上司,應該不需要他耗費心思上下其手,自己早晚玩死自己吧? 


             無間道‧戰神系列
            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

                之八

             戰神的目標很單純
             可不可以不務正業



  「世上若有最無奈的敵人,我就當你最痛快的朋友吧!」
  雪原上,手持長刃的書生如是說。

  入魔的男子不曾言語,執劍衝前當作回答。

  至友對戰、至招對決。

  兵刃相交霎那間,看得分明的黑髮刀客大喊:「朱聞蒼日!」
  魔物伸手擋下刀客,搖頭示意。

  戰場上,雙方極功互撞,風驟雷驚,雪花捲起千丈。

  沙塵玷雪紛紛落定後,鈿巾委地,散髪張狂。

  在旁觀戰的刀客與魔物定睛一看,但見長刀砍過男子胸前、劍尖透入書生
體內,成兩敗之局。

  書生一掌迅速擊退男子,長刀劍身抽離各自血肉,點點赤艷濺上兩人臉龐
,再分不清誰的血、誰的傷。

  「啊……!」入魔男子腳步連退,仰頭倒下,湛墨髮絲瞬成白髮。

  「皇血染身、魂靈歸體,簫中劍,你已擺脫朱皇血毒的控制。」散髮書生
沉聲低語,唇角彎揚。

  「你的傷勢……」刀客趨前。

  大袖一揮,「朱聞的遺願完成,如今,蒼日已逝!」

  張目,頭仰,乍現魔相。

  轉頭,紅髮魔物躬身行禮,書生不再承讓。

  「嗯?你的面容變了。」刀客一旁愕然。

  「讓蒼日出現的,是孤獨的寂寞;讓朱武無憾的,是一份溫暖的友情。下
回見面,將吾定位為敵人吧,請!」
  大步離去前,金碧瞳眸朝倒地昏迷的雪顏男子深深凝望。

  「孤獨的寂寞、溫暖的友情,這心裡的感覺,是感受到同樣的心痛嗎?」
  手撫胸口,刀客看向正要跟隨書生離去的魔物。

  屬於冰與火的瞳眸默契交接,魔物微一頷首,無聲告別。

  傲峰葬日終戰,異度魔界鬼族之長正式回歸。

§

  病榻上,鬼族之長座前首席參謀強撐傷軀,目不轉睛地緊盯鏡裡映現的朱
皇歸位全程實況。

  睽違百年的王,終於要回來坐上他該坐的王位了!為了這一幕,他伏嬰師
被揍幾拳都不枉!

  朱皇、他唯一承認的王者,他最完美的異度戰神,注定統率千軍萬馬、踏
過紅河血禍,帶著他君臨天下!

  想到心儀的王者總算重新走回自己苦心擘劃的前程關鍵第一步,參謀不禁
慄慄顫抖。

  依朱皇負傷行走的速度,自傲峰回到魔界尚有一段緩衝時間,得趕緊通知
待命將士集合列隊、血道週遭開始執行進出管制,會場佈置與司儀口號需要再
做最後確認、上至觀禮長老席次安排、皇族成員動線、下至要發給兵士們歡迎
用的小旗幟,都必須做到流暢無礙、完美無瑕……只是,那些菜鳥參謀們真的
處理得來嗎?

  越想越放不下心的首席參謀忍住暈眩強自起身──為了朱皇完美的回歸典
禮,為了異度戰神的公關形象,主君無論如何都需要自己在旁協助,他、他不
能躺在這裡養傷!

  正當伏嬰師搖搖晃晃扶著床柱站穩時,鬼族公主欣然愉悅地開門歡嚷:
  「伏嬰,斥侯來報,哥哥真的在回來路上了!咦?伏嬰,醫座說你還得多
躺兩天,還不能起床呀!」

  「不行,這種場合我一定要在……讓我出去……」參謀掙扎抓住公主衣袖
,「公主,扶我出去……好嗎?」

  面具下,懇求哀切的眼神眨呀眨。

  「好吧,真拿你沒辦法。」公主聳聳肩,一把扶起參謀未婚夫,「我去打
聲招呼,讓你坐在長老席後面好了。」

  哥哥要回來了!哥哥拋棄那個冰霜桃花要回來了!浪子回頭金不換,終於
知道要回家的哥哥,身為參謀的伏嬰師若沒親眼見到,那就太可惜了,今天的
回歸大典真該普天同慶四海歡騰啊!

  「多謝公主。」參謀虛弱地點頭為禮。
  同為後援會成員,公主對自己這點執著的同理心遠勝其他人。

  拍拍。「伏嬰,我們又不算是外人,你講話可以不用這樣的。」
  等忙過這陣,再來跟伏嬰師商量──哥哥既然回來了,兩人的婚期……伏嬰
師要幫忙哥哥籌劃進攻中原,應該可以再無限期延遲下去吧?

  後背毫無預警地被素有「鬼族大力女」之稱的公主未婚妻輕拍兩下,參謀
面具後的臉色不由得更加慘白,饒是如此,嘴上仍記得保持一貫的溫柔語調與
推託說詞:「咳……怎麼行呢?您是公主啊……」
  主君回來了,接下來,該怎麼想辦法讓公主這個後援會成員退會呢?

  各懷心思的鬼族公主與首席參謀兼未來駙馬,互相扶持,緩緩進入正忙著
迎王最後準備的典禮會場。

§

  邁開大步,銀鍠朱武穿過界門,踏上大紅血道。
  眼前,傾城軍士列隊恭迎,耳畔,魔界子民歡呼震天。

  「吾等恭迎朱皇──!!」「朱皇回歸,魔界大興啊──!!」

  筆直步前,越過魔山魔海,血道盡頭佳人翹首娉婷,正是青梅竹馬的舊愛
、魔王之子的母親。

  「你終於回來了,銀鍠朱武。」

  跟前站定,四目交接,王與后相視一笑。

  身後,傳來小妹興高采烈的清脆呼喊。「朱……!」

  金碧瞳眸眼底笑意迸發惡意,對小妹呼喚置若恍聞,不給九禍反應時間,
大掌前伸攬過銀鈿香髮,對著伊人絳唇一吻而落。

  城前,眾魔歡呼聲頓停,或吸氣、或愕然、片刻後,爆出一潮更猛烈的歡
響。

  半晌,唇分。

  「該還的,還是要還。」伸舌舔過唇邊胭脂,魔王浪蕩一笑。
  蓋印交接,安心養兒子去吧,九禍。

  「是你的,終究逃不了。」伸指撫平紊亂唇色,女后無奈嘆息。
  非要在妹妹眼前來這套,笨蛋朱武。

  「眾軍平身。」迴目下令,一如意料見到飽受打擊的小妹臉色發青。

  「銀鍠朱武,你、你……!」

  「小妹,兄長即將大婚,屆時不可無故缺席啊,哈哈哈!」仰頭大笑。
  要吾回來,可以。不該有的強求,就趁早斷念吧!

  「嗚……!」銀鍠朱武,你這個白痴!
  鬼族公主掩袖遮面,心碎奔離。

§

  城樓長老席上,一切看在眼底的參謀搖頭嘆息。

  看來自己沒能出去迎接反而是好事,動員魔界上下策動主君回歸,新官上
任三把火,不爽就任的王總得找目標發洩鳥氣,公主這下子可成了第一個犧牲
的目標了……

  正好,第一步已告完成,拜主君怒氣之賜,趁勢進行第二步,準備策動公
主動手解決主君的緋聞,畢竟在參謀責任之外,身為後援會會長的自己該做的
事還多著吶……。

  藏身面具後,伏嬰師沉沉低笑。

  王啊,別擔心,你的天下,你的魔生,一切有我。

§

  踏入燄城前一刻,魔王回首極目遠望界外綿延山脈。

  山的那一頭,那人應該已然醒轉,看過那封留書了吧?

  王者闔眸,遙想雪顏男子痛心疾首痛定思痛痛下決心的堅毅面容。

  這下子不只汝念茲在茲的義弟,連犧牲自己救回汝的好友都在魔界……簫
兄啊簫兄,吾萬分期待汝之到來吶。

  拂袖,轉身,散髮遮掩下,入城前,異度戰神一抹笑靨無人得見。

§

  同一時刻,城外夾道歡迎的軍士中,為首挺立的現任戰神仰望歸位王者身
影沒入城樓。

  朱皇歸位,代表魔界新章再啟,沉寂已久的魔界大軍即將再度進發中原。
  戰事一起,自己便不需保持待命狀態,有任務能夠執行,就有機會開小差。

  主君回歸計畫,至此大功告成。

  雖然接觸期間不長,比起歷任上司,異度戰神‧銀鍠朱武算得上是個怪胎。

  身為魔君,朱皇應該比誰都清楚──對魔界武將而言,事業與私情,向來
不得便毀,注定無法兩全。

  特地安排武痴傳人與魔界之間的衝突點,看來這任新上司是嫌家務事不夠
亂,還要扯個至交好友因正邪立場最終被迫對決的場面才夠過癮嗎?

  金瞳微瞇。

  硬要這樣的魔王回歸就職,女后必定同時安排下一步棋……趁動員魔令未
頒,先來研究推敲看看好了,咈咈。

  至於這任上司,應該不需要他耗費心思上下其手,自己早晚玩死自己吧?
  負手於後,魔界小小守門將‧吞佛童子無聲微笑,步向戒神臺。



                   【無間道──戰神系列‧全文完】

                       夜月曙星 2008/01/18
---

戰神系列‧開放預訂!
http://diary.blog.yam.com/akila/article/4850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