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一生中可以有幾個男人?

  自小仰望的父親、不能相認的兒子、英年早逝的丈夫、互相欣賞的同事。

  而銀鍠朱武,是她這生最初、也是最後的男人。 


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
之五、可不可以不要打仗


  一個女人,一生中可以有幾個男人?
  自小仰望的父親、不能相認的兒子、英年早逝的丈夫、互相欣賞的同事。
  她的一生中,男人們來來去去。

  地羽之宮裡,邪族女王卸下戰袍、溶塌犄髮、溫泉池裡洗去風塵僕僕。

  任由侍女扶起牽引至妝台前披掛綢緞、挽髮堆髻、細描花鈿、輕點脂粉──九禍望向銅鏡,一點一滴看著自己逐步恢復皇族女子應有的裝扮外貌。

  看著侍女捧來厚重的銀冠珠寶,九禍蛾眉微蹙,頷首准許侍女為自己戴上最後一道造型。

  銀鈿花冠壓上頭頂的霎那,女后閉上眼睛。身為皇族女子,滿頭琳琳瑯瑯美則美矣,實際上重得要死又不能增加戰鬥防禦力……

  話說回來,倘若一切順利,她再也不需要擔心戰鬥防禦力的問題。

  花廳坐定,女后靜靜等待著多年不見、青梅竹馬的情人──那個每回不知為何談到最後一定吵架、吵架吵到最後一定吵到床上去、讓她先後搞出兩條魔命的魔界戰神。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她才明白──在床上合拍、床下什麼都合不來的情侶注定無法長久,互相勉強、互相將就只是浪費彼此的大好青春。

  她與朱武年輕時活似兩團烈火,一碰即炸,沒辦法細水長流。只是世事難料,歷經多年風霜砥礪稜角磨圓後,最終她仍得與他糾纏在一起。

  銀鍠朱武,她這生最初、也是最後的男人。

  至於最初到最後之間的其他男人們……反正都死光了就當作沒這回事罷。

  回首一生,她身邊所有逝去的男人們之中,真正讓她念茲在茲不甘心放手的只有兩個。

  父親、丈夫、同事、情人──誰也比不過兒子在她心目中的重要性。

  要讓兩個兒子回到她身邊,非得借助當年害她兩次懷孕的罪魁禍首不可。

  雙生之法、父母精元──感謝魔界老祖宗留下秘法,讓她有希望再把兒子們生回來。

  至於銀鍠朱武本身,她本來就沒多大指望。

  年少輕狂的愛戀,對現下的她來說如夢一場。基於現實考量,自己一旦成功受孕,必須專心養胎不適合繼續統領魔界,說什麼也得把蹺家的魔王拉回來上任。

  她對銀鍠朱武的要求不高,只希望他能好好回來坐穩王位;只要魔王在王座上乖乖待著,其他事情底下的參謀自然會想辦法運作經營。

  覺醒了假裝賴床跑去中原結交新歡也沒關係,反正她手下不乏自中原吸收的戰力,朱武既有看得上眼的對象,讓外人變成自己人也無妨。

  只要讓她平平安安生養兒子,只要魔王乖乖回來繼承該繼承的責任,閒暇空檔他愛跟誰玩、愛怎麼玩,隨他去。

  當年她在事業衝刺與感情歸宿之間毅然選擇了前者,如今在兒子與情人之間,更不可能將情人擺在優先第一位。

  不過情人一向個性憨直脾氣執拗只憑本能行動,在計劃還沒成功之前,可不能讓情人知道他在她心目中的排名次序。

  無論如何,得先把獅王哄回來山頂即位才成。

§

  原來伏嬰師不只要自己來這邊見客,還要接客啊……

  聽著眼前梨花帶淚的美人羞羞答答地解說著什麼雙生秘法父母精元,朱聞蒼日心中一陣不忍。

  招惹輸人不輸陣的新歡桃花、存心與舊愛別苗頭的念頭霎時拋諸腦後。

  雖然當年偷換嬰孩十分不該,至少九禍已經承認她生的兩個早夭兒子都是自己親生骨肉。

  既然愛妻不惜冒險當高齡產婦也要把兒子生回來,身為沒名份的丈夫,他當然一馬當先義不容辭。

  乖乖奉獻出睽違百年的雲雨巫山金枝玉露後,他整裝起身,準備離開。

  「你要去救那個新交的朋友?」玉臂橫陳、攬衣推枕,美人斜眼挑問。

  「他因我而入魔,我理當解開他的魔封,讓他恢復自我。」著袍著褲、扣回腰帶的同時,書生面對舊愛謹慎措詞。

  「讓他入魔,才是上策。」青蔥白指撥攏微亂紅髮,塞過書生耳後。
  要玩就帶回家裡玩,省得一天到晚老往外跑。

  大掌拉住纖手,不由分說翻開伊人掌心,書生一面以臉頰摩娑著美人長年持槍弄刀長滿的老繭,一面輕輕低嘆。「至今妳我還是理念不同。」

  家花哪有野花香啊……正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簫兄現在還沒讓偷著啊……

  「是你不知變通。」抽出手,美人容顏倏冷。
  笨蛋朱武!

  「是妳不懂。」書生再嘆。
  傻九禍呵。

  「我目的已成,你要做什麼,我也沒立場管。」轉頭。
  果然……什麼都是假的,只有兒子最可靠!

  「妳說話還是處處不改傷人啊。」書生狀似心痛地閉眼。

  每次都這樣,吵起架來非要提醒自己是沒名份的姦夫麼……?
  想當年赦生就是這句話才生出來的,嗯嗯,過了這些年自己聽到類似的話竟然忍得下來,還算有點長進了嘛,呼呼。

  「朱武,你別再自欺欺人了,人類不可能與魔為友。」蛾眉深蹙。
  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野花變成家花,帶進門來擺在眼皮子底下,什麼事情她都能掌握得一清二楚。

  「他因我中毒,就該由我為他解毒──這是我身為朱聞蒼日的最後一件心願,事成之後,妳想要的我會給妳,可是妳也要答應,不要阻止我。」正色。

  到地羽之宮的路上,伏嬰師為他分析過簫中劍的行為模式──如果他先犧牲自己這個分身身份以朱皇之血解救簫中劍的魔毒,日後覺得欠了人情的簫中劍就會跟追月漩渦一樣,拼命來魔界找碴想追回自己。

  對魔界來說,這樣的結果可以把王找回來;對他來說,這樣的結果雖然要犧牲自己的自由,但放任簫中劍入魔變成自己的屬下更沒意沒思。

  野花就是要放在外面才香嘛,搬回家種就不是野花了……更何況,他在家裡的桃花還嫌不夠多嗎?

  一想到那個冷面簫兄來找恢復本尊的自己時會帶著什麼樣慷慨激昂的神情,書生忍不住心頭蕩漾。

  雖然伏嬰師這回真的很欠揍,不過首席謀士一句「你追他、不如讓他回頭追你」的結論的確讓不甘願回族就職的自己隱隱心動。

  「你真能確定事情能如你所願?」看著自顧盤算痞笑連連的魔王,邪族女王搖頭輕嘆。
  算了,只要情人點頭答應回來,她無所謂,專心準備生兒子比較實在。

  「能,因為我相信我自己。」書生胸有成竹地用力點頭。「在這等我吧。」

  辭別美人,朱聞蒼日向參謀要到解除簫中劍魔封條件之一的詛咒人形,大步踏上征途。

  來去找狼伯拿神兵,然後準備讓被伏嬰師咒術控制正在四處暴走的簫兄殺了自己去!

---

下一篇預告:《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可不可以不做朋友

哇哈哈!接著要寫宵寶要寫宵寶宵寶宵寶宵寶~~~!!!!!(踹飛)

---

戰神系列‧開放預訂!
http://diary.blog.yam.com/akila/article/4850874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