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崗偷接電的日子裡,魔界現任戰神兼水電工想通了很多事情。
他的要求真的不多,只希望能有偶爾開開小差、探探朋友的餘裕。
他只是想當個平安退休的武將,坦白說這樣的心願實在微不足道。
 

無間道
之六、戰神的願望很卑微


  大體而言,魔界戰神乃魔界戰將之首,只需具備超強武力及九命怪貓般打不死的韌命,承魔君之令,專司沙場征戰殺人放火;舉凡運籌帷幄、沙盤推演這些前置工作,乃至後勤管理、裝備維修這些部隊庶務,向來不需要戰神親自出馬,自有相關專長的魔界文官負責安排妥當……這是在異度魔界還沒被天雷打成兩截、接著又被佛家與道門聯手封印前,魔界傳統上對戰神職掌的認定。

  與戒神寶典記載的歷代戰神勳業相較,在九禍魔后座下效力的現任戰神真正需要動武的機會並不算多。大多數時候,吞佛朱厭出手,只是為了表明態度或牽制對方,達到見縫插針、以最小代價換取最大收獲的辦事效果。

  這回魔界被一頁書用神器「千年一擊」摧毀魔界能源供給來源「魔龍之心」,為能源問題傷透腦筋的九禍下令愛將結伴找尋培養魔龍之新能源,但找到的地點早已被紫耀王朝捷足先登,到最後只能串通內賊用偷接電的方式將基本所需的能源輸回魔界培養新的魔龍之心。

  上司九禍指定的新職掌,令忠心耿耿、辦事效率一流的心機戰神繼領兵殺敵、專案執行、情報蒐集後,正式跨界到後勤領域。

  偷接電餵養魔龍的日子大致上還算輕鬆寫意,也讓魔界戰神常有獨自站在山崖邊,負手思考問題的機會──自己到底在哪裡出了差錯?為什麼女后要這樣懲罰自己、故意指派本來就看他不順眼的前任戰神之子:銀鍠黥武搭配組合,跟在他身後整天疑神疑鬼戒備森嚴,讓自己哪裡也去不成?

  女后若只派他單身赴任,蹺班應該輕而易舉──反正魔界以為他在蒼雲山值班、蒼雲山這邊以為他回魔界匯報,出門在外,誰也難有機會拆穿他的不務正業。

  一雙金瞳略帶鬱悶地遙望遠處高聳入雲的靄靄山脈──距他上回的傲峰之行,轉眼已過數月,也就表示宵與那名武痴傳人亦已相處了數月……

  哼。

  魔物眉頭微蹙,努力甩開不悅的心情。

  身為一名小小的魔界守門將,選擇踏上以武力揚名立萬道路,生涯規劃除了戰死沙場外,似乎沒有別的路可走。賭在刀尖上的性命,註定沒有頤養天年的人生,他養成寓娛樂於工作、活在當下、有班當蹺直須蹺的習性。

  他的要求真的不多,只希望能在值班時有偶爾開開小差、探探朋友的餘裕。
他不怕玩命,也不是不對女后忠心,但銀鍠黥武偏要踩中他的地雷。

  身為首席武將,除了赦生與螣邪郎那對怪胎兄弟外,他常遇到兩種同僚,一種是對他又怕又懼的、一種是看他不順眼的;銀鍠黥武跟黃泉吊命一樣屬於第二種。

  女后總愛形容他是魔界異端,主要的原因,從有意識起,他就是眾魔欽羡妒恨的強者──別魔苦練多年方臻小成的魔功,他輕易精通;別魔汲汲營營苦思鑽研的計策,他不費吹灰之力便推算出更佳的侵略方案;銀鍠鯨武在內一干青年武將克服種種先天後天限制勢在必得的戰神之位,他牛刀小試手到擒來。

  等到站上魔界武將頂端的戰神之位,一樁又一樁的任務潮水般湧來,別魔處理一件案子的時間,他能搞定三件案子。隨著優異表現而來的,是更重的責任與永遠接不完的案子;深受魔君信賴的結果,當異度魔界慘遭佛道聯手封印時,女后指名要他單獨越界前往苦境出差,擔負解除封印釋放魔界的重責大任。

  面對上司的信任、眾魔人的期盼,在同僚兼上司兒子螣邪郎一句揶揄下,讓他首次對工作有了反感──
  「死心機,汝真是能者多勞啊。」

  能者多勞?他挑眉冷笑。
  他不否認自己是能者,可是往往第一個累死的,就是鋒頭最健的「能者」,在他之前就是兩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前任戰神犧牲畢生功力護住魔界斷層後,光榮地躺在鬼族禁地方寸陵寢永眠;女后力保留下的強者襲滅天來,一肩拉起魔界斷層鍊條,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解脫。

  而他,接下解除魔界封印的重任,深入苦境孤身涉險,擺明不成功、便成仁。

  回想起來,當年的苦境若來幾個夠能力激起他戰鬥熱血的對手,而不是不堪一擊的肉腳劍客俠士,說不定在圓教村遇到一蓮托生擋路提出換劍賭約時,他會小心行事,而非明知劍上有鬼,還故意踏入和尚的陷阱,以致一時大意慘遭封印。

  派他出差沒關係,反正這麼多年他也習慣了,只是為什麼這回一定要塞個同事跟班給他礙手礙腳?

  接下魔令的紅髮魔物,對前人安排戰神職掌用心之良苦,有了深刻體認。

  為何選拔戰神只強調武功不強調頭腦智慧?
  問題的答案很簡單。
  像他這樣頂個「文武兼備」的頭銜,讓上司覺得什麼任務都能交付、太過好用的部屬,就算流再多的血、再多的汗,除了容易肇致上司疑忌外,只會早早把自己累死。

  站崗偷接電的日子裡,魔界現任戰神兼水電工想通了很多事情。

  再這樣搞下去,他的工作時間與獲得的回報只會越來越不成比例,怎麼想都划不來。

  都已經做到武將之首魔界戰神了,再往上爬、除非他有那個好狗命跟熊心豹子膽迎娶女后自己當魔君,否則再待下去事情只多不少而且越待前途越黯淡……

  除非自己當一顆跳脫棋盤的棋,才能走自己想走的路。
  首要目標,得先把棋盤搞垮。

  不用遣散費、不用離職津貼,只有顛覆魔界,身為魔界武將的自己才能隨心所欲、為所欲為。畢竟魔將從無退休記錄,更何況是魔君委以重任的戰神,歷代戰神不是打到躺平,不可能從第一線撤下。

  他只是想當一個平安退休的武將,坦白說,這樣的心願實在微不足道。

  紅髮魔物瞇眼沉吟,事到如今,突破現狀才是正途。
  或許,該找個時間約素還真出來聊聊?

**     **     **     **     **  **

  月黑風高,流水琤琤。
  昏暗的光線絲毫不影響武林賢人觀察眼前的心機魔人。

  從容優雅、不卑不亢、該講的抓重點講、不該說的半字不漏,武學根柢深藏不漏,幾經風浪屹立不搖。

  當今正道領袖一面仔細聽取魔界情報,一面看著心機魔物,心頭突然湧上莫名熟悉的感覺──
  文武兼備的魔界戰神、掌握文武半邊天的素還真。

  世間道上,不論是人是魔,只要是文武雙全多才多藝,註定閒不下來。
  唉唉,眼前也是個勞碌命的歹命人啊……。

  還好他拉著一頁書前輩下來輪流互為正道領袖職務代理,想要休息的時候只要去找剛曝光的陰謀家或魔頭狠狠打上一架,打輸不打贏,就可以正大光明報病號住院放長假……眼前這隻魔界戰將,看起來已經累積疲勞到一定程度,又沒聽說有誰能代理業務,難怪會主動投靠配合想把組織搞垮……

  「……素還真?」

  「嗯?」

  「匯報到此,汝有何疑問?」眉稍微揚,魔物隱約看出修道人心有旁鶩。

  修道人搖頭。「你提供的消息恰好補足我方計劃未及之處。」

  「汝對吾絲毫沒有懷疑?不怕中了吾之心機?」魔物挑眉。

  「素某一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話聲一頓:「何況……你已不同以往。」

  「喔?」負手於後。「願聞其詳。」

  「素某的評語是對是錯,你心中自有定見,不需多說,是吧?」修道人眼珠一轉,微笑道。

  「………」

  魔物金色瞳孔一瞬間閃過的亮光,讓素賢人忍住伸手拍肩表達同情慰問的衝動。

  「時辰將至,告辭。」魔物優雅抱拳,轉身離去。

  修道人頷首回禮。「保重。」

  月色朦朧下,望著白色戰袍離去的背影,修道人暗暗警惕──
  再怎麼厲害的戰將,還是需要適度休息,不然遲早會反彈,憋越久反彈力道越大,就像吞佛童子這樣……嗯,回去記得探探口風,看有沒有人這場打完想趁機休假。

  這年頭上司不好當啊。

  修道人深深覺得自己真是個難能可貴貼心親切的領導人。

  唔……現下武裝陣容裡燕歸人力道最大打起來最痛,回去問看看燕歸人要不要這場打完休息一下好了……

                       夜月曙星 2007/9/17


---

這回的裏‧副標:燕仔退場的理由?XD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