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樣的我,真正救不回異常魔化的你。」
「你不能殺他,他是你的朋友。」
「幻覺、這一切都是幻境!」

「空谷殘聲,吞佛童子受命特來領教汝之劍,指教了。」 



無間道‧前任戰神系列
之六、可不可以不做朋友


  傲峰之巔,月映白靄,雪落無聲。

  紫氅黑衫的非人刀客憂心忡忡地看著拄劍於地,獃獃坐在先人墓前的雪顏男子。

  當初簫中劍出門前曾說,身為武痴傳人,有件任務必須由他親自去執行,很快便會回來,這一走卻是逾月未歸,好不容易等到簫中劍回來了,人竟然瘋了。

  簫中劍似乎常把他看做是昔日的仇家,時而瘋癲砍人、卻又不曾真正痛下殺手,清醒過一陣子後,便像現下這樣獃坐鎮日,不吃不睡、不動不作聲。

  最讓非人擔心的,當屬發瘋的簫中劍從來認不得自己。

  怎麼會這樣?簫中劍怎麼會連自己也認不得?為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不能理解。

  第一時間,非人想到應該要去問看起來似乎什麼事都有答案的素還真。只是……如果自己一走,簫中劍亂衝亂跑不見了怎麼辦?

  宵想起姥無艷當初就是這樣一時錯開,到處找不到羽人非獍,最後含恨而終。

  不行,要是簫中劍跟羽人非獍一樣不見了,他得到處亂逛亂找,不知道又要被多少人類哄騙才找得回簫中劍。

  走不得……分不開身。
  可惜夜梟不知道素還真在哪裡,不然可以叫夜梟去幫忙找人……

  看著自家白色貓頭鷹,非人惋惜輕嘆。

  怎麼辦?簫中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自己該怎麼辦?

  左顧右盼,想不出兩全其美解決之道的黑髮刀客,只得跟著簫中劍一起在雪地裡發呆。

  不知過了多久,簫中劍倏然低頭,雙手捧額一陣痛號。

  「簫中劍?」

  黑髮刀客警覺步前,正要關切詢問,只見雪顏男子白髮瞬黑,額現五芒星印,殺氣騰騰錯開刀客意圖阻擋的身形,衝出後峰,直往半山腰而去。

  非人隨後緊追。

§

  根據老狼主提供的消息,紅髮書生手提彎刀進入冰天雪地,尾隨暴走的簫中劍回到傲峰。

  這麼妖壽冷的所在,難怪能養得出簫兄那樣的萬年雪顏冰山人種啊……

  饒是提起真氣護身,面對異常寒冷的荒山雪嶺,方對邪族女王貢獻完一己之力便急著出發救人的朱聞蒼日自覺有些吃不消。

  唔,看來還是先回去休息個幾日再上來好了……下回記得先跟狼叔凹件雪衣雪帽來穿戴……

  正要掉頭回家的紅髮書生突覺身後一陣森然殺意。

  嗯?魔氣?!

  轉身提刀,千鈞一髮間恰恰擋住天外飛來劍招。
  定睛瞧去,來人滿頭銀絲渲染成詭譎黑色,正是自己此行尋找的目標。

  好吧、既然人主動出現,那就一鼓作氣,來吧!

  「好友,我來解救你了。」紅髮書生凝起元功,彎刀劃過胸前。「弁天之武!」

  「天赦罪!」神智錯亂中,雪顏男子融合武痴絕式與家傳天之劍法,出手毫不留情。

  絕招對過,劍斷,人傷。

  嘖,是他功體真的太差?還是狼叔兵刃品管不良?有沒有這麼不堪一擊啊……

  書生口嘔朱紅,搖頭扔開長中斷刀,洒然攤手:
  「看來這樣的我,真正救不回異常魔化的你。」

  可惡!本來想抱持僥倖心理,試看看可不可以直接把人打昏,自己咬破指頭滴個兩三滴血下去就可以解魔毒,這樣一來又可保有自由之身又可以喚回簫兄……只是現下這種狀況……根本不可能讓他把人打昏嘛!

  可惡的伏嬰師!到底對簫兄的詛咒加了多少料?!救人的方式弄得這麼絕,擺明要把自己逼上梁山!

  紅髮書生無奈垮肩,一陣黯然。

  斜下劍尖,雪顏男子冷然瞇眼。「誇口的人,你是誰?」

  苦笑。「好問題,我是你的朋友──朱聞蒼日。」
  簫兄是跟著我八人大轎抬過門的桃花啊,記得嗎?
  書生燃起一絲希望,熱切地看著眼前的雪顏男子。

  「朱聞蒼日?」蹙眉。
  這名字……好耳熟……為什麼……?
  聽起來……耳熟得讓人火大……?

  彷彿觸動了關鍵字詞,男子心頭殺意猛然竄升,不由分說持劍衝前。

  這這……等等詛咒小人形還沒丟出去這種殺法不只犧牲分身連本尊都會一起掛點啊臭伏嬰師讓簫兄暴走成這樣之前氣到只揍汝一拳真是萬萬不夠!

  紅髮書生一面埋怨一面狼狽後退,男子劍尖如影隨形,眼見一劍便要刺穿書生喉頭,半空及時橫出刀柄,抵住男子取命攻勢。

  嗯?有人援手?是哪個好心人?

  正在疑問間,紫氅黑衫的身影映入書生眼簾,只聽得來人對著簫中劍緩緩開口:

  「你不能殺他。」

  沒錯沒錯、殺不得殺不得!
  書生大表同意。

  「為什麼?」雪顏男子狂亂後退。

  「因為他是你的朋友。」黑髮刀客堅定地道。

  書生說他是簫中劍的朋友。依現下的情況看來,書生說的話比簫中劍的行為可靠度來得高一些──追在後頭的非人將兩人對話聽得分明。

  一旁的朱聞蒼日用力點頭,稍稍旁挪偷眼打量救命刀客,心下暗讚──
  之前曾聽簫兄說傲峰上還有一位朋友,就是眼前這位雪男二號嗎?果然是冰雪聰明晶瑩剔透的可人兒……嗯嗯,不錯、不錯,相當不錯!原來傲峰專出美人啊!

  書生忙著欣賞黑髮刀客的當頭,只聽得簫中劍一聲充滿怒意的大喝:
  「幻覺、這一切都是幻境!」

  伴隨狂亂呼喊,雪顏男子正要提劍再戰,非人繼續擋在書生身前,夜刀橫手預備側身接招時,一道火舌凌空突現硬生生岔開正要交接的兩人。

  「嗯?」「誰?!」

  男子與非人同時出聲。

  這股氣息……書生眼睛一瞇。

  三人不約而同迴眸朝雪地另一頭望去,只見白藹藹的雪原上現出一道孤影,血紅髮絲襯著純白戰袍,手持燄刃迎風飄飄,優雅至極、惹眼至極。

  咈咈咈……

  異度魔界現任戰神‧吞佛童子先朝著未就任的主君頷首行禮,金瞳有意無意望進非人冰眸片刻,身形移前提刀對向雪顏男子,一字一句劃下道來:

  「空谷殘聲,吞佛童子受命特來領教汝之劍,指教了。」


----

耶耶!!怨念終於寫到了!!傲峰麻將桌‧開打!!!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