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那個自我覺醒的失敗品頂著那張完美的面容,
懷著無邪的疑問來到他面前尋求答案時,
總讓他嫌惡地憶起當年的那人。

那個多年前沒有回答他的疑問,沒有應允他要求,
最後全族終為他所滅的人。

他的創造者,他的父,他的王──統一嗜血族的西蒙之王。

                夜無間

  每回那個自我覺醒的失敗品頂著那張完美的面容,懷著無邪的疑問來到他
面前尋求答案時,總讓他嫌惡地憶起當年的那人。

  那個多年前沒有回答他的疑問,沒有應允他要求,最後全族終為他所滅的
人。

  他的創造者,他的父,他的王──統一嗜血族的西蒙之王。

  十三歲以前,年幼的他心中一直充滿許多疑問。

  為什麼他們嗜血一族不能照到日光,註定只能生活在黑暗世界裡?

  為什麼身為王儲的兄長可以與父王一同參加慶典,他卻只能隱藏在夾牆暗
道見不得外人?

  為什麼同樣是兄弟,父王從來只關心兄長不關心他?

  自有意識起,他與兄長便如同一胞雙生。兄長唸書,他陪讀,兄長練武,
他隨侍,身為西蒙一族繼承者該培養具備的能力,他樣樣不缺。只要不曝露在
陽光之下,他與兄長同樣不死不傷。

  兄長承一族之名號「西蒙」,而他卻只是父王口中「西蒙身邊的那孩
子」。父王不曾多看他一眼,父王所有的關愛是兄長的,從來不屬於他。

  西蒙身為王儲要擔的責任要去的地方,他必須掩藏身形步步緊跟,西蒙身
為王儲的榮耀讚嘆,他無不闕如。

  為什麼?難道是因為他智巧不如西蒙、練武不如西蒙,所以所有的榮耀讚
嘆都歸西蒙,所以父王只愛西蒙不愛他?

  心中充滿太多的為什麼,他無人可問,無法可問。唯有蜷縮在西蒙銀棺
旁,默默仰望天際一輪銀月,夜夜無眠。

  回想起來,那段懵懂無知的青澀少年時,與往後黃泉之都的漫漫長夜相
比,竟是他今生最平淡幸福的日子。

  他未曾把握住的小小幸福,終結在父王登上闍城皇位那一日。

  父王史無前例要求他與兄長交換衣裝,以王儲身份出席嗜血族為父王舉辦
的登基盛會。他興奮莫名,回頭卻見面容冷漠的兄長流露出奇特的神情。

  他未及細思箇中緣由,轉身聆聽父王的叮囑,心想就算一日也好,只要能
光明正大伴隨父王身邊,他不在意兄長的心情。

  登基當夜,金烏方墜,他迫不及待起身沐浴,小心翼翼走進兄長特許他使
用一日的穿衣室,妥妥貼貼地一層又一層穿上那套屬於王儲的赤紅華裝,接著
盤起半邊黑髮,以鍛帶密密綁束,套上金縷靴,取來同樣以金色蕾絲纏繞的高
帽,在鏡前細細調整穿戴的角度,連散落頰邊的髮絲,都務求與平日的兄長毫
無二致。

  饒是他早知自己與兄長猶如一胎雙生,行頭扮裝妥當之後,仍對鏡中映出
的倒影怔愣不已。

  他與西蒙的扮相竟是一模一樣,除非是父王,恐怕誰也分辨不出今夜出席
登基大典的王儲不是兄長。

  父王如此安排,到底有何用意?他心中隱隱感覺不對勁。

  侍從催促下,他步出居室,父王見他盛裝打扮,露出讚許的微笑。

  看著那抹淡淡笑容,他胸口熱氣上湧,才明白一直一直以來,自己最渴望
的便是父王這般愛寵的目光。

  心中甫生的小小疑惑頓時被他拋至九霄雲外。

  這一夜,所有嗜血族系放下互相殘殺的刀劍,各系伯侯子爵捧著血紅酒
杯,向西蒙一族屈腰致敬。各家爭奪多年的闍城皇位不再虛懸,他靜靜站在父
王身側,抬頭挺胸,擺出兄長向來睥睨眾人的姿態。即使只有一夜,他要讓所
有人永遠記得這一夜王儲儀姿攝人,是新任闍皇最驕傲的繼承者。

  登基儀式的最後高潮,父王寬厚冰涼的大手執起他的小手,踏上皇座所在
的象牙玉階。

  還來不及細細品味這一瞬間與父王首度的肢體膚觸,下一瞬間,父王抓緊
他的手,往旁一帶,倏又鬆開。

  驚呼聲中,他失去重心往外斜去的身軀宛如盾牌,擋下刺客天外飛來對準
父王的無情刀尖。

  他愕然低望從自己後背突穿至前胸的刀身,只聽得刺客懊惱低咒,「滾
開!複製品!」

  複製品?刺客在說什麼?他伸手盛住胸口流淌的銀色血液,目光一眩。

  他聽長老提過,嗜血王族有時為了保護繼承人,會特意用密法培養與本尊
一模一樣的複製品,混人視聽。

  原來這就是為什麼父王要求他與兄長互換、這就是為什麼父王老是要他藏
起來、為什麼父王只關心兄長、為什麼兄長擁有的一切他都沒有的原由……

  因為他沒有資格,他再怎麼完美,也不是本尊。他的疑問第一次有了答
案。這個答案,他寧願永遠也不要明瞭。

  他不是父王的兒子,父王只有一名獨生子。他是父王專為西蒙培養用來消
災擋劫的複製品!

  他忍住劇痛,伸臂反扣正欲拔刀的刺客,提起元功往後急退,刺客被他的
力道擠到牆邊,旋轉的刀身絞動著他的心臟。

  父王……他是父王的兒子,雖然他智巧不若西蒙,武功不若西蒙,他仍是
對父王盡忠的好兒子……張口嘔出銀色血液,他無神雙眸緊緊鎖住父王殊不可
測的視線。

  父王……救我……

  他用只有父王與刺客聽得到的音量嘶啞呢喃,只見台階上的嗜血王者唇角
微揚,嗓音低不可聞:「好孩子。」

  他睜大眼,看著父王冰涼寬厚的大手優雅地持握邪刀,輕輕揮出,閃動的
銀芒毫不猶豫地穿透他的肚腹,挺入他身後刺客身軀,牢牢將他與刺客釘於石
牆之上。

  燭光朦朧中,他低眼看著自己體內流出的銀白色血液,映照著窗外孤懸的
銀色月光。

  父王轉過身,抬手示意,當兄長從簾幕後翩然現身的剎那,廳堂歡呼聲響
徹夜霄。

  叛者伏誅,王儲無恙,被打斷的登基典禮繼續進行。釘在牆上的他,嘔血
望著父王牽引兄長的手,踏過銀紅雙色交錯的血泊步上闍城玉階,正式稱皇。

  父王自始至終不再看他。石牆上釘住的兩人宛如慶賀闍皇登基垂吊的活壁
畫。

  他緩緩垂下眼簾,不知過了多久,金縷鞋踏至他跟前。

  勉力抬眼,西蒙端立石牆旁,低垂帽簷向刺客致意:「……為表達敬
意,父王讓西蒙複製品陪伯爵上路,恭祝尊駕黃泉道上一路順風。」

  身後的刺客咕噥了什麼,他沒聽清楚。他聽得兄長高傲一笑,金縷鞋轉
向便要離開。

  「大哥……」他喊。

  西蒙停步側身,冷冷回答:「王儲只有一個,沒有兄弟。當吾替身這麼多
年,最後還能幫父王引出勁敵,你該瞑目了。」

  「大哥,我……」他不死心再喊。

  「記住,吾不是你大哥,你也不是我小弟,吾是嗜血王儲西蒙,而你,什
麼都不是。」

  對於嗜血王族來說,他什麼都不是。他原本劇痛的心臟突然似被掏空。

  父王那一刀,斬斷他親情的渴望;兄長一句話,灑下他仇恨的種子。

  日頭完全昇起前,父王在內的嗜血王族完全撤離典禮會場,空蕩蕩的大廳
裡僅剩等待死亡的他與奄奄一息的刺客。

  「孩子,你想為自己而活嗎?」他背後的男人沙啞開口。

  「為自己而活?」他為父兄活了十三年,活得卑微,活到頭來一場空,如
今父兄遺棄他,他如何為自己而活?

  「你並非純種嗜血族,對日光的抵抗力應比本伯爵來得強,倘若本伯爵將
邪功轉渡予你,也許你能逃過此劫。只要你答應本伯爵一事,本伯爵畢生邪功
便歸你所有。」

  「何事?」

  「本伯爵一脈為西蒙族所滅,你為西蒙族所棄,接收吾之邪功,承吾遺願
消滅西蒙一族。」

  消滅西蒙一族……他仰頭大笑。前一夜,他只是父王不疼愛的孩子;這一
夜,父王畢生勁敵提議要他滅掉西蒙一族。

  他瞇眼望著遠處山巔逐漸清晰的輪廓,這就是嗜血族必須用性命為代價,
一生只能看一次的日出?

  「時辰將近了。」男人催促。

  他不知道該如何為自己而活,只知道自己不想這樣死去。

  「我答應你。」

  「好孩子。」男人伸臂環抱住他身軀,張口咬噬他的頸後,邪功透過尖牙
源源不絕轉渡他體內。

  晨曦的第一道曙光,灑照他與刺客身上。光照熱度炙融了他的皮相,也炙
融了他身後刺客軀殼。

  「記著,消滅西蒙一族……」男人在他耳畔痛苦低吟後,灰飛煙滅。

  他感覺自己隨著陽光照射漸漸融化,釘住肚腹的刀劍似有鬆脫之勢,他勉
力運用邪功拔出身上的刀劍,連滾帶爬躲進陰暗角落,臉貼在冰冷的石板
蜷縮成一團。

  臉上的劇痛讓他明白皮相已為日光嚴重燒傷,不復兄長那般俊俏完美。

  這樣也好,反正那從來不是他的臉。

  他忍痛找來黑色布條,將自己層層包起,銀色的血液不再流出。趁著日
色,他逃出闍城,幾經奇遇讓他找到一方水銀池做為根據地,他收納邪靈,開
始暗中培養專門對抗嗜血族的敗血異邪。

  父王用他的血換來的皇位,用他的命換來的兄長,在他逃離闍城許久許久
之後,終於一一討回。

  他不再是當年那個滿腹疑問無處尋的複製品。他是敗血異邪之首──天蠶
蝕月‧夜重生。

  一身黑布掩蓋他毀去的容貌,他的過去無人知曉,嗜血族敗亡之後,他仍
穩坐冥禍之湖邪首寶座,直到他執意毀滅自己不甘寂寞造出的失敗半身,逆天
之間相互對決,註定踏上風沙滾滾的黃泉血路。

  他手中創造最為完美的造物,具有嗜血族般天人外貌,卻也完美複製他當
年弱點,以致成為失敗之作的殺戮武器──奈落之夜‧宵。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