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似乎誤會,吾並不挑食。」

「你只是不吃你不吃的東西。」

偶照出處:狂蝶絕赦相簿 

惑無間

  月到天心處,涼風輕拂下,漂洋過海的孤舟自成一方天地。

  低頭瞅著久久未有任何動靜的魔物,非人伸掌探入同伴衣襟,仔細確認氣息尚存後,略略安心。

  兩人登舟幾晝夜以來,對於只需水份便足夠生存所需的非人刀客而言,海上飄流不成問題;反觀未曾接受任何治療的重傷魔物,在毫無遮蔽的舢舨上經過數日艷陽曝曬及夜間冷風吹襲,雖藉由非人凝結海水去鹽成冰供給飲水,礙於兩人一冰一火功體本質不同,加上魔物重要幾條筋脈俱毀後血氣不通,刀客無法強行逆轉自身內力助魔物療傷情況下,神態益發萎靡不振。

  海上飄流越久,魔物昏睡次數間隔越短、昏睡時辰越長,非人刀客雖能理解天然造物需要充足睡眠以回復體內能量,每當魔物闔眼,仍忍不住擔心同伴會否就此能量耗盡,再沒有醒來的時候。

  吞佛說,素還真留言要他朝東渡海避開死路,但大海茫茫,生機何處?

  海上沒有醫者,造化之鑰早已經吞佛之手繳交魔之尊者親自毀去,即使得尋名醫或寶物仍在,能否順利醫治吞佛遭朱武絕式盡毀的筋脈亦是疑問。

  怎麼做,吞佛才能有救?

  退出白袍衣襟的指掌仔細撥開夜風拂亂的幾絲赤髮,輕輕摩娑魔物臉龐。

  感受到青年貼肌撫觸,雖重傷仍不失武者本能的魔物眼睫緩緩掀動,迎著月色對上冰藍瞳眸。

  「吞佛童子,你醒了。」見魔物清醒,青年舒展眉頭。

  「嗯。」魔物頷首。「吾昏睡多久?」

  青年盤算片刻,道:「比上回多了一個時辰。」

  魔物沉默蹙眉。

  「口渴了嗎?」非人一面開口,一面側身探手入洋運起凝冰功力。

  魔物回神,微側頭首挑眉反問。「倘若吾說餓了,汝有辦法麼?」

  「……我只會弄這個。」
  面對魔物的明知故問,非人坦率搖頭,「你又不吃生魚,沒別的了。」

  早在登舟次日,聽聞簫中劍講述過闖蕩江湖必備生存技藝的非人,向魔物提出捕食魚蝦以補充能量的建議,終因魔物傷勢嚴重,無法催動火燄炙烤捕獲魚蝦而作罷──不吃生冷食物,是出身火燄魔城的魔物寧願忍受饑餓,也不願打破的優雅原則。

  眼見魔物的堅持,非人自顧自地恍然領悟:人與魔除了行事作風,原來連補充能量的方式都有所不同。

  聽聞非人略帶挫敗感的語氣,魔物挑眉道:「汝似乎誤會,吾並不挑食。」

  「你只是不吃你不吃的東西。」

  「……哼。」面對非人認真的結論,魔物不置可否。

  過得片刻,小心控制運功力度的非人自海中捧起滿掌碎片凝冰,屈膝撐高魔物頭頸,湊近同伴嘴邊;後者斜倚青年懷中,就著纖白掌心舔食碎冰,偶然側眼
瞥見同伴專注憂慮的表情,悠悠開口:

  「可惜。」

  黑髮青年一愣:「可惜?可惜什麼?」

  魔物不再作聲,逕自低頭以唇瓣溫度熨溶青年掌中殘冰,舌尖沿濕漉漉的掌心指縫慢條斯理來回描摩。

  「吞佛……?」冰雕雪顏頓時微微赧紅。

  「嗯?」惡質的口舌動作未停,魔物哼聲相應。

  青年扭動身軀,忍不住滿面疑惑。
  「為什麼……這感覺、好奇怪……好像……?」

  咈咈。

  「汝不是問吾可惜什麼?」
  舌尖意猶未盡地舔舐著青年發顫彎曲的指頭,月色下,仰望同伴的一雙金瞳似笑非笑。

  青年頷首。

  放過同伴手掌,魔物反手執握青年下巴。「可惜汝這神情,真想吞了汝。」

  側身傾前,紅髮魔物張口啃咬青年唇瓣。
  短兵交接,翻捲纏鬥。

  察覺魔物氣息逐漸粗重,非人後撤牽出銀白透明絲線,主動收手。
  「吞佛,你現在能量不夠、不能這樣用。」

  「……汝嫌吾不夠用?」金瞳險惡瞇起。
  敢當面嫌棄堂堂退職魔界守門戰將不堪用,非人的膽子顯然越來越大了。

  毫無勁力卻架勢十足的魔爪伸向非人下身,隔衣碰觸漸漸堅硬昂揚的形狀,唇瓣湊近青年頭首,舌尖順著耳廓外圍緩緩勾勒撩撥。

  面對魔物不容拒絕的進逼態勢,青年往後退縮直至無路可退,終於忍不住伸掌扳住紅髮頭首,四眸相對,堅定無比地開口:
  「吞佛,再下去你會能量耗盡,我不要。」

  「若吾之能量再也回復不了呢?」
  直視藍瞳的金眸映著水面月色熠熠閃爍,幽幽問道。

  「可是素還真說……」青年掙扎。

  「若他所言是假,吾其實必死無疑呢?」魔物輕哂。

  「我不要。」非人鬆手俯身,張臂緊攬魔物。

  「與其睡夢中死去,不如一次耗盡痛快淋漓。」血染白袖回抱青年,大掌繞過紫氅撫上非人後背,略為喑啞的嗓音低聲誘哄:
  「汝既已陪吾至此,再陪吾一遭,可好?」

  「吞佛……」
  埋首同伴胸前,非人側耳傾聽魔物規律的心跳聲。

  心跳、呼吸,是生命力的表徵。雪地中偶遇的行者,曾言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當時他似懂非懂,而今若有所悟。

  他與吞佛的世界,存在扁舟之上,繫於魔物心跳呼吸之間。
  生與死,存乎一念。
  一念三千。

  吞佛選擇為自己而活,他選擇與吞佛遠走。
  做出選擇的那刻,已決定他今後不由分說的路途。

  主意打定,非人騰離身軀,抬眼望向魔物。
  「吞佛,你真想這樣做?」

  探掌伸向青年衣襟解開盤扣,魔物揚起眉稍:
  「吾既想睡,卻不想再睡著,汝說,該如何做?」

  回答他的,是非人主動迎前的唇齒。
  冰涼肌膚熨貼魔物灼燙體溫,指掌扯落層層疊疊衣料包覆;屬於冰與火的兩具軀體,隨著浪潮起伏的節奏,舢舨上疊合交錯。

  相濡以沫,相戲江湖。
  不問過去,不求未來,只要當下切實擁有。
  一念一世界。
  一剎那,天長地久。

  肉體持續摩擦撞擊中,快感逐步攀升,便在巔峰極頂,仙死轉瞬間,非人半褪衣襟中刺目光芒無端乍盛,被青年緊緊攫住的魔物只覺眼前一眩,腦中爆開強烈白光。

  「吞佛……!!」

  耳邊聽得非人焦急吶喊,魔物意識墜落無盡深淵前,懊惱地想起──這種不受控制的知覺,為何令人毛骨悚然地異樣熟悉……?

§

  渾沌矇矓中,魔物睜眼,一泓采采流水從自己腳邊蜿蜒開展。

  彼岸,若隱若現的鑲金法袍單膝盤倨一節橫出彎折枯木,手持佛珠,兜帽下半闔星眸眉眼彎彎。
  「吞佛童子,久見了。」

  瞧來自己今趟果真把命玩完,竟能勞動升天證道的師傅前來接人?

  饒是訝異難掩,魔物語氣依舊一貫優雅溫文:
  「應天道入輪迴再修的聖尊者,特來引魔入冥府,真令吾受寵若驚。」

  「吾塵緣早了,僅餘一絲殘存靈識與你尚有因緣,天時已到,特來相渡。」款款道來的佛者,身影週遭散發幾許迷離虛幻的金色光芒。

  殘存的靈識麼……果然當初恭送師尊上路後,早該把那朵留之無用的水晶蓮華處份掉,不該繼續放在身邊。
  魔物面無表情,心下暗嘆。

  對徒兒百轉心思似是渾然未解的佛者,打破沙鍋地接著開口:
  「吞佛童子,人身證佛、魔身證佛,該了的世間事,皆終了否?」

  「吾若塵事未盡,心有罣礙,恐怕會讓聖尊者失望了?」
  面對佛者殷殷垂詢,魔物挑釁反問。

  佛者一頓,閉目搖頭。「吾友、吾徒,自頭至尾,你未曾讓吾失望過。」

  魔物聞言眉稍挑起。「聖尊者似乎話中有話?」

  呵呵一笑。「吞佛童子,你相信天命之說麼?」

  「……比起虛無飄渺的天命,吾更相信自己。」
  知師莫若徒,面對佛者的答非所問,魔物謹慎回應。

  僅餘一絲靈識的師尊,還能有什麼把戲?

  「反出魔界,汝身為魔者天命當盡,想存在世間,必得承接新的天命。」
  把弄掌中檀珠,佛者意有所指。

  「聖尊者?」
  面對師尊輕描淡寫寥寥數語,以武者直覺嗅出風雨欲來的魔物全身警戒。


  「吞佛童子,準備好繼續以魔身證佛了嗎?」
  佛者唇線揚起,手結法印,鑲金僧袍無風翻飛。

  「吾能拒絕麼?」負手於後,魔物金瞳微瞇。

  「你捨得拒絕嗎?」佛者爾雅笑開,倏然張眼。
  「醒來吧,你的天命,來了。」

  刺目清聖白光亮起,魔物閉上雙眸。


§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