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佛童子,你『後悔』過嗎?」

「汝說呢?」

「吞佛,無論重來幾次,我都不『後悔』選擇了你。」

(偶照出處:杜仲相簿

 禍無間

  再睜眼,青年憂心忡忡的蒼白臉龐佔滿視線。

  「吞佛、吞佛?」冰藍雙瞳一眨不眨緊盯醒來的同伴,指掌顫顫撫上魔物頰邊,「方才你沒有心跳、沒有呼吸,能量灌不進去,我以為你……」

  「吾還堪用。」坐直身軀拉整衣衫,魔物擺手阻住青年正要出口的詞句。

  看來日後得費一番工夫好好改正非人對自己的印象,否則被對方認定總是做到半路不能使用,身為退職魔將的自尊何在?

  話說回來,專挑緊要關頭壞人好事,師尊個性當真死亦未改。

  「躺一下吧?」非人拉扯魔物袍袖,屈腿作枕提供同伴靠倚。

  順勢窩回非人懷中,魔物保持數日來一貫平躺之姿,推敲佛者的現身說法,反覆思量下,眉間越蹙越緊。

  想繼續存在,就必須接受新的天命──甘冒大不韙反出魔界的自己,無非想當一顆跳脫棋盤的棋,但渡海東來之舉,會否只是從一盤棋局跳到另一盤?魔界戰將出身的他,會否終究擺脫不了被擺佈的命運?

  到底,師尊打算如何渡他這不肖徒弟?

  察覺魔物倏然煩躁的氣息,非人撫上同伴心槽確認能量起伏狀況,側眼開口關切相詢:「吞佛,怎麼了?」

  伸長手指把玩青年如瀑洩下湛墨烏絲,魔物若有所思地抬眸對望:
  「吾如今這副模樣,宵,後悔自己的選擇嗎?」

  歪頭。「後悔?什麼是後悔?」

  「若有機會重來,希望自己做出不同決定的情緒。」魔物淡道。

  「但我已做出選擇,做過的事無法重來──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徒增煩惱?為什麼要為了無法重來的事情而……『後悔』?」非人一字一字複誦新接觸的詞彙,反問道:「吞佛童子,你『後悔』過嗎?」

  「汝說呢?」魔物狡猾回應。

  「我不是你,不明白你的心情,我只知道──就算重來,我仍會做出相同的決定。」直直瞅向魔物的一雙冰藍瞳眸清澈晶瑩:

  「吞佛童子,無論重來幾次,我不會『後悔』選擇了你。」

  魔物唇角揚起,尚未答話,非人輕噫一聲抬眼望遠,魔物跟著撐臂起身。

  月光照耀的海天交接處,浮現點點礁岩,礁岩後方,是綿延連續的大片陸地,兩人對看一眼,明白由此岸到彼岸的旅程即將終結。

  「……吞佛,你看!」非人指向天際,但見一道暖黃光線自海岸線上方竄起,隱隱約約閃爍刺目光芒。「那是什麼?」

  「不是日出。」金瞳瞇起。饒是相距尚遠,憑藉佛魔相剋的天性,魔物清楚覺知光線透出的佛門氣息。

  同時間,染血戰袍銀白襟袖內金芒乍現,彷彿應和遠處暖黃光輝;魔物擰眉,掏出袖底光源捧在手心。

  「吞佛,水晶蓮華有反應,是因為遠處那道亮光?」
  挨近同伴身側,非人一臉好奇。

  「或許,因為同類相聚。」

  頭首微側,吞佛童子閉目思索──他與宵已遠走異鄉,何來佛者能與聖尊者殘餘靈識應和?

  腦中念頭石光電火閃過。魔物莫可奈何重重一嘆。

  當今世上碩果僅存、仍在濁濁塵世攪動江湖水的一字輩和尚……若要推論那位佛者與師尊曾經有過瓜葛,情理之內意料之中。

  先前聽素還真大略提過,為保全中原免除下一波外敵侵犯,那位佛者順應天機遠赴他方,原來到了這裡?

  隨著暖黃光輝逐漸向上竄升,水晶蓮華金芒益發熾盛,凝成弧圈將孤舟團團包覆。

  師尊所說的新天命,到底……
  大難臨頭的不祥預感湧上吞佛童子心際。

  遠眺暖黃光輝,佛者未發氣勁對準的西沉玉盤處,正是中原方向。魔物驀地想起異度魔界近日在銀鍠朱武及伏嬰師操盤下,秘密積極進行中的大計──找尋支撐神州大陸的四方神柱所在,砍神柱,毀神州。

  魔界高層策劃砍斷神柱背後真正意圖為何,他一直未能掌握,僅能在最後一戰前向素還真傳遞已知神柱所在地的消息。推算鬼王的執行效率,收拾掉已成心腹大患的現任魔界戰神後,砍斷第一根神柱的行動該當此時,而第一根神柱所在地為大陸東南角,恰為離彼岸鄰邦最近之處。

  佛者針對目標,應在處置神州異變。他與非人渡海西來,恰好恭逢其盛。

  天命難續、天意難違、天機難遇。

  佛門這些一字輩和尚,向來將逆天抗命等閒當成消遣興趣。連自己的命都可以拿來賭注,何況徒弟?

  冷冷苦笑。
  素還真指點的渡海之舉,原來牽引他跳脫一局,又入一局。

  感受到遠方佛者以驚世梵功吸納聚集蓄勢待發的氣流牽引,魔物藉力搭著非人肩頭,手持水晶蓮華,拄著朱厭站挺身軀,寒毛根根豎起。

  跟著同伴起立的黑髮青年凝出夜刀,「吞佛,你負傷在身,有事我來。」

  「這一陣歸我。」垂首俯視掌中師尊遺物復又抬眼,魔物大掌緊握朱厭,沉聲開口:「宵,若有萬一……」

  非人定定抬眸。「我都跟你。」

  冰與火的瞳眸相視坦然,變化瞬間騰起。

  突如其來滔天巨浪蔽空掩月,神州柱斷毀滅震波跨海而來。

  層層疊疊的海水,因震波受力推移,一過海底岩層深淺交界,湧起有如崇山峻嶺高聳巍峨的浪頭呼嘯撲向礁岸。位於海嘯與岸邊中間點首當其衝的魔物非人身處孤舟退無可退避無可避,即將遭巨浪捲覆滅頂時,水晶蓮華金芒閃爍,光弧護舟順勢乘浪迎風騰飛,與暖黃光輝高空中遙遙相對!

  「船上的朋友,小心了!」

  雲端另側傳來一陣清亮高亢的提醒嗓音,非人臂助筋脈重創毫無勁道的魔物穩穩挺立搖晃顛簸的小舟之上,魔物倏覺掌心一陣灼痛,水晶蓮華就此脫手,浮向船頭半空。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

  隨著詩號響起,宏大氣勁瀰天漫地而來,劈向驚世巨浪,承受佛者掌力的巨浪浪頭最高峰剎時破碎成片片白雪,唯掌力不及處,旁餘浪濤仍持續推前。

  「啊──!」

  佛者一聲叱喝正要再提掌力,懸於小舟之上的水晶蓮華金芒乍盛,化成光箭竄入魔物胸口,銀白戰袍身形瞬間隱沒金芒之中,捲覆魔物的金芒核心染上一抹血艷,持續凌空飛昇。

  「吞佛?!」

  金芒璀璨奪目,孤舟中非人舉袖遮眼,手伸向前,抓不住同伴往上逆升的身形。

  以魔物為中心,投入虛空的金芒化成一朵碩大無比的血線蓮華,蓮瓣層層向外伸展綻放,配合佛者暖黃光影再次凝聚的掌力,俯衝迎向再一波來襲的海嘯巨浪。

  彼岸萬千黎民身家性命是否遭受神州異變牽連而導致有心人士再興兵禍,全仗此舉。

  盛開的蓮心如無底沉淵,盡收翻天覆地的震波能量。

  位居中心點、身不由己為金芒依附的魔物只覺萬鈞壓力迎面而來,恍若萬千細針穿膚直刺,針針透筋入骨,痛到極處卻仍意識清楚。龐大能量經由金芒吸收貫入魔物軀殼,體內奇筋八脈承受不住紛紛碎裂,便在肉身骨血幾乎盡碎同時,魔物仰首發出撼天怒吼。

  「啊啊啊啊啊──!!」

  金芒護持下,引導水火相逆,陰陽相濟,毀滅再生,天命重續。

  ──吾友、吾徒,相渡緣盡,爾後莫忘初衷。

  隨著寥寥數語鑽進魔物腦海,金芒逐漸黯然,團團包覆的蓮瓣亦由外至內緩緩凋零下墜,尚未跌落水面便化消成點點星光,不惹塵埃。

  ──聖尊者,師傅,安心上路,爾後莫再回來。

  承受千錘百鍊周身劇痛的重生魔物無聲喃喃,與金芒抗衡的意志頓失下,任由心識片片破碎,渙散虛空。

  同時間,失去震波能量支撐的巨浪在轟隆聲中紛紛弭平,孤舟無可憑藉翻落海面,受不住劇烈衝擊碎成木片,順著潮汐沖刷上岸。

  跟著孤舟殘骸一同被捲上岸的青年,拖著濕漉漉的紫氅大衣掙扎起身,舉目回望,海面風平浪靜,明月當空,四下寂然,不見暖黃光輝,亦不見吞佛蹤影。

  正不知如何是好時,身後熟悉鈴鐺聲起。

  循聲繞過奇形怪狀的礁岩,只見衣衫破碎、散亂赤髮如血瀑的魔物手握兵器,閉目仰躺石上狀似假寐。

  非人微微一笑,放鬆心情大步上前。「吞……咦?」

  青年訝異低頭,看著沒入自己身軀的朱厭劍尖;抬眼,對上魔物血光迸發的金色瞳眸。

  「吞佛?」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