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行為叫做欺騙、魔物的行為叫做心機──

無論欺騙或是心機,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手段。
可是、為什麼吞佛寧願傷害佛魔對戰中幫忙擋招的自己?

難道……吞佛覺得自己保護不了他?
所以才做出傷害同伴以求自保的行為?

吞佛……我不懂、不能理解、不能明白。

(偶照出處:杜仲相簿)

   渡無間-下

  眼裡的融雪,是傷心的味道。

  知道痛的時候,同時覺知有人正用布料輕輕拭去他頰邊濕潤痕跡,一面在耳邊低聲安慰:「你功體屬水,別浪費,為自己多保留些元氣早日復原。」

  非人刀客掀動睫毛,睜眼但見朱漆屋簷下,榻旁一名綢衫束髮的陌生人類對著自己露出和善微笑。

  男子身後門戶開敞,一眼望去,綴如繁星的純白花朵開滿枝頭。

  「小兄弟,你總算醒了。」
  將手邊綢巾擱置雕金烏盆內,男子狀甚欣慰地開口。

  發現自己上半身裸露,傷處皆已包紮妥當的非人撐著身子勉力坐起,疑道:
  「我怎麼了?這裡是哪裡?吞佛呢?我怎麼會在這裡?」

  男子嘴角微揚。「你的問題還真不少。」

  「你是誰?」一連數問全告落空的刀客皺起眉頭,再接再厲窮問不捨。

  男子端起摺扇,側首悠然。「我的名字不重要。你呢?你是誰?」

  「我是宵。奈落之夜‧宵。」非人一字一句,機警道:「你的問題我回答了,但你沒回答我的問題。」

  「奈落之夜‧宵──好特別的名字。」

  指尖緩緩迤邐節節扇骨,男子沉吟瞇眸:「宵,你是數日前被一頁書前輩親自送來此地養傷的。至於吞佛……你口中的吞佛是異度魔界的戰將吞佛童子麼?只是你雖身負邪氣,卻非魔物,你跟吞佛童子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的朋友。」
  非人伸掌撫胸,利刃透體感覺恍若心際猶存,當下不由得蹙眉閉眼,遲疑開口:「或許、我現在也不明白了。」

  「朋友?異度魔界出身之人會跟非我族類交上朋友,這消息倒是新鮮……」
  男子聞言搖頭,額間墜飾晃蕩,閃爍銀藍光芒。

  「吞佛反出魔界,不會再回去。所以,他要我跟著他來。」
  見男子臉現不解神色,對於時時需要旁人解惑一事特別感同身受的非人主動積極補充說明。

  男子圓圓眼眸打量一臉認真的非人,確認道:
  「莫非他叫你來,你便來了?」

  點點頭。「嗯。」

  一聲輕嘆,男子垂首伸指揉按太陽穴:
  「小兄弟,恕我冒昧──聽起來,你好像遭人……不對、是遭魔誘拐。」

  「誘拐、什麼是誘拐?」非人眉峰皺起。

  「嗯……簡言之,誘拐是欺騙的行為。」男子洒然張扇,抬眼回望。「就跟我來到這裡的緣由一樣。」

  男子話語方落,一道平穩嗓音從旁響起,「是這樣嗎?」

  非人聞聲側目,方格紙門透光映襯下,不加掩飾的腳步聲帶出睥睨傲然的形影,濃眉斜鬢、大氅披肩的青年公子,足踏白襪施然現身。

  「原來你是慘遭本公子拐來的?嗯?」
  來人炯炯有神的銳利眼神,險惡瞇視敷坐榻上的綢衫男子。

  「我在跟客人說話,尊駕自願對號入座,我也沒辦法。」伸指一撥額旁前髮,男子恬然回話。

  斜瞄非人刀客一眼,青年公子露出明顯不悅表情:
  「你們兩人半斤八兩,需要時間慢慢療養。時間到了,回去吧。」

  男子不動如泰山。「只剩幾句,讓我問完。」

  「已經確認的事情,有什麼好問?」公子濃眉蹙起。

  「我想問,問完你要我躺多久便多久,要我喝什麼藥我便喝。」男子持扇仰首,圓圓大眼波光瑩瑩:「嗯?」

  「……命是你的,你不當一回事,吾可稀罕得很麼?」
  男子溫情攻勢下,青年公子撇開眼神。

  「我這條命,你當真不稀罕嗎?」男子挑眉。

  「讓人看笑話,很稀罕嗎?」青年公子負手於胸倚靠門框。「要問快問。」

  順利取得同伴讓步的男子轉過頭來,但見非人刀客嘴巴微張,對於兩人你來我往的唇槍舌劍,露出滿面新奇詫異的神情。

  「咳嗯。」支扇抵頷,男子轉回正題,「聽前輩說,你為了阻止吞佛與前輩對戰,被吞佛殺傷。若你們是朋友,他為何傷你?」

  「……我也不明白。」
  收拾因青年公子出現暫時被岔開的心思,帶著幾分氣餒黯然,非人低頭喃喃。
  「吞佛說,人類的行為叫做欺騙、魔物的行為叫做心機──無論欺騙或是心機,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手段。這麼說來,他傷我,應該是為了保護自己。」

  可是、為什麼吞佛寧願傷害佛魔對戰中幫忙擋招的自己?難道……吞佛覺得自己保護不了他?所以才做出傷害同伴以求自保的行為?

  吞佛……你在哪裡?你在何處?我不懂、不能理解、不能明白。

  轉頭望外,一陣山嵐狂吹而過,緊鄰屋簷的枝頭白華頓時片片紛飛如落雪。

  「他為了保護自己不惜傷害你,這樣的朋友你能接受嗎?」
  紙扇張掩下,半遮面容的男子提出尖銳疑問。

  「你問這麼多幹嘛?」
  非人尚未回話,一旁青年公子插嘴質疑。

  「我是死人,你不肯走,前輩又不能動,中原那邊遠水救不了近火,現下的情況,你說呢?」男子睜目瞪視同伴。

  青年公子一時無語。

  男子回望非人,重又開口:
  「宵,即便如此,你仍把吞佛童子當成朋友麼?」

  對上扇面後方緊緊盯視自己的晶亮圓眼,非人緩緩道:
  「他會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我想知道為什麼。只是……」

  「只是什麼?」男子挑眉。

  「這裡……」低頭撫胸。「悶悶的,感覺難過。」

  「………」男子垂下紙扇,伸手拍拍非人肩頭。「宵,對不住。」

  「嗯?」

  男子肅顏開口:「方才,我也對你用了心機。」

  歪頭。「什麼心機?為什麼要對我心機?」

  「為了確認你真的是你,我明知故問很多問題。」
  男子開誠佈公,爽快認帳。

  「原來,你也在保護自己。」看著眼前的兩張陌生面孔,非人恍然。
  人類,果然很複雜。

  「他不是在保護自己,他只是故意。」青年公子冷冷應聲。

  男子紙扇擺動,默認同伴的反駁,輕聲笑嘆。
  「你果真如同三哥所說,是個很有意思的無邪之人。」

  「三哥?那是誰?他認識我?」非人大奇。

  「先前你問我是誰,現在還想知道嗎?」唇線揚起。

  非人點頭。

  「初次見面,宵,我是莫召奴。」兩手併攏扇骨,男子端坐榻上傾身頷首。
  「我所說的三哥,便是之前兩回答應為你解決事情,卻兩回都沒辦成,今次特地輾轉託人囑咐,要我這個拜把兄弟好生代為償過的──清香白蓮、素還真。」

  「那他是誰?」非人看向大氅青年。

  抬首仰望青年,男子臉上露出似笑非笑,幾分無奈的神情。


  「他名喚非凡公子,東瀛前任伊賀族領袖、中原卸任武林至尊、三教之子、魔魁之孫、猜心園之主,目前忝為押著我在此療傷、不准我到處亂走的監護人。」


                       夜月曙星 2008/11/01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