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吞佛,為什麼?

  沒有你,不一樣。

  吞佛,那時的你,回得來嗎?

  能再像那一晚、握住這隻手嗎?


(偶照出處:狂蝶絕赦相簿

非無間(上)


  兩人一前一後穿庭入院,幾聲呼喚不聞獨留居處的男子回應,綠衫公子神色頓變,快步繞過屋側大片奇岩怪石,但見後方瀑垂如絹,流水淙淙,裸露軀體的男子披散長髮緊貼岩壁瀑布,顫抖承受凍寒澈骨的山泉不斷沖刷,斜陽餘暉下,飛濺水氣串成重重虹彩,若隱若現環繞周邊。

  「莫召奴!你存心找死麼?!」

  一聲怒喝劃破寧靜,瀑下男子渾身劇震,低首張嘴嘔出瘀血,欲倒未倒之際,綠衫公子縱躍入水,不由分說抱住同伴冰冷軀體跳上池畔,拉過擱置長凳一襲綢衫遮掩男子身形。

  短暫暈眩後,抬眸見同伴滿臉怒色,男子顫顫微笑。「回來了?」

  「不待吾回來便下水,真氣逆衝很好玩麼?」綠衫公子語氣森然:「真想吾替你收屍,下回吾不在,你動作得快些。」

  「我以為自己撐得住……瞧來沒你護法還是不行……呵……咳咳咳!」
  明白自己擅作主張獨自下水險釀大禍,男子軟聲安撫顯然比自己驚嚇更甚的同伴,回眼瞥見一旁的非人刀客,決定不著痕跡岔開話題:「宵……一頁書前輩怎麼說?」

  「比起和尚的話,你的命重要。」濃眉蹙起,綠衫公子運功凝掌貼上男子胸腹。「先把這陣關卡衝開再談,抱元守一,凝神來!」

§

  見非凡公子二話不說當場開始為莫召奴行功治療,想起簫中劍曾經講述的武林規矩,非人默默退回岩壁後方庭院之中,佇立朱漆屋簷下,仰頭凝望凋零大半的白華枝椏。

  月過中天,石後隱約傳來二人呢噥絮語,非人外傷已然痊癒的胸口倏然一陣莫名酸楚氣悶。

  吞佛,你現下在哪裡?心裡在想什麼?有沒有想起我?

  一頁書說,你的筋脈重傷,藉由水晶蓮華吸收海嘯能量已經完全痊癒,要我面對你時,屛除雜念放手一搏……但我真的可以放手一搏嗎?

  這麼做,你真的能夠清醒嗎?真能恢復成原本的吞佛嗎?
  我們、還能是我們嗎?還能像他們那樣、好好說話嗎?

  非人垂眼看向自己握緊法器不曾稍離的指掌,想起不久前,汪洋之中月光之下,同樣的手掌曾被魔物緊握,湊近嘴邊戲弄舔吻。

  風過枝頭,落雪紛紛,非人伸手握手,試著回憶當日魔物舌尖描摩輪廓的遊走,細細吮舔自己指背。
  半晌,黑髮青年蹙起眉頭,猛然抓緊自己手腕,貼住隱隱作痛的胸口。

  ……不一樣。吞佛,為什麼?

  沒有你,不一樣。

  吞佛,那時的你,回得來嗎?
  能再像那一晚、握住這隻手嗎?

  「……宵?」

  輕聲呼喚,驚醒沉浸自疑自問情緒中的非人。刀客回神抬頭,療程暫告段落的男子不知何時已在綠衫公子攙扶下繞至庭中,一雙杏眼正定定望著自己。

  「莫召奴。」鬆開貼胸指掌,非人頷首。

  饒有深意地多看了非人兩眼,男子選擇不追問非人抓著自己手腕特異的舉動,直接切入正題道:「宵,與一頁書前輩會面的經過,方才我已聽非凡大略轉述,這其中牽連神州東瀛諸多糾葛,我等不欲引起此地派系多餘注目。原本想請非凡領你前去,只是……」

  男子話聲未落,綠衫公子傲然接口:「本公子只顧你周全,素還真等人想跟東瀛當權者爭運鬥勢,不關吾事。為護你性命,本公子當過這些人手底一回棋,已然足夠。若要求吾撇下你之生死安危,只為出手相幫完成這些人的企圖,未免太過。」

  聽得同伴堅持不變的宣示,男子輕嘆搖頭,歉然轉向默然盯視己方二人的刀客。

  那眼神、非凡公子望向莫召奴的睥睨眼神……不完全相同、卻又莫名熟悉……愣愣看著二人的刀客回想起紅髮魔物一雙金瞳,耳邊繼續傳來男子懇切的話聲。

  「對不住,宵。若是能夠,我實不願讓你隻身上路。你不嫌棄再多待一段時日的話,等到我不再需要被綁在這裡療傷,或許……」

  「有朝一日,你若能夠不需再用此地泉水療傷,吾也願意陪你走一遭。」綠衫公子再度接口。

  「非凡,我在跟宵說話。」男子伸指按揉太陽穴。

  「你跟宵說話,有說本公子不能對著你說話麼?」挑眉。

  見綠衫公子面部表情,非人眨了眨眼。
  好像,真的好像……是自己眼睛出了問題?還是非凡公子的神態真與吞佛如此相像?

  「莫召奴,不用擔心,我一個人也可以上路。」

  二人正要你一言我一語繼續纏鬥的當口,非人衣袖揮擺,截住話頭,接著轉向正與同伴唱反調的綠衫公子:「放心,我不會把莫召奴從你身邊搶走。」

  刀客此言一出,朱雀玄武反應完全不同。

  「嗯?搶走?你想太多了罷?」綠衫公子嗤鼻。
  男子掩袖笑咳。「噗──!咳咳咳!你看看,連宵都看出你這醋桶非凡!」

  「誰人醋桶了?哼,癡人說夢。」甩髮過肩。
  「還嘴硬!」橫扇戳戳。「別忘了上個月誰一口氣把太政跟太宰全都趕走?」

  「區區伊賀熊野別院,窩藏已然授首的叛國賊已是膽大包天,太政與太宰大人雙雙不告而來,小小蝸居豈敢迎進京都的狐狸與阪良的惡魔?」冷哼。「再說,若非良峰那一刀,你豈會淪落傷重難癒囚居此處的地步?」

  「你總有一堆理由。」苦笑。

  「……我說錯什麼了嗎?」
  左看看男子,右看看綠衫公子,面對兩人的鬥嘴抬槓,非人不解提問。

  「沒有,你沒說錯。你的話,只是點出某人不想承認的事實。」
  男子張扇掩嘴。

  「哼。」綠衫公子轉身負手。

  短暫笑鬧過後,男子重拾話題,整顏肅問:「宵,你真打算隻身完成任務?」

  非人堅定點頭。

  「……好吧,這是路觀圖,吞佛童子日前被一頁書前輩封印東瀛聖山岩漿穴口,距此地約數百里,為隱匿形蹤避人耳目,日伏夜出為上,一路小心。」
  男子眉頭微蹙,示意同伴取出一幅方巾,珍而重之交至非人手中。

  「應魔星現世破封而出的魔物殺性想必非同小可,若事態艱難,退而求次,莫要硬衝,知道麼?」

  「嗯。」
  面對男子再三叮囑,非人一一應聲承諾,並將法器與路觀圖仔細貼身收妥。

  「我們能做的事不多,只能聊表心意。無論任務成不成功,這裡隨時歡迎你回來。」男子斜眼反問同伴:「非凡,你說是不是?」

  「若一開頭就抱著可能遭遇失敗的念頭,怎能成事?要做大事,便要抱定孤注一擲、破釜沉舟的心態,才有機會成功。」

  面對同伴的臨別贈語,綠衫公子不置可否,沉聲道:「宵,人與魔,原本便各安天命,若是喚不回本性,何妨讓魔就是魔?和尚鼓吹逆天之舉,吾卻想提醒你,順著魔人本性下手,說不定才有轉寰的機會。」

  「硬的不成,便來軟的就是了?」男子唇角微揚。「玄武大人,這可是閣下的切膚之痛?」

  「你說呢?朱雀大人?」銳眼回望。

  男子淡淡一笑,不再應聲。迴扇轉身,冰涼掌心握住非人纖白雙手。「宵,萬事小心。」

  非人生澀回握男子伸出的手。「多謝。」

  「都是自己人,謝什麼?」扇骨輕拍非人肩頭。「下回,帶著吞佛童子一道來找我們吧,能讓你如此牽掛,讓三哥讚不絕口,這位江湖傳說文武雙全的前任異度守門魔將,想必是驚才絕艷的人物。」

  「我不知道驚才絕艷是什麼……不過,他不高興的模樣,跟非凡公子很像。」見二人同時揚眉,刀客搖搖頭,又點點頭,若有所思接著道:「我知道他不喜歡被人強加的命運。所以,我要喚醒他,讓他自己選擇──我想他做回自己,為自己而活。」

  月光下,纖白指掌緊握成拳,冰藍瞳眸波光瑩瑩。

  「宵,光憑這幾句,吞佛童子有你這位知己,不枉塵世來過一遭。」
  綠衫公子彈指讚道。

  這回換成男子低聲揶揄同伴。「難得聽你這麼稱許旁人吶。」

  「非凡公子、莫召奴,我走了。」刀客朝著二人頷首。

  攀著綠衫公子臂膀,男子一揖回禮。「珍重。」

  落英繽紛中,紫氅形影翩然轉後,在二人目送下,瞬間鴻飛冥冥,不見所蹤。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