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殺幾刀,便還他幾刀,不准多,不准少。」

 (偶照出處:杜仲相簿)

非無間(下)

  風馳電掣,千里疾行,三次晝夜後的日出時分,地平線上顯露第一道曙光瞬間,非人極目遠眺,白雪覆頂、大片蓊鬱層層圍繞的東瀛聖山赫然在望。

  佛者指示,封印魔物的地點位於終年炎流岩漿燒滾的山峰頂巔中心穴口,正是聖氣最為沛然不息之處,順應陰陽相生之理,神聖白色山峰周邊的青青樹海,恰為東瀛魔氣最盛的地域。

  欲抵達魔物封印地點,便必須先平安通過宛如死獄的寧靜樹海──依據莫召奴與非凡公子行前相贈的路觀圖上註記內容,聖山樹海因沼氣凝重,凡人進入樹海容易因神智模糊迷失方向,自古便有「只進不出」的傳說,非人不須呼吸,對付沼氣應無問題,只是身懷佛器易引起山林妖物反感,宜縮短逗留時程儘速通過。

  收起路觀圖,非人在山腳下略略停步,覓得一處溪水補充體內能量完畢後,舉目四望觀察周遭地形──相較於巍峨純淨、高山仰止的白色頂峰,環繞山麓的森林霧氣彌漫、晦暗無垠,默默散發生人勿近的氣息。

  低頭確認懷中法器放置妥當,紫氅刀客準備直接朝向山峰攻頂,然而天不從人願,非人身上掩不住的佛氣一踏過山麓林邊陰陽交界,宛如在平靜無波的湛墨湖面投下一顆石子,引發妖氛瀰漫波瀾騰起,空盪盪的山野林間陣陣騷動。

  『什麼氣味?好討厭的氣味、好嘔心的氣味啊!有人來了,有人帶著佛器找麻煩來了!』

  『這人來幹什麼?想趁王封印解開前,來欺負我們嗎?!哼哼,欺鬼太甚的和尚!欺妖太甚的佛徒!』

  『滾開!外來者滾開!』

  『趕他走太便宜他了,要他死、讓他死!我們砸爛他的佛器、啃他的肉、喝他的血、把他的皮拿來用!』

  『好主意、好主意!等王覺醒,我們可以捧著人類的殘渣碎片向王邀功!』

  眾多妖物各式各樣充滿惡意的怒聲笑語迴盪林間,不經非人耳畔,直入心聽。明白自己終究驚動了山林眾妖,想起昔日動手斬殺每每引來後患無窮的非人,索性停下腳步,試圖與妖物和平溝通。

  「無情者傷人命,傷人者不留命。你們別惹我,我不會動手。」非人誠懇道。

  『喔喔喔、人類好囂張的語氣!』

  『殺了他、殺了他!看誰動作最快!』

  『吱吱,我來、先讓我來!』

  鼠獸般的吱叫聲響,銳利鼬風刮過非人臉龐,血痕立現。

  「嗯?」瞳孔瞬間縮束,非人冰刃凝手。

  風再起,手揮,刀落。
  鼠輩一聲淒厲尖銳的慘叫,來不及拉長便軋然止息。

  『風鼬主?!風鼬主?!』

  『風鼬主被殺了!風鼬主被人殺了!嗚哇啊啊啊──!好慘啊、風鼬主被砍成兩截了、好慘啊!』

  『和尚難惹,快!快去找老大告狀,人殺妖怪、有人跑來我們地盤殺妖怪了!』

  『嗯嗯!!我去、我去!等等,說好了,風鼬主的身體給我、頭給你,我叫大夥兒來,你不准偷吃!』

  『你這貪吃的蠢妖動作再不快點,輪到我們被砍了!快點!快點!』

  非人定定望向騷動不已的山林幽闇深處,蹙眉道:
  「我已經說過,你們不惹我,我不會動手。而且你們誤會了,我不是人,我是非自然的造物。」

  即使抱定和平溝通的打算,仍舊引來後患──難道自己該挨打不該還手?可是、這跟自己的生存原則不符啊……或者自己的生存原則有錯?如果有錯,問題出在哪裡?

  非人一面悶悶地煩惱尋思,妖物一面叫囂不停。

  『騙子、說謊的大騙子!你不是人,難道會是妖?妖怪不殺妖怪,你帶著佛器,又殺妖怪,你是人,你不是妖!』

  『跟他說這麼多幹嘛,直接開殺啦!』

  『幫手還沒來,我不是笨妖,你想跟風鼬主一起變成大夥兒的早餐,就自己打去罷。』

  『膽小鬼!沒種的小妖!』

  「我不是特地來殺你們的,我來找吞佛童子,他就在這山上,不要擋住我的路,你們便不會被我殺死。」回過神來,非人朝著樹林深處認真解釋。

  如果可以用嘴好好說,自己就不用動手。不動手,應該就不會再衍生更多的事情?可是,自己真的說得清楚嗎?這些妖物能夠聽得明白嗎?
  說話的技巧、聽話的能力,與他人的互動引來的結果……

  想起總是能夠成功岔開話題,不輕易透露自己真正想法的魔物,非人心中一動。

  吞佛……

  『吞佛童子?我們不認識,你找錯地方了!』

  『笨蛋人類,愚蠢的大騙子!說要找人,講得好聽,其實是來欺負我們!壞人、壞人!』

  看來這些妖物對自己的話有聽沒有懂。
  是自己的問題、還是對方的問題、亦或雙方都有問題?

  心頭一陣黯然,非人仍不放棄,當下夜刀斜指,語氣肯定:
  「他就在山頂,我沒有搞錯。」

  『說你錯就是錯,你這個笨人!』

  『沒錯、沒錯,笨人、笨人!』

  「我不笨,也不是人。」
  非人沉下臉。為了這種爭執消耗時光不是辦法,現下最重要的任務,是在封印時限來臨前找到吞佛,眼前的妖物,仍舊先用老方法應對吧!

  「再說一次,不要擋路,否則,無情者傷人命,傷人者不留命!」

  『哇啊啊,人類又在放話了!那隻貪吃的笨妖怎麼還沒帶幫手回來?』

  『我回來了!』『老大!』

  『是誰殺了風鼬主?』

  『就是他、就是他!』

  「我無意殺他,是他先動手。我只是要到山上找吞佛。」
  聽聞交涉對象換手,非人耐著性子重申來意。

  『低下的人類,沒有資格跟妖鬼交談。兒郎們還等什麼?給我殺!』

  『喔喔喔喔喔──!!』『吱吱吱!還我兒命來!』『嘎嘎嘎嘎──!』

  隨著首領命令,各式妖魔邪怪不由分說一湧而上。

  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致命敵意,非人被迫夜刀橫胸,陷入戰圈泥淖前,冰藍瞳孔覷空仰望白皚山頭,無奈嘆息──

  吞佛,等我。

§

  同一時刻,白雪包覆的聖山頂峰,極寒之處中心點,熾熱岩漿滾滾翻騰,悶爆作響,震聲隆隆。

  天際烏雲蔽日,穹蒼風起雲湧。

  邪魅闇空中,魔星現出第一道赤芒照耀聖山岩漿穴口。當日佛者運用法器配合地利強加施行的封印,因魔星現世應時,聖消魔長勢力牽引下,強度逐漸減弱。

  炎穴中央,受困赤燄織成蛹形結界的魔物,敏銳察覺封印變化。
  艱難抬動手指,抬劍平舉胸前,魔物試圖擊刺結界探出裂縫。

  封印絲毫未動。

  怒氣勃發。

  誰?!是誰這樣對待不可一世的魔?!

  心頭一陣灼燙,魔物艱難垂眼,但見鑲嵌己身胸口一枚核仁大小、紅芒隱隱的剔透蓮華。

  金瞳迸光。

  是佛!這樣不由分說殘忍對待魔的,是佛!

  彷彿呼應魔物怒火,天際魔星血光又盛,籠罩整片聖山白峰。

  封印再一步減弱。

  無視心頭赤色蓮華灼痛,魔物凝聚元功,兵刃再次出手,帶動強大氣勁突穿結界,封印應聲破滅,穴口周邊岩壁隨之崩坍。

  轟隆聲中,魔物揮動長兵斬碎層層掉落焦岩,提氣躍出穴口,赤裸軀殼傲然立上雪峰頂巔。

  眼前一片白雪茫茫、身後一池炎流漿岩。

  雪與火、白與紅。

  垂眸瞥見自身紅髮與手上長兵,魔物心隨念轉,盤指憑空信手拈來,一襲赤赭紋布收束裹身,雪白外袍披掛上肩。

  迎著風,深深呼吸一口自由痛快的冷冽,同時嗅出魔之領域正因熱絡進行的打鬥傳來陣陣羶臭血味,當中夾雜一絲厭惡又誘惑的氣息,魔物唇瓣揚起──

  佛!擅闖魔域的佛!

  仰天一笑。

  此時此地,來得正好!

  懸幡長兵洒然負後,鑲金燄靴凌空踏出,白衫身形沿峰緣翩翩落墜,熊熊烈焰化開重重冰雪,一抹赤紅直奔天地交界。

§

  蓊鬱樹海中,身懷佛器的非人持續遭受群妖團團包圍,不見妖物形影之下,手上夜刀僅只迴護周身不受攻擊,偶而覷準較為強烈尖銳的殺氣來源刺出,卻是每擊必中,妖物非死即傷;隨著血光越盛,惹得本性自私、參與圍殺無意竭盡全力的妖物們殺性越起,戰圈越逼越緊,令保留大半能量欲解封印的非人越感壓迫。

  打鬥正酣間,耳畔除妖物叫囂外,非人偶然聽聞山頂方向傳來轟然聲響,料想佛者封印即將消散,當下只得提聚能量,夜刀高舉一聲斥喝:
  「冰流‧夜刀穿月!」

  『嘎啊啊啊啊──!』『吱嘰嘰──!』
  刀氣過處,群妖哀叫聲四起,無形戰圈裂縫立現。

  抓準一瞬時機,非人縱身脫離包圍,穿林越溪直奔山頂。

  『兒郎們,還不給我追!』『人類休走!』『臭和尚不要跑!』
  妖物們一面吆喝,一面綴住刀客身後緊追不捨。

  追逐方要展開,伴隨轟然爆響,一道龐然魔氛化作赤燄凌空劃落。
  紅髮白衫、隻手負後的形影淵渟嶽峙凜凜現身。

  絕對的力量、絕對的權柄。毋需宣示、毋需證明。

  『這是……?』
  『哇啊、天啊、真的醒了!真的醒了!』
  『封印解開了!』
  『王、我們的鬼王!』

  嘩然歡呼聲瞬間炸開,龐大魔氛感染下,群妖紛紛顯露原形乖順下跪。
  魔消聖長、聖消魔長時序輪迴中,聖山樹海群妖百鬼等待多時的魔星終於應世──傳聞中統領魔域的群妖之首、百鬼之王。

  『恭迎鬼王!』『參見陛下!』『王,您終於覺醒,要來帶領我們了!』

  冷冷瞥過身下跪滿一地的妖物、還有從樹幹枝椏上試圖下跪不慎摔在自己腳邊小聲哀號,卻被周遭同伴邊喊失禮邊飽以老拳直接揍昏的小妖,紅髮魔物不置可否。

  「佛呢?」

  『在前面、就在前面!噢嗚、幹嘛揍我?!』
  『笨妖!要加上敬語啦!咳嗯,陛下,在前方。』
  『……還不都一樣,哇啊!畜牲、誰又揍我!』
  『惹得陛下不高興你當好玩的嗎?乖乖閉嘴沒人當你是啞巴!』
  『對嘛對嘛,不知道第一印象最重要嗎?』
  『就是說嘛,想當年……』

  魔物蹙眉,眾妖物頓時噤若寒蟬。

  「退下。」

  話聲方落,眾妖攜家帶眷一陣唏唏嗦嗦後消失無蹤。

  邁步踏前,轉過山坳,抬目遙望正攀頂而去的紫氅黑衫。

  金瞳瞇起,殺意凝成一點,直射而出。

  見黑衫人凝住身形轉頭回望,魔物微笑。

  修為不差。不錯,這樣動起手才更有刺激的樂趣。

  持劍在手,魔物滿足地看著來人手握法器冰刃聚精會神一心一意朝自己奔來的姿態。

  勢如破竹的攻法,擋得了兵刃擋不了法器、擋得了法器擋不住兵刃,若正面迎戰,來人招數完美得無懈可擊。

  接觸瞬間,魔物縱提身形,長兵由上而下直指來襲佛徒。

  短兵交接,無心無情的金瞳,對上來人波光閃閃的冰藍眼睛。

  心頭一陣灼痛。

  眉峰堆起,魔物退後數步,伸手捂胸。

  「吞佛,你記得我了麼?」來人懇切開口。

  魔物持續垂首不動,緊抓胸膛的手掌微微顫抖。

  「吞佛?你很難受麼?」來人戒心稍懈,帶著法器兵刃走近魔物身前。

  鬆懈時刻,豹變瞬間。

  白衫無聲急起,一手握住來人持刀手腕,一手劍刺來人拳握法器,來人越退,魔物越進,直到來人後背抵上參天古木龐然軀幹方才砰然靜止。

  長兵穿透來人握有法器的腕骨,直直釘入樹幹,空出的指掌拍向來人肩胛,來人持刀之臂應聲斷折。

  一指一指扳開來人緊握拳頭,魔物恨恨攫奪佛門法器。魔之肌膚一碰觸佛門法器,所到之處立即燒灼。

  無視疼痛,魔物雙掌握住法器,使勁將之扭曲直至變形失效,方才任意丟棄。

  「這樣,就不會難受了。」法器失效,鑲嵌心頭蓮華引起灼痛亦告平息,魔物好心情地對著雙臂遭制的來人邪魅一笑。「至於你,擅闖魔域的佛徒,該拿你如何是好?」

  「吞佛童子,我不是佛徒,我是宵,奈落之夜‧宵。」
  來人一字一句地道。

  「你的名字,吾沒興趣。」擺擺手,魔物紅靴一跺。「通通出來。」

  『參見鬼王!』『王、我們來了!』『陛下有何吩咐?』
  唏嗦聲中,潛藏四周的妖物紛紛應召現形。

  大袖揮過,纏樹籐蔓枝枒鬆結彎繞成一荊棘王座,魔物緩步上階,斜倚落坐,支手撐額,開口囑咐:

  「他殺幾刀,便還他幾刀,不准多,不准少。」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