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見面,桃太郎。」微微頷首,魔物溫文有禮地招呼。

  「初次見面。請問你是……?」

  仰頭打量著眼前來人一頭血紅束髮,少年骨碌吞嚥唾液,視
線忍不住移向來人嘴巴──傳說中的鬼王紅髮獠牙、如果看得到
這人的牙齒……

  便在打鬼勇者兀自驚疑不定時,紅髮魔物露出整齊皓齒,衝
著少年邪魅笑開:

  「忘了介紹,吾是鬼王。」 

                                                      (偶照出處:杜仲相簿)

        百鬼無間

  傳說,山上有百鬼,其中一隻紅髮獠牙的魔物,率領妖魔鬼怪禍害世間,是人見人怕的鬼中之王。

  打從公公婆婆透露當年如何從河邊揀來大桃子,高高興興回家剖開,發現裡頭竟是名嬰孩的奇事後,少年便知道自己註定要闖出一番不凡的事業。

  往政治領域發展,缺乏派閥背景的農家少年沒有門路,要往上爬根本不可能;跟著公公一起耕田,一輩子是佃農,怎麼也當不了大地主;去拜師學一技之長從事手工業,至少得被師傅呼來喝去十幾年才能出師獨當一面,似乎太浪費時間;想批南北貨做買賣,貧窮的公公婆婆出不起讓少年經商的本錢。

  不論士農工商,萬事起頭難。

  要人脈沒人脈、要錢沒錢的少年,針對自己的生涯規劃做了一番深入淺出的剖析,決定另闢蹊徑──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做件能讓自己出名的事再說。

  有了名聲,便能吸引群眾注意,只要能引來願意投資自己的人,少年的起跑點,便能擁有超越尋常人家子弟的優越條件。

  跟自家村頭住在神社旁邊、年輕時似乎混過黑道的大叔商量過後,少年決定去打鬼。

  打鬼不用本錢,只需要膽識與運氣,這樣的任務最適合貧窮有鬥志的農村子弟。

  少年自認從小好膽,至於運氣──若是出身不凡的自己連打倒鬼王這點好運都沒有,那麼日後也不用期待會有大人物來青睞自己,乾脆送命在鬼怪手上,早死早超生,祈禱下輩子投胎投名門。

  打鬼任務關乎自己一生事業基礎,對少年而言,不成功,便成仁。

  懷抱著滿腔熱情與理想抱負,少年與期待養子繼續下田幫忙的公公大吵一架,拜疼愛養子的婆婆包庇之賜,趁著公公沒起床前偷偷溜出家門。

  「乖仔,婆婆知道你在家悶得慌,出去幾日散散心也好,省得你跟你公公父子倆成天吵架,吵得我耳根子不安寧。」臨行前,婆婆拉著少年在灶腳旁低聲叮嚀:「你的包袱裡都是飯糰,省著吃,可以撐著幾天沒問題,知道麼?」

  辭別養母,少年帶著裝滿飯糰的包袱踏上打鬼的旅程。

  大概是養母做的飯糰味道太香,少年在路上莫名其妙用飯糰拐來三隻組隊打鬼的同伴。

  一隻狗、一隻猴子、一隻雞。

  狗的嗅覺靈敏可以幫忙帶路找路、猴子靈活聰明可以幫忙認路、雞每天下蛋給大家加菜,如果迷路有萬一時,這三隻同伴都可以當做預備儲糧。

  出身農家的少年深深覺得自己真是英明神武天縱英才。

  只是,少年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冒險生涯竟會結束在終於抵達聖山樹海正要開始爬山的一刻。

  張揚著打鬼旗幟的招風隊伍,三兩下便被不知名的妖怪們活捉,轉眼間同伴全被生吞活剝,妖怪們留下體積最龐大的少年,一番嬉笑怒罵後決定保留主餐呼朋引伴召開夜宴。

  事實證明,有些事情不是光靠自己腦袋推想的那麼簡單。

  以為自己死到臨頭的少年,正垂頭喪氣考慮著下輩子該改投胎成蘋果或是水梨這項嚴肅認真的問題時,不知為何,妖物們倏然四散八方,丟下餐宴會場紛紛落荒而逃。

  轉動長長細細的鳳眼,圓圓滾滾、白白嫩嫩、被麻索綑綁樹上幾乎跟顆桃子一模一樣的少年掙扎著游目四望,出乎意料對上一雙前所未見的天藍瞳孔。

  來人黑髮黑衣,眼是眼、鼻是鼻、嘴是嘴,不像妖怪。

  少年鬆了口氣。

  「你是誰?為什麼來這裡?」黑髮青年抽刀砍斷綑綁少年的繩索,問道。

  「我叫做桃太郎,來這裡打鬼……你也是來樹海冒險找鬼王的勇者對吧?要不要跟我一起組隊?我有好吃的飯糰可以分你喔!」

  面對救命恩人,驚魂甫定的少年迅速打起精神,一落地便連忙從草叢裡揀回被妖物們棄之不顧的布巾包袱,不管三七二十一掏出飯糰塞進青年手中,開始大力宣揚自己的生涯規劃。

§

  風吹過林,樹葉枝椏婆娑沙沙,伴隨呼天搶地的鬼哭妖號,樹海魔域一角,群妖聚集地位僅次於鬼王的妖物老大窩巢前,因自認遭受到不平等待遇,營造出的氣氛格外悽悽慘慘戚戚。

  『老大,您來評評理啊!』
  『那個不是人不是妖什麼都不是的傢伙,竟然跑來破壞宴會!』
  『王說過不能動他,我們都沒動!他卻搶走我們好不容易等來的大餐!』
  『自己送上門的打鬼勇者耶,早知道就先第一隻吃他,現在好了,只吃到那三隻小菜,大餐就這樣飛了,嗚嗚嗚!心痛啊!』
  『堂堂樹海鬼怪,難道就這樣任由外來者欺負嗎?老大,想想辦法啊!』

  樹窩前,小妖們你一言我一語痛心疾首慷慨激昂。

  『餓一頓大餐沒吃,跟動了那傢伙讓王生氣──兩種選一種,想找死的,選好了再跟我說。』被眾小妖吵得不能睡覺提早起床的老大沒好氣地回應。

  想起前陣子鬼王明明自己動那傢伙動得很高興,才剛吩咐砍幾刀還幾刀,回過頭來卻不知為何血流滿身插著那傢伙的刀,一面獰笑一面暴走,指名要找動手的妖物們一刀一刀算回來、導致樹海魔域妖妖自危的慘況,眾家妖物一時之間不禁啞口無言。

  餓肚子事小,惹鬼王生氣事大。

  從那之後,樹海百鬼群妖沒有再敢動過那傢伙的腦筋,過了好一陣子,鬼王半拐半哄將那個打不死踹不爛的怪傢伙從山頂接下來後,紫氅黑衫理所當然成為眾妖避之唯恐不及的頭號物品,所到之處自成結界百鬼退避,比和尚們加持過的佛門法器還管用。

  一句話堵住小妖們悠悠眾口,妖物老大仰頭張嘴打了個哈欠,搖搖尾巴。
  『沒事了?沒事我繼續睡,別吵我睡覺。去去,都走開。』

  鬼王上任短短時日,年輕鬼怪尚不能適應,妖物老大卻已經樂得輕鬆不想管事。

  見老大如此反應,妖物們陸陸續續黯然撤離樹窩。

  『嗚嗚肚子好餓……』
  『是啊,好久沒吃到新鮮的人肉了,本來以為可以趁機進補一下……』
  『就這樣被搶走了,嗚嗚嗚。』
  『那什麼都不是的傢伙好過份!欺負妖怪!自己又不吃,搶我們東西,比人還可惡!』
  『就是說嘛就是說嘛!』

  成群結隊的妖物們穿林越嶺,沿路哀怨碎唸。

  「誰比人還可惡?」一句好奇疑問從隊伍尾端傳來。

  怎麼有妖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狀況?
  為首小妖順口尖聲回答:『就那個不是人不是妖,說自己什麼都不是的傢伙啊!也不知道我們那位眼睛被蛤仔肉糊到的鬼王陛下看上他什麼……』

  「喔?所以說,鬼王的眼光有問題?」好奇嗓音繼續發問。

  這還用說嗎?!
  『豈止是眼光有問題!我們這隻鬼王根本就是從頭到腳……咦?』

  突然發覺隊伍後方的妖物們沒有跟上,為首小妖回首後望,只見一排妖物顫抖跪伏隊伍最後方一襲身影跟前。

  紅髮高束、白袍燄靴,負手於後,正是方才眾妖們沿途腹誹的對象。

  完了完了、這下子完了。
  為首妖物窘立當場,看著自家首領,滿臉目瞪口呆。

  「汝話沒說完。」魔物優雅提醒。

  『陛、陛陛陛陛、陛下!』結結巴巴的稱謂,小妖不由得哭喪著臉,爪掌掩面雙膝跪落。『陛下,小的錯了!要殺要刮都我來,跟我家裡沒關係!』

  「吾有說要罰汝麼?方才那句,說完。」紅髮魔物淡淡道。

  小妖深吸口氣,厚著臉皮。
  『陛下從頭到腳,沒有一絲一毫的缺點,是人見人怕的不世鬼王!』

  挑眉。「方才汝打算這麼說?」

  『是!小的就是打算這麼說的!』用力頷首。

  「這麼說的話哪裡錯?為何方才要吾罰汝?除非,汝原本想說的話不是這個。」魔物隨口反問,語鋒句句如劍。

  『呃……陛下息怒!小的下次不敢了!』小妖五體伏地慄慄顫抖。

  這群奸巧妖物啊……魔物瞇眼,切入正題:
  「汝等在哪裡遇到宵?」

  宵、那個不是人不是妖卻倍受鬼王青眼的傢伙……
  小妖心底碎碎念,伸爪朝南指去。『啟稟陛下,在快到山腳的地方。』

  「吾問話,正確回答的機會向來只有一次,汝自己當心。」
  瞥了小妖一眼,冷冷丟下警告,紅髮白袍轉瞬不見縱影。

§

  同一時分,樹海入口不遠處。

  「打完了鬼王之後,我們平分他的寶藏,到時憑著打鬼勇者的名聲與財力,看你想從政還是從商都可以噢。」盤坐參天古木巨節樹根旁,少年邊啃著玉米飯糰邊鼓吹青年入夥:「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什麼是從政?什麼是從商?為什麼打鬼王就能有名聲?鬼王的寶藏是鬼王的東西,為什麼我們可以平分他的寶藏?若未經擁有者同意便拿取他人物事,這不是搶劫嗎?」
  與少年面對而坐的青年,眉頭微蹙,一面確認詞彙定義,一面連珠砲地發問。

  「停、停,慢慢來。」桃太郎舉手稱降。「這是怎麼回事?你是裝傻跟我鬧著玩,或是真的聽不懂?」

  身為一名農村少年,他自信講的都是白話,沒道理有咬文嚼字到讓人聽不懂啊?
  細長鳳眼困擾揪結成團。

  「為什麼你們都要這麼說?聽不懂便聽不懂,為什麼要分真的假的?傻便是傻,何必裝?」青年歪頭。

  少年見狀跟著一愣。「我們?除了我,還有誰這麼講?」

  尚未答話,黑髮青年倏地起身,視線凝聚少年後方。少年好奇跟著回頭,赫然發現自己身後不知何時竟佇立一道高大挺拔的白色身影。

  「你醒了。」走近來人身邊,青年綻放和煦笑容。

  「嗯。」紅髮白袍跟前立定,淡淡應聲,金瞳當下一瞥。「他是?」

  青年認真道。「他叫做桃太郎,要來打鬼王。」

  魔物挑眉望向圓圓滾滾粉粉嫩嫩的少年。

  的確是人如其名,不過,就憑一名手無寸鐵的孩子,便想來打鬼王?
  山下那些人類,是存心想這孩子來送死、亦或真搞不清楚狀況?

  「初次見面,桃太郎。」微微頷首,魔物溫文有禮地招呼。

  「初次見面。請問你是……?」
  仰頭打量著眼前來人一頭血紅束髮,少年骨碌吞嚥唾液,視線忍不住移向來人嘴巴──傳說中的鬼王紅髮獠牙、如果看得到這人的牙齒……

  便在打鬼勇者兀自驚疑不定時,紅髮魔物露出整齊皓齒,衝著少年邪魅笑開:
  「忘了介紹,吾是鬼王。」

---

我們家(?)宵太郎(咳嗯)在非凡(犬?)召奴(雞?!)一頁書(猴子???!!!)
聯手撮合下打完鬼王阿吞(喂喂),這次換成正牌桃太郎上場!!:ppp

然後,因為道友在問,補充說明:桃太郎不是桃華大師轉生。(汗)

我們家阿桃(不要亂叫!!)等級沒那麼高,應該說,如果是桃華大師轉
生,會是能跟阿吞媲美的心機正太,而不會像這隻阿桃笨得那麼可愛
啦~(捧頰)(←喂!!!)

---

正太阿桃威力強大,爆字數中。T_T
先把這段落斷成上集,再接再厲~~(握拳)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