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出處:MIOU家部落格吞宵外拍「熾燄凝冰」相簿

(偶照出處:狂蝶絕赦相簿) 

(偶照出處:杜仲相簿)

  席枕山林,且率性,且交頸;俯仰今世,命運我手,一任天聽。

愛的告白:感謝狂蝶絕赦家的吞佛大人、MIOU家的宵寶熱情出演【續‧無間】連載刊頭模特兒,更感謝狂蝶君、MIOU君、杜仲君三位的吞宵外拍,沒有妳們,就沒有【續‧無間】!>////<

     百鬼無間(下)

  咦咦咦?!不是說鬼、鬼王應該要有獠牙嗎?!

  死命盯著紅髮白袍來人嘴巴,想偷偷觀察對方是否長有獠牙的少年,聽到魔物直截了當的自我介紹,目瞪口呆當場石化。

  怎麼這樣?!這隻鬼王長相一點都不可怕、除了頭髮誇張了點、臉色白了點,看起來兇惡了點,看起來簡直跟人類差不多啊?行為舉止甚至還比大部份的普通人還從容有禮,哪裡像禍害世間人見人怕的鬼王?難道他、他被村頭住在神社旁的大叔耍了嗎?!

  短短兩句話讓少年反應不過來的魔物,不著痕跡將外來者晾在一旁,朝著青年伸出掌心:「回去罷。」

  「等等,這給你。」
  青年自然而然順勢遞上少年方才硬塞過來的三角飯糰。

  「嗯?」
  未握到同伴的手,紅髮魔物蹙眉看著手中取而代之的糰狀食物。

  「補充能量。」黑髮青年大眼眨眨。「你方才應該累了。」

  「……吾不累。」聽到關鍵字句,青筋隱約浮現魔物額邊。

  重聚之後,魔物不知向青年強調多少次不要看輕魔之能為。只是既定印象似乎已烙入青年腦識,無論魔物如何嘗試辯解,青年仍固執己見。每回激戰過後,總會擔起保姆角色,把魔物當成易碎物品,照顧上好一段時日。

  「吾之身體,過得去。」魔物傲然宣示。

  「是、嗎?」
  想起同伴曾數次登頂攀峰中途不幸陷入昏迷的經過,青年滿臉狐疑。

  這傢伙對自己的信心到底何時才能恢復?

  「吾說是就是。」

  忍住嘆息的衝動,沉聲強硬作結,魔物負手轉身,以衣襬遮掩不經意將飯糰丟棄地上,回眸挑眉。「不然,回去再比一場?」

  青年眼睛一亮。「這次,換我先來?」

  「吾若昏去,便換汝來。」魔物爽快應允。

  用力點頭。「嗯,好!」

  哼哼、沒有師尊從中搗鬼,想換手,慢慢等罷。
  心底一面暗笑,魔物一面伸出大掌正要握上同伴纖白長指,突來一聲叱喝猛然打斷雙方動作。

  「不要走!」

  蹙眉回望,只見終於回過神來的少年,伸長雙臂阻擋兩人面前,尾音發顫地吼道:「我、我想向你挑戰!」

  「汝想太多。」
  對於少年的挑釁,魔物沒有絲毫考慮,興味索然一口回絕。

  「啥?」桃太郎聞言又是一獃。

  繼續無視立志打鬼的少年,魔物逕自朝青年開口。「走罷?」

  「嗯。」
  非人頷首,正要伸手交握魔掌,欲行又止,看看少年,又回頭看看同伴。

  見青年遲疑的模樣,不祥預感浮上魔物心頭。

  這傢伙該不會……

  「怎麼了?」
  力求面無表情,魔物開口詢問停下腳步的同伴。

  「吞佛,得陪桃太郎下山,否則他會被妖怪們當成能量補充。」
  青年平鋪直述。

  「他被當成大餐,關汝何事?」冷哼。

  「他方才主動跟我說話,回答我的問題……」冰藍瞳眸望進魔物眼底,直線式的思考,引導出必然的結論。「……他是好人。」

  很好,非常之好。

  聽到同伴的評語,魔物鬢邊一陣抽搐;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從傲峰到東瀛,這句話,聽起來真是讓魔發火的熟悉。

  「恩公,你不用幫我說話,反正打不過鬼王,我這輩子出人頭地也無望了,與其一輩子庸庸碌碌,不如早死早超生,十八、不對,十三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少年捏緊拳頭,小心翼翼挪動身體靠近青年身後,嘴上發出豪語。

  冷眼觀察少年的舉止,魔物金瞳瞇起。

  一面講要打,一面躲到青年身後拿別人當擋箭牌,這個名字是水果、長相像水果的小鬼頭是想怎樣……

  「桃太郎,你不惜一死,也要打吞佛?」青年歪頭。

  「沒錯,恩公,你不要阻止我、你千萬不要阻止我!」少年作勢捲袖。

  「你真要決鬥?」青年再次確認。

  「在所不惜!」少年從懷中抽出頭巾。

  「好,我知道了。」

  紫氅黑衫頷首,邁步後撤將場地讓出,正在綁頭巾的少年當場愣住。

  「啊咧?」

  細長鳳眼看看出乎意料被自己說服的救命恩人、又看看不發一語似乎正在冷笑的紅髮鬼王。

  「你的身體我會幫你帶出去,不會讓妖物們把你當成晚餐吃掉。」拍拍少年肩頭,青年認真道:「我守在這裡看你們決鬥。放心打吧。」

  黑衫身影走至少年身後立定。

  「…………」

  哇哩咧!這是怎麼一回事?!

  照理來說,今天這種情況,照恩公單純的個性,不是應該義不容辭挺身而出,幫自己求情、跟想吃人的鬼王一言不合、兩人直接對決、最後兩敗俱傷由自己補上最後一刀,順利完成打鬼任務光榮衣錦返鄉成就功名嗎?

  回頭看著擺明鼓勵自己上場開打、等著收屍的黑髮青年,話說滿滿的少年勇者,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下台階。

  眼見少年胖嘟嘟的雙頰由青轉紅、復又由紅轉青,短短時間變化萬千,魔物彷彿看透對方心思,負手於胸,淡淡又是一句:

  「汝想太多。」

  當日連他這心機魔人,面對直肚腸的非人都不得不認栽,少年這種幼兒程度的粗淺心機想讓非人上勾,談何容易?

  哼哼。

  話說回來,小小年紀膽敢挑撥他與宵的感情,這死孩子瞧來生性險惡,留之無益。反正這麼小隻就長壞,長大也扳不回來,遲早是禍害。

  對於早晚都得拔除的禍害,身為東瀛魔域新任鬼王,他非常樂意略盡棉薄之力,為東瀛盡一份心意。

  斬草除根,要砍便一次砍得乾脆乾淨,省得日後多生枝節。

  「桃太郎,既然汝這麼想討伐鬼王,宵又答應幫忙收屍,吾便來動動筋骨。」袖底翻過,赤燄迎風,朱厭斜指,魔物邪邪一笑:

  「吞佛童子,請招了!」

  「慢、慢!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
  面對鬼王手上長兵冷鋒逼人,少年不顧臉面地閃身青年身後,大聲喊道。

  見少年一副憊賴模樣,魔物心底暗叱,真真是個欠扁的死孩子!

  「沙場對敵,豈容汝當成兒戲,說不打便不打?!」
  迴劍上肩,燄靴踏前,金瞳傲然睨視:「宵,讓開,吾要好好教訓這小子!」

  「嗯。」青年點點頭,足尖一點,身形拔高坐上一節粗出的樹枝,往下朝著少年開口:「桃太郎,方才你指名要與吞佛一戰,我便在這裡觀視,以免妨礙你們決勝,盡量施展身手吧。」

  哇咧!越講越真,難不成這人還真要他死在鬼王手上?搞半天,這人說不定不像他所想的那麼單純好騙?!

  外面的世界真黑暗,大叔,你哄我,嗚。

  便在少年獨自黯然時,紅髮魔物灑然帶起的劍勢已然出手,少年不抱希望地蜷成團狀朝旁一滾,竟以失之毫髮的距離險險避過。

  魔物挑眉。「小子避得不差,接下來,看汝能避得過多久?」

  心知黑髮青年不會插手的情況下,自己毫無勝算,少年心念電轉改變策略,只求輸人不輸陣,打死不求饒,保留打鬼勇者最後的一點顏面,死後名聲才不致於太過難聽。

  「來……來就來,誰怕誰!」少年吸氣挺胸。

  總算是有點樣子。
  魔物心下稱許,臉上獰笑猶在:「如君所願。」

  樹海林間,但見紅髮白袍從容揮動墜幡長兵,宛如貓抓老鼠一般,劍劍逼殺,卻不奪命,只是迫得少年狼狽繞樹閃躲頻頻跳腳。

  魔物刻意戲弄敵手的場面,在一向只有打與不打兩種模式,沒有中間灰色地帶的旁觀青年眼中,又是另一番景況──打成這樣還說自己身體過得去?老是不注意自己的體力界線,等等真的要提醒吞佛補充能量了。

  看著遲遲未將少年一劍斃命,大失平日水準的同伴,坐在樹上的非人憂心忡忡。

  關切的戰況一時僵持不下,青年眼睛餘光偶爾捕捉到樹海入口外側突來的細微動靜。

  嗯?殺氣?!

  夜刀凝出,鋒芒劃過。青年縱身下樹,朝樹海之外喝問:
  「誰?是誰在那裡?!」

  紫氅黑衫一動,紅髮魔物立時停止戲耍少年的舉止,身形瞬移,搶著擋在同伴與陌生殺氣之間,迴劍在手。

  「有動靜?」

  「嗯。」

  趁鬼王分心與青年交談,少年倉皇慌忙連爬帶滾躲到巨木樹幹之後藏起圓滾滾的身形,伸出頭來覷隙窺看。

  林間凝立的紅髮白袍與同伴相視一眼,轉頭對著樹海入口,沉聲問道:「來者何人?」

  樹林之外,人未現,聲先至。

  「方要插手便被發覺,玄武大人,閣下工夫久未動用,想是退步不少吶。」
  閒適爾雅的嗓音,柔和中帶著三分調笑。

  「總比某人連動手都動不成,還來得管用些,你說是嗎?朱雀大人。」
  比起同伴柔中帶針,不甘被虧緊接回嘴的醇厚聲線顯得霸氣流露咄咄逼人。

  話聲方落,青年眼睛放光搶上前去,向來木納呆板的語調微微提高幾分:
  「非凡公子!莫召奴!」

  兩名不速之客抬槓言語持續傳來。

  「……要我動手也可以,真想我動手嗎?嗯?」輕輕咯笑。

  「你這萬年傷患給我安份點。」陰騭沉聲。

  伴隨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的針鋒相對談論,樹前樹後三雙眼睛注目下,大氅披肩、龍行虎步的公子,攙扶著綢衫束髮、額懸菱墜的男子翩然現身。

  朱雀玄武、非人魔物,在少年桃太郎見證下,於聖山樹海前初次聚首。

  白蓮義弟、東瀛少主苦境之魔、異邪造物、反出組織的前任魔將,因為數奇命運變化牽引相遇,四雙英雄見慣的眼光團團相對,一時竟是默然無語。

  「奈落之夜‧宵,久見了。」自然而然踏步上前,伸手拍拍非人肩頭,男子微微一笑,打破略為尷尬的短暫沉默,隨即以不致失禮饒富興味的眼光,放肆打量非人身後的魔物。「想必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吞佛童子?」

  冷眼見同伴與來人打過照面,魔物抱手負胸淡淡開口:「你們是?」

  「曾移居中原,如今又回到故里的東瀛人。」男子持扇頷首致意。「我是素還真義弟,莫召奴,這位是非凡公子。關於你的事,三哥曾傳信予我,此回奉一頁書前輩之命,特來探視你與宵的近況,不告而來,尚祈見諒。」

  「一頁書?」聽到佛門僧侶之名,魔物蹙起眉頭。

  魔物對和尚直接反感的回應,立時搏得一旁綠衫公子共鳴,當下接道:
  「瞧來你與宵命硬,撐過了素還真與一頁書擺佈的棋局,恭喜。」

  綢衫男子伸指揉額。「非凡……」

  「吾說錯了麼?」綠衫公子挑眉回視。

  魔物望向綠衫公子。
  「汝名為非凡公子?若吾記憶無誤,汝曾任苦境魔域軍師?」

  「正是不才區區。」綠衫公子點頭回禮。

  「尊駕不愧軍師之名。」金瞳微瞇。
  看得出中原正道領袖的暗中佈局,眼光不差。

  「閣下亦不愧為異度文武兼備的戰神。」濃眉一軒。
  撐得過兩大正道魔王的聯手擺弄,資質不錯。

  迅速建立共識的兩名魔者相視一笑。

  另一頭,非人冰藍眼眸上上下下打量男子,好奇詢問:
  「莫召奴,你的傷痊癒了?能量恢復到足以出得了門了?」

  「拜前輩傳功之賜,情況暫時好轉。」男子扇柄一指胸口,暖黃佛光隱約流竄:「只是這一折騰,前輩出關之日又得後延。」

  男子暗暗慨嘆──原本自己並不想接受前輩功力護持,畢竟前輩不久之前方勉強提早出關封印東瀛魔星,精元至今未復──只是當百世經綸一頁書想傳功力給一個人的時候,任你再有本事也拒絕不得。

  「還沒有完全恢復,為何勉強行動?」青年歪頭。

  「前輩夜觀星象,發覺魔星雖然不再刺目,卻依舊耀眼,放心不下,命我前來探視你與吞佛的戰況結果。」張扇抿嘴。「現下看來,你已順利成功完成任務。」

  青年點頭。「我動用一頁書交代的最後一步,才喚醒了吞佛。」

  明白非人雖一句輕輕帶過,當日戰況必險惡萬分,所幸結局完滿,否則他真不知該如何回報持續閉關療養中的前輩。

  「這回真是辛苦你了。」男子重重吐氣,再度伸手拍拍青年臂膀,柔聲關切。「以後便決定跟著吞佛童子一同待在這聖山樹海之中了麼?」

  「嗯,吞佛他……」
  青年正要回話,樹幹之後圓滾滾的團狀物體一衝而出。

  「大叔!美人阿姨!」尖銳童聲興奮呼喊。「你們來救我的,對不對?!就知道你們不會放下我不管!大叔跟阿姨是好人、是好人!」

  四人話聲頓停,齊齊回頭看向頂著一對紅通熟透美味可口桃般雙頰的圓胖少年。

  天地一時靜默,只聞寒鴉嘎叫穿過山林。

  大叔?美人阿姨?

  魔物轉眼看向滿臉黑線嘴角抽動的非凡公子,青年好奇盯視倏然低頭折斷手中紙扇的莫召奴。

  「說了不要叫我大叔!」「誰准你叫我美人阿姨?!我是男的!」

  少年兩句稱謂,當場引得玄武朱雀兩人爆出不輸憾天之雷的怒聲。

  「咦?」

  看著眼前暴怒的兩名村頭鄰居,少年看看這頭、看看那頭,鳳眼眨眨,滿面無辜。「可是那天我看到大叔在親美人阿姨,被美人阿姨巴頭……大叔是男生,男生愛女生,不是嗎?」

  「……非凡公子,你自己找來的笨小孩,這事交給你處理。」綢衫男子冷笑。「再給我聽到一句,我搬到山上與前輩一起閉關!」

  綠衫公子握拳。「召奴……」

  「哼!」
  綢衫男子甩髮轉身,負氣後撤。

  「莫召奴,不要落單。」
  惦記著男子身體狀況與老是處於飢餓狀態的樹海群妖,非人隨之而去。

  眼見對峙人數頓時由五人減至三人,少年偷偷看向無故發怒暴走的鄰居,小心翼翼開口──「大叔?」

  「叫公子、不要叫大叔!」綠衫公子掄拳揍向少年頭頂,伸指指向遠方巨木。「早跟你說過,不是叫得好聽便是嘴甜!給我去那棵樹下站著,沒人喊你不准回來!」

  「可是叫大叔明明就比較親切叫公子多生疏啊……」

  看看方才砍自己砍得正在興頭上的魔物,與揍了自己一拳雖然痛不過痛比流血好的鄰居大叔,少年決定暫時聽話,面子做給鄰居,身形當下縮成小小一團,掌心抬起摸摸自己頭頂痛處,甚為乖覺順著非凡公子手指方向走開,嘴邊一面喃喃:「……好嘛好嘛,我面壁就是了嘛。」

  待至少年走出常人耳力所及範圍,魔物溫文一笑,挑眉相詢:
  「非凡公子,汝等鼓吹這孩子上山,是希望吾為汝等鏟除禍源麼?」

  「實不相瞞,他是我特地送來的禮物。」綠衫公子搖頭嘆應。

  揚眉。「喔?」

  「如今,鬼王現世的消息已經傳遍東瀛,這孩子出身奇特,雖然現下沒什麼本事,卻能幫上順利覺醒的你。」綠衫公子眼中精光閃過。

  「洗耳恭聽。」負手於後,魔物略略挑起興趣。

  「魔星鋒芒畢露,此後將陸續引來欲藉殺鬼以求名的閒雜人等,與其如此,不如趁勢製造煙霧假象,好讓你與宵安心退隱此地。」苦境魔域前任軍師機心一笑。

  「若要製造假象,何必將這天大人情送予這小鬼?」冷哼。

  「事關東瀛政局。此地無論政壇或武力,向來由豪門權貴把持,現下京都雖有重臣坐鎮,底下眾家籓侯地方勢力仍不脫暮氣沉沉的氛圍,若能讓一介平民出身累積足夠的資本登上天梯,局面該是多麼有趣?」

  綠衫公子侃侃而談:「桃太郎夠膽識、也夠機警,雖然行事莽撞聰明不足,但這般草莽人物,如能與京都幕府出身高貴的統治者分庭抗禮,衝撞起來想必精彩萬分。」

  場面話聽起來是講得很好聽,不過……
  「……汝與京都幕府重臣有恩怨?」聽出關鍵徵結的魔物揚起眉梢。

  不是有恩怨,是衝冠一怒為紅顏。

  想起老是藉故找上門來的京都狐狸與阪良惡魔,瞄了正含怒站在遠處林間的紅顏禍首背影一眼,綠衫公子當下咳嗽一聲,續道:「總之,製造桃太郎打鬼的傳奇,對你我皆是有利的局面,各取所需,尊駕何樂不為?」

  擺手。「那便如君所願。消息交汝傳播。」
  送上門來的公關計策,想必非凡公子早已佈局圖謀,既然對方先有所求,自己樂得輕鬆。

  綠衫公子擊掌,「對了,尚有一事。」

  「嗯?」轉身相望。

  「既反出異度魔界,尊駕吞佛之名,似乎已不宜再用?」綠衫公子試探詢問。

  「喔?」魔物聞言挑眉。

  「尊駕已然成為樹海魔域鬼王,若能承襲此地昔日鬼王之名,消弭東瀛群眾對外來者的顧慮,對於安穩退隱想必更有幫助。」

  面對綠衫公子的因由分析,魔物順著話勢開口相詢:
  「吾之名字,汝有何建議?」

  「不如,改稱『酒吞童子』?此乃昔日東瀛統率百鬼之魔王稱號,與尊駕本名又有呼應。」沉吟片刻,綠衫公子胸有成竹地道。

  「酒吞……」魔物一頓。「便依汝吧。」
  只要能夠安然退隱不要再被和尚道士拖出來騷擾,叫什麼名字,無所謂。

  「多謝。」點頭。

  「是吾該多謝汝。」垂眸回禮。

  「那麼,不再打擾。」商議已定,綠衫公子抱拳揖身。「關於稱謂方面的問題,我得去找我家那位好好聊聊了。」

  「正好,吾也打算要找某人好好溝通體力方面的問題。」瞇眼。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是吧?」嘆氣。

  跟著一嘆。「汝說呢?」

  醉過方知酒濃。

  極目望向遠處林間仍在接頭絮絮叨語的綢衫束髮與紫氅黑衫,兩名魔者互望一眼,心頭滋味,盡在不言中。

§

  送走不速之客的當日傍晚,東瀛現任鬼王的山居退隱生活,除了被同伴徹底看扁尚未洗刷污名的體力問題之外,再度出現意料之外的危機。

  寬廣遼闊的樹洞裡,非人盤踞小妖們為殷勤特地為鬼王鋪設的柔軟毛皮一方,對著同伴敘述新近吸收的知識:「吞佛,桃太郎說,男生愛女生,所以男生親女生。」

  「嗯?」魔物隻手支頤,散髮解袍閒適倚臥方枕,不動聲色。

  「你是男生,我是男生。」保持跪坐姿勢,非人繼續向同伴說明。

  仍是一動未動,魔物額邊默默浮出青筋。「然後?」

  「那是不是我不能親你、你不能親我?」非人黯然垂眸,萬分灰心。

  「那是人類規則。吾是魔,汝是非人,不適用。」一頓,魔物不怒反笑。

  黑髮青年睜圓眼:
  「咦?那麼非凡公子跟莫召奴呢?他們兩個是人類,怎麼辦?」

  「那是他們的事,管他們那麼多。」冷哼,伸長臂膀攬過非人。

  一面狐疑一面自然而然以魔物大腿為枕,舉目仰望。「真的嗎?」

  「真的。」

  「真的是真的嗎?」

  「真的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宵,再問下去,汝永無換手之日。」金色瞳孔俯瞰斜睨。

  「咦?」抬眼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魔物。

  「嗯?」挑眉相視。

  「那我不問了。」認真無比。「我要換手。」

  「方才說過了,等吾哪日昏去,便讓汝換手。」瞇眼。

  「你說的?」蹙眉。

  「吾說的。」頷首。

  「那就、來罷?」冰藍瞳眸晶晶亮亮。

  輕笑。「指教了。」

  席枕山林,且率性,且交頸;俯仰今世,命運我手,一任天聽。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