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三哥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了?還當筆友?」
「……我跟他感情從來沒好過啊。」 

   信無間

  飛瀑銀光,燦若琉璃,鳥語花香,人間仙境。

  蓮池畔,華亭內,忙裡偷閒的修道人端坐撫琴,陣陣流瀉的樂音呼應
瀑布直衝而下的轟隆聲,喧囂鬧騰中自有一股磅礡氣勢,時而驚心勾魄憾
人心弦,時而寫意風流婉轉動聽。

  一曲終了,修道人朝空無一人的蓮池幽徑微微側首,按弦收音。
  「神秘劍客,是你麼?」

  小徑盡頭應聲現出熟悉的氣息。
  沉默的身影,沉穩的步伐,正是奉命陪伴莫召奴同赴東瀛的保鏢──
神秘劍客風隨行。

  遠道歸國的白衫劍客踏石穿廊步至亭前,朝主子微一頷首,恭謹奉上
渡海而來的薄薄素書。

  「自上回通知前輩重傷消息,四弟終於又騰得出空閒寫信了嗎?」

  修道人微笑接過書函,揮退保鑣:「辛苦了,到後頭讓一線生為你接
風洗塵罷。」

  挽袖憑欄,徐徐薰風中,反覆打量著短短數行內容的文章,修道人唇
瓣弧度逐漸自上揚轉而下彎,臉色益發陰沉起來。

  累了?四弟說他累了?

  繼上回談師弟邊打禍龍邊求說打完最後一場便要引退,這回輪到四弟
了麼?

  記得當日送行時,四弟一踏上甲板便臉色微微發白──若是因為四弟
患有暈船症,寧可留在東瀛也不想再坐一次船遠渡重洋,他這個做人兄長
的當然可以體諒理解,只是連個後續去處地址都沒講,存心要他這結拜三
哥不能回信不能找人是怎樣?

  這豈不是擺明了一刀兩斷割袍絕義老死不相往來嗎?

  好好的一個四弟,到底是被誰帶壞了?!是誰在破壞他們金蘭之交情
比金堅的兄弟感情?

  放下書信,修道人一聲冷哼。

  想也知道是誰在背後使弄。

  早知道當初就不要好心告知猜心園那隻跟情人因為細故吵架吵到幾近
分手,讓四弟氣到自己跑回來找任務出差的始作俑者,想找的對象到底人
在何方!

  現在敢情可好──小倆口盡釋前嫌,換成他收到四弟的退隱信,擺明
通知自己兩人相偕私奔去二渡蜜月了,叫他這三哥沒事不要去吵!

  除了當年風采鈴連著龍骨聖刀一起送來一封叫他不要再辣手摧花老牛
吃嫩草否則就去公開亭貼紅紙告他性侵未成年少女的絕交信,以及葉小釵
離家出走託人轉交一封求說想好好退隱以後要找打架幫手找別人不要再來
煩的求饒信之外,其餘幾隻跟過他的,只有一路陪他玩到掛,還沒人能寫
信給他要求分手!

  這麼多年了,自己明明把四弟教得很好啊?可惡的非凡公子,把四弟
帶壞成這樣!真真好樣的!

  哼哼哼……

  端坐亭內,修道人指勾箏弦,使勁撥發。

§

  江湖打滾,派系組織間攻防進退、倚仗的是謀略智慧;刀口劍尖上生
死勝負、憑藉的是武者直覺。

  一朝涉足江湖,不須具備太過高深的謀略智慧,單憑直覺便人人皆知
,有些對象當避則避,一旦招惹,往往要以生死相陪。

  時時身處武林風雲漩渦中心的清香白蓮,便是這麼一號武林公認命中
帶煞、專剋道友的人物。

  說得好聽些,與清香白蓮往來的對象多是置生死於度外的英雄豪傑,
說得白些,只有活得不耐煩的人,才會自己送上門陪著素賢人淌渾水。

  是以,對於莫召奴跟自己吵完架,竟然回頭去主動招惹素還真一事,
非凡公子耿耿於懷,完全無法寬容諒解。

  尤其是莫召奴為了幫助素還真共抗禍龍現世,竟然拿自己的命去抵數
,以致後來故園櫻樹前,良峰與他好不容易私下達成的情敵默契,兩人合
作為莫召奴安排的詐死結局,原本該一刀捅下去避開臟腑的傷勢,因為莫
召奴氣運衰弱,當場竟差點弄假成真。

  這筆帳,不能算在出主意的良峰跟他自己身上,自然要算在素還真身
上。

  他非凡公子一向就不是什麼寬宏大量的男人。

  朱紅漆簷下,一燈如豆,綠氅公子斟酒持杯,環抱綢衫儷人醉眼望月
,倏然低低淺笑起來。

  「什麼事這麼開心?」杏眼斜睨,綢衫男子側首疑問。

  「沒什麼。」唇瓣湊上男子額前銀墜輕輕一吻。

  算算時間,那封信,應該到了素大賢人手裡了吧?

  半晌,綢衫男子再度開口:「神秘劍客不見蹤影,你知道他人在何方
麼?」

  綠氅公子舉杯啜飲,如話家常:「前幾日,吾請他回中原一趟。」

  「喔?」坐直身,綢衫男子撥弄前髮。

  「吾託他捎封信給素還真,告知你近況。」青年公子不動聲色。

  「你跟三哥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了?還當筆友?」綢衫男子挑眉調侃。

  「我跟他感情從來沒好過啊。」綠氅公子笑顏逐開。

§

  做人能做到這樣,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吶。

  默默忍受著修道人響遍前庭後院飽含怒氣的樂音,琉璃仙境一角,暗
自惦惦手裡重量不輕價值不菲的常磐色荷包,管家書生決定還是別提醒此
間主人,那封信的筆跡,其實大有問題。

  始作俑者大概早就料到,這種手段瞞得住素還真,可是絕對瞞不住自
己。念在人家都跨海迢迢送這麼厚的禮來要他封口了,棒打鴛鴦實在說不
過去。

  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琉璃仙境主動送上門來找死的先天人還會少了
麼?不差莫召奴一隻啦,嗯嗯。

  悶聲發大財、悶聲發大財。

  上回青衣說的那個所費不貲的香料,剛好趁機買給她當生日禮物,嘿
嘿。

  朋友道義?那是什麼?能吃嗎?顧好自己老婆,晚上睡覺有人可以抱
抱摸摸卡實在啦。

  仔細收起猜心園主人轉交神秘劍客送來的荷包,中年書生拿起雞毛撣
子,配著素大賢人的箏聲哼著小曲愉快踱步而去。

§

  朋友,是不忘遠方的祝福……哼。

  想得美。

  「好膽你們兩隻就窩在東瀛不要再給我回來中原見人──!!」

  這一日,華亭中,月色下,對著箏弦發洩不滿的修道人,怨念持續散
發,久久未息。

§

  海的另一端。

  「非凡,你動過我的筆硯對吧?」瞇眼。

  「哦?」

  搖頭。「裝傻不是你的作風。」

  「彼此彼此。」挑眉。「你想澄清嗎?」

  「唔……」

  正在沉吟是否該寫信向三哥解釋事情的真相,男子抬眼望向盯視自己
的一雙濃眉大眼,跟前的情人臉龐雖猶帶笑容,眼底卻不由透著幾分緊繃
,打量情人神態,男子心中莫名一動。

  這回跟著三哥玩命的壯舉,看來真的把猜心園主人嚇得夠了。

  想起數月來,一向高傲的青年竟甘願屈尊就駕,毅然回到東瀛定居,
最後更為了救治自己向一頁書前輩低頭求教──其中經歷的內心衝突與風
波折騰,全都歸咎於自己的任性──非凡為了自己做這麼多,他雖不能對
等回報,至少……

  「算了,當我欠你。」
  綢衫男子輕輕一嘆,伸手環上綠氅青年脖頸,埋首情人髮間。

  「本來就是。」下巴微抬,青年張臂用力回抱儷人入懷。

  咕噥。「……你還真是誇不得。」

  笑。「知道就好。」

---

覺得前一版怪怪的改一下。加了最後一段。

完稿!耶!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