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就是幸福。
朱聞,這樣的選擇,你快樂嗎?



感謝偶主授權圖片出處:玥家簫少
 

                悟無間

  記憶中,書生有著爽朗俐落的側面線條,一雙眼三不五時總是瞇瞇地笑。

  朝露之城外,依循素還真計策安排,青年配合另外兩路攻勢同時夾擊異度魔界後方要塞,一劍擋關,指名挑戰鬼族王者。

  眾魔兵叫囂歡呼中凜然出陣的鬼族之王,有著熟悉的五官,截然不同的形貌。

  鮮紅如血的長髮迎風張狂、頭戴鱗冠、皮甲罩身,手持寶刀;眉眼唇邊,沒有一絲輕快飛揚的線條。

  他說,寶刀名喚「葬日」,而他喚做銀鍠朱武,朱聞蒼日再不復存。

  他說,朋友之間終究有立場,家人才是世上唯一不變的擁有。

  他說。

  空空蕩蕩的胸膛,瞬間浮現陣陣莫名不快。

  這種感覺,對誰都沒有過。

  為什麼?

  尚未來得及摸清楚緣由前,鬼王旋又帶著幾分無奈的語氣喟嘆開口:「空谷殘聲,你又何必來?」

  劍客皺眉。「朱聞蒼日,你又何必走?」

  那樣的黯然分別、那樣的犧牲自我,是誰讓誰沒得選擇?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鬼王負刀於後。

  「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就是幸福。這樣的選擇,你快樂嗎?」冰霜綠眸直視血色金瞳。

  重眉深鎖的表情、緊繃凝重的神色,昔日好友正在勉強自己做不想做的事,青年比誰都更確切明瞭。

  「不論做人、做魔,都難有任意而為的自由。」鬼王平鋪直述。

  「路是人走出來的。」青年沉默片刻,張拳復握。

  「所以,趁還能走,儘管去吧。不要多管閒事。」橫刀在前,鬼王殺氣騰騰地畫下道來。「銀鍠朱武唯有帶領魔界,征戰中原!」

  「那麼,身為武痴一脈,吾之唯有,是徹底阻止!」青年背後天之焱出鞘,掌上同時凝功。「簫中劍會證明給你看,世上也有永遠不變的朋友!」

§

  青年不需開口,鬼王自始至終都相信,當日的至交肯定會是不變的朋友。

  選擇改變的,是他自己。當日之所以願意回頭,除了為營救入魔的好友,最重要的契機,來自於首肯與自己一同攜手退隱的九禍。

  原以為,在九禍引退後,坐上王位掌握兵權,能夠憑藉職務之便力挽魔界侵略方針;孰知當女后與鬼族首席參謀伏嬰師聯手擘劃一切時,早已將棋盤堵得乾乾淨淨,獨留安排妥當的那條路,一步步、一著著,下定離手,讓他這枚棋子甘願地走。

  為了護住未出世的聖魔元胎,九禍與伏嬰師密謀令腹中胎兒急速吸收母體精氣成長,魔胎提早降世,九禍血流氣斷,雖然天魔石像及時出手令九禍恢復一息尚存的假死之態,但生機幾已斷絕;異度創始魔皇以心音告知,想救回九禍,必須集萬人之血開啟萬血邪籙,查出血籙記載支撐神州四方之柱所在位置,砍斷神柱使空間產生扭曲裂縫,魔皇降臨,起死回生,九禍方有一線生機。

  講得冠冕堂皇迫不得已,說穿了,目標便是要他實實在在帶領魔界征戰中原。

  天魔之池旁,環抱昏迷不醒的九禍,他無言仰望冷峻猙獰的天魔石像。

  伏嬰師明白、魔皇也清楚,以家國大業為號召,動搖不了他的心志;當日被九禍說服坐上魔界王者寶座,只是因應女后引退待產過渡之舉,他根本無心於此。

  唯有九禍生死與魔界前途繫於一線,他別無選擇,只能一賭。

  為了伊人一線渺茫生機,他重披戰袍,決心再蹈血腥殺伐的路途。

  義無反顧。

  不料,朝露之城開陣,他首次以魔界王者身份對上的,卻是最不想要對上的人──簫中劍、空谷殘聲。

  為了報復魔界捉拿葉小釵改造成為魔將,中原正道索性祭出朱聞蒼日故人前來助陣麼?

  鬼王暗暗一嘆。

  當日堂而皇之與武痴傳人公然交往的自己,夠笨;而清香白蓮素還真攻心為上的這步棋,夠狠。

  面對昔日摯友,銀鍠朱武屏氣凝神,手中葬日隨元功注入閃爍道道銀光,夜色裡翻飛旋騰。

§

  「不留歲月任風歌!」

  「天之見證!」

  原本抱持親自見面應能弄清心頭異樣情緒的打算,提功持劍與鬼王針鋒相對的青年,越是過招,腦袋越是一片模糊。

  成為魔王率兵侵略中原,本是銀鍠朱武的職責;而身為武痴一脈,盡力阻止魔界荼毒神州百姓,是自己責無旁貸的任務。

  大義名份橫亙在前,往日的個人私交,本就渺小微不足道。

  明知眼前鬼王應對進退完全符合異度魔君對待正道敵人該有的高度與態度,青年仍忍不住心中澎湃思潮。

  親情、愛情、友情──青年這一生,失去過太多珍而重之的人事物;在見到鬼王之前,青年原以為自己經歷了冷醉與月漩渦二樁黯然過往,內心早已百般砥礪,堅軔到足夠三度承受至交好友的冷然反目。

  事實證明,自己的心腸,竟柔軟在意料不到的地方。

  數招肢接過後,心有旁騖的青年刀傷見紅,血痕沿著唇邊及手上銀套緩緩滴落。身形騰越退至城門一角,青年拄劍於地採防衛態勢,伸袖隨意抹去嘴角血痕。

  「這就是魔界大王的真正實力麼?」劍客開口。

  「對上我,你只是枉死。」鬼王按下刀鋒,如是說。

  「怕死豈能站上武道?」

  聽聞故人前所未有的狂狷冷傲,青年心頭無名火起,當下一聲冷哼,天之劍式再度出招。

  金屬撞擊、劍拔弩張的對峙中,全神注視著與朱聞蒼日判若兩人的銀鍠朱武,依稀相似的面目,截然陌生的氣質,青年這才察覺,自己竟如此想念昔時那名王者霸氣付之闕如、愛笑愛跟又愛碎碎叨唸的書生。

  而那些暢遊四方閒話悠然的日子,隨著朱聞蒼日的消逝,再也沒有回去的一天。

  再也沒有人敢沒大沒小地對他亂七八糟的調笑、再也沒有人能厚著臉皮對他毛手毛腳。

  再也沒有人自作多情地纏著他講述過往的風花雪月;再也沒有人能不問一句地拍拍他肩膀,淡淡地說,過去就好。

  再也沒有轉身回眸便能見到亦步亦趨的赭紅衣衫、再也沒有眼神相交默契自生的會心一笑。

  這世上,再無站在自己身旁那名逍遙自在皮厚輕挑的朱聞蒼日,只有屬於異度魔界的鬼族之王銀鍠朱武。

  自己,確確實實、乾乾淨淨地被拋下了。

  一思及此,青年空空蕩蕩的胸膛中,靠近心臟的地方,頓時狠狠拉開一道血肉模糊的傷口。

  疼痛莫名,迴劍護胸。

  這究竟怎麼回事?

  難道是未完全解消的朱皇血毒麼?

  一閃即逝的念頭,引來戰場上致命的空隙。

  失神瞬間,青年格劍擋招的氣力頓消,葬日殺招臨頭的同時,帶著一抹蓮香的身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面而來,揮袖化去鬼王凌空砍殺的奪人刀氣。

  「走!」

  來人一聲清叱,斷然伸手拉住青年幻化光影遁離。

  另一頭,鬼王乾脆俐落地收刀負手,背對朝露之城眾軍士,凝望青年遭人營救逃脫的方向,緩緩吁了口氣。

  「總算來得及時。」

  擋下刀勢的那人……是清香白蓮素還真罷?看來這名正道領袖良心尚存,不算太狠。

§

  隨著素還真等人遠離,鬼族鳴金收兵,銀鍠朱武凝回分身兩路共抗外敵的戰袍武尊,將處置流放在外通敵叛族的小妹孤月之事交代首席參謀,與部屬商議底定如何派遣新任魔將葉小釵擾亂素還真陣營,以報魔城奇襲之仇等軍機要務後,終於覷得空閒獨自走出大殿,步向終年煙霧瀰漫、異度創界魔皇石像所在的天魔之池。

  血紅池水中央,靜靜躺臥毫無氣息、只餘淺淺心脈的邪族女王、鬼族之后。

  女后身旁沉眠的小小嬰孩,乃身繫魔界未來的聖魔元胎,自進入天魔之池後,跟隨母體的假死,生長速度一併停止。

  鬼族首席參謀伏嬰師善用陰陽術控制時間的流逝,天魔池內的鬼王妻兒,當日便是趕在九禍產後失血完全死絕前,由伏嬰師藉魔皇有限的異能封入結界,及時護住魔胎生產之時耗盡精元的殘破身軀。

  依照創界魔皇的提議與伏嬰師的佈局,鬼王只需盡力領兵殺戮、破壞神州四柱扭曲空間界限,創造魔皇降臨的契機,當天魔石像之內的魔皇順利附身結界內聖魔元胎軀體的那一刻,自有令九禍起死回生之能。

  但是,事實真能如此簡單麼?

  雖然一牽扯到九禍生死,鬼王難免血氣上衝直線思考,只是心情總有平息的時候,憂憤過後的冷靜,鬼族之王不由質疑起自己重披戰袍背後佈局的真正目的。

  原本回歸魔界的自己只打算單純登上王位敬表禮數,無意再起烽煙;如今卻為了妻子性命必須坐實殺人放火的魔王威名。

  若這一切是計,邪族女王是否曾經參與其中?

  不動用心機,不代表不了解心機。同樣接受魔界高層精英教育培訓長大的鬼王,必要時不會天真到底。

  凝望池中面容恬靜睡顏嬌嫩的豔麗佳人,鬼王苦澀一笑。

  妳會拿自己的命來騙我、用自己的生死綁住我的腳步嗎?九禍?

  搖頭。

  不、妳不會騙我,從小到大妳愛就愛、恨就恨,只會對我生氣,從不曾騙我。我願意相信,妳會遵守自己的承諾──魔胎誕下、將魔界大業連同元胎移交伏嬰之手,兩人一同攜手退隱山林。

  如今魔界繼任者已誕生,只要妳清醒,我們便能拋開這一切,不問世事遠離紛爭。

  大掌攀搭池畔岩石,鬼王緊緊閉上眼睛。

  九禍、醒醒……!快些醒過來,實踐妳當日的承諾!

  放任自己在天魔池畔黯然神傷的鬼王,不知過了多久,驀然耳聞遠方飄來幽幽淡淡、斷斷續續的簫聲。

  這是?

  自思緒中警醒,鬼王轉身踱步,傍著池畔懸崖極目眺望。

  熟悉的簫聲,熟悉的氣息。

  火眼金睛凝視遠處鄰近魔界出口一方隱蔽山坳,間歇傳來的悠揚旋律引動腦海浮現熟悉的人影,原本低落的心緒,頓感一陣清靜恬然。

  鬼王闔眸諦聽,緩緩牽動嘴角。

  堪堪打過一架,隨即去而復返,無論來意如何,對方不是普通好膽。

  來了也好,來得正好。縱使正魔分道,畢竟知交一場。

  沉吟片刻,鬼王回首向池中妻兒深深投注一眼,伸袖抹臉,收拾心情負手離開。

§

  不容入侵的狂燒火燄,環繞高聳山壁的魔城,青年不動聲色,盤踞山崖一日一夜。

  戰場上頃刻混亂的心情,令青年決心與素還真一行人分手後,再度循昔時書生指點的入界左道折返,惟方經正道奇襲的兩座魔城戒備森嚴,不欲驚動魔兵的他,只能待在邊界山峰,無法更近一步。

  想要整理思緒,其實大有去處;為何選擇重蹈險地,青年也說不上來。

  或許,因為混亂的源頭,無論兄弟或好友,都身陷魔界之中。

  或許,離對方近一些,自己更能看得清、勘得破。

  或許……

  敏銳察覺山坳轉彎處來人氣息,青年停下吹奏的動作。

  因長時間注視火燄而矇矓的視野裡,身無長物、手上單單拎著兩只酒壺的紅髮身形,端地惹眼至極。

  注視著漫步而來的鬼族之王,心中紛亂倏然止息,青年劍客不自覺地展顏舒眉,順勢站起。

  或許,選擇再回魔界,不怕死地吹奏簫曲,只是想在平和的氣氛下,再見一次分道揚鑣的知交。

  能談出什麼?不知道。能改變什麼?不知道。

  只是想聽聽他的聲音、瞧瞧他的樣貌……

  不求問題能解決、不求答案能明瞭,只要能再次比肩而立就好。

  或許,吹簫的自己,與聽簫的鬼王,都只是痴人罷了。

  「你來了。」擱下鐵簫,青年平靜開口。

  腳步一頓,鬼王頷首。「嗯,我討酒來了。」

  「酒在你手上。」瞥向來人所攜之物,青年挑眉。

  洒然聳肩。「早知你沒帶,吾自備而來。」

  「想借酒澆愁麼?」接過鬼王遞來的酒壺,冰霜綠眸瞥視形貌不復的昔日故交。

  揭罈仰首灌了兩口,鬼王闔眼似在品味酒香。「酒醉、送人膽。」

  「你有心事。」跟著啜飲,青年肯定道。

  睜目望向青年,鬼王苦笑。「還是老樣子,愛得很深、跌得很深。」

  指掌握緊壺身,沉默片刻,青年一字一句緩緩道。「你不快樂。」

  「魔界之君雖非吾所望,卻是吾與生俱來的責任。」沉沉一嘆。「你仍要選擇阻止麼?」

  「做一個選擇還必須考量能力與心力,否則一切都是空談。」青年平鋪直述。

  「你這個性,老愛挑最艱難的路子走。」鬼王搖頭。「別談煩心事了,來,老規矩,不醉不歸!」

§

  黃湯下肚,模模糊糊、恍恍惚惚間,青年背倚岩壁閉目沉沉睡去,再睜眼時,周圍雲霧繚繞,身旁鬼王不見影蹤。

  踏出數步,只見雕樑畫棟,冰裂窗格,眼前熟悉的場景,自己不知何時竟又回到當日朝露之城中、曾與書生徹夜共飲的暖閣。

  越過杯盤狼藉的酒席,來到裡間,回復書生模樣的朱聞蒼日,正酩酊大醉毫無防備地酣睡榻上。

  青年走近榻旁,定定注視著好眠的紅髮書生,一陣暖意漫漫流過心頭。

  伸手撥開書生遮掩半邊臉面的旁分前髮,指尖流連輾轉,輕輕撫過即使睡夢中也笑意彎彎的眉眼和唇瓣。

  ──此時此地,此情此景,若你是女子,或我是女子,多好?

  耳邊響起的,是書生當日顛顛倒倒的戲語。

  青年扯開顫顫的微笑。

  若你是女子、或我是女子……可我們都是男子啊……若你是朱聞蒼日、不是銀鍠朱武,若你只是天邈峰上的朱聞,不是異度魔界的朱武……多好?

  癡人說夢、浮生若夢、而這、說到底也只是黃粱一夢罷了。

  ──簫兄,除卻身為武痴傳人、荒城少主的身份,你真正的想望是什麼?

  依稀猶記,小橋樓頭,風揚綠柳,書生轉著扇柄,挑眉直問。

  自己的渴求、自己的想望……自己真正想要的……

  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動,青年倚榻低眉,憑著前一回共飲同枕時羞赧不可告人的片斷記憶,將自己的唇密密貼覆書生微微張闔吐息的柔軟唇上,舌尖舔舐吸吮對方齒間,隨著漸次粗重的鼻息相聞,對方半睡半醒間似有若無的默然回應,引動青年身下一顫。

  抬眼,但見書生似笑非笑望向自己。

  青年抽身急急後退,腳下一絆,往後仰倒。

  驚醒。

  轉頭望去,靠在自己身邊鼾聲沉沉的,仍是紅髮張狂頂戴鱗冠的鬼王。

  怎麼每次跟這人一道喝酒喝到茫,便會專做一些亂七八糟的夢?

  青年倏然坐直身軀,雙眉蹙緊。

  這回,竟是自己對朱聞蒼日……那樣荒唐!明明對冷灩前輩皆未曾有過的綺念,怎麼會對朱聞……?

  夢中心口怦然的興奮刺激,夢醒猶有餘悸。

  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為何會有如此古怪的念頭反映成夢境?

  纖白指掌掩住臉面。

  身為男子,怎能對同性好友動心起念?對方非但身為魔界之王,甚至有妻有兒心有所屬!

  怎麼能夠?!

  慌張過後,心頭浮起的苦澀滋味,是絕望。

  原來,傲峰之巔的異常心亂、戰場臨陣的頃刻憂煩,問題的答案如此簡單。

  縱使懂得也沒用。

  疼痛並不會稍減,只是更加莫可奈何。

  書生之所以不同於冷醉、不同於月漩渦、不同於宵、不同於其他任何人,是因為書生之於自己,是這般的不一樣。

  因為,不只是朋友。

  因為,對於書生,自己有著不能啟口無法實現的奢求。

  心口絞痛。

  由於鬼王應邀到來隱隱癒合的胸膛深處,鮮血淋漓再度破綻。

  這一回,青年清楚明白,疼楚的源頭比起朱皇血毒,更加無可救藥。

  正值情緒不由自己的當口,側旁傳來半醉半醒的低沉嗓音令男子渾身一震。

  「……你怎麼了?」鬼王醉眼惺忪地開口。

  「沒、沒什麼。我走了。」拉垂灰氅蓋住大半頭臉遮擋對方關切的視線,不待鬼王回話,青年持簫起身迅速離開。

  「簫……?」

  鬼王一聲呼喚尚未來得及出口,轉瞬便被青年施展輕功的呼嘯風聲拋在腦後。

  凜凜寒風中,青年顫顫一嘆。

  對方是男子、對方是魔王、對方心有所屬,自己卻是連朋友都算不上的朋友。

  喉頭澀然。

  一如書生預料,自己果然自始至終,都挑了最艱難的路走……

  上一回解毒的代價,自己失去唯一的至交好友;這一回沾染心頭的毒,又該拿什麼來交換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