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愛一個角色,因為他是吸引人的男人,
所以在下筆的時候,某月對自己的最基本要求,
雖然自己身為女性,但在寫男人們的時候,
不許自己把筆下角色寫成披著男人皮的女人。 



  前言:因為有人被某月的翻船番外雷到了,是以有感而發想來聊一下。

  其實翻船文只是一個開玩笑的說法,想來說說某月所謂的寫攻君翻船一事始末由來。

  雖然照長輩傳統的說法,男男或女女都有違天地陰陽自然之道,但不能否認這世上就是有這樣的愛情存在。女性寫手寫的耽美小說跟本格的同志愛小說雖然根本上有所不同,但某月對自己的要求,是在下筆寫兩個男人談感情時,筆下的角色就是男人,不允許自己寫出披著男人皮的女人出來。

  當初一開始下筆寫布布BL同人誌時,諮詢的「圈內人」與他的伴侶剛好就是攻受互換的同志情侶,所以在某月的雛鳥情結裡,男男戀愛的攻守,從一開始就沒有絕對。情侶之間個性或有主動與被動的互補,但講到上床這件事,沒有人該永遠當被壓的那個,也沒有人永遠就是把人壓得死死。「天驕」的小開續緣如此、「櫻花洛」的非凡召奴如此、「無間系列」的吞佛與宵更是如此,「燕燕羽飛」的燕歸人因為羽人個性的緣故,勉強逃過了被翻船的命運,但寫到「朱顏」裡的朱聞與簫中劍這一對,如果回頭去看兩人當初從天邈峰一路趴趴走的劇情,雖然一開始是朱聞主動搭訕,但兩人決定要去哪裡、決定要做什麼事,其實都是朱聞跟著簫中劍在行動,連回魔界朝露之城,也是因為簫中劍想去,所以朱聞才改口說那回家看看也好。

  個性上,朱聞被某月定義為M攻,簫中劍是S受,聽起來好像很矛盾,可是這兩人有趣的反差點便在這個地方;朱聞也許會因為花花公子的本性無法控制會在身體接觸上毛手毛腳,但沒有簫中劍的首肯,朱聞的個性不可能硬來到底,所以雙方關係的轉折關鍵點絕對是在簫中劍身上,對於一個不怎麼歪(只是動了心還沒到欲求不滿)的在室男來說,生理上的最後一關要接受男人有一定的難度──這部份是某月在《朱顏》裡的衍生詮釋,未公開的番外篇最後設計出的場景之所以到頭來會變成意料之外的翻船文(請相信某月也是邊寫邊哀號的),是因為某月心裡把簫中劍當成男人來看:是男人的,你有的東西我也有,該用的時候還是會用──簫中劍心腸軟,但不代表他是硬不起來的男人。加上某月編排的場景是為了救朱聞一命,在這前提之下,製造出讓簫中劍主動打破藩籬的機會,因為只有在簫中劍自願的情況下,朱簫這一對才有在肉體尺度上往前邁進的可能。

  說到底,當男人的對象是男人,就可以有被翻船的機會,端看寫作的人安排的橋段夠不夠說服力──某月自詡在這方面一向歪得很道地,而且常寫到自己笑到邊寫邊拍桌;當初連寫吞宵都可以寫到傷重的心機吞自願被翻了,更何況是狀況危急虛弱無比亟需簫中劍出手救命的朱聞?

  之所以愛一個角色,因為他是吸引人的男人,所以在下筆的時候,某月對自己的最基本要求,雖然自己身為女性,但在寫男人們的時候,不許自己把筆下角色寫成披著男人皮的女人。

  絕對的攻、絕對的受──在某月的字典裡,從來沒有那種東西。遑論在雙方互有情意的情況下,用身體的攻受來定義愛情的配對順序,對某月來說更是詭譎至極。

  愛了就是愛了,愛他的人愛他的心愛他的骨愛他的全部,限制越多,等於匡住了自己的眼,也匡住了愛人的心,何苦?

                            夜月曙星

結論:所以,只要說服得了自己,我還是會寫自己想寫的東西,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