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前行、莫回首。
簫兄、吾友。

(圖片出處:Dongj 曼珠焚華)

                捨無間

  早在覺醒離家之始,他便料到遲早得回去面對現實的一天。

  無知自有無知的快樂,知道太多的聰明人往往是日子最難過的一群。

  所以他樂得裝傻,許多事情不想追根究柢──例如、魔界近況如何;例如、九禍為什麼甘願耗費心力想方設法喚醒自己。

  站在邪族女王領導統御的立場,即使魔界戰將傷亡殆盡,八百年前便對魔界侵略方針高唱停戰反調、再加上恩怨情仇牽扯不清的鬼族王子,絕對是復活名單順位最後一名。

  九禍必定迫於無奈才弄醒自己這隻形同殉職的戰神。而不想再戰沙場的他,唯一選擇只有逃避。

  對他來說,與從來沒把自己擺在第一位的舊情人再聚首,勢將重演當年衝突的窘局。離家出遊,最大目的在於迴避與九禍之間的和戰爭議,論爭未定之前,九禍帶領的魔界難有決定性的攻擊行動──儘量拖延魔界的攻勢,是他表達反戰意願的消極作為,只求拖得一日是一日,等待事情轉寰之機。

  只是入界援救青年劍客之舉,不但曝露了自己的行蹤,更因此讓同伴捲入魔界計謀,成為九禍與伏嬰師合作用來佈局誘使自己回歸的籌碼,老實說,邪族女王劍走偏鋒的作法,成功讓他措手不及。

  自己回不回歸,真有這麼重要?非得擺下龐然陣仗聯合雙城之力共謀佈局?

  透過伏嬰師居中穿針引線,來到地羽之宮會晤舊情人的書生,順利與華裝冶豔的女后私下獨處,爭吵不過開頭數句,訝異見到伊人珠淚成串落下的瞬間,因至交遭難及不滿九禍隱瞞一雙親生孩兒身世的滿腔怨懟與怒意,頓時煙消雲散蕩然無存。

  書生明白,依魔界一向的策略行動準則:只要可用以達到目標的人事物,皆是運籌帷幄的棋;在江山大業前提下,首當其衝有資格被當成棋子的,包括九禍與自己。

  印象中,他從未見過她哭泣。堂堂女后在男人面前毫無遮掩的梨花帶淚,實乃前所未有之舉。

  而淚水背後代表的意義──顯然,魔界的景況已然糟到主戰的邪族女王不得不向主和派低頭的地步。

  書生閉目長嘆。

  連堅強能幹的九禍都束手無策,看來家業榮衰果真今非昔比。

  鬼族大王第一次深刻體認自己活像窮到只剩一身行頭、死至臨頭尚不自覺的富家子弟。

  似乎該是睜開眼睛認清現實的時候了。

  況且,九禍的求和提案,簡直美好得不可思議。

  闔扇挽袖,輕柔捻去情人頰邊淚痕,男人將女子尖尖下巴捧入掌心。「妳找我,只是為了想要一個孩子?」

  「我要的,是一個血統足以繼任異度魔界王位的新主,以及在新主足堪重任之前,能暫掌魔界兵符穩定局面的人。」伸掌覆掌,垂髮銀鈿閃閃爍爍,映襯一雙美目燦勝天星。「事成之後,你想辭任退隱,我陪你。」

  髮香幽幽,近在咫尺,風華絕色,唾手可得──書生不由憶起當年為這張容顏心醉神迷的自己。

  攜手退隱啊……

  明知夢想遙不可及,明知雙方理念南轅北轍,願意拿他說過的話哄他、願意委屈讓步嬌媚示好的女子,份外美麗。

  苦肉計、美人計──邪族女王設下環環圈套,只為擠兌出他一句許諾。

  拋棄朱聞蒼日分身軀殼、回歸魔界、恢復銀鍠朱武完全體。

  望向自己曾誓言生死以之的女子,書生心頭五味雜陳。

  被心愛的女人欺哄,至少證明自己仍有被欺哄的價值。有了這樣難得的溫柔噥語,即使明知伊人機心算計,也甘之如飴。

  愛情如同鴆酒,即使明知有毒,仍能令人含笑飲落。

  只是,在喝下毒酒之前……

  鬼王挑眉開口。「旱魃與我,如果有得選擇,妳會選擇我嗎?」


  「現今世上,活著的人當中,我想選擇的只有你。」邪族女王抬眸直視。「這樣的回答,你滿不滿意?」


  「我也只是問問而已。」伴隨淺淺笑語,男人挽起纖纖素手,入帳解衣││放真心搏感情的人是傻子,只要一碰到九禍,他向來沒有正常思考的能力。


  「事到如今,又何必明知故問?」邪族女王挑眉。


  「妳說呢?」男人以反問狡猾逃避問題。


  秀眉微蹙。「我沒跟你計較簫中劍之事。」

  指掌攀上羊脂白玉一抹酥胸。「拜妳所賜,他身中魔毒。」

  「那也只是扯平。」手上寬衣解帶,女后貓眼微瞇。「你讓我誤以為你還沒覺醒。」

  「所以脾氣就發到無辜路人身上?」低頭咬囓頸邊。

  血色蔻丹刮過赤裸胸膛。「讓你洩露魔界出入機密,簫中劍絕非無辜路人。」

  男人抬眼皺眉。「別把人當成似妳一般玲瓏心竅。」

  「真捨不得讓他成為自己人?」皓腕纖纖環扣情人頸背,女子低問。

  「該擔的責任我會擔起,動我腦筋沒關係,要動他,不可以。」倏然停下動作,書生肅語。

  為她生、為她死,是他自己心甘情願,好不容易交到的摯友萬萬不該為此一道攪和下去。

  「你是認真的?」仔細打量枕邊人神情片刻,女子慵懶闔眸。「……也罷,只要你肯回來,我無所謂。」

  「對妳,我向來只有舉手稱降的餘地。」

  成功令邪族女王承諾棄用手中籌碼,書生放下心來,這才為時已晚地想起,前日睡在青年身邊,夢裡一場假鳳虛凰巫山雲雨,某方面早已耗盡大量精力。加上現在單純分身,本來就比較虛……對於女子當面兌現的要求,只得嘿嘿一笑。



  「朱武,還沒開始就舉白旗?」媚眼如絲。



  「是啊,太久沒複習,忘記了。」男人狀似無辜地用力點頭。

  此時此刻,再怎麼沒腦袋,也知道事實的真相絕對不能拆穿。



  「銀、鍠、朱、武!」橫躺被間的半裸美人險惡瞇眸。



  「嘖,開開玩笑嘛,年紀大了還這麼大脾氣……噢!」身下一痛,鬼王皺眉。



  「既然忘記,留之無用。」冷哼。



  男子一面探手握住伊人擱置己身要害處的腳踝,一面艱難開口。「妳捨得?」

  分身最大的好處,便是可以無賴耍痞,爭取時間再振雄風。

  「沒用的話,沒什麼好捨不得的。」眼神流轉,似笑非笑。「要我把伏嬰師叫進來幫忙麼?」

  鬼王一驚。「叫他進來幫什麼忙?」

  「道具、藥物、咒語。」女子淡道。「以‧防‧萬‧一。」

  男子頓了頓,當下浪蕩魅笑,大掌順著伊人白皙足踝一路蜿蜒上攀,耳鬢咬囓廝磨。「那些旁門左道的勞什子,若比得上真槍實彈萬分之一,妳捨得喚伏嬰師進來伺候的話,只要吩咐一句,我無所謂。」



  「朱武,你啊……」隨手拆卸男子束髮金鈿環扣,女子皓腕伸環貼緊靠身上的瘦削腰肢,感受著男子的賁然硬挺,豔似牡丹的笑靨清麗難言。「那就好好展現你的辦事能力罷。」

  埋首伊人濃密髮間,拋卻旁念縱身忘情之前,書生暗暗默語──

  簫兄,對不起,就跟你吃盡苦頭非得守住對冷灩的臨終承諾一樣,這邊也是愛到卡慘死……

  地羽之宮一場繾綣,魔界內部和戰論爭商議底定;邪族女后卸甲引退,鬼族大王葬日回歸,中原武林正魔對峙之勢,就此重整棋局。

§

  入魔那段時日,青年並非完全沒有記憶。

  最後的印象,自己倒進書生懷中,爾後,是一場醒不來的漫長夢境。

  青年猶記回到傲峰取得佩劍天之焱,重演與六禍蒼龍、冷霜城之間的戰鬥;雖然隱隱覺得事情不對,但接連面對無法放手一搏的仇敵、無法以牙還牙的憾恨,青年劍客心頭只有止不住的漫漫殺機、扼抑不了的翻騰殺意。

  有生以來第一次,他拋開束縛,血刃冤屈,殺得痛快淋漓。

  反正在夢裡。

  直到那道熟悉又陌生的赭紅身影來到自己面前,以刀擋住去路,要求一戰生死。利刃透出來人胸膛剎那,灼燙血花飛濺臉面,青年劍客一陣暈眩,隨即意識昏迷。

  再清醒,他已處於熟悉的傲峰雪洞,不見那道赭紅身影。

  自己與朱聞蒼日的決鬥,是夢?是真?

  紫氅刀客的轉述與書生留下說明事由原委的書信,令青年一時無語。

  若非他當日執意前往朝露之城試圖尋找義弟,朱聞蒼日不至於會為了營救身中魔毒的他,犧牲自己。

  是他害了不願回頭的朋友再度淪落。

  早先勸同伴面對現實是一回事,但朱聞最後卻因他而妥協;被迫作出的選擇,不會有好結果。

  只是,不同於半途投身魔界的月漩渦,朱聞蒼日乃離家出走的魔者,在情在理,身為毫無關係外人,沒有勸人再度拋棄家族的理由。

  原本鮮少做夢的他,不只一次,夢見胸前劃開一道深刻劍痕的書生仰倒雪地,血漬沾污的嘴角微微揚起。

  不只一次,當自己顫抖伸袖摀蓋書生胸膛猙獰創口,後者探掌覆上自己手掌,血液仍不斷自指間汨汨湧出。

  不只一次,聽見書生咳著血,掙扎著對他說──

  且前行,莫回首。

  簫兄、吾友。

  當他張開手臂欲攬書生身軀,同伴軀殼竟瞬間幻化成光點四下飛散,空留雪地怵目驚心成灘血華。

  夢,總在此時嘎然而止。

  每夢一次,青年益發不知所措。

  心頭的莫名情緒,不似當日被冷醉誤會深重時的苦惱、亦非似被月漩渦責難怪罪時的難過。這股空空蕩蕩的感覺,算什麼?

  烏飛兔走,傲峰絕頂,自魔化狀態恢復正常的青年盤坐石上反覆思索,一時無著。

  眼神習慣性望向冷灩冰塚,念頭偶然閃過。

  昔時,織劍師死在自己懷中、冷醉決鬥退走出峰、月漩渦數次當面拂袖而去──青年真心交陪過的人裡,只有書生的離去,竟是一覺醒來不見影蹤。

  即使書生留下隻字片語,對青年來說,遠遠不夠。

  雖然,依以往對待冷醉及月漩渦的經驗來推測,即使追上門去,對方不領情的局面居多,他仍壓抑不住想再見朱聞蒼日一面的念頭。

  明知書生已在信中點明此後正魔殊途,青年依舊想親眼看他會以什麼樣的神情對待自己;想親耳聽他會以什麼樣的語氣對自己訴說。

  低頭注視自己穿戴銀套的手掌,張而復握。

  就算要分道揚鑣,也該當面親口。

  看來,魔界這一趟非走不可。

  晨曦裡,青年下定決心,猛然起身,自冰巖頂端提功竄落。

  腳步邁回第十二峰,只見小屋門前,同居的紫氅刀客旁邊佇立一道淵渟嶽峙的背影,拂塵劍袋,蓮冠紗袍。

  「簫中劍,你回來得正好,素還真探望你來了。」非人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青年負手於後,足尖踏雪而過,轉瞬來到小屋門前,朝著名動天下的修道人微微頷首,開口道:「素賢人造訪寒舍,未知有何指教?」

  「前些時日,宵曾因你入魔一事尋素某相助,只是礙於處理東瀛入侵未能及時盡力,特來致意。」拂塵上手,修道人略略躬身。「空谷兄已解除魔化恢復正常,實乃萬幸。」

  「傲峰屬性絕冷,光是登上十二峰便要消耗大量功體,素賢人特地上來一趟只為致意,未免太顯隆重了。」青年劍客揮袖。「請說清真正來意罷。」

  「空谷兄快人快語,如此素某也省下功夫了。」修道人微微一笑,款款道來:「根據線報,異度魔界鬼族禁地開啟,似將再起戰局,素某現已掌握魔界內部藍圖,預備合眾人之力兵分多路奇襲魔界,特來請空谷兄出馬,一抗魔界鬼族關卡──朝露之城。」

  朝露之城?

  青年挑動眉稍。「主動直搗魔界大本營,似乎與傳聞中琉璃仙境穩紮穩打不求燥進的作風大異其趣?素還真,你這麼做的理由,可否告知?」

  面對青年一針見血的疑問,修道人思忖片刻,毅然開口:「老實說,葉小釵遭魔界俘虜已有一段時日,生死未明。空谷兄,素某的心情,相信你比誰都更能明白。」

  青年劍客冰綠眼眸對上修道人澄澈雙眼。

  刀狂劍痴‧葉小釵──長年與素還真綁在一起的響亮名頭。原來,江湖打滾多年的中原正道領袖,原來也有不可碰觸的罩門?

  比起總是單槍匹馬獨對魔界意圖拉回兄弟好友的自己,為了營救葉小釵,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把整座正道全拖下水,務求一擊必中的快狠準作風,不愧是屹立不搖的清香白蓮素還真。

  對照之下,自己的處理方式顯得拙笨許多了。

  只是……

  「魔界主動再起戰局──依我的了解,他的性格,不可能。」青年沉吟。

  「這是素某特地商請空谷兄出馬的主因之一。日前孤山亭一會,曾親見銀鍠朱武作風不同歷任魔君,是以得知魔界將再燃戰端的消息,也有同樣的疑問。空谷兄若能出手牽制魔界後援,亦可趁機探查究竟。」

  聽聞修道人毫不遮掩地點明緣由,青年明白,傲峰上數日遲疑思量下,已然錯過獨自潛入魔界尋找好友私自了斷的最佳時機。

  若配合素還真出兵計畫,便印證了書生在信中所說,兩人的交情從此各有立場……

  饒是如此,他依然沒有抱著失去這名朋友的打算。雖然自己還沒想清楚該怎麼做,無論任何形式,能夠見上一面,至少能搞清楚些什麼。

  暗暗嘆了口氣,青年劍客閉目復睜,定定望向修道人,允諾道:「朝露之城,交我空谷殘聲罷。」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