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顏》後記

  朱聞蒼日與簫中劍這一對,一開始想寫的中心命題,便是「一個人一生不僅限只愛一人、也不會只愛一回」。因為嚐過失去的滋味,所以更能珍惜所有──每個人的人生,都是歷經不斷跌倒、失敗的磨練,才有機會成就理想中完滿的圓融。

  簫中劍對某月來說,是個很特殊又棘手的角色,一開始,某月因為吞宵王道的關係,對於簫大俠抱持過莫名的敵意,深怕正史一個不小心(咳嗯)便會無可挽回地演出把宵寶配給簫的戲份,後來鍘龑史廿八集朱聞出場,因為一眼就喜歡上朱聞,才透過了朱聞的眼光去愛上了簫中劍的美色(喂),不可否認,當初在寫《無間道──戰神系列》時,某月並沒有認真去挖掘這個角色的內心世界,而是採取了比較偏向魔界一方的視角寫法。當初在神州28集簫中劍退場後當週,於卅六雨及「聞簫夕」同步發表「朱顏前傳‧可不可以不分勝負/誰規定打架要贏」一文,當時承蒙「聞簫夕」上維護簫中劍角色形象甚力的簫迷本命道友群於文後回覆指謫某月未尊重角色原型,在那之後,某月盡了最大努力,對簫中劍自出場戲份到最後退場做過一番鑽研,並試圖以自己的眼光來詮釋這名在霹靂武林正史上,毅然放下父仇不報、心理轉變甚為特殊的刀劍客其感情世界。

  一直到後來,喜歡上簫中劍的關鍵,在於發現他竟然是個口拙又心軟的青年劍客──出場的一百多集裡,簫中劍雖然身兼荒城劍法與武痴絕式,卻始終未曾真的殺過什麼人,最後的最後,真的死在他劍下叫得出名字的角色,是一路逼他逼到大家早就完全看不過去的跟蹤狂大叔冷霜城;比起可以毅然為了理想不同、任性拋下一切離家出走的朱聞,簫中劍在面對人事這一點上,其實顯得更為多情。

  「因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這是黃易《覆雨翻雲系列》裡對主角浪翻雲的著名描述,雖然簫中劍與浪翻雲是不同類型的劍客,但在下筆寫簫中劍這位青年劍客時,這句話時常浮現心頭。因為個性多情,外表冷漠,所以簫中劍先後遭好友冷醉及兄弟月漩渦誤解時,只能一再陷入無法解釋的追逐迴圈,直到遇到朱聞蒼日,才讓簫中劍有機會跳出了這樣的重覆循環,孤獨寂寞的兩人於是一拍即合。

  在某月心中,簫中劍與朱聞蒼日相知相守的感情,已經不只是愛情,而是彼此對人生的印證。當然,在某些人的眼裡,心裡同時存在兩個人是對愛情的污衊──愛情應該是質潔純粹不掺一絲雜質,自私到容不下其他任何物事──選擇寫出心裡同時有著九禍與簫中劍的朱聞/武,對愛情小說而言是吃力不討好的設定,尤其BL小說裡,竟然出現的兩場床戲都是男女床戲,朱簫二人只有到接吻的程度,以市場取向來說,不啻是自取滅亡的玩法,只是某月實在無法忽視正史賦予朱聞/武的設定,還是寫了自己想寫的東西。官方正史上,朱聞在遇到簫中劍的時候,本來就是已經有老婆孩子的人,《朱顏》裡因為私心想寫朱簫,不敢深入觸碰九禍的心理,單以朱武當年對愛情的任性惡劣這點入手,順拆正史BG官配,將朱聞配給簫中劍;對某月來說,這已經是取巧的切入點,站在個人立場,只有在這樣的前提下,朱簫才能有BL定義上「在一起」的可能,也只有這樣的寫法,某月才能說服自己,朱簫配對在正史的夾縫中得以成立。

  某月寫同人誌,無論是正經或惡搞,向來要求自己無愧筆下任何一個角色在正史中的個性與表現。至於朱聞的愛情,只能說,如果一生只愛一回,一回只愛一人當然好,但他老兄就是戀愛運差,家裡家花搞不定,往外跑遇到野花又任性出手──現實中,這樣的花花公子,恐怕才是真實的存在,耍痞、耍帥、讓人愛得要命又恨得牙癢癢──如果沒遇過,那是幸運;如果遇上了、心動了,那也是命。

  九禍之於朱武、冷灩之於簫中劍,這兩位女性分別是朱簫生命中的女神,若沒有這兩位因為對職場專注分別冷落或漠視了這對多情種子,不會有機會讓他們在最後選擇了彼此──九禍是朱武的最愛、冷灩是簫中劍的最愛,朱簫會契合的最大原始動機,是孤獨到了盡頭對彼此產生共鳴的相知相惜,而在最後的最後,終自量變轉為質變。

  沒有九禍,就沒有離家出走不願當王的朱聞;沒有冷灩,就沒有天之見證捨己存道的簫少。正因朱聞與簫少都是癡情種,情路又不約而同地如此坎坷,這兩人才能如此糾葛啊!

  甚至對簫少來說、對九禍來說,朱聞/武都不是他/她生命中的唯一──天殘地缺──就是因為要不完美才能更顯得感情的珍貴;而且,一份感情必須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不管哪一樁出錯,都是悲劇。《朱顏》的最後,某月私心透過素老大開金手指讓兩位最後以桃樹轉命再生的方式圓滿團聚,對某月來說,他們在自己心裡已經又活過一遍,這樣就夠了。

  即使再怎麼浪漫唯美,不能否認這世上還是有花花公子這種生物存在的!!可是一馬不能雙鞍,所以三魂雙體在這時候就顯得是個很好用的設定(喂)。親愛的編輯大人說《朱顏》裡頭寫的九禍只有冷與豔,那是因為朱九官配已經太強,這本是朱簫、如果再深寫下去,根本拆不成啊!(滿地亂滾)那可是魔界版的狂刀跟他家的慕容蟬耶!(編曰:妳可以不要拆……)

  關於九禍,故事裡沒有機會寫明,某月對於正史的看法是:九禍並沒有欺騙朱武,她很清楚告訴朱武她想要生下聖魔元胎來繼承朱武不想要的異度王位──可惜賭輸了,她沒撐過生小孩這一關,後來屍體上下蠱維持脈動的搞鬼應該是伏嬰(可能在魔皇指使下)的計謀──目的在於為了騙朱老大因老婆生死而替魔界賣命。

  如同朱武所說的:他相信九禍沒有騙自己;只是她總是必須以大局為重。

  若是一路看著無間系列過來的朋友,可能會在《朱顏》裡看到眼熟的句子。《燕燕羽飛》裡的:「不只是朋友」及《續無間》裡的:「即使明白了,也莫可奈何」。不是某月故意偷懶用了重覆的句子,而是在某月妄想的鏡花水月霹靂江湖裡,本來應該是義氣交心的漢子們之間,發生愛情的機會,只能藏在友情裡。如果這些人到了現實生活中,大概都是交情好到彼此老婆都會吃兄弟醋的那一型。從不解愛情直接從性愛開始的吞宵、到彼此誤解最後才搞清楚的燕羽、到彼此錯過生死交陪的朱簫──看金庸小說長大的某月,一直很喜歡武俠小說裡的愛情。只是因為愛情從來不是武俠小說的重點,所以更增添了吸引人的魅力。布袋戲對某月來說就像是一篇永遠也演不完的武俠故事,所以,在寫布袋戲同人誌時,才會私心把愛情當成演譯衍生故事的動力來源。

  很多人愛角色都是因為在角色身上看到了自己──不諱言某月也是。只是寫小說的時候,某月沒辦法因為私心故意無視對這個角色來說無法忽略的東西。要愛就要愛他的全部連他愛的也一起愛!(握拳)愛情是自私的,可是自私到了頂點反而是無私的。(擺出棄爺爺的姿勢)所謂神愛世人……(→這位太太妳離題太大了!)

  不管是在看什麼戲劇,其實都是投射心理,為什麼說作品出手作者已死亦是如此,因為讀者可以自己去詮釋自己看得懂的、想理解的東西,其實當初下筆時也曾猶豫,是不是要私心拿掉或改寫正史的哪些劇設(例如簫中劍對六禍之戰的成敗結果),後來發現,就是因為前面經歷了這些事情,才會讓簫中劍在遇上朱聞的時候會有那樣的行動跟決定。思量到最後,還是想用貼近官方正史的方式來衍繹朱簫的同人故事。

  因為發生了這些事,因為走過了這些路,所以才會有讓人心動心疼的這一對。因為雙方都有各自的顧慮及繁雜的背景,兩人的情誼才會在層層險阻中淬鍊得更加精純。

  不想無視朱武對九禍的愛情,不想無視簫中劍傲峰上那段絕望的初戀,因為各自經歷過不完滿的感情,所以兩人才會如此珍惜彼此。

  選擇決定命運,性格決定選擇,《朱顏》裡頭的這兩句是有感而發,也是在審視正史朱簫戲份時一直以來的感想。要說他們二人神智昏聵見識不明所以被謀略家牽著鼻子走(寂寞侯之於簫中劍、伏嬰師之於朱聞/武),不如說他們其實對謀略家的算計背後意圖一清二楚,可是往往明知是計、明知背後有鬼,還是踩了下去。

  為什麼?因為他們都是重情重義的漢子,仗一身驚才絕豔,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為了賭那一絲絲的可能性。而賭贏或賭輸,其實並不是他們在意的重點。重點是,他們因為是他們,所以做下了不悔的選擇。

  那樣的執著跟傻氣,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未嘗不是豁達人生。

  身為朱迷本命,某月的任性,是讓筆下的簫中劍先懵懵懂懂愛上了這樣的朱聞,到最後,兩人都用自己一命,陪了對方一命。

  朱聞葬日、簫少涅磐,從傲峰到天邈,死生相陪,是專屬於這一對的浪漫。

  對男生而言,他們會說那是女人無法懂得的男人友情(這是從某月一開始寫布布同人誌,舍弟看文的評語);但對身為腐女的某月來說,那是生死相交的愛情。

                      夜月曙星 二○○九年七月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