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無間

  夜色涼如水,倚窗看天星。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耳邊傳來同伴朗朗吟誦的詩句,青年一雙微醺綠眸斜斜瞅著身邊同伴,後者醉態可掬地搖晃著手上金樽,伸出窗外盛滿杯底的月色,早已隨手拆卸的束冠金鈿擱置一旁,披散的三尺血色長髮與青年近在咫尺的雪白霜髮盤捲交錯,赭紅碎花衣襬覆上寬衣解帶的灰毫皮氅,繾綣凌亂中自成一派寫意風流。

  自從天邈宮一行歸來後,因為本命桃樹意外遭棄天帝寄宿再生,造成書生明顯落差的體力差距,為了隨時以自身氣場相護書生維持元氣,青年牢記玄宗道者先前的吩咐,回到南方莊園後,一別以往的分房而居,二人開始同寢共食的生活。

  這樣的結果,對一向喜歡把握機會對青年毛手毛腳的書生來說,原本應是樂觀其成,只是經歷了天邈宮裡那場青年為救書生一命而主動出手的情事後,花了一段時間療養才恢復舊觀的書生似乎受到嚴重打擊,從此即使青年與自己白日夜晚寸步不離,書生竟是在床笫之間也謹守分際,未曾似往日一般老愛纏著青年輕挑逗弄。

  對於書生的一時轉性,青年五味雜陳,不知所措。

  桃樹下重生的那一夜,書生說,他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慢慢等,讓自己考慮清楚,才會跨越最後的那道防線──而自從二人攜手歸隱,輾轉春去冬來,自己猶豫了一整年,書生也等待了一整年。

  這一年裡,每回出門遊歷歸來,書生老是愛把一些不知從何處搜集得來的繪卷圖本塞到自己房中,自己看一本收一本,未曾主動在書生面前提起,書生也順著自己裝傻當成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對於冷灩,是年少時期質潔純粹無關綺念的真心戀慕,遇到書生的主動招惹,乃至於日後的入眼入心,完全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一路走來,除了書生,自己再也無法想像能夠跟任何人走到這般完全契合的程度。

  縱使男子與男子之間有違天地陰陽調和生息之道,他不曾後悔自己選擇印證的對象,是眼前這名行事作風老愛顛顛倒倒的紅髮書生──對青年來說,能夠讓自己敞開身心的,只能是朱聞,也只想是朱聞。

  然而書生不似自己,從一開始便不是單純只有他一人。青年猶豫的癥結所在,始終不想跨過的那一步,只為書生的過往而躊躇。

  再怎麼說,眼前這人曾有過妻子……而自己,是個男人……身體先天構造的差異,連未經人事的自己都知道根本不同,更何況是親身經驗過的書生?

  反正退隱江湖的生活有的是時間,青年並不急於打破現狀,寧可讓二人的關係在原地踏步。

  只是天邈宮一行徹底擾亂了青年的心境──無端降臨的劫數,說明即使二人脫離武林風暴中心閒賦鄉野,亦難免遭遇不測風雲,旦夕禍福。

  險險失去書生的經歷,喚起往昔黯然神傷的記憶。

  或許,種種的考慮遲疑都是藉口,自己只是害怕幸福會在完全到手之後,旋又失去。若是如此,倒不如一開始便不要擁有──不要開始,就不會結束;不曾擁有,便不怕失去。

  命懸一線的情事,強烈催化昔時深烙心頭的印記。書生遭遇的天雷劫數,彷彿老天爺在點醒自己,二人之間早已開始,早已擁有彼此,幸福不主動把握,隨時都可能失去。

  在那之後,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只要書生處在自己伸手可及之處,青年總忍不住滿心想著竭盡眼耳鼻舌身,去感覺、去觸碰、去品嚐、去體驗書生的存在。

  莫名焦躁的思緒、莫名乾渴的喉頭、莫名悸動的胸口,每一項癥候,再再訴說著無法自救的毒症,而解藥來源近在眼前。

  只是,朱聞是不是已經對自己失去了興趣?是不是在那場情事過後,兩相比較之下,書生仍舊比較喜歡……女人?

  即使如此,青年清楚明白,自己想要朱聞。

  該如何是好?難道……要換成他主動對書生出手嗎?

  他只知道,自己不想再繼續苦等。

  藉著幾分酒意,青年強自壓抑心緒強烈波湧,伸出指掌按上書生赤裸胸口,只覺對方皮膚血肉之下,溫暖心臟正規律跳動。

  鼓起勇氣,青年拉過書生的衣領,孤注一擲沉聲問道:「朱聞,我、你到底還想不想要?」

§

  看著青年主動攀上自己心口的纖長指掌,火眼金睛直直望進冰綠瞳眸,感覺青年微微顫抖的指尖,書生不禁一愣。

  這些日子以來的自我克制,竟把一向臉皮甚薄的青年逼到這種地步了麼?

  好不容易跨過生死的相互認定,自己當然不曾輕易動搖,有鑒於年少輕狂失敗碰壁的經驗,書生雖然一向富有行動力,面對青年,除了偶爾興致所至親親蹭蹭,書生始終克制著自己,不輕易跨過最後那道線。

  感情的形式有許多種,酸甜苦辣自己都已嚐過,對書生而言,走不走到最後一步,各有不同的趣味,面對值得等待的成果,書生有的是耐心;正所謂強摘的果子不會甜,餓虎撲羊往往沒有好下場;羊入虎口才能心甘情願雖死無憾,瓜熟蒂落方算美味動人。

  雖然等待到最後,先被摘下的瓜竟然是自己……天邈宮裡痛徹心扉的經驗以及隨之而來的療傷過程,讓原本自信能令青年享受其中的書生深切體認到──男子與男子之間的情事,比起男女之間的自然契合,實際做來竟是難上加難。

  這一年來蒐集的情報與必要的藥品雖已萬般俱備,紙上談兵與實際行動仍有一定的落差,如果能到勾欄院先找專業對象練習自然是好,只是那樣的事即使自己做得出來,想必青年也無法接受。

  書生知道,青年雖然嘴上不說,這一年來的猶豫,主要的原因仍在自己的過往;九禍是自己的初戀也還罷了,若在青年已經答應與自己共渡一生後還對別人出手,那等於是辱沒了情人,也辱沒了自己。

  在無法確保不會傷到青年之前,自己不想行動。為了避免擦槍走火,索性連平日的毛手毛腳也一併收起,然而身體痊癒體力漸復的同時,這樣的自我克制益發困難。

  打從天邈宮那場情事後,因為最後一道藩籬已被青年主動打破,加上回到莊園同房起居的生活,二人近距離的接觸機會直線上升,一開始因為自己傷勢未復無暇分心多想,連日休養以來,不知是否受魔神寄宿本命桃樹之故,書生明顯感受到自己的元功逐步上升,甚至超出未遭天雷劫之前的程度。精神一旦恢復,面對青年無意間的身體碰觸,書生的生理反應益發劇烈,只是每回想到早先曾經親身體會過的裂傷與疼痛,書生總要不斷提醒自己──不能出手。

  再怎麼想望,也不能出手。

  書生沒有料到的是,跨過最後一道防線之後,青年亦會渴求自己。

  回憶當日二人離開天邈峰那段對談,青年難得主動的調笑在途中進入市集意識到眾目睽睽便迅速收起,後來即使獨處,青年發覺自己因情事所受之傷難以調養後,再也沒有提起相關話題,二人相處就此恢復至天邈峰一行前的模式,而自己隨即下定決心,在還沒找到不會弄痛青年的方法之前,絕不出手……

  看著面前略略發紅的綠瞳眼眶,聽著青年顫顫發語的問句,書生這才察覺,自己的謹守分際,在青年眼中看來,竟理解成自己已經對他沒有興趣……?

  怎麼可能沒興趣?

  書生暗暗搖頭。

  整整一年的平淡生活,自己忽略了青年一向愛鑽牛角尖的個性。難得主動提出的質疑,代表青年已經瀕臨耐心界限了麼?

  機會正好,如果可以一次清楚明白取得共識的話,能夠不用忍耐,自己當然也不想忍。之所以顧忌到是否會弄痛青年,只為怕個性淡泊無欲無求的青年一次經驗之後從此對情事望之卻步──畢竟在這件事上,一向比較有興趣跟需求的是魔人出身的自己。

  為了一生的美滿幸福,起跑點的輸贏至關緊要。

  成敗在此一役。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青年的主動,正是書生一年來等待的風起。

  書生愛憐地看向眼前白裡透紅一抹春色的臉龐。

  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原來,要讓沒開竅的青年首肯願意,便是要先自我犧牲讓人嚐到甜頭啊……看來,這回的天雷劫雖然兇險,就結果來看,也不是什麼壞事嘛……

  想通前因後果的書生嘴角微微彎揚。

  「朱聞,你笑什麼?」月色下清楚可見書生意有所指的笑容,青年蹙眉追問。

  難道,書生是在笑自己?

  一念及此,青年赧然放開書生衣領,挪動身軀意欲離榻而去。

  「簫兄,且慢!」書生連忙探掌相拉,察覺青年去意甚堅,手上使勁一拽一鬆,出其不意下,青年往後仰倒,恰恰躺進書生懷中。

  正要伸手尋找支點撐身而起,書生魔掌襲來,緊緊握住青年的手腕。

  「朱聞你……?!」青年怒目相視。「放開我!」

  「哎哎,簫兄,你方才的問話我還沒回答呢,這麼急著走?」書生居高臨下挑起眉梢。

  「你笑了。」青年甩髮轉首。

  「笑是因為開心啊。」書生咧嘴。「簫兄,你知不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多久?」

  「可是……你、這幾日來……沒碰我……」青年赧顏低頭。

  「我怕一碰你,便忍不住想弄痛你。」書生嘆氣。「傷在你身,痛在我心;我先前吃過的苦頭,怎麼捨得加諸於你?這幾日我也忍得很辛苦啊。」

  青年抬眼望進血色金瞳,遲疑開口:「所以……你不碰我,是怕弄痛我?」

  書生委委屈屈地頷首。

  青年再度垂眸,喃喃道:「朱聞蒼日,你這個傻子……」

  「簫兄?」書生低眼打量青年臉色。

  「是你,無妨。」深吸口氣,青年毅然抬頭。

  月色朦朧下,書生血色金瞳由淺轉深,憑添一抹誘人的闇紅。「有你這句話,我就安心了,簫兄。」

§

  面對青年的主動邀約,書生端過金樽仰首灌酒,斜臥書生懷中的青年正待揚眉,旋見同伴低頭送上自己唇瓣。

  青年銜唇張口,承接混著書生味道的醇釀。液體流瀉傾注中,引發一場針鋒相對的你追我逐。

  交纏、勾勒、吸吮、遊走。

  舌戰間,書生隻掌探入青年半敞的衣領,由裡至外扯開原本便已鬆脫的衫襟,微微發燙的半裸胸膛熨貼青年體溫略低的白皙肌膚,姆食二指夾住青年胸前突起輕輕搓揉,後者在唇齒交接的空隙細聲喘息,書生另一隻遊走的魔爪同時朝下伸向青年褲頭,隔著衣料掌握硬挺的勃起,扣指成圈上上下下地使勁摩娑。

  「朱聞……你、你的手……?」敏銳覺知身下的動靜,青年頭首微抬,一雙綠眸半闔半張,淺淺低吟中吐出斷不成句的疑問。

  雙手動作未停,書生側臉貼上青年頸側,舌尖一面舔舐青年耳廓,一面反問道:「喜歡麼?」

  書生的唇齒逗弄引來青年身下一陣相應的顫動,頂著彷彿春日融雪、白裡透紅的臉龐,青年羞澀搖頭,旋又點頭。意亂情迷中憶起書生收集的繪卷,纖長指掌跟著便要下探書生腰間。

  「哎哎,別急。」

  藉由親吻青年唇瓣吸引注意力,書生反手握住青年手腕上拉過肩,順勢將同伴放倒床榻,膝頭撐入青年雙腿之間,另一手迅速靈活地褪下阻擋二人之間的礙事衣褲。

  額點額,鼻碰鼻,書生微笑道:「簫兄,上回你一心一意只為救人,沒能細細琢磨的,今晚,朱聞蒼日定讓你好好享受。」

  帶著痞痞的笑容,魔掌貼住青年腰肢,不由分說的唇瓣深深含住青年怒張的賁起,書生舌尖靈活滑動,仔仔細細自上至下、由下返上地描畫著青年的形狀。

  「不行、朱、朱聞你!唔……」

  青年伸掌企圖推開同伴,卻遭書生大掌扣住腰部動彈不得,隨著同伴嘴唇堅定圈住自己頂端與莖幹的交界處不斷上上下下反覆吞吐,一陣接著一陣的快感如浪濤拍岸間歇湧上,青年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喘息。

  書生一面探掌照拂青年胸前敏感處,另一手則往下把玩青年胯間雙珠;隨著書生口中不斷變化的深淺力道,青年泉湧的快感不斷累積,直至浪頭堆至頂峰不能再高處,青年不由得忘情反握書生肩頭,朝上挺送腰肢,在書生口中洩盡濃濁。

  幾番顫動過後,書生張口放過同伴棄甲的癱軟,自胯間仰臉抬眸,嘴角牽起一縷淫靡的銀絲,邪魅地笑望青年,道:「簫兄,你說我這嘴上功夫,伺候起人夠不夠火侯?」

  沉浸情潮退卻過後的青年吁口氣,張眼睨著書生,淡淡應道。「下回別這麼做。」

  「簫兄不中意?」伸手撥攏青年微亂的髮絲,書生側身躺臥同伴身邊,微訝挑眉。

  斟滿酒杯遞給書生漱口,青年纖長指掌攀上書生胸膛,視線瞥向同伴仍舊聳立的腰下,蹙眉道。「除非兩人互相,我不想你這麼委屈自己。」

  「只要你中意,做什麼都不委屈啊。」書生微笑湊至青年頰邊一吻,打量著青年顯然無法釋懷的臉色,道:「不然,簫兄屬意那種方式?」

  「換我來。」青年撐起身軀便要探向書生腰際如法炮製,後者見機甚快地張臂橫擋環繞攬抱,順著青年翻身勢頭在榻上滾過一圈,兩人貼近相觸下,書生脹大的半身恰恰抵住青年肚腹,冰霜容顏上原本隨著情潮退去略略消卻的血紅,當下再添一抹豔色。

  「為什麼阻止我?」青年直直勾視書生,質問道。

  「哎,簫兄,你既捨不得我委屈,我便捨得你委屈麼?」書生搖頭嘆息。

  「那麼……」青年垂眸看著書生的硬挺,忍住羞澀大膽伸手輕碰,指腹來回按捺摩娑。「這樣、舒服嗎?」

  「等等。」輕輕扳開青年搓弄要害的纖指,書生起身在衣物堆中翻找袖袍暗袋,迅速摸出一罐紫色瓷瓶。

  「這是?」青年歪頭。

  「止痛、潤滑、療傷,三效合一,居家旅行必備良藥。」書生拔開栓塞,挖出一坨淺色藥膏,轉頭對青年揚起眉梢。「簫兄,痛還是會痛,只是你信得過我嗎?」

  回憶起前陣子書生下得天邈峰的養傷慘狀,青年臉色不禁白了白,抬眼但見書生一臉躍躍欲試之中夾雜隱隱求懇的神色,加上方才甫在同伴嘴中釋放的情潮,青年閉了閉眼,當下咬牙頷首。

  看著青年轉瞬變化的神情,書生完全明白青年的顧慮,當下愛憐地啄吻青年一口,安撫道:「簫兄,我會儘量不傷到你的。」

  唇舌相交,相濡以沫。

  一面親吻搓揉著青年胸前頸側敏感處,藉以放鬆同伴的緊張,書生示意青年翻身俯臥,唇舌就著青年後背頭頸肩胛肌膚來回游走。

  熟知周身穴道的書生以舌代指,勁道所及逗引青年背脊陣陣酥麻,一時之間不由得再度情動。書生大掌探前著實握住青年復又抬起的頂端來回撫摸,沾著膏藥的手指伺機捺入青年身後。

  涼涼滑滑的藥膏一旦送進穴口,青年只覺身下冰涼之後異常灼熱,書生一面調弄同伴身前,一面耐心在青年身後努力開拓。

  青年指掌反握書生,同樣扣指成環來回摩娑。

  書生大膽探指深入同伴壁穴摸索,指腹碰觸至某處突起,驀地感受到青年渾身一陣小小痙攣,書生心知前置工作大功告成,當下扳過青年,頂開雙膝,上壓雪白的身軀,後者默契自成地抬腿勾住書生腰部;書生邊以昂揚已久的硬挺抵住穴口,雖然早已渾身火燙,猶自克制抬眼望向青年,略帶沙啞地開口確認道:「簫兄,我來囉?」

  回答書生的,是青年雙腿夾緊腰側的動作。

  腰際使力,書生一吋一吋,深入淺出,緩緩埋進青年體內,直至根部盡沒。

  青年閉眸蹙眉,感受著書生龐然陽物挺入自己身體的灼熱溫度,雖然略有痛楚,在書生細心拓寬之下,似乎不似想像中的難受。

  隨著身體的逐步接合,張臂環抱住俯傾自己身上的書生裸軀,感受著同伴燙人的體溫,青年心底浮現前所未有的踏實與滿足。

  朱聞,是他的……此時此刻,全心全意,身心皆專屬他所有的朱聞……

  幸福喜樂莫過於此。

  不知不覺間,淚意湧上眼眶。

  「簫兄……你哭了?」書生吻去青年頰邊淚痕,皺眉撐身。「我、我還是弄痛你了嗎?」

  感受著滿漲勃發的情意,對於同伴關切的問話,青年咬唇搖頭。「不痛,不會痛。」

  「還是緩一緩好了?」端詳身下淚光閃閃的綠眸,書生深吸口氣,強忍衝鋒陷陣的衝動,以艱苦卓絕的堅強意志力,萬分不捨地一吋一吋往後抽離。

  反正……也只不過等了一年,有這樣的進展已經很不錯了……吃快弄破碗,雖然自己真的很想一次吃得痛快淋漓,好吃的東西不一定要急著一次就吃乾抹淨……

  是誰說過,男人是忍耐的生物?講得真有道理。

  書生額頭冒汗正欲抽身,察覺意圖的青年當下雙腿環扣,腰肢上挺,阻住了書生退離的動作。

  「簫兄?」書生驚訝地望向同伴。

  青年下巴微抬,橫眼斜睨。這人真這麼怕傷了自己?

  「朱聞,我說了不痛,你可以不用忍……唔。」青年一面輕聲低吟,一面扭動身軀企圖拉快抽動的頻率。

  「簫兄,即使不小心傷了你也沒關係麼?」書生溫柔撫觸青年頸側鎖骨。

  青年伸手摸上書生因隱忍而微汗的臉龐。「你會弄傷我嗎?」

  溫暖堅定的纖長指尖,是青年無聲的邀約,確認同伴全心信任自己而準備放鬆享受,血色金瞳剎時亮若燦星,當下唇瓣彎揚,放寬心緒,腰身一挺,用力沉埋青年體內,逐步加速進出的節奏。

  相準後穴深處突起的位置,書生針對單點飽和攻擊,陣陣強烈的刺激,終於令青年忍不住喊叫出聲,「朱聞、唔、那裡……不行……朱聞……唔、啊……啊啊……」

  同伴喊叫聲入耳,連帶激起書生傲然的雄性,當下更是肆無忌憚忘情衝刺。青年一時不察喊叫出聲,赧顏以掌掩口試圖消滅自己的聲音,書生嘴邊帶著一抹愉悅的笑容,拉開青年手背,送上唇瓣熱烈親吻。

  不同於方才書生以嘴相交的情潮,不同於天邈峰那場救命的情事,密切結合的身軀、原始奔放的律動,眼下的攻守又是一番嶄新的體驗。

  承受書生激情的節奏,青年迷迷糊糊地閃過念頭──跨過最後一道防線的自己,只要跟書生一起,似乎便有無限的可能。

  隨著進進出出的吞吞吐吐,青年撥開紅髮垂散遮掩的視線,雙手環繞書生頸後,以同等熱烈的溫度回吻壓在自己身上不斷律動的書生。

  「朱聞、朱聞、朱聞………」

  高高低低的輕吟淺唱,伴隨肉體撞擊的淫靡音聲,夜色下譜就一曲情濃意蜜的行歌,反覆合音唱誦,直至黎明破曉,星沉月落。

§

  幾番繾綣過後。

  書生輕吻閉目養神的青年額邊,端來清水白巾稍事清理,拉過錦被密密蓋住青年,躺臥側旁張臂環抱同伴,正要倦極入眠,耳邊只聽得青年喑啞低語:「朱聞……」

  「嗯?」書生懶懶睜眸,但見枕畔猶醒的青年眼底閃過一絲歉疚。

  「讓你久等了,這一年……」頭首窩靠書生頸側,青年喃喃道。

  經驗過完滿的情事,青年驀然體會,這一年來書生對於此事的執著,最終目的竟是為了讓自己安心。

  輕柔撥攏青年雪色髮絲,書生低聲應道。「這一年,有你陪、有酒喝,我過得很快樂。」

  走不走到最後一步,其實無所謂,只是他喜歡逗弄青年增添生活情趣罷了。

  「若非天雷劫數,我可能會讓你等更久。」青年坦然道。

  書生失笑,火眼金睛對上碧綠冰眸。「是你,等多久都值得。換做是你,對我也會一樣,不是嗎?」

  青年側頭想了想,「嗯。是你,就值得。」

  相視一笑,書生闔眼酣眠。凝神看著沉沉睡去的同伴,青年指尖流連輕撫帶著彎彎弧度的眉眼唇瓣。

  值得以命論交,值得生死相守──只要是眼前這個人,無論如何,都值得。

  入了眼、入了心,跨越最後的那道防線,此後情誼再也不同。

  白皙面龐貼上書生赤裸胸口,確切感覺皮膚血肉之下,溫暖心臟正規律跳動。

  晨曦成縷映入窗櫺,青年張掌瞇眼,拉下竹帘遮蔽日光,環抱情人臂膀,以肩為枕,帶著唇邊一抹淺笑,恬然闔眸。


───
藍字部份感謝某友技術指導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