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嬰師,這一切都是你的計謀?」

「這回魔化的對象掉換過來了,畢竟一模一樣的戲碼,
再打一回也沒意思,是吧?」


「往日你要他回魔界坐鎮指揮中原,如今魔界已滅,
你還要他做什麼?」

「我要他過得痛苦,我要他一無所有,我要他悔不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