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式一事才解決,人間的道者便要過河拆橋?」


「人神殊途,蒼從未放棄請魔皇歸位的念頭。」


「既然做出選擇,可別後悔。」




「伏嬰師說我的『斬風月』斬桃花正好,父王認為如何呢?」


「吾兒大可一試。」

 
 

                魔神

                之七

             魔神的信徒很無奈

  成功擒住作怪的亡靈後,紅髮書生與青年劍客並肩押送伏嬰師,打算上天邈峰對質。途中經過規模較大的城鎮,劍客提議由他獨自進鎮尋找郵驛,以便捎信通知素還真,書生則負責在城外樹林中看守亡靈,免生事端。

  約莫是術法被破的緣故,自遭青年一劍逼昏後,再度甦醒的亡靈回復成一開始忽隱忽現的模樣,只是二人在伏嬰師手上吃過太多次虧,為了以防萬一,朱聞蒼日以桃枝化出鎮邪索,將其雙手反綁,縛得紮紮實實,多留一截繩尾方便拉著跟著走──由於伏嬰師腳不著地,乍看之下彷彿是隻逼真的巨大人形風箏。

  「我不懂……」

  因為咒力不足而無法繼續維持完整外表的伏嬰師,此時已除卻面具,露出鬢髮淩亂、眼神渙散的頹廢容貌,飄飄浮地懸在書生身前:「明明一切進行得很順利,為何魔皇竟出手助你?」

  「棄天帝這回渡世,全因寄生在我本命桃樹上的那支黑桃分枝,你操縱朱武本體來吸收我,他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書生聳肩。

  亡靈搖頭。「這不是魔皇介入的理由。我此番從魔皇開啟的通道下來,你與魔皇的牽連我很清楚,讓朱武吸收你,非但不會危害到魔皇,反而能更加鞏固黑桃分支的存在。」

  「所以帶你上天邈峰,一次解決所有問題,正好。」書生頓了頓,意有所指地牽動嘴角。

  隱隱察覺到表兄的弦外之音,在鬼王身邊擔任參謀職務多年的亡靈忍不住上下打量著書生,開口道:「……你現下是雙魂一體,隨時可以變化樣貌。」

  書生揚眉:「我不覺得有換的必要。」

  「你就這麼愛當人?」咒術師冷哼:「當人有這麼好?」

  「這是我的選擇。」書生直直回看伏嬰師:「我已經放開手往前走了,表弟,你也可以。」

  「活物的時間才能往前走,我是死物,時間是停止的。」亡靈一臉譏諷。

  「所以你操縱朱武吸收我,便是想要我的時間跟你一起停下來,甚至倒轉?」書生苦笑。「表弟,伏嬰,你總是看不清,我早就回不去了。」

  亡靈垂首,一時無語。書生也不再搭話。過沒多久,簫中劍自鎮上辦事回來,一行人直上天邈峰。

  書生與青年牽著亡靈風箏進天邈宮時,道子正端坐廊下焚香撫琴,魔神站在廊前,半闔眸地昂首對著天際狀似冥想。

  原本一道一魔的死對頭,竟也有和平相處的一日,世事變化莫過於此──書生當下不由得感慨良多,覷眼身旁,咒術師的表情更是精彩紛呈。

  被棄天帝一句「想要解決就不要解釋」給擠兌住的蒼,正打算暗地遣人調查鎮魂陣式出岔的來龍去脈,朱簫一行來訪,正好解開他心中疑惑。

  「伏嬰為了替朱武補充能量,利用人間大肆舉行安魂法會的時機,佈陣吸納怨氣為己所用,並操控朱武吸收朱聞,結果反而讓朱聞奪回朱武的一魂一體……如此說來,朱聞豈非因禍得福?」聽完朱簫的說辭,道子向書生道賀。

  「是啊,多虧貴人相助,我現下提升成雙魂一體,功力與當初桃樹寄生之時相較,已不能同日而語。」

  紅髮書生咧嘴一笑,負手走近中庭的紅白雙樹,有意無意地站到在雙樹之間顯得突出的黑色桃枝旁。

  無風狀態下,站得離黑色桃枝稍遠的異度魔神大黑袍袖微微浮動。

  雖然表兄現下溫文的書生模樣與彪悍的鬼王本尊有所不同,但想要豁出去幹壞事的表情並無二致;看出書生準備不顧一切做出驚人之舉,自己卻苦於被鎮邪索牢牢縛住無法撚指施咒,伏嬰師暗暗焦急,不由自主緩緩斜飄,青年劍客一個伸手拉住繩索,輕易便將亡靈拉回擋在身後。

  咒術師抬眸怒瞪礙事者,後者冷言回敬:

  「不想魂飛魄散的話,勸你不要輕舉妄動。」

  劍客一句話,伏嬰師不免五味雜陳。一路上朱簫二人雖未曾討論上天邈峰的意圖,青年劍客顯然對紅髮書生的行動胸有成竹,並且適時為書生擋去所有障礙。

  這不正是昔時自己最擅長擔任的角色麼?表兄一個眼神,一道擺手,不需言語,自己便知道該做些什麼……為何如今兩人卻是立場對立,不能再併肩作戰?

  為什麼表兄就是不肯再與自己站在同一邊?難道真如書生所說,他們再也回不去那時候了?

  咒術師咬緊牙關。

  情勢陡然緊繃下,端坐琴後的道子,眼見書生的舉止,魔神的反應,聽到青年對亡靈的低聲警告,當下一拍琴匣,琴身翻飛移至後方的同時,銀光乍現,白虹入手,劍氣朝魔神與書生中間劃出一道隱形界線。

  雖然不清楚書生的用意,基於共抗棄天大戰期間以鮮血養出的戰友默契,遇上魔神與書生兩者對峙,道子自然相挺昔日同袍。

  道子的表態,令原本不動聲色的魔神微微挑動眉梢。『鎮魂式一事才解決,人間的道者便要過河拆橋?』

  「蒼自然感激魔皇相護,只是人神殊途,蒼從未放棄請魔皇歸位的念頭。」玄宗絃首坦誠以告。

  『既然做出選擇,可別後悔。』魔神負手身後。

  桃華樹下,神采奕奕的書生翻手輕鬆化出昔日稱手神兵,以一副乖巧多禮的模樣對著魔皇開口:「伏嬰師說我的『斬風月』斬桃花正好,父王認為如何呢?」

  『吾兒大可一試。』

  魔神不置可否,竟對離黑色桃枝不過數寸的刀刃漠不關心。

  老傢伙在弄什麼玄虛?事到如今才想唱空城計?

  回望凝立廊前的黑袍魔皇,書生一時迷惘。

  同氣連枝的這段日子裡,自己明明很清楚現下的魔皇能耐到哪裡……不管了,賭上一把!

  書生深吸口氣,狠下心腸轉身對準黑色桃枝手起刀落,枝葉斷離瞬息,天邈宮上方突現黑色氣漩,渦流旋轉間,黑色桃枝化為齏粉,隨著魔皇身影一同消失無蹤,而被阻擋青年身後的亡靈亦身不由己越過青年劍客,飛速朝氣漩中央而去。

  劍客眼明手快抓緊鎮邪索,試圖與氣漩相抗,未料到吸力過大,連同繩索被氣漩拖行接近數尺,咒術師逆風回首,傲道:「想茍活就放手!」

  「……我這麼做,不是為你。」使勁拉住亡靈,青年費力開口。

  咒術師深深看了青年一眼,不甘心地道:「轉告他,既已往前走,就不許回頭。」

  此話一出,劍客不禁抬頭與咒術師四目相對。

  「伏嬰師,你此話何意?」青年奇道。

  「他自然聽得懂。」亡靈輕哼,隨即疾言厲色地再度喝道:「除非你想拋下他,跟著我一起回歸六天之界,否則便放手!」

  青年重重一嘆,放掉在臂腕上纏出深深勒痕的繩索。亡靈當場有如斷線風箏般,轉眼便遭黑色氣漩吞噬。

  最後掠過書生的剎那間,咒術師腰身翩翩一扭,鎮邪索的繩尾有如利鞭,硬生生在書生頸邊割下一道印子。

  「哼,笨朱武。」亡靈得意一笑,隨即消失虛空之中。

  「臭伏嬰,要走還來這手。」書生按壓傷口,目送表弟離開。

  劍客連忙上前照料同伴傷口,確定並無大礙,這才放心下來,正要回頭招呼玄宗戰友,卻見靛衣道子拄劍跪地,狀甚痛苦地伸掌摀胸。

  「道長?」「蒼?你沒事吧?!」

  朱簫二人急急奔到道子身邊關切,蒼艱難搖頭。朱聞蒼日斬斷黑色桃枝的瞬間,原本執劍牽制以防魔神妄動的道子突感胸口劇痛,彷彿有隻無形的爪子正在刨抓自己心頭,當下勉力支撐,直到伏嬰師遭氣漩吞沒,通往六天之界通道關閉,心頭壓力頓減,才敢鬆懈倒地,只是一時之間劇痛尚難以平復。

  青年劍客正準備助道子一臂之力平復紊亂氣息時,三人身後的長廊中無端傳來清亮箏聲。

  三人不約而同地回頭,當場駭然。

  站在琴座旁,有一搭沒一搭正低袖撥箏的黑袍身影,竟是方才隨黑色桃枝消失的魔神!

  「棄天帝?!」「魔皇?!」「你這死老頭怎麼還沒走?!」

  最沒禮貌的那聲招呼想當然爾出自朱聞蒼日。

  異度魔神略顯不悅地張眸,心音沉道:

  『吾兒,你真是越長越回去,人間待久,益發地沒大沒小。』

  「桃花都被我斬了,為什麼你還能賴著不走?!」

  不顧傷口再度迸血,書生激動髮指。

  『黑色桃枝只是通道。通道遭毀,我必定隨之消失,是汝等一廂願的認定。』

  魔神輕哼。

  「可是伏嬰師就回去了啊!」書生忿忿不平。

  『他本來就不該下來。你不覺得奇怪,朱武的一魂一體原本也已屬於六天之界,為何界門一開,你卻安然無事?』魔神挑眉。

  「……願聞其詳。」書生不甘願地接口。

  『當日蒼之鎮魂陣式因伏嬰擾亂而破,我收納兩股負能及怨氣,助朱武被你吸收,你本體是這株屬於人間的桃樹,朱武一魂一體定錨在樹身裡,無懼界門吸引之力。』魔神諄諄道來。

  「你除了助我一臂之力,還做了什麼事?」

  書生心中忽起不祥之感。

  一如伏嬰所說,異度魔皇如此作為必有重大理由。

  魔神住口不答,金藍雙瞳瞥向仍單膝點地的道子。

  「老傢伙,莫非你在蒼身上動了手腳?!」書生咬牙道。

  言至此時,道子挨著青年臂膀巍巍起身站穩,示意青年鬆開相扶之手,吃力拉開衣襟。但見白皙胸膛上,正對著心口處,赫然烙印著三枚栩栩如繪的黑色花瓣,排列方式猶如爪痕。

  道子無語,旁觀的朱簫二人跟著一時啞然──以誅魔為志業的玄宗絃首,竟成為魔神流連人間的定錨。比起當日強迫道子收護法,其蠻橫霸道顯然更上層樓。

  沉默無聲中,只聽得魔神心音輕笑:『吾兒,這段時日你我同氣連枝,你的心思,父王怎會不明瞭。既有機會,自然要留下退路。這條退路,若非你斬斷桃枝,不會派上用場。』

  「可惡……」書生怒氣難忍,轉頭安慰道子:「辦法是人想出來的,蒼,你暫且隱忍,我們總會找到解錨之道!」

  『蒼,既然選擇,就不要後悔。』打量自己的定錨傑作,魔神溫言:『吾提醒過,是你一意附和吾兒斬斷桃枝。』

  「最好是現在才來講這種風涼話。」書生負手於胸,再度插口。

  「朱聞……」青年細眉微蹙,示意同伴別再火上添油。

  便在青年忙著安撫書生時,道子舉起白虹,反手朝向自己心口,挑釁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魔神,一字一句道:「……魔皇安排退路時,是否想過,倘若錨沒有了呢?」

  『原來遇到難事,一死了之是玄宗作風?』魔神不屑道。

  「若只需蒼一條命便能送魔皇歸位,算來並不吃虧。」

  道子篤定回答。

  『當日吾以兩道負能怨氣為引而定錨,若你一死,負能怨氣將當場解封,你完成誅魔之業的同時,也成為破壞天地平衡的罪人。』

  魔皇老神在在繼續掀牌:『吾不在意什麼天地平衡,玄宗似乎一向在意?』

  「你別聽那老頭子亂講……唔、簫兄你別拉我……!」

  書生還要再說,被青年及時扯住衣袖往後拉。

  「朱聞,你這是在鼓勵道長當場自盡麼?」青年低聲提醒。

  「……對喔。」書生嘴巴微張,「可惡,被那老傢伙氣過頭了……」

  這一頭,道子持續舉劍頂住自己胸膛,直直盯視黑袍魔神。

  『即使定錨,吾逗留也不過百年時間。倘若人間道者認為這短短時間也忍受不了,寧可自殺,吾也無妨。』魔神轉身闔眸。

  魔神所言是否屬實,或者一如朱聞所言,一切說詞只是哄他不要當場自我了斷的招數?

  這一劍,是該刺?還是不該刺?

  抵住心口的白虹劍鋒汨出血痕,道子一時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