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抓耗子,並非一擊斃命,

而是玩弄獵物到筋疲力竭,貓兒方才意猶未盡地罷手。

萬年牢裡,蒼是無處逃避生不如死的耗子,

而棄天帝,便是玩弄獵物永不膩味的貓。
 

                魔神

                之九

             魔神的獵物很動搖

  天邈宮中庭,棄天帝身影消失的隔日,聽完蒼轉述攻防經過,前來探望的書生與青年頗感意外。在蒼對棄天帝發出戰帖後,二人自願留守天邈峰擔任護法,為避免打擾道魔心戰對決,朱簫二人還特意到村落借宿,每隔一日固定入宮探視。

  廂房中,道子烹茶待客,書生捧茶在手,長長地吁了口氣,「既然那老頭自己跑了,再好不過。」

  「棄天帝真的不見了嗎?」青年皺眉追問:「道長身上的桃瓣印記還在,會不會哪天又突然冒出來?」

  書生大搖其頭。「放心,我知道老頭子的脾氣,那傢伙一向死要面子,蒼這回把他逼走,說不出來就不會出來的。」

  「所以……這件事算是結束了?」看著若有所思的絃首,青年遲疑道。

  「到此告一段落了。」書生仰頭飲盡茶水,甩手一撢袍襬,起身抱拳:「蒼,恭喜你成功對抗棄天帝!」

  「說來慚愧,我也只不過放肆大哭一場,感覺有些勝之不武。」道子苦笑。

  「修道人要肆無忌憚地大哭不容易啊,聽說當年一頁書收到海殤君的死訊,道心失守的結果,連先天外貌都維持不了,當場蛻化變形,數年之後才回復。蒼這場大哭,應該也是到了瀕臨損及真元的地步,對吧?」書生一拍戰友肩頭:

  「若不是對手是那老頭,我都要以為他是不是心疼你來著。」

  靛衣道子當場僵住,正要喝茶的青年抬頭瞪了書生一眼,「朱聞,你胡說些什麼?」

  書生嘿然一笑坐回原位,歉然地抓抓頭髮:「蒼,對不住,我這人就是話太多。」

  「朱聞兄一向快人快語,蒼已經習慣了。」道子回過神來,溫文應聲,垂首烹茶。

  因蒼明顯精神不濟,書生與青年默契互使眼色,不打算久留。品茗三巡過後,二人便與神情憔悴的道子告別,一前一後出得天邈宮。

  下山途中,青年回望道宮屋簷,側眼向同伴質詢:「你方才那話有何用意?」

  「冤枉,簫兄,我可是照著你之前的提議走耶。」書生無辜睜大眼:「之前說過的話,你自己不記得了?」

  「我說了什麼?」青年蹙眉。

  書生慢條斯理地復誦:「你說過,無法請神歸位的話,得讓蒼接受棄天帝,開心快活過日子。」

  「可是棄天帝不是已經消失了?你說十足把握他不會再出現。」青年奇道。

  「實者虛之,虛者實之,兵家用計自有奧妙啊。」抽起紗扇,書生搖頭晃腦地掉書袋。

  「……你跟棄天帝果然是父子。」青年瞇眼。

  「嗯?簫兄此話怎講?」書生歪頭。

  「一臉欠扁樣。」青年邊說邊摩拳擦掌。

  「哎哎,簫兄,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最近越來越暴力了不是我在說……」書生連忙閃到安全位置,「好嘛,講就講,你先別急著動手。」

  青年大袖一揮,氣魄道:「說。」

  書生嘆氣:「這次老頭子的目標,很明顯擺在蒼身上,這段時日不顧老臉地在蒼身前身後緊跟糾纏,可是蒼不為所動,連身上都被下烙印了還是一心一意想送神歸位,心高氣傲的老頭子再也受不了,乾脆來個欲擒故縱,蒼心口印記沒有消失,就表示他還是在蒼左右,只是不爽露面。」

  「這麼說來,你是故意幫腔?」青年聞言恍然。

  「嗯,蒼可是從小入門修道的木頭,不說得明白點,要等他自己慢慢悟,老頭子不曉得要藏龍藏多久,一個弄不好,他老人家可能會無聊到回頭找兒子玩,那我可就沒好日子過了。」書生邊說不由得打個冷顫。

  青年搖頭失笑:「堂堂一代玄宗掌門,竟然被你說是木頭……」

  書生攤手,「被老頭子追成這樣了,還不開竅,不是木頭是什麼?」

  「若事情沒完全解決,我們真要打道回府麼?」青年忖道。

  「即使故意點破,蒼可能也要先沉澱一段日子才會有所行動,我想,等你出門前釀的那批果酒熟成,再拎酒來探視如何?」書生提議。

  青年頷首。「便這麼辦吧。」

§

  站在宮門前,看著朱簫二人偕伴而行的背影漸走漸遠,道子轉身朝向空盪盪的宮庭,但見中庭紅白雙樹枝頭燦爛依舊,一時間不免有人去樓空的悵惘,轉念想到這陣子的不平靜總算已告一段落,自己退休生活可望回復常軌,不禁大大鬆了口氣。

  這段時日因為顧忌魔神在旁,隨時得打點精神應付,道子幾乎頭不沾枕,頂多在睡意濃到真的無法忍受時,偎在琴座上稍微打盹作數。此等沒日沒夜的緊繃生活,尋常人等頂多熬個三五日便受不了,虧得道子根基深厚,方能如此硬撐,只是對於一向重眠的蒼而言,這樣的日子可謂人間極苦。

  有棄天帝在,自己就沒辦法好好睡覺──魔神等同睡眠大敵,可以說是蒼堅持送神歸位的最大動力;雖然胸口黑桃印記仍在,朱聞蒼日判斷棄天帝不會再出現,對道子而言已等同解除警報。

  後山水池沐浴淨身,精挑細選寧神焚香薰帳,拍鬆好一段時日沒使用的床褥,道子解髮寬衣攬被榻上時,感動得幾乎要痛哭流涕。

  雙眸滿足地瞇成了一直線,蒼忍不住嘆息。

  道法自然,一天睡足九個時辰的退休生活,人生愜意莫過於此!

  便在蒼欲眠未眠之間,恍恍惚惚覺得自腦勺、頸後、背脊一陣酥麻。

  瞬間清醒。

  ──咦?!

  道子大驚睜眼,抱住被褥撐起身軀,環顧室內空無一人,只有睡前點著的一爐薰香焚煙裊裊。

  狐疑片刻,道子再度躺平,緩緩闔眸,呼吸漸慢時,冷不防腰側一陣微癢。

  ──又來了?!

  蹙眉開眼,道子倏地起身,沉聲開口:「擾人好眠,這算什麼?!」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然。

  三度倒床靠枕,這回道子繃緊身軀,含怒閉目。

  警戒半天,毫無動靜,原本培養的睡意卻已付之闕如,道子心念一轉,伸指輪番搓揉腕間神門穴,不多時睡意重起,一番折騰後總算入眠。

  睡前的莫名騷擾,觸動道子沉潛腦海的往事,酣睡之間竟矇矇矓矓地夢回萬年牢──當初被魔神禁錮在意識空間的那一段牢獄之災。

  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道子從未對人提起。完全不提的背後,是因為想要忘記,直到自己也記不起時,便可以當成事情沒發生過。

  試想,凡人靈魂被一個困在境界之中、孤單獨處了不知幾個紀元的神尊碰巧逮到,會發生什麼事?

  一開始先是力量懸殊的靈力對戰,沒過多久,道子靈識便傷重瀕死無力再鬥,本以為會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怎知魔神未出最後殺招,反而把自己活捉監禁,關到專門禁錮意識的萬年牢。

  萬年牢裡,魔神出手修補道子靈識創傷,讓蒼得以茍延殘喘。看似大發慈悲的恩澤,卻是道子無淵噩夢的開端。

  貓抓耗子,並非一擊斃命,而是玩弄獵物到筋疲力竭,貓兒方才意猶未盡地罷手。萬年牢裡,蒼是無處逃避生不如死的耗子,而棄天帝,便是玩弄獵物永不膩味的貓。

  文鬥、武鬥、清談、動手,棄天帝像是揀到玩具不肯罷手的孩童,反覆變換花樣,絕不消停。

  每當蒼顯露疲態,魔神只消伸指觸碰道子靈識形體任何一處,道子便當場渾身酥麻妙不可言,一陣激顫忘我過後,完全恢復再戰的靈力。

  神授魂與,可臻致無上極樂──那是天下修道人夢寐以求的境界,魔神卻輕易給予,只追求不再無所事事。生性淡泊的道子被徹底惹毛,卻無從抗拒一次又一次的靈魂碰觸。

  最令道子感到恐懼的,是在靈魂交接時,他能完全體會魔神的思考,那一瞬間,魔神是他,他是魔神,彼此沒有任何阻隔,任何界限。

  魔神寧願自我放逐的高傲、魔神厭惡人間污穢的憤怒、魔神永世無人能懂的孤獨。

  一次又一次,魔神也讀透了他的生生世世。

  人生在世,難免落單,沒有人能夠完完全全確確實實掌握明瞭另一個人的一切,是以知己難得,至交貴在相知,魔神輕輕鬆鬆便得知他的一切,所有可以知道的、不欲人知的,在魔神面前全部一覽無遺。

  蒼自覺像是一本被迫攤開的書冊,隨魔神愛翻閱到哪裡,便翻閱到哪裡。特別是那些刻意壓抑的、不想記得的,魔神特別想要弄個清楚明白。

  他很肯定通曉世情的魔神並不是為了好奇求知,只是喜歡享受他困窘不知如何是好的糗樣──只因他完全能夠感受到魔神在接觸自己時,一回比一回還要高漲的愉悅情緒。

  到最後他已搞不清,魔神是為了讓他恢復疲勞而進行靈魂碰觸,或是為了要對他靈魂碰觸,而想盡辦法令他筋疲力竭。

  被迫魂交的過程中,魔神毫不在意讓他窺探自己的心識,比起淺如水窪的人類凡識,魔神靈識深如汪洋,輕易便能讓他沉淪沒頂。

  唯一能讓他保有自我的救命繩索,便是不斷提醒自己──棄天帝意欲消滅人類重造人間的念頭。

  便在他被魔神反反覆覆不知碰了多久後,鬼王朱武也被關進禁界之中,多了一樣新玩意,魔神才勉強把心思岔到別處,讓他有喘息的空間。

  後來幾經折騰,他想盡辦法傳訊給同修赭衫軍,警告魔神試圖下凡的消息,靈識所能傳達的,也只有與魔神最初的靈力對戰,萬年牢裡發生的種種,已不足對外人道。

  在正道眾人協助下,蒼魂歸本體得以醒轉後,他說服自己,萬年牢裡的一切,只是一場不堪回首的噩夢。只要自己不再記起,便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身為以抗魔為天命的道門領袖,道子絕不承認,自己竟被創造異度的魔神裡裡外外翻弄通透,甚至他亦認同魔神除了毀滅人間的暴力手段之外,所抱持的理想與追求。

  靈魂的碰觸,無論意願與否,彼此均會留下不經意的痕跡,是以棄天帝裡有一部份的他,他的裡面也留有一部份的棄天帝。

  胸臆劇痛中,蒼張口驚喘,從夢裡一覺醒來,顫抖著探掌捧心。

  他終於明白,為何這回棄天帝一路跟定自己──胸膛上的花瓣記號雖然在魔神定錨後方才顯現,但早在天雷劈打紅華桃樹時,便已烙印他的心口。

  魔神是來要債,也是來向他討個心情。

  而他厭惡棄天帝的緣由,因為在無從選擇的狀況下,棄天帝的心被自己握在手上,而自己的心,捏在棄天帝手裡。

  日光透過窗櫺暖暖斜照,道子獃坐榻上攬被苦笑。

  這亂七八糟離譜至極的意外糾葛,該如何收拾結局?

§

  三個月後,書生與青年攜酒回訪天邈,道子的狀況竟比上回分手時更糟糕。三句問話中有兩句對不上邊,一句根本漏答,明顯神不守舍。

  「前陣子靜修時走岔了氣,晚上老是睡不好,精神不濟,讓二位見笑了。」看到來訪二人臉露擔憂神色,道子伸指扶額,一臉歉然。

  自憶起萬年牢往事的那一夜後,魔神不曾再有任何形式的打擾,除了垂首仍見心口印記外,週遭一切恢復如常,道子反而做什麼都不對勁──每日睡不到九個時辰不消說,連最基本的打坐靜修都差點走火入魔。

  書生對青年使了個眼色,彼此心下瞭然,解決事情的時機已經成熟。

  廂房坐定,由青年開封果酒斟滿三人酒杯,書生先乾為敬後,直接破題:

  「蒼,上回之後,老頭子應該沒再找你麻煩吧?」

  端著酒杯,蒼的視線不由自主飄向房外中庭紅白雙樹下。

  這些時日以來,道子老是有魔神還站在那裡看著自己的錯覺,只是每每回首,樹旁總是空無一物。

  書生再度重覆詢問,道子這才回過神來:「嗯,沒有了,如你所言,事情已經解決。」

  旁聽兩人對話的青年察言觀色,發現道子答話時,表情竟是滿臉惆悵。

  上次道別明明還是朱聞口中的一塊木頭,短短三月,怎麼就突然開竅了?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時日以來,道長對棄天帝的看法改觀了麼?」

  書生率先發難之後,青年接著默契助攻。

  對於朱簫二人口口聲聲不離魔神,道子心下略奇,警覺道:「此言何意?」

  「若再重來一次,道長仍堅持送神歸位麼?換言之,對如今的道長而言,人與神,有沒有共存的可能?」青年仔細追問。

  「事情已然過去,無論答案為何,均於事無補,可否莫要再問?」垂眸飲盡杯中物,道子露出幾分澀然的笑容。

  相較於之前的萬分篤定無法共存的態度,道子立場顯然已經動搖。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事還有轉寰的餘地呢?」玩轉手中酒杯,書生貌似不經意地接口。

  能不能把那死老頭順利推銷出門全靠此役,蒼啊蒼,你可別再嚷說要退貨!連當年追簫兄都沒這麼用力,書生頓覺自己堪稱體恤父意貼心伶俐的孝順孩兒。

  「你之前不是說,吾已將棄天帝逼走,祂決計不會再現身?」

  饒是心神恍惚,道子仍嗅到不尋常的氣息,當場疑問。

  「你既然可以將祂逼走,自然也可以再逼祂現身啊。」放下酒杯,書生抽扇輕拍肩頭,身體微微前傾,「重點在於你想不想要。」

  「是啊,道長,如果再一次選擇,你的決定會是什麼?」青年再度默契接口。

  「吾、吾沒有想過這問題……」

  看著眼前兩雙瞳眸略帶緊張感地一齊湊近,蒼嘴巴微微張合,「如果能再見棄天帝一面,吾應該……應該會好好與祂一談。」

  「嗯嗯,溝通是好事。」書生端正起坐姿,用力點頭。「這是很好的開始。」

  「等等……」蒼總算回過神來,眉間深蹙道:「這麼說來,事情其實根本沒有解決?」

  「我之前只說告一段落,沒說已經解決啊。」書生聳肩:「如果絃首想法不變,那事情的確是沒有再往下發展的可能。」

  見道子聞言略現異色,青年迅速開口:「朱聞先前說話取巧之處,在此向絃首道歉。我們這趟前來,也是為了確定狀況如何,才能決定下一步的動向。」

  雖然朱聞蒼日用話術耍弄自己,不過也是經書生點醒,蒼才發現,這陣子以來肯定是想說的話憋過頭了,才會做什麼事都不順心。面對青年代同伴爽快認錯道歉,道子當下不再多作追究,回歸主題道:

  「……我只想有機會,可以解釋清楚明白。只是要怎麼做,才能讓棄天帝露臉?」

  「這個嘛……」紗扇搖搖,書生咧嘴笑開,欲言又止。

  看到書生表情,青年立時皺眉,「朱聞,你又在想什麼怪招?」

  「知父莫若子,相信我,這招絕對有效!」


  瞇眼笑望下定決心的道子,書生拍胸脯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