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 花 洛

之八

花伝

  月夜下,伊賀府邸深處一方院落,形貌怪異的左右雙衛正躬
身向冷夫人稟報。

  「這麼說,將軍那把『泣龍怨』確實遺失了。」婦人背靠廊
柱,玄色錦袖下玉手纖纖輕撫懷中貓兒。

  「不只是繼位文詔,鬼祭連同那份預定進軍中原的黑榜名單
亦一併藏於刀中。」右衛補述道。

  冷夫人聞言蹙眉。潛伏多年等待兒子長大成人的期間,她花
了不少心思才讓將軍掌握這份名單,沒了名單,東瀛不知何年何
月才敢動進襲中原的腦筋,自己的匡復大業更不知何日方能啟
動;早知便不讓?野君輕易把刀拿走……懷中貓兒似是察覺主人
的不悅,喵叫一聲起身,輕巧躍下廊道。

  婦人瞇眼。「查到?野君那位寄放寶刀的朋友是何方神聖了
麼?」

  「花座首席鳴夜香,二年前憑空出現京都的役者。」左衛回
答。

  「底細呢?」揚眉。

  「鳴夜香應是少年男子,不知何故以女裝現世。而且……」
雙衛互看一眼,欲言又止。

  揮袖。「說。」

  「公子今夜赴金閣寺與鳴夜香私會。」

  眼神流轉,婦人微微冷笑。「監視那名役者,若有異動隨時
回報。另外……小心別讓?野君或是他那群小跟班察覺。」
  二人應諾,往後一躍,身影瞬間消失牆頭。

  舉目望月,婦人輕喟,伸指按揉鬢邊。
  男人緩緩從屋中踱出,婦人並未特別命他迴避,適才雙衛回
報的內容自然都聽進他耳中,多年相交,自然明白哪一項是眼前
這名女子最感棘手的事項。

  「冷姬,起碼對方是男子,又是役者,沒有什麼壞人貞節的
問題……」

  「這麼說,如果我是男的,你就不會顧慮這麼多了?」婦人
神色殊不可測。

  男子咳嗽一聲:「這……」

  「當日你若未曾失約,他不會是七色?的兒子。」冷夫人彎
身撈起貓兒,話鋒一轉:「我抓的那帖傷藥成效如何?現下你的
真氣能運行自如麼?」

  「嗯,已經恢復七成了。」感激舊情人轉開話題,男子連忙
應道。

  娥眉舒展:「那好,幫我作(做)事。」

◆◆      ◆◆      ◆◆      ◆◆ 

  曙光乍現,照耀在金箔貼成的樓閣上,更顯金閣寺光華璀
璨。池畔打掃的小僧渾然不知,池水隔絕的寺內,昨夜竟是意想
不到的風光旖旎。
  ?野君睜眼時,涼風習習,芳蹤杳然。唯一留下的,是覆蓋
他身上的赭紅外掛,湊近一聞,猶留幾許殘香。

  ?野君深吸氣,向看似空盪盪的屋簷仰問:「人呢?」

  「……回稟少主,役者在黎明前離開。」忍者沉聲回應。

  對於亡命之花罕有的遲滯語氣,少年刻意不予理會,「鳴夜
香把刀也帶走了?」

  「是。」

  少年聞言往袖中一探,原本從將軍寶刀刀柄中取出的文書已
鴻飛冥冥,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薰香紙箋。
  酒醉時還嚷著不要寶刀,結果酒醒來非但把東西拿走,還不
忘搜他的身把文詔取回,役者究竟有何打算?

  「……海神祭嗎?」
  看著紙箋上龍飛鳳舞的幾個字,少年雙目放亮,若有所思。

  鳴夜香……到底跟將軍有何瓜葛?

  風吹過,飄落一陣早謝的櫻華,帶著山雨欲來的訊息,亦悄
悄揭開祭典的序幕。

  都城重要慶典「海神祭」,例來由當代將軍擔任主祭,都城
各家公卿除了派遣貴族少年少女擔任祭典職司外,沿著鴨川參道
前往參拜海神的鈿車行列更是各家互別苗頭,上至皇室公卿,下
至平民百姓無不爭先目睹的奢華盛會;接連三日的祭祀儀式,整
座都城無不沸沸湯湯。祭典壓軸的重頭戲乃第三日日落時分,由
都城各藝團推派役者擔任扮相美麗的白拍子,於海神及眾公卿面
前獻上天女花舞,結束整個祭典。

  由於擔任祭典職司皆為青年男女,平日少有機會相處,難得
藉慶典名義可以互相接觸,是故每年海神祭後總會傳出幾段風流
韻事。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樁,莫過於前代將軍對那名喚做「麻
衣」的白拍子一見鍾情,不顧眾人反對納為側室的情史。

  白拍子麻衣,也是耆老們口耳相傳,公認歷代最美的舞者。

  當將軍指定與會的花座鈿車通過,夾道觀禮的人群中,幾位
年長的老人家傳來高高低低的驚嘆聲,耳語不一會兒便在群眾流
傳而開。

  「今年的白拍子,好像麻衣再世啊……」
  「那是花座的鳴夜香吧?平日看戲不覺得,怎麼一穿上白拍
子的服裝,整個人氣質都不一樣了?」
  「說是天仙下凡也不為過吶……」

  流言傳進參拜隊伍後方幾家質子的鈿車時,已近日落時分。
原本無意參拜,被鳴夜香一只紙箋引來,苦候三日仍無動靜的?
野君倏然坐直身子,拉著旁邊的友伴詢問:「你方才說什麼?」

  「百姓們在傳說花座鳴夜香的白拍子扮相,有如絕代美人麻
衣復生,唉,可惜我們被擠在後頭,根本無緣得見啊。」

  少年眼睛一亮,原來、原來答案就是這個!
  麻衣,前代將軍的側室,二年前被鬼祭斬首的庶子之母。若
是役者沒有盜走將軍的刀,也許還能說與麻衣長相相似是巧合。
倘若鳴夜香是與麻衣有血緣關係的後人,那麼取走將軍的刀是
想……?

  「離白拍子獻舞還有多久?」少年仰望略呈橘紅的天色。

  歪頭。「唔……再過三刻鐘吧。」

  「我想也是。諸君請慢慢來,?野先走一步。」少年微笑,
俐落地翻身下車,身影已鑽入人群之中,身後猶傳來坐困車陣中
幾位質子的呼喊。

  「喂、喂!?野君,你這個沒義氣的!要趕著看美女也要帶
著兄弟們一起去嘛……」

  閃過參拜的人潮,少年藉著河岸草木掩蔽,在淺水中踏石而
行,無聲無息迅速前進,一道黑色身影緊緊跟隨。

  「亡命,有沒有幫手?」
  「五色忍者候命。」梟叫聲響起,五道身影先後出現。
  「鳴夜香意圖行刺將軍,見機行事。」
  「是。」眾忍者應聲。
  若能一役博得將軍信任,或許自己可以脫離質子生涯也不一
定。
  「記住了,不到最後,絕不出手。」少年露出自信的微笑:
「且讓將軍瞧瞧咱們伊賀流的本事。」

  眾人齊集急行未多時,清溪岸畔前出現一道玄衣身影堵住去
路。

  「公子請留步。」幾日未見,男子內傷進展頗多,岸石站定,
頗有淵停(渟)嶽峙的宗師氣勢。

  少年不由得無明火起:「神鶴佐木,你竟敢自己上門找死?」

  「請您留步。」男子溫文地開口。

  「你……好,既然你想死,本公子就先送你歸天。」少年怒
極反笑,舉臂一揮:「給我上!」

  一聲令下,眾忍者將神鶴佐木團團包圍,面對凌厲的攻勢,
神鶴佐木只守不攻,游刃有餘,鏖戰片刻,覷得空檔,竟突圍而
去。

  「不好,日落已至!」驚覺中計,少年揮手命屬下撇開攪局
的男子行蹤,一行人朝神社馳走而去。

◆◆      ◆◆      ◆◆      ◆◆

  櫻華最美的時候,便是乘風翩然下墜的時候。
  日落時分,海神祭天女終曲,役者鳴夜香擔綱獨舞,輕盈縱
踏,旋身翻飛,翾風迴雪,紅鑲金綢緞衣袂飄飄恰似落櫻。
  面對人間難得幾回見的此景,眾公卿無不低聲讚嘆。

  「君夫人,鳴夜香舞姿還是那麼賞心悅目啊。」

  為了更清楚欣賞役者演出,鬼祭特別命人捲上簾幕,由花座
團長作陪。面對上位者讚賞,破例坐在主位側方的美人嫣然一
笑,傾身低首:

  「承蒙主上稱讚,賤妾愧不敢當。」

  「只可惜……」沉默片刻,男人似是嘆了口氣。

  君夫人微微一驚,抬眼望向鬼祭,隨即低頭遲疑地開口:「…
主上?」

  便在此時,環繞神社的鴨川河水與橙色漸深的天際交界,隱
隱浮現一道足以令波光霞彩皆失色的金影。

  「疑?天邊那是什麼?」
  「閃閃發亮耶……」

  觀席中,小部份人群騷動頓起。隨著金影越來越接近,片片
閃爍的麟光在夕日映照下逐漸清晰。
  那是眾人未曾親見,卻烙印腦海絕不會錯認的形體。

  「龍!是龍吶!」
  年輕貴族一聲忘形呼喊,眾人方才如夢初醒,議論紛紛起來。

  「喔喔!莫非是海神顯靈?」
  「天女之舞把海龍王引出來了啊!」

  眾人驚嘆聲中,狂風忽起,金龍形影緩緩下降至神社前,停
留在猶自舞動不已的鳴夜香上方。

  龍身光輝乍洩,眾人舉袖掩目,僅有少數人目睹場中倏然伸
出一隻白皙如玉的臂膀,掌心朝天舉起,承接耀眼的龍形。
  金芒褪盡蜿蜒龍身,一把冷冽的寶刀出現在役者手裡。

  只見鳴夜香丟下雙扇,持刀飛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掠過
正要起身包圍的武士們,刀鋒直指端坐上位身著宮服的男人。

  「鬼祭,今日要你畢命泣龍怨刀下!」
  役者一聲清叱,舉座皆驚。

  男人淡淡冷笑,大袖一翻正要動作,旁邊的君夫人竟飛撲上
來。役者見狀連忙迴刀,收勢不及,銀白刀鋒斜斜刺入婦人右肩!

  「君夫人!」男子伸臂攬過情人。

  「姐上?」役者抽回刀鋒,呆立原地惶惑不已。

  君夫人抬眸,望著身前一老一少,盈盈含淚滿面戚容。
  「主上,您說過不為難他……」軟軟嗓音在鬼祭耳邊呢喃。

  「我知道。」男子伸手撫慰為自己擋刀的君夫人,直盯著刺
客陰鷙低語,「小子,你該感謝自己生就麻衣的這張臉。」話聲
未落,衣袖掩蓋下的大手朝簾幕旁機括一扳,鳴夜香站立的地板
突然裂開,當下連人帶刀掉落其中。

  「刺客遁逃,還不去搜!」男子濃眉深蹙,回頭吩咐。

  眾武士轟然應聲:「遵命!」

  與神社遙遙相對的鴨川岸邊,幾座大石交錯掩蔽成可用以遠
望神社祭典的暗處,幾道遲來的身影隱藏其後。

  「可惡!晚了一步!」重拳捶向石壁。「鬼祭這老狐狸,原
來早有防備。」饒是如此,他仍不願承認神鶴佐木現身拖延解救
伊賀實力曝光的好意。

  「少主?」

  撫著發紅的拳頭,少年心思一轉。「把鳴夜香找出來。」

  「是。」

  目送屬下離去,少年轉目望向漸漸隱沒夜色中的祭壇。神鶴
佐木現身阻止自己行動,莫非奉母親指示?既是如此,他偏要作
對到底。

  這天夜裡,在伊賀忍者掩護下,一葉扁舟消失在鴨川深處,
成就日後都城家喻戶曉,海神祭上白拍子鳴夜香獻舞行刺不成、
乘龍遠颺的傳奇。

◆◆      ◆◆      ◆◆      ◆◆

  朦朧中,只覺得寒冷。
  水冷,身冷,心更冷。
  她終究選擇了那男人……

  月光下,滾燙的淚滑過蒼白臉龐。「姐上……」

  「鳴夜香。」少年環抱的雙臂傳遞著暖暖體溫。

  役者悠悠醒轉,側首悽悽。「何必救我?」

  「你留下紙條不是要我插手麼?」少年挑眉,一揚手上紙箋。

  「我本意只是讓你來湊熱鬧,誰教你多事?」鳴夜香咬唇:
「讓鬼祭知道,當心他跟你們伊賀一族沒完沒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野君微微一笑,眉宇間盡是睥
睨之色。「想不到你手段很厲害啊,化刀為龍,喚龍成刀,我們
伊賀忍派倒不介意多收留你一個。」

  鳴夜香微愣,?野君一句話說得輕巧,包庇幕府要犯卻得干
冒大險,相救自己看來只是少年一時衝動的主意,若是當真依靠
伊賀庇護,恐怕召來幕府震怒,就算伊賀一族能人輩出,又怎能
為了區區他這個前朝遺孤、當今刺客惹下滅族之禍?當下黯然搖
頭:「好意心領,只是……我留下會牽累更多人。」

  役者婉拒襄助背後的用意,聰慧如少年又怎能不知。自己身
負繼承伊賀一族的使命,留人之舉也只是年少氣盛一時衝動,言
語出口心中立覺不妥,只是見役者如此(可刪除)拒絕得如此果斷
迅速,未免也瞧輕了伊賀之能,?野君臉色一沉,正欲開口,艙
門低叩數下,傳來亡命之花的聲音:「少主,到了。」

  船身搖晃停泊,少年攙扶役者上岸。
  晚風襲面,岸邊陣陣落櫻恍若吹雪。

  「櫻花……謝了。」月色下,役者伸手盛接飄落的花雨。

  「帶著泣龍怨,你能去哪裡?」看著夜風中衣袂飄飄的役者,
撇開邀約遭拒的不快,少年忍不住開口。

  揚眸一笑。「櫻花飄落到那裡,我就去那裡。」

  ?野君自懷中取出一直帶在身邊的赭紅外掛,披上役者肩
頭,流露了自己也未曾察覺的悵然。「那麼……我們可有相見的
一日?」

  鳴夜香回眼望他,只是不語,倏然拉起外掛轉身旋舞,立定
時,飄飛的錦緞恰好罩住兩人頭臉。
  陰影掩蓋下,蝶翼般輕輕柔柔一吻,擦過少年臉龐側邊,旋
又退開。

  「倘若相見,我不再是花座的鳴夜香,也不再做這樣的
事……」役者撫上少年的臉:「所以,別再見……」

  相見,不如不見。


  多年以後見面的兩人,不是?野君,不是鳴夜香。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