蜚滋、弄臣與夜眼。桌布出處: http://www.theplenty.net/wallpapers.php

再見,蜚滋駿騎‧瞻遠。                                    
      
再見。      

小親親,再見。
                                                                                
蜚滋駿騎‧瞻遠,再見。
                                                                                
時間是無情的轉輪,
你父親不知情下奪走養父的情人,
你養父不知情又奪走你的情人,
最後,輪子繞了一圈,
你那遭受碾軋扭曲的人生奇蹟似地復又完整。
                                                                                
唇上一吻,
還渡你苦澀的青春,
                                                                                
掌心一吻,
切斷牽繫,記憶猶存。
                                                                                
縱使你的未來再沒有我,
我心共你心。
                                                                                
再見,小親親。
                                                                                
再見,蜚滋駿騎‧瞻遠,再見。
                                   

--
意料之中,一開始看就停不下來,
兩本書我竟然從半夜十一點開始看到近中午十一點,
意料之外,騙走我最多眼淚的不是弄臣,是博瑞屈。
博瑞屈,你真是個漢子!!!~>_<~ 
這一套刺客系列真的很讚,
自從看完龍槍的雷斯林之後,
就沒看過這麼扣人心弦的奇幻小說了Q_Q
 
推薦刺客迷介紹本系列的網頁:
http://www.taconet.com.tw/evil815002

 
 


從肥肥嫩嫩的頰邊開始,他先以嘴唇碰觸,舌尖探出,在皮膚表面緩緩滑動,濕潤的津液帶著與眾不同的甜膩甘香,廠長低低驚嘆,舌頭探入男孩口中靈活地攪動,邊發出滿足的呻吟。 

褪下橡膠手套,廠長小心翼翼地伸手觸摸眼前的小男孩,經過這些日子的努力,他辛勞的成果完全顯現在孩子略為豐滿的雙頰上。 


「你到底好不好吃呢?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知道……」 廠長低聲喃喃,抬起頭來環目四顧,確認房間裡沒有奧柏倫柏人藏身任何可供窺伺的角落,免得哪天突然發現自己成為他們歌舞劇拿來吟唱的主角。 

從肥肥嫩嫩的頰邊開始,他先以嘴唇碰觸,舌尖探出,在皮膚表面緩緩滑 動,濕潤的津液帶著與眾不同的甜膩甘香,廠長低低驚嘆,舌頭探入男孩 口中靈活地攪動,邊發出滿足的呻吟。 

舔舐、吸吮、濕潤的舌尖沿著幼小軀體不斷向下滑移,直到一口將男孩完全含住。

 「旺卡先生……」稚嫩的童音羞澀地響起。

 「噓,不要吵。」廠長揮揮手。 

「旺卡先生?」男孩拉開門,再度呼喚。

 ! 

動作頓時凝結,廠長嘴巴微張,緩緩轉頭面對門邊的男孩。 

「旺卡先生,這是我嗎?你用巧克力做了我?」男孩看著眼前身高二呎、 與自己長得維妙維肖、某個部位正在廠長口中溶化的精緻雕像。 

「是、是啊。」吞下口中的巧克力塊,廠長咂咂嘴,迅速從口袋掏出卡片翻閱:

「這是……威利旺卡量身訂做人形巧克力,可以自由指定各式造型, 不論您身邊有沒有伴,都是情人節送禮的最佳選擇!很棒吧?嘻嘻嘻!」 



 
 

「中土人的報紙‧魔多日報」國際授權繁體中文版

發行人:理艾(the EYE)

家庭版「玟玟夫人專欄:一個園丁的煩惱」 



讀者來信:
                                        
親愛的玟玟夫人您好!
                                        
我是一個小小的園丁,平時也兼任管家的工作。我最大的快樂就是看到主人逛花園時彎腰親吻我種植的小小花苞,最近我的主人自從我結婚搬出去住之後似乎開始生病了,他整天關在房裡足不出戶,每天只吃三頓飯,每餐只吃五碗牛肉麥片及兩條全麥吐司,他的食量變少讓我十分擔心,對於我的勸告,主人只回應了一句:「與其擔心我,你更應該擔心你的新婚妻子。」主人似乎對我娶妻一事耿耿於懷,可是當初我也徵求過他的意見才去追我老婆的啊!我很愛我老婆,可是我更擔心我親愛主人的狀況,請問夫人,我該如何是好呢?
                                        
                                        
                                        
                          一個煩惱的小園丁 上




玟玟夫人的回函:
                                        
親愛的煩惱小園丁你好!
                                        
看完你對你親愛主人食量的描述,我合理推論你來自哈比屯,我給你的建議是:你既然已經娶妻,自然要將對妻子的關心與愛護放在第一位,我相信你的主人只是一時不適應,才會用這種減少吃飯的方式抗議他在你心中排名順序的倒退,玟玟夫人在此以同為女性的身分向你沉痛呼籲,對主人忠誠不渝是種美德,但盡丈夫的義務更是你的使命!工作歸工作,家庭歸家庭,你不能把身體給老婆,心卻給了主人,這對兩方面都不公平!不過根據夫人的側面了解,你的問題很快就能獲得解決,你的主人十分搶手,已經有某位王者向他正式發出移居海外的邀請函,所以珍惜你與你的主人相處的時間吧!不過千萬要記得,對主人再好,晚上還是得乖乖回家陪老婆睡,知道嗎?
                                        
                              你的玟玟夫人 

 
 

「中土人的報紙‧魔多日報」國際授權繁體中文版
                                                                                
發行人:理艾(the EYE)

社論:從新王登基看剛鐸未來願景-和平的權力轉移


在紛紛嚷嚷的氛圍中,內憂外患的夾擊下,吾國子民等待已久的埃西鐸子嗣終於回歸美麗的白之城市,在白袍巫師及新任宰相法拉墨王的見證下登上王座,聖白樹旗幟再度飄揚,剛鐸子民期待的新王──人皇伊力薩於焉誕生。
                                                                                
立足剛鐸,放眼中土,等待著伊力薩皇的不只是剛鐸的重建工作,還有各種族之間亟須重建的溝通管道,伊力薩皇背負的不只是讓百廢待舉的家園重現昔日的盛況,還有中土跨種族同盟會議的召集等重任,但首先我們必須稱許能讓伊力薩皇無後顧之憂,全力相挺的攝政世家胡林家族──波羅莫及法拉墨兄弟,他們在此一世局劇變中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波羅莫以驍勇善戰著稱,在我國素有「第一勇士」之譽,最後戰役前,他率先向伊力薩皇宣誓效忠,雖然旋即去世,但背負著他臨終遺願:「拯救我們的城市」的伊力薩皇仍據此遺言迅速取得剛鐸軍方一致認同,伊力薩皇入城後,高階將領們紛紛主動輸誠,波羅莫的遺言堪居首功;其次是法拉墨王於迪奈瑟宰相不幸去世後,病榻上第一時間以胡林家族代表人(攝政王家族)的身份對伊力薩皇稱臣,此動作讓少數先前發表過零星言論,不甘心北方王朝後裔登上王位的南方努曼諾爾貴族徹底消音,手握攝政最大權力的胡林家族做出此項宣言,讓其他反對的口號失去正當性,由此次新王登基的典禮所有南方努曼諾爾世家領導人全部出席致意並宣誓效忠的場面看來,伊力薩皇已初步奠定他的執政基礎。
                                                                                
埃西鐸子嗣能在剛鐸國內和平取得失落千年的政權,除了歸功於伊力薩皇本人戰場上卓越的表現外,波羅莫及法拉墨兄弟對於政權的和平轉移也做出不可抹滅的貢獻,我們希望剛鐸能在聖白樹旗飄揚的天空下,重現努曼諾爾人的榮光! 


 
 
 

    他是不受寵的么兒,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坐上攝政王之位。

    更沒想到,失散數百年之久的人皇後裔,竟在他甫接任時回歸剛鐸。

    手執安瑞都爾聖劍,加冕的人皇封他正式王號,

    無冕攝政數百年的宰相家族自此退出首都,遷往陌生的領地;

    人皇的豐功偉業上再添一筆不流血的和平政爭。

    撰寫史書的記錄者所看不見的,

    除了檯面上他對人皇的衷心折服,還有兩人戰後齊心重建剛鐸的胼手胝足。

    他從未料到單純的孺慕竟能在誤中魔君殘黨的計謀後,

    跨越禁忌的那一線。

    從此,人皇再也無法直視他的眼神。

    在精靈皇后抵達首都舉行婚禮的前夕,他單膝點地接受人皇的策封,

    向同樣心傷的北國公主提出婚約。

    兩對跨國跨種族的婚姻,穩固紛亂的世局。

    人皇終生保留攝政王座,未再另行冊相,

    他堅辭世襲攝政之名,終生未再踏上生長於斯的城都。


                                            【末代攝政王行誼】 
 
 

    垂眼望向虛懸的攝政王座,人皇暗嘆。

    法拉墨,是朕對不起你……

    你是朕的半身、朕的宰相、朕的無冕皇后。



                                                         【剛鐸帝后錄】
 



    精靈?

    看著八卦雜誌上的狗仔隊報導,人皇挑眉。

    娶個精靈老婆強迫他佩帶暮星項鍊,二十四小時追監還不夠,

    誰還有精力去應付另一個自戀過度的木精靈王子啊?!

    嗚……還是法拉墨好……

    因為自小不受寵,不曾養成像他大哥那樣目中無人的個性,

    經過魔戒遠征隊那群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兒們精神凌虐後,

    教他很難不對這麼賢明有能的青年動心。

    魔君遺黨的陰謀只是等待多時的藉口,

    若非他肖想已久,堂堂遊俠出身怎會輕易誤中敵人陷阱?

    只怪那一夜……明明已經把暮星丟得老遠,誰知竟然勾在樹稍上,

    好死不死竟讓老婆大人全程收視還錄影存證,

    只差沒上稟愛隆王將精靈大軍調回頭攻打剛鐸。

    
 他遵照岳父指示,含淚冊封那位初承雨露的青年,

    明昇暗降地剝奪攝政世家的實權。

    朝中偶有異議的聲浪,當事人卻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句怨言。

    關於擦槍走火的那一夜也沒有要求他解釋過。

    臨走前還不忘幫他解決掉那個纏人的伊歐玟,穩固與洛汗國的邦交。


    垂眼望向虛懸的攝政王座,人皇暗嘆。

    法拉墨,是朕對不起你……

    你是朕的半身、朕的宰相、朕的無冕皇后。



                                                         【剛鐸帝后錄】 

 
 

『阿John,連標準接吻分鏡都出來了,你還不親下去,活該被同人女拿來玩~』 


akila的free talk
                                                                                                                                                             
老實說當初在電影院看到康斯坦汀的預告片實在引不起我的興趣,
                                                                                
基努李維的聲音一點也不會演戲,
                                                                                
還好千蟻老公大力推薦叫我一定不能錯過這部同時讓兩個同人女萌起來的片!!

(蹭蹭)
                                                                                
論起最喜歡的角色當然是撒旦大人跟天使長加百列(大心)
                                                                                
看過本片的朋友,希望妳們會喜歡我們的補完版,
                                                                                
沒看過本片的朋友,一定要去看這部男主角連著三次(三次、三次喔!)
                                                                                             
放棄親吻女主角的機會、註定要被同人女拿來玩的「康斯坦汀」!!
                                                                                
(啥?三個人只有一個人玩阿康?好吧這不是重點……:p)
                                                                                
P.S.置入性行銷:康斯坦汀是撒旦的,加百列跟瑪門是互相帶壞的壞朋友~                          



 
 
 第五大道古根漢博物館階梯上,曾是天使的人類與惡魔狹路相逢。

 「我喜歡你壞掉的樣子。」惡魔興味盎然盯著前天使長背後的一對折翼。

 「我不喜歡你佔用人類身體的樣子。」金髮青年下巴微抬。

「父王說你是壞朋友,我都是被你帶壞的。」推推鼻粱上的鏡眶,惡魔慢條斯理地說。

 「撒旦之子需要天使來指點怎麼使壞嗎?我很好奇應該被禁足的人是怎麼偷溜出來附身的,哈哈……」金髮青年捧腹。

 「呵呵,要不要到我那邊玩玩?自殺就行了。」惡魔眼底隱隱散發赤色光輝。

 「謝了,我還想回家。」手扠褲袋,前任天使長堅定地道。

 「你都這樣了還回得去?」

 「當然回得去,我是人類,相信天父又自我犧牲。」

 「自我犧牲?什麼樣的自我犧牲?」

 「我正在吸引你的注意力,好讓你沒時間對別人下手啊。」青年眉眼間盡是無辜的純真。

 「親愛的加百列,我樂意讓你犧牲得更多。」惡魔曖昧低語。「我可以令你嚐盡千百種痛苦的折磨,滿足我的欲望,彰顯你高貴的靈魂。」

 青年露出天使般的笑靨。「……聽起來不錯,等我哪天當人當膩了再說吧。」


 
 

   張開碩大的灰色羽翼,金髮天使穩穩站立在帝國大廈頂尖俯視眾生,偶爾張耳傾聽曼哈頓島上各路天使回報持續低落的業績,就像這一整年的華爾街股市,疲軟無力。 
  多懷念那個只要守在集中營或戰場上,隨隨便便千萬個自我犧牲的靈魂俯拾皆是的年頭啊,想想也不過是五十年前的事。

  天使收割靈魂的產量持續走低,神子們必須費盡唇舌在人類耳邊散播更多的耳語,驅使人類向善,以期最終的救贖,這是唯一被允許的合法行銷手段,但最近這手段顯然越來越不管用。

  金髮天使永遠不明瞭為何慈愛的天主始終優待人類這支身心皆脆弱的物種,要令人類敬畏天主奉獻靈魂,手段多的是。

  像挑豆子一樣,若要一顆一顆檢驗麻煩又費事,直接把豆子倒進碗裡,裝滿水,壞掉的豆子自然會浮上水面,一目瞭然,尤其當豆子數量越多的時候,越該如此行事。

  天使長嘆息,人類沒有永生及神力,卻可以迅速增殖,承平時期越久,數量堆積得越可怕。

  該是把水倒進碗裡的時候。首先,得找回那把戩。

  加百列歪頭想,上次好像隨手扔給一個蓋世太保了?


 
 

【神鬼奇航 航線II】 



「嘿,威廉,好久不見!」一腳踹開打鐵舖大門,吊兒郎當的俊俏船長翩然登場。


 
「你還敢回來?」頭也沒回,年輕鑄劍師專注手邊的工作。

 「嘖嘖,威廉,你還真不是普通的熱情啊。」旋身轉到鑄劍師面前,一臉無辜。 

「你說看看,我這麼一個赫赫有名的加勒比海海盜,為什麼他們老是喜歡丟下我?」

 「連這批新的也罷免你?」

 「誰說的?我……我只是找不到船停靠哪個港口而已。」 

「你是船長吧?」

 「誰規定船長一定要知道船停哪裡的?」

 「這是常識,不是規定。」鑄劍師嘆氣。 




本篇寫於神鬼奇航續集再出之前。

看到續集裡出現傑克船長把船搞丟的情節,想到這篇有玩到這梗,

當下樂不可支。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