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 花 洛

                 之九

                巢眠─上


  後來,他們一前一後登岸中土。
  他踩著三教屍骨登上王朝寶座、他帶著泣龍寶刀棲身心築情
巢,自此江湖異路。
  再後來,他們的會面被稱為朱雀會玄武。

◆◆      ◆◆      ◆◆      ◆◆

  飛光亭中,一人一鬼面對而坐。

  「所以……即使心築情巢相見,乃至五方星主攜手對抗天策
真龍,一路上你竟忍住不來認我?」

  月夜下,童子揚眉打量書生,較之當年役者的妝點妍麗,眼
前的書生面容清秀,身段拔高,聲音低沉,眉宇間多了幾抹成年
男子的英氣,若非當面提點,還真是判若兩人,難怪連自己都看
走眼。

  「區區一介役者,又怎奢求公子長記心頭?」書生紙扇輕揮,
自嘲道:「若是半路硬攀故人,只怕遭致公子疑心,徒增困擾罷
了。」

  「說得好聽,你瞞住了不說,是為了讓素還真安心吧?」童
子冷笑,想也知道,身投素派的莫召奴若公開與同出東瀛的魔域
軍師之間有故交,恐怕素還真寢難安眠。

  「這點公子便料錯了。素還真的器量還不致於如此狹隘,他
向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紙扇闔起,書生軒眉。

  「知我者四弟也。」
  飛光亭外傳來一聲熟悉的長笑,亭內二人齊齊側首望去,只
見素續緣緩緩推著木雕輪椅前進,椅上癱坐一人,白髮童顏,正
是素續緣之父、穩坐中原武林魁首寶座多年的「清香白蓮」素還
真。

  書生起身相迎,熟稔地幫忙續緣將輪椅抬上階梯推進亭內:
「三哥怎麼來了?」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
身雖異性長存。」修道人搖頭吟哦,看在續緣眼裡忍不住感動,
這可是素還真努力多日終於能克服癱瘓做到的簡單動作。一首吟
畢,修道人似是脖頸痠軟,率性地往椅背後仰,「鎮日待在雲塵
盦悶得緊,來串門子聽故事,當日賢弟打死不說,為兄可是好奇
得很。」

  修道人所吟「竹枝詞」暗指「緣訂三生」,顯然對莫非二人
昔年舊事有感而發,書生飽讀詩書豈有不知?當下面上微微發
紅。

  「三哥自己有的是風流韻事,要不然今日哪來的兒子侍親養
病,又何需深究兄弟這一樁?」書生笑道,將義兄輪椅停妥於石
桌旁。

  「難得取笑你一句也不得麼?非要這樣互皆(揭)瘡疤。」修
道人嘖嘖搖頭,回眸頷首:「非凡公子,劣者身上不便,禮數不
周處恕罪則個,但不知別後可好?」
  此言既出,旁邊的書生與青年俱皆怔愣。放過了結拜兄弟,
素還真竟然好興致地向亡魂問起近況來了。

  倒是童子老神在在,淡淡撇(瞥)了輪椅一眼,不冷不熱地倒
打一耙:「比起全身癱瘓茍(苟)延殘喘,本公子還算死得乾淨。」

  修道者只是笑笑,不以為意。「誰人比得上公子猜心園之役
轟轟烈烈?臨事果決,大智大勇,實是令人欽服。」

  童子揮手,「素還真,無事不登三寶殿,說明來意吧。」
  眼見修道人的景況,不問即知應是隱居療傷的緊要關頭,這
個時候竟還舟車勞頓前來與自己相見,背後緣由絕非單純專程探
聽扶桑舊事這般簡單。

  「公子快人快語,恕劣者直說了。」眼中精光乍盛復沒,修
道人單刀直入道:「猜心園役後公子魂飛魄散,遊蕩四方不知所
依,如今藉招魂陣附身童子之力魂魄聚齊,可望返回魔界寄胎再
生,劣者特來送行。」

  這才是修道人的真正用意麼?童子斂眉下望附身的軀體,慢
條斯理地道:「請神容易送神難,適才莫召奴說這副軀體身有殘
疾,本公子倒覺得這副軀體好得很,何須回返魔界寄胎多此一
舉?」

  「公子換血後已屬魔族,此兒雖由父親處繼承部份魔界血
緣,但有一半仍是尋常人胎血肉,公子附身越久,對魂體日後寄
胎純粹魔族反而有害無益。」彷彿早料到非凡有此一問,修道人
胸有成竹款款道來。

  「魔界的事,素賢人倒是比我這個魔界人還清楚。」童子眉
稍(梢)微挑,頗有深意地道。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打殺了這許多年,有些事還
不由得劣者不知情。」修道人苦笑。

  童子默不作聲,回想起素還真多年來鬼門關去回自如,各門
各派續命的獨特手段想必了然於心,若論起死復生,素還真的本
事當真是數一數二,只是……
  「如此大費周章,有何條件?」童子蹙眉問。

  修道人抬眸望進童子仍有疑意的眼底,沉聲道:「只希望風
雲再起時,公子手下多留幾分情。」

  眼神流轉。「倘若我拒絕呢?」

  修道人揚眉,尚未接話,身旁的青年趁機插嘴:「這名童子
有一位阿祖、三位爹親,公子現下都惹不起。」

  「這是硬要我收人情就對了?」童子一聲冷笑,倨傲地抬起
下巴:「素小子未免忒小看非凡!」

  書生眉頭緊蹙,猶疑開口:「公子……」

  青年擺手阻住意圖打圓場的書生。「續緣只是將情勢說與公
子明白而已。」

  童子歪頭,冷眼看著被擋住的書生,彷彿衡量書生臉上流露
的心焦幾分是真幾分是假,見書生察覺自己打量的目光,旋又將
視線轉開,這一轉,眼神倏地定住青年身後某一點,當下瞇眼又
睜,緊盯不放,霎時間恍然大悟似地:「這軀體……是金小開的
骨血?」

  青年與書生對望一眼,兩人眼裡都有同樣的疑問:非凡怎知
讓他附身的金小俠真正身世?

  輪椅上的修道人隨童子目光望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見三人不語,童子知道自己所言非虛,失笑道:「所謂從父
親處繼承魔界血緣,指的便是金小開?哈!那種半路出家、不上
不下的半吊子魔界人,算得什麼魔界血緣?難怪生的兒子身具殘
疾。」

  「你!」青年上前一步。

  「怎麼?說不得麼?」童子挑眉。

  這回換成書生出手阻擋青年,「記得沒錯的話,公子祖父魔
魁也是寄金小開之子胎復生?」

  「……是又如何?」童子負手。

  「此子與公子也算得上幾分淵源,望看在魔魁份上,請公子
儘早啟程。」書生一揖。

  童子心思數轉,已有計較。「那好,誰請我來,便由誰送我。」

  書生聞言側身望向修道人,非凡指定由自己動手,顯是對修
道人仍有疑忌。當下但見素還真微笑道:「這是當然。劣者早已
全身癱瘓,自然是由莫(加了姓怪怪的)四弟相送公子,劣者只負
責口頭提點罷了。」

  童子頷首,蹬腳下地。「來吧。」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