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悲歡離合,幾度陰晴圓缺,

付出性命為代價的賭注,以為註定無緣親見的結局,

睜眼目睹紅髮身形的一剎那,

似要滿溢的心緒化做灼燙的水霧,不可扼抑地盈上眼眶。

感謝偶主授權圖片出處:狂蝶絕赦朱聞外拍相簿 

                邈無間

  最初的意識,他似紮了根,在山峰崖邊半圓土陵上一動也不能動。

  渾渾沌沌,眼耳鼻舌身五感俱無,摸不清狀況時,一股染著淡淡蓮花香味的心音鑽進意識,平靜說道:「蕭家公子,素還真受故人之恩,特以西丘五行轉命術,搭配荒城護命絕招『凝神俱體』,保你一絲靈識轉運再生,此後造化全憑個人機緣,神州將應天劫,素某此去或無再見之日,務必珍重,告辭。」

  話聲方落,蓮花香味隨即消逝無蹤。

  蕭家公子?素還真?那聲音呼喚的是自己麼?

  蕭家公子、蕭家……蕭……好陌生、又好熟悉的稱謂……

  日復一日,他生在圓丘上,矇矇矓矓承受日月照耀、微風吹拂、雲霧潤澤、雨滴打落,只覺隨著光陰流轉,自己漸長漸高。

  絕大部份的時候,他處在深沉安睡中。某日,鄰近的土壤有了動靜,擾醒他的休眠。

  正在好奇為何側旁多了兩窟土坑,苦於無法低眼探看究竟間,忽然聽見有個哀傷的聲音,低低喚著:簫兄、簫兄……我帶著九禍來了……

  呼聲入耳,他忽覺酸酸澀澀、隱隱作痛。

  這聲音是誰?

  不知如何是好時,聲音的主人填回其中一坏土坑,拖著沉重腳步離開。

  覺知隔鄰仍有一坑空著,他想,聲音的主人為什麼這麼做?

  懷抱不解的疑問,他再度陷入深沉休眠,享受著大自然照拂,專心致志一面睡覺一面成長。

  第二回被擾醒,又是動土挖坑,這回,除了原本的聲音之外,還有另一個新聲音。

  「月漩渦,你始終是狼叔最放心不下的人。」原本的聲音說。

  「我要為他報仇,若有萬一……」新來的聲音欲言又止。

  「不管你、我,誰先戰死都回到這裡吧。這裡有你家兄長、有九禍、有狼叔──死,就沒人會孤單了,哈哈──」原本的聲音笑中帶哽。

  兩個聲音的生死約定,引起他意識異常波動。

  這兩人,是誰?

  自己、又是誰?

  反覆思索下,他前所未有地睡意全消。

  要怎麼做,才搞得清楚?

  這日起,他的日子多了新的目標──等待那聲音再次來到,帶來更多的線索。

  第三回,他認出聲音主人的腳步節奏,來人在他身邊放下揹負的物事,動手又挖一坑。

  ──要怎麼做,才能告訴這聲音說:第一回多挖的坑還空著,不需要再挖新坑?

  還在考慮該用什麼手段好心提醒來人時,他聽見那聲音沉沉地道:

  「每一次回到此地,都是一條性命的殞落,其實,我恨起天邈峰來了……」

  原來每一次的土坑,底下都埋了人?自己長在坑上,那麼坑下的是誰?

  他邊聽邊記,邊記邊想。

  「狼叔、簫兄,但願下回我再來,是一個圓滿的生死!」

  聲音主人語氣中的堅絕,令他忽有所感。

  這回的坑,埋的應該是生死約定的「月漩渦」;上一回,是兩人口中的「狼叔」;第一回,是「九禍」……

  所以,那聲音喊的「簫兄」,是自己?聽起來,交情似乎很不錯?

  左右晃動。

  下一回、下回那人再來,一定要夠禮數,想辦法打聲招呼。

  打定主意,他滿足睡去,等待再次被那聲音擾醒。

  不知過了多久,再次擾醒他的,卻不是預期中的聲音。

  原本自己隔鄰一直虛懸的空坑,被陌生人填實了。

  「銀鍠朱武,你終於找到自己的終點,走自己選擇的路。」

  陌生的聲音哀悽平靜地對著隔鄰的圓丘開口。

  啊、這回換那聲音的主人被埋下了?

  錯過了……

  他的嘆息化做向晚的微風。

  陌生聲音離開的那一夜,他作了夢。

  夢見一名紅髮魔物,持著造型詭譎的銀槍,跨坐獨角騎獸,踏過荒蕪的焦土,策馬凌空,躍崖騰飛,砍向高懸虛空睥睨寰宇的魔皇王座。

  「銀鍠朱武,此生無悔!」

  夢裡,浴血奮戰直到最後的紅髮魔物笑得張狂、笑得洒脫。

  這魔物便是聲音的主人麼?

  那笑聲,為什麼悽厲得讓人想哭?

  夢醒,他的淚滴化做清晨的露水,瑩然滴落隔鄰土丘。新堆成的圓陵上,綻開一抹異常萌發的生機。

  憑著直覺,他敏銳察知週遭空氣的微妙變化。

  擾擾攘攘、咿咿唔唔、唏唏嗦嗦。

  不明所以的喧鬧聲中,他有了新來的同伴。

  沒過多久,他驚覺,新來的成長速度比自己快上許多;日昇月落不過數次,便遽然抽拔長得快與自己一般高,他才想到:約莫是因為這新來的很吵,吵得他沒辦法安眠,自己才會進度落後。

  毅然封閉對外感知,他決定認真睡覺。

§

  只記得磐隱神宮前,自己與玄宗最後一人:六絃之首‧蒼並肩作戰,守護支撐神州大陸的最後一根神柱。

  神宮內,正在接受神力加持的中原主要戰力三教先天閉關未出;神宮外,以聖魔元胎肉身為憑依容器、神威赫赫攻無不克的棄天帝步步進逼。

  論身份,那是以自己父親自居的創界魔皇;論肉體,那是自己與九禍誕下的親兒。

  兼具毀滅與再生之能的棄天帝,向伏嬰師允下再造異度魔龍的承諾,漫不在乎地榨乾魔界最後殘存的能量與兵力,橫掃神州無可匹敵。

  看似勝算幾近全無的戰況,念頭石光電火般閃過。

  當日熟讀戒神寶典的接任戰神吞佛童子,是否明瞭創界魔皇降臨將導致中原覆滅,才不顧一切從中作梗、寧可殘殺同袍冠上叛徒之名,也要阻礙邪族女王的佈局?

  而身為聖魔元胎的自己,從接收魔龍能量覺醒以來,註定是製造棄天帝降臨契機的一步棋。

  既然是棋,便利用到底。

  望向殺氣騰騰的棄天帝,他彎揚唇瓣,以意識知會身邊玄衣道者臨機應變之法;領知消息的蒼眉稍微挑,不動聲色別過眼睛。

  後世傳說,中原對抗棄天帝的最終一戰,反出魔界的異度鬼王以己身為餌,誘使補給斷絕的魔皇吸納自己補充魔源,再藉玄宗道者陣法牽引將自己硬生生拉出魔皇體外,一進一出間,搭配及時出關的三教先天絕招攻勢,一舉摧毀魔皇下凡憑依的肉身容器,逼使棄天帝退駕歸位;更在最後神柱搖搖欲墜時,要求玄宗道者殺死自己,斬斷魔皇再度降臨凡軀的唯一機會。

  沒人知道,鬼王三魂雙體合一的聖魔元胎體質,在最終戰中遭棄天帝強力收納後產生了異變:當日終戰被玄宗道者陣法牽引而出,隨後自願壯烈犧牲斷絕魔皇後路的,只是其中一魂一體。

  餘下的雙魂一體,原本應隨著棄天帝元靈退駕歸位至魔神原屬的六天之界,過程中,鬼王拼著元神俱滅,錯身脫離竄至空間夾層,與魔皇及時發現隨之追趕而來的部份殘存意識體,持續進行人界無可與聞、不曾休止的對決。

  「吾兒,朱武,乖乖隨父皇回界,別再作無謂的困獸之鬥。」

  憑著神之威能,黑袍黑髮的異度魔皇以意志在空間夾縫中凝出荒土孤崖,端坐高懸闇空的象牙色王座之上,單手支頤,對著隔代血緣的愛子好言相勸。

  「在人間,我便已下定決心反抗你;在這裡,你我同為不死不老的意識體,只要銀鍠朱武還有一絲一毫的力氣,絕不可能低頭稱降!」

  跨坐獨角騎獸,鬼王指槍對向孤崖對面的懸空王座。

  「朱武,你真是讓父皇又難過又失望的不肖孩兒啊!」闔眸輕嘆,魔皇張指凝氣。

  「我絕不可能臣服於你,認清現實吧!棄天帝!」策馬前奔,鬼王躍出孤崖,銀邪指向虛空王座上的黑袍身影。

  他的命,一次又一次地終結在躍馬凌空的一擊。

  堪堪嚐過墜入深淵谷底粉身碎骨的劇痛,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的空間夾縫旋即又令他肉身聚合復原完好如初,轉眼回到跨坐鞍上、橫槍指天的對峙衝殺局面。

  死不成、走不了──魔皇特地為他打造的決鬥場景,意在折磨他的心智,期望他承受不了極端痛苦防線潰堤的剎那,打破靈力平衡對峙之局,將他收為己有回歸六天之界。

  毀滅、再生,循環不息。

  不知反覆多少回之後,鬼王倏然心有所感──虛無飄渺的空間、不斷重演的戰事、永遠不可能打倒的魔皇意識體──這一切,或許便是自己專屬的無間地獄。

  洒然一笑。

  魔界戰將便該生於沙場、死於沙場;若能連死後都不斷在沙場上征戰,也是萬分合宜。

  「銀鍠朱武,此生無悔!」

  鬼王仰天長嘯,橫槍斜指,再次策馬奔騰。

  這一次,半路殺出程咬金。

  ──你是誰?

  堪堪要對上魔皇之前,驀然冒出的好奇詢問直入鬼王心識,說話的嗓音有著說不出的熟悉。

  是誰?!

  鬼王皺眉。

  便在鬼王兀自懷疑是否幻聽時,聲音遲疑回應。

  ──你喚我……簫兄。

  簫兄?!

  鬼王懸崖勒馬,回首諦聽。

  另一頭,好整以暇正待兒子專心一意衝向自己的黑袍魔皇微抬身軀,愕然垂詢:「朱武,怎麼不打了?」

  崖邊的鬼王並不答話,火眼金睛凝視闇夜中隱隱約約浮現的白色光影。

  「偶然迷路的靈識,不會又是你的朋友之一吧?」隨著紅髮魔物視線望去,魔皇不懷好意地道:「朱武,父皇說過,你每抵抗一回,你的朋友,我見一個,殺一個。」

  魔皇捉弄的言語引來鬼王狠狠瞪視:「動我,沒關係;動他,不可以!」

  「我對全天下無情,唯獨對你包容;你對全天下多情,唯獨對我狠心啊!」魔皇唇邊漾起彎揚弧線:「朱武,你惹動父皇的怒意了。」

  「傷春悲秋不適合你。」鬼王冷哼。

  「人類的多情也不適合你。」大黑袍袖揮過,凌厲掌風直掃懸於闇夜的淡淡白影。「吾兒,父皇幫你認清現實。」

  「棄天帝……!」眼見營救不及,鬼王手中銀槍箭射而出,斜擋魔皇掌氣。

  同時間,紅髮戰袍勒馬迴旋,奔向不遠處的微弱光影。

  「果然是朋友嗎?朱武?」虛懸闇空的純白王座之上,魔皇越是輕描淡寫的語氣,越是散發危險的信息。

  指尖纏上淡淡光霧,鬼王心中一動,以身軀擋在白影與魔皇之間。

  「傻朱武,你以為擋在朋友前頭,父皇便毀不去他的元靈麼?」魔皇頭首微側,淺淺笑談。

  「何妨一試?」面對魔皇威脅,鬼王昂然仰首。

  金銀雙瞳瞬間閃過光亮。「如你所願,神之渦──!」

  劈天裂地的氣功迎面而來時,鬼王透過心識暗暗傳語。

  簫兄,哪裡來,哪裡去!

  光影似有所感,迅速往後消退。

  鬼王背轉過身,配合魔皇神之一擊,催動魔功,硬生生迫得己身元魂彈出軀體,一抹朱紅守護微弱白影,朝微不可見的空間隙縫逃竄而出。

  極招過後,為時已晚地注視著一閃即逝的空間裂縫處,魔皇挑眉。「朱武,你做了什麼?」

  「哈哈……這問題,你該問的是自己,棄天帝!」鬼王大掌撫胸,衣袖擦過唇邊血痕,朗聲笑道:「聖魔元胎三魂雙體,我一魂一體已毀在苦境斷你下凡後路、如今一魂拜你所賜彈出空間之外,剩下這殘缺不全的一魂一體,想要,打得倒我,便是你的!」

  「吾兒,你這話,讓父皇好生歡喜。」負手於後,魔皇愉悅站起。「這一切,該是結束的時候了。」

  因鬼王彈出一魂後打破的靈力平衡,引動魔皇征戰好勝的武神鬥氣。

  「來吧!」獨立崖邊,鬼王指天嗆聲。

  黑袍魔皇十指凝功,威風凜凜。「神之雷──!」

  徒手接應罩頂殛光瞬間,元功意識渙散的最後剎那,鬼王想起數紀之前,自己曾經接下打斷魔龍脊背的天雷,心頭瞬間浮現兩對同樣晶瑩如冰的眸子。

  九禍、簫兄。

  不管死活幾次,最後面對的場景,為什麼老是像繞回原點般地既陌生又熟悉吶……?

  舉起單臂,鬼王在強光炫目中闔上眼睛。

§

  閉眼,硝煙烽火;睜眼,天朗氣清。

  不同於鬼族陵寢的封印沉眠、不同於天魔血池萬年牢中的意識禁錮──自鬼王身軀彈出、守護白色光影的一抹朱紅,脫出空間隙縫的瞬間與光影失去聯繫,其後,困在圓丘形狀的不知名空間裡四處竄動,不多時,一滴帶著鹹鹹味道的水珠滲入黑暗,引領朱紅之氣竄出塵土。

  前所未有的感官,前所未有的知覺,帶來前所未有的悸動。

  日光煦煦、山嵐徐徐。土壤濕潤的香甜,勾勒烙印深深的記憶。近在咫尺的,是狼叔與他臨終未曾相認的獨子月漩渦,左右兩旁,是簫兄與九禍。

  長相思,隔雲端,天長夢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當日決心將所有親友合葬一處的目的,無論前塵如何,死後歸葬天邈,誰也不會寂寞。

  憶起神宮最終一戰之前,自己與玄宗絃首互相的約定──想來蒼果然遵守最後的諾言,終戰後設法將自己帶回此地。

  只是,如今的自己,是怎麼回事?

  這樣的形態,是生、是死?若自己能僥倖歷劫過後死地重生,那麼其他人呢?

  ──九禍!簫兄!狼叔!月漩渦!

  左搖右晃一陣高呼,眾墓穴皆靜默悄然無聲無息,唯有右側小丘上方隱隱透出沛然生機,沒好氣地短短應了句──你好吵。

  一頓。

  那是……簫兄麼?

  他大聲吶喊──簫兄、簫兄!

  隔鄰再無反應。

  微風吹來,前俯後仰,繼續縱聲高呼──簫兄、我在這裡呢,看到我了嗎?簫兄!

  依舊沒消沒息。

  因為自己個頭太小、聲音小,所以對方聽不到麼?

  一陣黯然。認真思考。

  下定決心。

  好,努力長高!

§

  這一日,天邈峰下,十來歲的小伙子跌跌撞撞跑進村長家裡,慌慌張張地道:「長老、長老!不得了了!」

  「什麼事?年輕人,走路好好走,別那麼莽莽撞撞,咳咳……。」老村長拄著拐杖自屋後走出。

  「長老,咱、咱們山上那個新開發的亂葬崗……噢嗚!村長幹嘛打人!」

  小伙子捂著後腦勺,無辜哀號。

  「胡說八道!什麼亂葬崗!那是一道掌氣將天邈雙峰合而為一,救了我們全村的大恩人──簫中劍大俠的墓園!」村長拐杖憤然頓地,邊說邊朝山上雙掌合什。

  「可是旁邊明明就還有一堆亂七八糟的墓……不只簫恩人啊!」小伙子抓抓頭。

  「上回那個玄宗道長特地跟我打過招呼了,其他那些墓全都是簫大俠的家屬──簫大俠一家,為了維護神州和平、為了拯救我們千千萬萬的老百姓,全家死光光了沒人能祭拜,葬在我們山頭是無上的榮耀!」

  說到慷慨激昂處,村長顫顫捏起拳頭,眼泛淚光。

  「況且簫大俠生前做人這麼好,死後成仙一定會更保祐我們全村平安康泰、風調雨順、子孫將材、六畜興旺,不准說是亂葬崗,聽清楚沒有?!」

  小伙子乖順點頭。「喔……」

  「咳嗯,說吧,山上墓園怎麼了?」

  「那個、上個月簫大俠的墓突然長出一株樹苗來,回村裡時就四處問過,沒人特地去種樹,無緣無故多了樹苗種在墳上……誰知前些天上去,隔壁的墳頭也長出一株小苗來,長的速度、快得像有東西作祟一樣,沒幾天便長得跟簫大俠墳頭那株一般高……誰知道今天上山揀柴,遠遠就看到兩棵樹已經長到像屋頂那般高,而且更過份的是,都什麼時節了,竟然還開花!」

  村長捻鬚。「開花?」

  小伙子用力點頭,皺著一張黑臉。「簫大俠墳上那棵開白花、隔壁那棵開紅花,長老,您說,是不是有問題?要不要用村裡公費請上回那個玄宗道長來作法驅邪一下比較安心?」

  「你以為請道長很便宜嗎?上回那個玄宗道長價碼是什麼等級你知不知道?有錢還不一定請得來咧!」村長看著吃米不知米價的小伙子嘆氣,吩咐道。「這樣吧,去找你那群愛打麻將的朋友,幾個人先用小轎扛我上去看看。」

  「知道了!」

  小伙子應聲而去,不多時,找來一群人浩浩蕩蕩用竹轎扛著老村長爬上天邈峰墓園。堪堪彎過山腰小路,小伙子指著山頭冒出來的枝頭花朵,拉拉轎椅上村長袍袖,告狀道:「長老、長老!就是那個、就是那個!」

  老村長一看,當場要年輕人們停下竹轎,站起身來,深吸口氣,咕咚一聲跪倒於地:「嗚喔喔喔喔喔──!!」

  「村長!您老人家怎麼了?!」

  「長老不行了!回頭找大夫,快!」

  「長老、振作、振作啊!」

  「果然是妖怪,村長被嚇到了,村長、村長!」

  一群年輕人七手八腳正要扶起老村長回山腳求救時,村長抬頭,伸手對著帶路的小伙子後腦勺又是一個巴掌:「你這傻到可以的愣小子!」

  「嗚、村長幹嘛又打我?!」小伙子再度抱頭後退。

  「你看不出來那是什麼樹嗎?那是桃樹、是桃樹呀!」

  「桃樹又怎樣?長那麼快、又在不該開花的時候開花,鐵定非妖即怪嘛!」小伙子哭喪著臉。

  「王母娘娘種的就是桃樹,桃樹是吉祥到不行的祥兆,怎麼會是妖怪?這是喜事、村裡的大喜事啊!」村長抱著拐杖喜極而泣。「簫大俠,您老人家真的成仙啦,嗚嗚嗚嗚嗚……」

  「……是這樣嗎?」幾個年輕人面面相覷。

  「就是這樣!」老村長擦擦鼻涕眼淚。「回去通知村裡每家每戶,明天一早備齊香案,上山來好生祭拜樹頭!」

  村長頗有威嚴地一聲喝令下,眾人沿原路折返。路上,忽然想起一事的村長轉頭問走在身邊的小伙子:「阿勇,說說看,你家的媳婦兒幾個月啦?」

  小伙子臉蛋微紅。「長老,你問這幹嘛?」

  「老人家問話自有道理,還在害喜嗎?」村長胸有成竹地追問。

  小伙子點點頭。「我上山揀柴,就是因為她在家害喜害到我坐不住……」

  巴頭。「你這死沒良心的!」

  「厚,村長,巴頭巴太多會變笨的啦!」小伙子抗議道。

  「反正你本來就聰明不到哪裡去。」老村長鼻子一聲冷哼。「教你一個乖,明天拜完樹頭,仔細繞個一圈,瞧瞧樹上結果沒有,有的話,摘幾顆回去給你媳婦兒吃,不要吃多,一兩顆就好,保你生個胖小子,記得,要摘果子的話,要找那棵紅桃才有效。」

  「桃子能安胎嗎?」小伙子睜圓眼。

  「開玩笑,那棵桃樹底下埋的可是銀鍠朱武,異度魔界最會生的大魔王啊!」老村長搖頭晃腦:「肯定有吃有保祐,聽我說的準沒錯!」

  「喔喔喔!我知道了!」小伙子乖順點頭。

  「記著,不要去摘到白桃樹,簫大俠雖然為人正直,那方面、好像不大行……應該是保祐不了,咳咳咳……」

  隨著老村長話聲漸遠,向晚山嵐拂過天邈墓園雙樹枝頭,隱隱吹散而出一陣抑不可止的爽朗暢笑。

§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五行轉命、凝神俱體、死地後生、移氣蛻化。

  月到中天,一紅一白的身影,元神由虛轉實,先後再生於桃華雙樹下。

  青年沉沉的睡眠,被一陣長長不止的笑聲擾醒。

  睜眼時,只見落英繽紛中,紅髮束冠、赭白衣衫、前髮旁分的爾雅男子,背倚紅華樹下墳旁墓石,意味深長地看著自己,手上紗扇輕搖,唇邊猶帶一抹忍俊不禁的彎揚。

  睡夢中不復記憶的記憶,頓時猶如撲岸浪濤紛至沓來──該記起的、不該記起的,苦澀酸甜印象鮮明,卻又似乎隔了層紗,彷彿幻夢一場。

  夢裡悲歡離合,幾度陰晴圓缺,當日斷然付出性命為代價的賭注,曾經註定無緣親見的結局,睜眼目睹紅髮身形的一剎那,頓時五味雜陳百感交集,似要滿溢的心緒化做灼燙的水霧,不可扼抑地盈上眼眶。

  青年仰躺白華樹下,淺淺吐息,反舉手背擱遮頭臉。

  耳邊但聞靴聲橐橐踩過草皮枯枝緩緩走近,伴隨幾分吊兒郎當的調笑,悠悠哉哉地道:「簫兄,地府走過一遭,好不容易再世為人,相見應當歡喜才是,怎麼反倒一看我便哭了?」

  調整呼吸平復情緒,青年抹去頰邊淚痕,伸手握向同伴朝著自己張展的大掌,藉力撐起,與紅髮書生比肩而立。

  起身的青年靜靜環視眾墓,眼光停駐在刻有義弟月漩渦名字的墓碑上,轉頭悵問。「活過來的,只有我們?」

  「正道人士似乎有人在你墓上做了手腳,範圍不大,我那坑剛好挖在你旁邊,傍著你的福氣,才也揀回一命。」紅髮書生大掌搭上青年肩頭,嘆道:「該過去的都過去了,只剩我們了。」

  青年一時沉默。

  「講是講揀回一條命,不過我們現下這樣借桃樹再生……大概不算是人,已經是精怪了吧?」邊解釋邊伸手撥開遮掩視線的枝葉,書生隨手摘下一顆粉白桃實打量幾眼,驀地噗哧一笑。

  「朱聞,你在笑什麼?」青年好奇側眼。

  「喔喔,沒什麼,咱們這兩棵本命桃樹,要說是精怪也沒錯,方才還差點被人認成妖怪砍掉……」書生隨手將桃實放進袖底。「幸好你這塊武痴傳人的招牌夠響亮,山下的老村長不但擋下那些打算為地方除妖的年輕人,還要全村明天準備香案上來祭拜……」

  話聲未完,書生邊說邊又是一陣快要內傷的咯笑。

  「朱聞蒼日,這到底有什麼好笑?」青年皺眉。

  「不行,我實在憋不住,就算挨你罵也要講了。」書生悶著笑意,簡略轉述村民們關於祭拜與桃子的對話,邊道:「簫大俠,我從來不知道,原來你為人正直,那方面、不大行……而且還名聲在外、噗哈哈哈……」

  瞥向埋頭握拳轉身笑搥墓碑的紅髮書生,青年纏繞心頭的幾分愁緒頓消,伸指揉向太陽穴。

  為什麼這人的神經可以粗成這副德性?自己當初究竟喜歡上這人的哪裡?是這人有毛病、亦或自己的眼光出問題?

  無語問蒼天。

  「朱聞蒼日,你笑夠了沒?」不冷不熱地撇下一句,青年拍拍衣袍塵土,作勢欲走。

  「哎呀,簫兄,明天人家要來拜樹頭,不留下來享受一下人間香火嗎?」書生緊跟在後追問道。

  「山腳下村民長老當初都見過我們的臉孔,不趁夜離開,明早一遇到村民被認了出來,我們真成活生生的聊齋妖怪了。況且……反正最會生的又不是我,你想留下受人供奉,請自便。」青年輕哼,繼續邁步。

  「我當然跟著你走啊,等等、等我一下,一下就好。」書生隨手將扇子塞到腰際,回頭分別在兩棵桃樹周圍各自繞了一圈,抬眼見青年完全沒停下離開的速度,連忙快步跟上,嘴邊碎碎唸道:「簫兄,說了等我一下,這麼急幹嘛?」

  見同伴拉攏前袍在腰際兜成一圈圓圓滾滾,小心翼翼跟在自己身後慢慢行走的模樣,青年終於忍不住再度開口:「……朱聞蒼日,你懷裡兜了那堆東西是什麼?」

  「桃子呀。」書生笑眼彎彎。

  皺眉。「你摘桃子幹嘛?」

  「村長說的,有吃有保祐。」點頭點頭,書生隻手拉住盛放桃子的衣襬,一邊挑起顆飽滿熟透的紅桃,挑眉道:「簫兄要吃嗎?」

  青年斜瞄同伴一眼。「你自己留著吃。」

  「簫兄,別這樣,來,吃人家一口嘛。」書生放軟語調,大姑娘似地裝嗔撒嬌。

  這人本來就腦筋壞得厲害,重生一回之後,看起來果然壞得更嚴重了?

  帶著幾分無奈地暗自嘆息,青年嘴上堅定回絕。「……不要。」

  書生黯然垂手,輕輕將紅桃擱回衣兜裡,愛憐萬分地揀選起另一顆色澤較淺的桃子。「嗚,好吧,那這顆是從你那樹上摘的……」

  青年眉間微蹙。「嗯?」

  捧著白桃樹的果實,書生曖昧萬分地眨眨眼:「你不肯吃我一口,換我吃你一口囉?」

  對上書生暗示的眼神,青年當場只覺耳根沒來由地發燙,聲音微顫地道:「你……!什麼時候偷摘的!」

  「方才你喊著說要走的時候摘的呀,說清楚了,不是偷摘,我摘得正、大、光、明──簫兄的我才不留給別人吃!」書生將桃實湊近鼻頭聞聞嗅嗅,隨即輕輕咬下一口,舌尖肆意舔過唇瓣,拖長語氣評鑑道:「嗯、嘖嘖,香中帶澀,酸後回甘,這桃子吃起來的滋味,還真不足為外人道啊。」

  「朱聞蒼日!」青年握起拳頭。

  這人真的存心故意!

  「怎樣?要不要吃我這顆?」書生不知死活地繼續瞇瞇笑。

  三步併做兩步走回書生身邊,一把攫過桃子。「拿來!」

  啃!

  「唉唷,簫兄,輕一點嘛,細皮嫩肉可經不起這樣折騰,啊啊,汁都滴出來了,好浪費。」說時遲那時快,書生低頭湊近身旁青年嘴邊伸舌便是一舔。

  咦?

  青年嘴巴微張,愕然停下動作,直愣愣地注視書生接著伸出指頭摩挲自己下唇。「朱聞,你在做什……?」

  「跟著簫兄吃,很好吃啊。」書生厚著臉皮地笑笑回應,狀似無辜地明知故問。「咦、簫兄,你臉紅了耶?!」

  「……走開!」耳根紅透的青年略顯狼狽地試圖伸手推開同伴。

  「簫兄,別這樣嘛。」書生一手拉著衣兜,一手張開擋住青年去路。

  就算心理認定,拜書生登徒子也似的行徑所賜,青年發現原來自己能接受的界線還是有其限度。

  這人把自己當成什麼了?怎麼能夠這麼輕浮?!

  心頭一陣惱怒,青年掌上使勁往書生肩頭用力推去。

  「嗚哇啊!」惹怒青年的登徒子書生完全沒料到同伴會被逼到突下重手,當場受力不住連步後退,靴跟一絆,山道上結結實實摔個四腳朝天。衣兜裡滿懷桃子滾落一地,躺成大字形的書生就此癱死路邊。

  「朱聞?」見書生久久未有反應,青年狐疑走近,蹲下伸手搖晃同伴肩頭。「你沒事吧?」

  自己沒出多大力氣啊?

  輕推毫無反應的書生,青年手按同伴頸側察探脈象,嘴上持續叫喚,「朱聞、你沒事吧?!朱聞!」

  書生似有若無的脈搏令青年暗暗心驚;正在狐疑不定時,書生咳了幾聲,摸摸胸口撐起身子,碎碎唸道:「咳咳……三魂雙體沒了,好狗運揀來這副軀殼,真的有虛到……」

  青年連忙轉頭,伸袖擦臉。

  「啊啊、可惜了這些桃子……」書生一面揀起幾顆形狀尚稱完好的桃實,一面瞥見情狀有異的青年,訝然問道:「咦?簫兄,你眼睛進沙子了麼?」

  青年搖頭,猛然站起便走。

  書生知道錯在自己的毛手毛腳,連忙拍拍灰塵爬起,快步追著青年,一面討好似地捧著桃子地道:「簫兄,喉嚨乾不乾?要不要再吃顆桃子?啊不過我那顆吃掉了,你只能吃自己的……」

  青年倏然止步。「朱聞蒼日,你這人真是……」

  回頭看見書生氣喘吁吁略顯蒼白的臉色,青年心下一緊,隨手接過求和的桃實,在道旁挑了塊平整的大石,示意同伴比鄰而坐。「朱聞,伸手。」

  「不伸成不成?」書生痞痞地討價還價。

  青年略略蹙眉,書生當下乖順伸手。

  「你的功力……?」探指搭上書生脈搏,青年訝異望向同伴。

  「不比往日,不到三成。」書生聳肩。「聖魔元胎三魂雙體,讓我拆了個七七八八,現下這麼虛也是該然。」

  青年眉頭繼續糾結。「方才為何不說清楚?若不是我推了你一把……」

  「我是傍著你順道重生的,不比你功力保存完整,至少是活過來了,其他的我不奢求,也不想你多掛心。」書生嘴角彎揚。「沒想到玩笑開過頭,還是被你發現了。」

  青年二話不說,指掌貼上書生前胸,為書生運功順氣。功行周天過後,兩人併肩坐在路邊大石上,一面分食酸酸澀澀的桃肉,一面仰望繁星點綴的夜空。

  「朱聞,這一切是真的嗎?不是我在作夢?」青年有感而發地開口。

  側眼凝視青年暈黃月色下更顯白瑩如玉的側面線條,書生先是洒然一笑,隨即狀甚哀怨地嘟嚷道,「哪還有假的?你剛剛推那下,很痛耶。」

  青年望向不遠處的山頭墓園,欲言又止。「可是、你跟九禍……?」

  書生搖搖頭,早知道青年的個性──自己一番努力裝瘋賣傻企圖引開的注意力,該兜回來的圈子,終究還是放在心上甩脫不開……

  「今生無緣,來世再續。我跟她,是下輩子的事。或許,被蒼殺死的那一魂,早已入輪迴去找她了也不一定。」書生沉沉的語音裡帶著幾分感慨:「人生在世難有十全十美,做人不能太貪心,該把握的就要及時把握,你說是不?」

  意有所指的問話,引得青年抬眸對上身邊的血色金瞳,只見書生定定勾視自己,月色映照下,晶燦如星的眼底透著幾分前所未有的熱烈,青年不由得別過眼去。

  「簫兄,若我心裡還是有她,你不留我嗎?如今我家業已滅,窮途潦倒,孑然一身,這輩子跟著你,讓你養,成不成?」腳併腳,肩抵肩,親熱挨著青年身旁的書生坦蕩相詢。

  敏銳覺知書生透著衣料傳來的體溫,青年輕咳低聲。「……我考慮看看。」

  正經不到半刻鐘的書生當場倒抽一口氣。「什麼?還需要考慮?都被你吃乾抹淨了還要考慮?!簫兄你這個沒良心的……嗚!」

  才給他三分顏色,這人馬上又開起染坊來了?

  面對書生的指控,青年瞠目結舌。「誰、誰吃了你啊!」

  「就是你!」抖抖髮指。

  「什麼時候的事?」

  「剛剛!」哭哭。

  「……我吃的是桃子。」扶額。

  「那是我結出來的!」繼續伸袖掩面。

  「那你還不是吃了我的……」羞赧轉頭。

  「這麼說也對。」放下遮臉雙掌,書生一邊搭上青年肩膀,一邊頗為大器地拍拍胸脯。「簫兄,放心,我會負責到底,絕對不會始亂終棄!」

  「想得美。」冷哼。

  「喔喔,簫兄,這麼說你會管我管得緊緊的,不會放手?」書生眼神晶晶亮亮。

  無力地看著身邊的同伴,青年淡淡回應。「我可以放生嗎?」

  「來不及了!」書生響亮回應,堂而皇之張臂環抱,當場挨著青年頸側摩摩蹭蹭起來。

  念在方才不小心把人打昏的意外,青年硬生生忍住將身邊痞子書生推開的衝動,別過頭去。「算了,隨便你……」

  「嘿嘿,就知道簫兄人最好了!我很好養的,從來不挑食,尤其現在又是桃樹轉生,只要澆澆水就可以,多省事!」書生卯足全力自我推銷。

  「只要澆水?你說的?」青年聞言回眸,挑眉相望。

  「呃……」書生低頭摸摸肚皮。「偶爾上上館子、一天三頓,外加兩頓到三頓不等的糕餅糖果,菜餚不留過夜,一個月內不重覆菜色,茶葉水果的話當季就好……」

  瞄。「這樣叫省事?」

  光聽這二世祖的生活排場,異度魔界會倒不是沒有道理。

  「不然,專心只吃你也成!」咧嘴笑。

  轉頭。「愛吃桃子儘管吃去。」

  「我說的不是桃子,是你。」書生伸手抬起青年下巴,指頭抵著粉色唇瓣輕輕摩娑。「香香澀澀、酸後回甘,簫兄,你的味道,可願意讓我品嚐麼?」

  青年倏然伸手推抵書生胸襟,垂首不起。

  「簫兄?」書生低頭探看。

  髮絲遮掩發燙的雙頰,青年低不可聞地囁嚅,「……朱聞蒼日,你這人啊……」

  「沒關係,簫兄可以慢慢考慮,我現下別的不多,等你點頭的時間多的是。」溫柔撥開青年遮掩臉面的白髮,書生額抵額、鼻碰鼻地笑彎眼睛。

  看著近距放大版的一雙魅眼,青年伸手遮住書生眸子,皺眉道:「你不要笑得這麼詭異行不行?」

  書生抗議:「我哪有!」

  「明明就有。」脫離書生懷抱,青年熱著一張雪融霜顏,起身甩頭便走。

  「唉呀簫兄,等等我嘛。」將剩下的桃子揣進袖裡,書生跟在後頭亦步亦趨。

  即將彎過最後一處山坳前,青年回眸望向闇空中伴隨一輪明月孤懸的天邈峰巔。

  「朱聞,三弟他……」想起結拜義弟,青年一陣惘然。

  「山上有狼叔、有九禍、有你、有我,熱鬧得很,不會孤單的。」知道青年沒說出口的心事,書生好言勸慰,大掌拍拍同伴肩頭。

  青年怔怔瞅視墓園方向,片刻後淺笑搖頭。「把人全都葬到一處,虧你想得出來。」

  「生不能相守,至少死也要一道啊!」書生頷首。「至少掃墓不用到處跑,多方便。」

  「你這人啊……」嘆氣。

  「怎麼了?」歪頭。

  負手於後,拉低帽簷。「沒什麼,走吧。」

  「哎哎,且慢、」趕上青年身旁,書生大掌握住青年纖白指掌。

  山道上,兩人肩並肩,手牽手。

  青年揚起眉梢,耳畔傳來書生認認真真地一字一句:「簫兄,從今而後,無論天涯海角,朱聞蒼日都跟著你走。」

  簫中劍心下一動,低眼望向兩人十指交扣的雙掌。

  千山萬水,生死相陪,不再寂寞。

  抬眸,晨曦初現,朗朗乾坤中,映入眼簾的,滿滿盡是書生爽朗燦爛的衷心笑容。

                          【全劇終】

                          夜月曙星2009/07/19

                          再  修2009/08/24

──

按1:感謝西瓜蒙授權使用棄天帝與朱武相處模式評語:

「我對全天下無情唯獨對你包容;你對全天下多情唯獨對我狠心。」

私心推薦:西瓜蒙寫的棄朱文超讚!!>////<←喂!

網址:http://jubily.xhblog.com/archives/2009/382435.shtml

按2:忍耐十回才開始甜的結果,就是邊寫邊被某兩隻閃到快瞎了!!>/////<

接下來還有一篇不公開只收錄實體書保證甜到膩死人的番外【長無間】

預定《朱顏》一書連載期間回過感想的道友們,

某月寫好番外之後會寄送到您的信箱唷!^___^////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