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是自己的,沒有生來誰就註定欠誰,沒有誰活該為誰付出性命。 



                魔神


                之二


             魔神的子民很認份



 

  死,可輕若鴻毛,可重逾泰山,端看時機與場合。

  活在以征戰殺伐為主業的異度魔界裡,舉凡身體缺陷、或者體質孱弱的新生魔兒往往從一開始便被宣告放棄,即便是向來以陰陽巫覡等輔佐之術為主、不以武力著稱的伏嬰一族亦沿襲此風,當年他雖貴為族長嫡子,一出生便承襲族名,卻也差點因為體質不夠強健、不符魔界育兒標準,在族中長老抱著襁褓準備棄置荒野不管死活時,被偶然來訪的鬼族王子朱武一句:「伏嬰又不用打架,以後只要有力氣跟在我後頭持咒燒符就好,丟了多可惜。」挽回一條小命。

  稍長數歲的表哥銀鍠朱武,便這樣成為小小伏嬰師的救命恩人。修習陰陽之術的成長過程中,只要他稍微表現欠佳,總要被族長兼父親召喚到祖宗香案前跪足三炷香,苦口婆心耳提面命地提醒──當年他是如何承鬼族繼承人之情才得以苟留性命,若是無法在征戰時充分發揮伏嬰一族應有的術法功力輔佐鬼族兵馬,會多麼愧對異天魔地。

  饒是專司巫覡職務的伏嬰一族,也罕有人甫出生便被鬼族王室指定專任隨身護法,族中長老因此決議壓縮族長之子的修業年限,務求令伏嬰師早日派往鬼族任職。眾長老求好心切下,他數次越級練習施術失敗,飽嚐術法返噬己身的苦果,不只一次險送小命。

  在他以十四歲之齡刷新族史紀錄提早學成出師、外派鬼族正式擔任護法職位前,伏嬰心裡對這位長輩們口口聲聲念茲在茲的鬼族王子‧銀鍠朱武其實厭惡至極──當年一個跑來族裡串門玩耍的小毛頭,隨隨便便一句童言戲語,便讓他的成長歷程備極艱辛。

  鬼族王室又如何?憑甚麼一句話便能決定他人生死?

  長輩越是強調他欠朱武一命,他越是不以為然。努力達成長老設下的修業目標,只為了能早日脫離高壓的成長環境。離開族裡的伏嬰暗自下定決心,往後的日子,無論做甚麼事情,都要隨自己高興;至於擔任鬼族王子的隨身護法,他只打算聊表心意、做到不至於被罵就好。

  命是自己的,沒有生來誰就註定欠誰,沒有誰活該為誰付出性命。

  遵照人事派職指示,赴鬼族主將大帳報到上任的第一天,血袍戰甲、高坐帳前的鬼族王子雙臂抱胸、一雙火眼金睛朝著他上下打量,微笑道:

  「你總算來啦。」

  總算?

  伏嬰抬頭,望向傳聞中風靡異度魔界的少年偶像──兩人雖為表兄弟,朱武年紀輕輕便隨軍四處征戰,他則一向待在族內刻苦修業,除了長輩轉述自己襁褓時期那段遭遇,兩人其實並未曾正式見面過。

  「聽說你提前完成修業,小小年紀難為你了。」

  鬼族王子步下台階,伸手扶起表弟,高挺修長的身軀跟著往他身側併肩一站,兩人個頭差了一截,當下朗笑道:「我料想得沒錯,你的個頭跟我家那位王弟差不多,可惜他身子差沒法上戰場,等這趟任務完成,回族之後再介紹你們相見。」

  除了名馳異度的鬼族大王子外,鬼族二王子因為體弱多病一向久居深宮,名聲並不響亮,朱武一見面便以親熱語氣主動提及自家兄弟,實出乎伏嬰意料。

  約莫是看到伏嬰臉露異色,朱武乾咳一聲,續道:「當年看到你要被抱出去丟掉,我本來想跟在後頭,把你撿來抱回家養就算了,反正鬼族也不差多餵這一口飯……後來想到你是舅舅好不容易等到的長子,這樣瞞著偷偷來也不好,乾脆講明了,當場直接派職,讓那些硬腦袋的長老們非得好好把你養大,平安送到鬼族來才成。」

  直盯著表兄和煦的表情,伏嬰心想──莫非是因為家有弱弟愛屋及烏,當年朱武才會起心動念開口挽留自己一命?

  身為鬼族未來的繼承人,銀鍠朱武這樣的個性是好是壞?

  見伏嬰沉默未語,鬼族王子自以為初來乍到的表弟怕生,當下伸出大掌,安撫孩子似地摸摸伏嬰頭頂,溫言道:「我身邊有四位副將隨伴,你的護法職務只是領銜,不須上戰場,撐足三個月過過水,等回到族裡,你想去哪,跟我說一聲就好。」

  伏嬰嘴巴微張,當下不知該擺出甚麼表情。

  因為朱武的一句話,他歷經不足為外人道的成長過程;末了又因為朱武的一句話,他幾番險險送命的修業成果竟完全不需要派上用場。

  自己的一生,從頭到尾所為何來?

  初出茅廬的伏嬰師,自此陷入前途茫茫的長考。

  隨軍征伐逾月,一次敵人前後分道伏擊的戰鬥中,跟隨在原本篤定安全、卻意外遭劫的糧草後方,伏嬰師成功施術阻擋玄宗道士的攻擊,爭取拖延時機,使隊伍前方被牽制的鬼族主力得以及時馳援擊退來敵;戰事結束,確認糧草清點總數後,鬼族王子用力地拍著伏嬰肩頭,讚許道:

  「想不到你長得這麼白白嫩嫩,竟能以一己之力保住糧草,真是人不可貌相!伏嬰,幹得好!」

  感受著朱武掌心的溫度,一道暖流自肩頭流向伏嬰胸臆。

  抬眸看向滿臉喜悅的鬼族王子,伏嬰想起初見面時二人曾經併肩比高的場景。

  待在朱武身邊,或許是個不錯的主意?

  這場襲擊之後,在副將們強烈希望人盡其才、不用白不用、擺著浪費也是可惜的要求下,伏嬰師的守備位置自隊伍後方調整至核心,名符其實地執行起護法職責,隨著戰事順利進展,三個月轉眼過去,伏嬰師不曾提出調職之事,朱武也再未提起。

  憑著己身智謀才能,幾年下來,伏嬰師從單純的護法,逐步超越幾位副將,成為朱武座前參謀首席。原本矮了朱武一截的個頭,不知不覺間也拔高到絲毫不輸表兄的修長身裁;相較於朱武偶爾短路的重情性格,他互補似地一貫冷漠冷靜。長久共事的歲月累積,朱武與他,猶如光與影;由公到私,隨著年紀漸長,朱武懶得擺譜理會的內外事務,曾幾何時皆改由他一肩挑起。不管朱武人到哪裡,身邊永遠有屬於他一席之地。

  倘若朱武不曾因為愛上九禍而引發倦勤,導致日後的種種變故,他或許只會是異度史上一名優秀但不特出的參謀,窮盡畢生之力侍奉主君,直至生命的盡頭。

  無奈他跟隨的主君,不番則已,一番起來便是死活認定不會更改的牛脾氣。

  朱武異想天開一意主張止戰休兵的結果,伏嬰師此生意外面臨第二次的轉折──鬼族王位繼承大典上,鬼族大王子不容拒絕地將手下幕僚連同王位一併移交給深居簡出的二王子,隨後在眾人驚訝錯愕未及反應之際消失了蹤影。

  身為主君竟然可以如此耍賴撒腿落跑?!

  夜深人靜時,伏嬰師埋案公文,看著案頭批案用的代理王印深深嘆氣──他素知朱武重情,但是身為領導者,政見私情搞不定,扯破臉面說走便走,讓他不得不檢討起自己是不是太過優秀能幹,該管跟不該管的全一手包辦地管了,以致讓朱武胡作非為地太過放心。

  另一方面來看,鬼族戰神的刻意缺席,的確成功拖慢異度魔界入侵的腳步,換來道魔之間短暫的和平。諷刺的是,朱武落跑期間,伏嬰一族察知勢將劈斷異度龍脈的天雷之劫將臨,他威脅利誘狼主透露主君所在地,帶著薄命鬼王的臨終遺書,成功說動朱武回族領軍擋劫。

  滾滾沙塵中,他抬眼望向高高站在魔龍背脊之上、血袍戰甲風姿凜凜的主君。

  早由觀測星象得知天雷劫將臨時,他便明白找朱武回來領軍,遲早演變成如此結局──他的堅持,勢將令朱武付出性命。

  身為首席參謀,怎能放任主君獨自賣命?

  朱武是光,他便是影;朱武捨命護族,那麼便由他來捨命護住朱武。

  無論朱武人到哪裡,身邊永遠有屬於他的一席之地。

  「伏嬰,我方才命令眾人皆撤,自然也包括你。」負手望天,鬼族之主悠悠開口。

  「……遵命。」伏嬰袖底翻出早已備好的隱身符咒,正準備對主君最後命令陽奉陰違時,鬼族之主再度開口。

  「再不問大概沒機會問了。」彷彿試圖轉換沉重鬱悶的心情,火眼金睛撇向崖底面具覆臉的參謀。「其實我一直想問,是不是因為當年說你一句臉嫩,你後來一直把臉遮著?」

  「主君多慮了。」參謀昂首,不置可否地扯揚嘴角。

  「果然是啊……」微微苦笑。「表弟,對不住,這些年,多謝你。」

  閉目復睜。「兄長又何必客氣?」

§

  世間沒有誰註定欠誰,沒有誰活該為誰付出性命。

  他的命,是自己心甘情願的選擇。

  世人以為專攻術法的他大意失手,死在正道葉小釵劍下,其實在久遠之前他早死過一次。當年他以命為陣,凝魂佈式,在異度遭逢天雷劫的同時,護全理應粉身碎骨的鬼族之主軀殼,保住銀鍠朱武最後一線渺茫的生機。

  隨著異度魔界斷層接續、九禍佈局引來蒼龍山龍氣為鬼族甦醒提供足夠的能量,他意識清醒後,頗為意外自己竟然還能保有完整外形。

  冰冷皮膚下,是不再流動的血液,看似呼吸起伏的胸膛中,是完全靜止的脈搏──他,鬼族首席參謀伏嬰師,重生成為不生不死的魔人。

  維繫他生命的最大願力,在於喚醒主君朱武,重現異度鬼族昔年榮光。

  無奈覺醒後的主君,仍舊不改當年主和休兵的固執決定,重演撒手不管以拖待變的落跑戲碼。

  此一時,彼一時。

  與邪族女王秘談過後,大致了解敵我情勢的參謀比誰都清楚,幾經重創的異度魔界已經沒有時間本錢玩得起主君異想天開的蹺家把戲。

  首席參謀決定自己該是時候生氣。

  巫覡出身的背景,聽聞女后的計畫,參謀一點即通,當下全力配合邪族女王意欲與身為聖魔元胎的主君重修舊好、以便誕下新一代聖魔元胎作為媒介,令異度創界魔皇依附降臨的企圖。此後與女后二人裡應外合,一步步、一著著,讓不願回家銷假上班的主君順利回歸。

  在誕下元胎傷重不治的女后體內植入偽裝生命跡象的蠱物時,他已預見鬼族之主發現真相時會有何反應。

  不這麼做,朱武永遠不會懂,被無端拋下的人是何滋味;面對誓言不再征戰的主君,身為參謀的他等同失去了安身立命的一席之地。

  當女后遺下的棋盤走至最後一步──神柱毀,山為陵,江水為竭,天崩地裂中,創界魔皇挾帶赫赫神威,君臨異度,以殺淨土──鬼王朱武公開反出異度魔界,而他第一時間投身魔皇麾下表示忠誠。

  「你眼裡看著的是我、心裡想著的卻是誰?」

  金藍雙瞳撇看單膝點地的參謀,象牙王座上,魔皇冷不防地拋出問句。

  伏嬰垂首無語。

  世間沒有誰註定欠了誰,只是付出至深卻被輕忽無視的一方,免不了傷心。

  上樑不正下樑歪。朱武是不合格的叛逃主君,而他,是不合格的反叛參謀。

  似是看透一切了然於胸的魔皇心音續道:

  「念你護持元胎有功,賜你死後魂歸六天之界。」

  抬眼仰望王座,伏嬰目光與金藍雙瞳一經交錯立即迴眸。

  遭兒子反叛的父親、被主君拋下的部屬。

  他從沒料到,面對反出魔界的朱武,魔皇與自己的境況竟是出乎意料之外地疊合。

  或許,高高在上威風凜凜的創界神祇,其實不如子民想像中無心無情?

§

  君無戲言。魔皇一句話,他大意失手「死」於葉小釵之手後,維繫軀殼形貌的願力不再,一縷幽魂飄飄蕩蕩直抵六天之界。

  迎接他的,是象牙王座上陷入沉睡、身影似有若無的魔皇形體。時值支撐神州四柱中已破三柱,魔皇大半的意識主體想來皆已下至人界。

  死,可輕若鴻毛,可重逾泰山。

  魔皇‧棄天帝號稱毀滅與再生之神,按照魔界史冊紀載,總是先毀滅才輪得到再生。

  孤注一擲不顧後果讓魔皇下凡的計畫,其實不只神州遭劫,魔皇直接君臨的地點──異度魔界資源亦幾乎能源耗盡。少了自己的折衝調度,魔界的能量不知能支撐魔皇揮霍多久?能否撐得到魔皇令大地再生之日?

  比誰都明白魔界底細的已故鬼族首席參謀,對自家組織的前景並不樂觀。

  倘若異度魔界全滅……

  火焰之城傾塌於沖天炙焰中的畫面拂過眼前,伏嬰心頭一陣莫可名狀的滋味。對於魔皇而言,只要再生另一個魔界,有繼續供奉崇拜祂的子民即可,但另一個魔界,也不會再是原本的異度魔界。

  這下真成了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了啊。

  幽夜中,伏嬰仰望魔神微微苦笑。

  在此之前,他從沒想到自己對於魔界毀滅一事竟這麼地看不開。有幸蒙主恩寵榮登六天之界的他,怎能對自家神祇有絲毫懷疑抗拒的心理?

  只是……

  就著微光打量王座四週的他不免嘆息。修習巫覡之術的過程中,長老從沒提過,六天之界竟會如此枯燥乏味。

  圍繞著魔神王座的,乃是一望無際永無止盡的荒蕪。

  寸草不生的礫石荒土,不見天日的黯淡夜色。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

  要具備甚麼樣的精神力與意志力,才有辦法忍受得了長居此處?

  他想起很久以前聽戒神老者提過,魔皇原本是天界武神,因為不滿天意不公偏袒人類,逆天下凡毀滅人間,創出異度魔界後,退回不屬人間也不屬天界的異空間,是為六天之界。

  絕對的力量無法居留凡世,即使貴為神祇也無法改變此項天地法則,一旦逆天行事,必得付出重大的代價。

  講白了,六天之界是魔皇自己選擇的放逐之地。除卻此處,前科累累的魔皇亦是無家可歸的神祇。

  伏嬰淡淡地笑了。魔皇與自己,境況又是出乎意外地疊合。

  難怪魔皇會創出聖魔元胎作為下凡媒介,時不時想方設法出界散心。換做是他,約莫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情來。

  六天之界裡,時光的流逝失去意義。不知過了多久,平地乍起轟隆雷響,沉睡的魔神睜開雙瞳,眼底隱隱透出怒氣。

  「吾皇?!」

  天際悶雷陣陣,充分反映魔神的憤怒情緒,伏嬰訝異地看著形態逐漸鮮明的魔神形體,顯然魔皇並不樂意醒來──難道人間能有足以使魔神提前退駕歸位的戰力?

  「魔皇,屬下斗膽,敢問發生何事?」單手挽氅,伏嬰躬身謹問。

  「朱、武!」金藍雙瞳遙望遠處某一點,幾乎是咬牙切齒地發出二字心音。

  參謀不由得蹙眉。一個名字便足以說明一切。朱武想是以自身為餌,為人類提供一舉殲滅聖魔元胎的機會。

  這已經不是用吃裡扒外可以形容得了了……

  眼看魔皇怒氣撼天,伏嬰無言以對。

  不到片刻,伏嬰察覺天邊雷聲漸息,倚坐王座的棄天帝遙望遠方隻手支頤。正待開口相詢,魔皇輕聲冷哼袍袖揮過,面前出現一方石鏡,但見鏡裡顯現朱武身形,手持銀邪,跨坐獨角騎獸,踏過焦土,策馬凌空,躍崖騰飛,砍向高懸虛空睥睨寰宇的魔皇王座。

  「銀鍠朱武,此生無悔!」浴血奮戰的朱武笑得張狂洒脫。

  伏嬰屏息。那是鬼族之主久違多年、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馳騁沙場之姿。

  側眼望向似乎正在享受對戰樂趣的魔皇,參謀推測朱武約莫與自己當初一樣已脫離人間,只是沒有順利抵達六天之界,不知陷在哪個空間與魔皇進行著無止盡的重複對戰。

  「哼哼~」

  同樣的二字心音,完全不同的語尾聲調。伏嬰切切實實感受到魔皇的心情變化起伏。

  朱武的命,一次又一次地終結在躍馬凌空的一擊。堪堪墜入深淵谷底粉身碎骨,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的空間夾縫旋即又令朱武肉身聚合復原完好如初,轉眼回到跨坐鞍上、橫槍指天的對峙衝殺局面。

  毀滅、再生,循環不息。虛無飄渺的空間、不斷重演的戰事、永遠不可能打倒的魔皇意識體──這一切,擺明便是魔皇為朱武特地量身訂作的無間地獄。

  武神出身的魔皇,果然是愛極了打架相殺。

  朱武,面對這樣的酷刑,你能撐多久?

  看著又一次摔落崖底血肉模糊支離破碎、在魔皇彈指下再次逐漸黏合復原的主君骸體,伏嬰不自覺地笑出聲來。

  眼睜睜看著你一次又一次地死去,我,又能撐多久呢?

§

  事實證明,身為史無前例叛離組織的魔界主君,銀鍠朱武總能想出讓人意料不到的搞怪舉動來打破僵局。

  抓住簫中劍靈識偶爾路過的機會,朱武藉魔皇之力將己身一魂彈出體外,跟著簫中劍一起竄出一閃而逝的空間隙縫,剩下的一魂一體則因靈力大減,順利被魔皇的意識體出手擊敗。

  六天之界恢復毫無動靜的沉鬱天色,王座之上,魔皇眼眸半閉,心緒不再波動。

  親手帶回最後一名聖魔元胎,代表著此後魔皇下凡媒介完全斷絕。

  看著躺在自己腳邊、身著血袍戰甲不曾醒轉的朱武,伏嬰不禁五味雜陳。

  朱武是醒不過來?或是不願醒來?

  「你想要他清醒?」魔皇饒富興味地發出心音。

  闇黑袍袖揮過,鬼族之主緩緩起身,火眼金睛直直望向已故首席參謀。大氅掩身,伏嬰擺出防禦姿勢,這才發現對自己積怨至深的主君竟一動也不動。

  「魔皇,朱武他……?」伏嬰回看高高在上的神祇。

  「逞強擋下神之雷的結果,靈力消耗過度,就算弄醒他,也只是活木頭。」魔皇似是略帶惋惜地道。「而且他對我有反抗意識,不接受我的能量補充。」

  換句話說,魔皇一不小心玩朱武玩過頭了?

  力氣用罄仍對魔皇抱有反抗心理,朱武的牛脾氣還真是死硬到底……

  看著眼前這對終結異度魔界命運的父與子,伏嬰師頓時啞口無言。

  「反正他醒不過來,隨你處置罷。」

  魔皇顯然對不會動的木頭兒子興趣缺缺,百無聊賴地揮袖示意伏嬰帶著鬼族之主退下。

  叩首領命,伏嬰起身回眸,放眼打量面無表情的前任主君,唇邊似笑非笑。

  想不到,你有落入我手中任憑處置的一天啊,朱武。

§

  就在伏嬰師第二萬四千六百零一次打算施咒把朱武全身骨頭拆開解體再拼裝回去的時候,六天之界的天色起了微妙變化。

  瞇眼仰望似乎稍稍明亮些了的夜空,伏嬰懷疑是否自己多心錯覺。來到許久不見的魔皇座前,但見高坐其上的王者雙瞳閉闔,身形忽明忽滅,景況一如當日降臨凡間。

  魔皇下凡之路理應隨著朱武死亡完全斷絕,眼前異象所為何來?

  伏嬰當場大奇,不敢出聲打擾魔皇,只能緊盯王座上下打量。這才發覺魔皇長袍垂地的腳邊地面斜出一抹奇特的物事。

  一株小小的、紅黑花色交錯的桃花。

  走上台階,伏嬰小心翼翼接近桃花株,湊近後兩股熟悉的氣息迎面而來。

  紅色是朱武,黑色是魔皇。

  參謀張大了眼。急急轉身頌咒開啟魔皇專用石鏡。

  天邈峰上,道宮之中,一白一紅的桃樹無視季節遞嬗地一徑鳥語花香。桃樹旁,魔皇意識體正與玄宗絃首熱戰方酣。

  伏嬰回首看著王座之上閉眼含笑的魔皇本體。

  原來是藉由桃花轉生的朱武跟著下界,又找到打架的對手,難怪老人家心情這麼好……

  心念一動,伏嬰暗頌持咒,身形破碎的朱武一拐一拐地走了過來。

  玩弄力量不足無從反抗的朱武固然別有一番盡情發洩的樂趣,久了還是難免膩味。這段時日他逐漸領悟,為何魔皇從一開始便對不能動彈的朱武興致缺缺;如果可以選擇,還是活生生會動會哀的朱武最好玩;這一點,魔皇比他還早看透。

  雙手平胸,咒印連結,伏嬰細細研究起藉由桃花株連結不同空間通道的術法構造。機會難得,稍縱即逝。得趁魔皇還沒把桃樹弄枯之前儘早行動。

  指著石鏡裡的紅色桃華樹,伏嬰自顧自地對著鬼族之主開口:「如果用屬於自己的能量補充,你應該就不會抗拒了吧?」

  銀鍠朱武木然相對。

  「不回答,我就當主君答應囉。」

  荒蕪黯淡的六天之界裡,迴盪著異度魔界史上等級最高的怨靈自亡故以來最暢快的一陣笑聲。

--

伏嬰要作祟啦~~~~~~!!(跑來跑去)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