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神,能共存麼?」

『只要有心,無所不能,問題在於人,不在於神。』

「魔皇是否仍堅持毀滅人間?」

『早說過,這趟,吾為你而來。』

「那麼,魔皇不許再走了。」

                魔神

                之十

             魔神的真心很好懂

  紅白桃樹下,玄宗鎮魂陣式再起。這一回,目標在於因朱聞蒼日斬斷黑桃,隨著棄天帝定錨至道子身上的負能怨氣。

  擺設陣式前,書生解說道:「回去以後我仔細推敲,那老頭一開始應以桃樹為供應他現身的能量來源,伏嬰一番胡來而獲得的負能怨氣只是備而不用,黑桃枝斬斷後,老頭子便憑依到你身上,轉以負能怨氣維持能源供給。」

  「這些負能怨氣足夠棄天帝維持百年,方有定錨百年之說?」對照魔皇先前言語,道子當下恍然。

  書生蹙眉搖頭,道:「百年只是保守估計,祂能吸收一次,就有可能吸收第二次,只要人間有巨大災難,便可以讓祂補充能量不至於耗盡。我想到的法子,乃藉由你的玄宗鎮魂陣式,快速大量消弭負能怨氣,讓老頭子感到能源危機,十之八九絕對會出來阻撓,達到逼祂現身的目的。」

  「如果棄天帝並未現身呢?」道子反問。

  書生紗扇闔起,揚眉道:「若老頭子堅持不現身,絃首舉行鎮魂式亦可達到削弱負能怨氣的原始初衷,豈非一石二鳥、一舉兩得?」

  「嗯,值得一試。」蒼忖度片刻,頷首同意。

  書生微笑:「那麼,我與簫中劍守在宮外結界護法,靜待好音。」

  「有勞了。」拂塵上肩,道子對著書生與在旁靜聽的青年抱拳一揖。

§

  天邈宮外,青年與書生並肩守在門前。

  「朱聞,你真是隨時能讓人驚奇。」青年突來一句感言。

  揚眉。「怎麼說?」

  「你跟棄天帝已未同氣連枝,竟然還能精確盤算逼祂露面。」灰氅帽沿下,冰綠瞳眸瞥向書生。

  書生作勢擦擦額頭不存在的汗水:「哈哈……其實我沒把握不會出岔子。」

  「咦?」冰綠瞳眸瞬間圓睜。

  「我賭萬一出岔,那老頭不可能對蒼見死不救,一樣達到逼祂現形的目的。」踢踢靴尖,書生厚著臉皮坦誠相告。「只是這一層不能事先讓蒼知道。」

  青年嘆息。「若棄天帝堅持不現身,我們不就隨時要準備衝進去救人?」

  書生點點頭,伸臂勾住青年肩膀,嘻嘻一笑。「所以才要拉著簫兄一起在這裡護法嘛。」

  「我突然有很不好的預感……」看向緊閉的天邈宮門,青年鬢邊隱隱作痛起來。

§

  硃砂點陣,掐訣持式,天罡鎮魂。

  端坐紅白雙樹中央,道子以自身為基準點,佈下方圓十尺的陣式,打算依召喚、聚集、淨化、收束等步驟進行儀式。兩股闇黑怨氣首先為咒語所引導,自蒼胸臆印記處徐徐浮出,縈繞陣式之內,未多時,道子週遭已被聚集的怨氣團團圍個密實。

  面對眼前異象,修行多年的道子處變不驚,依循步驟接著持誦淨咒,甫頌念完咒術,冷不防心口一陣劇痛,異變突起──淨咒未先淨化週遭怨氣,先反噬己身,令道子當場口嘔鮮血,同時間,貌似感應到宿體有難,盤旋陣內的兩股怨氣接連對道子展開攻擊!

  此情此景,饒是見多識廣的蒼,也不免當場獃愣,這才想到──自己唸出的咒語,優先淨化被怨氣憑依的己身,而怨氣本能針對咒語做出反抗,攻擊目標還是持咒的自己。最糟的是,為了避免怨氣外洩危害外界,他用陣式將天邈宮中庭密封得結結實實,面對怨氣倏然反擊,遭咒術逆噬已經重傷的他根本擋無法擋,避無可避。

  自己打自己,往好處想,堂堂玄宗最後一人,算是死在自己手上;往壞處想──

  沒機會解釋清楚了,棄天帝……

  諸般念頭石光電火間閃過,道子輕嘆,背倚樹幹端正坐姿,面對怨氣一波接著一波迎襲,抬掌準備聊勝於無地一擋致命攻擊。便在此時,一團白金形影在蒼眼前從無生有地耀現,迎擊兩股怨氣,華光迸發,炫目至極!

  終究是來了。

  抬掌遮掩燦燦金光,自指縫間窺視成團白影,道子心頭一緊,不知是悲是喜。

  喜的是,縱然三月不見,魔神始終守在自己身邊;悲的是,這般跟隨糾纏,並非雙方心甘情願。

  不消片刻,紛亂的怨氣收束作股,凝聚成團,輕鬆寫意地被白影緩緩吞沒,隨著怨氣逐步吸收,成團白影漸漸轉成透明,眼見便要完全消失。

  察覺多日不見的棄天帝解圍後不欲久留,情急之下,道子強忍胸口痛楚,朗聲叫喊:

  「魔皇、且慢、莫走!」

  持續吸收怨氣的白金形影應聲縮小成一團巴掌大的光球,若隱若現懸空飄浮於道子跟前。

  雙方僵持片刻,領會到白金光影無意打破沉默,蒼吁口氣,坐直身軀,抱拳道:「多謝魔皇再次搭救。」

  『……道者之命有其價值,吾乃自救,省下你的感激。』光影傲然回應。

  道子抬眼。「魔皇何不現身一談?」

  『不欲待見者,何必自討沒趣。』冷哼。

  魔神擺明的不滿,令道子不由得苦笑。「上回之事,魔皇仍耿耿於懷?」

  心音無語。

  「那場賭注,承魔皇相讓,蒼不算贏……」捂住胸口疼痛處,道子視線微微迷矇。

  蒼幾乎聽到一聲輕嘆。

  『事到如今,為何要吾露面?』魔神轉移話題。

  「魔皇又何以執意跟在蒼身邊?」道子淡笑。

  沉默半晌。『……是吾先問你。』

  「吾之答案,或許與魔皇相同也不一定。」

  道子強自打起精神,靠著樹身搖搖晃晃站起,勉力欲朝向白影所在處踏前幾步,道:「蒼斗膽向魔皇索討一物。」

  『嗯?』

  「當初萬年牢裡的無心錯置,並非你我甘願,魔皇既已令蒼記起來龍去脈,何不藉此機會導正?」

  凝氣手心,道子探掌包覆白金光球。

  『蒼?』

  「該我的,還我;該你的,還你!」

  話聲一落,道子倏然合掌,使勁將光球壓入心口,受黑桃花瓣印記牽引,後者一時竟無從抗拒;白金光影入體瞬間,蒼但覺心頭恍若墮入冰寒之境,眼前暈眩,喉頭一甜,再度嘔血,再也支撐不住地斜斜軟倒。

  即將倒地前,突來一雙大掌穩穩攬住癱軟的身軀。

  回過神時,道子發現自己穩坐雙樹中央,身軀被金絲鑲邊黑袍衣袖環繞,當下欲回頭仰首,後腦勺又被牢牢扣住無法上望。

  莫不是魔神仍在意自己說不想再見,即使現身,也不與自己正對面?

  只是……

  垂眼看著正緊貼胸前往自己心口渡氣的魔掌,相較於早先冷淡的心音,待遇落差之大,讓道子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反應。

  正覺疑惑間,道子聽得後上方傳來魔神心音,沉聲不悅:『吾兒亂出主意還罷,你比他更胡來。』

  「朱聞的提議,的確成功令魔皇現身。」蒼收回游走的心思,道:「我只是想試試,能否歸還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道子此言一出,魔神立時停止渡氣之舉,停頓片刻,方道:『即使你能還吾,若吾不想還你呢?』

  堂堂異度創始魔皇,方才這句,意思是想賴帳嗎?

  道子愣住,冷不防轉頭看向身後的黑袍魔神,視線正好與金藍異瞳以史無前例的近距離相對。

  難道,自始至終,不甘心的只是自己?

  似笑非笑的棄天帝,神態樣貌仍宛若當初,道子往日只覺厭惡抗拒,不想深究表情底下的含意,如今卻覺心頭一暖,當下喃喃開口:

  「人與神,能共存麼?」

  挑眉。『起心動念,無所不能,問題在於人,不在於神。』

  試圖阻擋自己心防動搖崩坍的速度,道子不安地追問:「魔皇是否仍堅持毀滅人間?」

  伸指拭去道子唇畔血漬,心音懶洋洋接口:『早說過,這趟,吾為你而來。』

  弦外之音,若欲毀滅人間,不會拖到現在。

  自魔神渡世後一再重覆的話語,背後真正用意,道者總算聽得明白。

  從頭至尾,是他自己不想承認,不想去懂。明瞭之後,便是選擇的時刻。

  從來沒料到,自己與棄天帝,原來決定權握在自己手裡。

  起心動念,轉瞬之間。

  定定凝望魔神一雙金藍異瞳,道子油然心生難以言喻的熟悉與親切。

  人生在世,難得相知。他所遇到的命定魔星,更是百世罕見。

  人與神,有何不可?

  這一局,他認栽了,而且心甘情願。

  道子嘆了口氣,數月來紛亂雜沓的心情剎時放鬆,傷勢沉重下,任憑意識墜入黑甜鄉前,指掌不忘緊握黑色袍袖。

  「……既為吾而來,那麼,魔皇不許再走了。」

§

  「絃首怎麼就沒多交代一聲,叫老頭子不准找我算帳呢?」

  三日後道子醒來,好不容易覷空得以溜到專屬廂房榻前探望的紅髮書生,劈頭第一句便是血淚泣訴。

  道子揉眼,認清朱聞蒼日眼窩嘴邊東一塊西一塊的黑青,顯然魔神出手不輕。更令他訝異的,是書生身後的青年,頰邊也有一道新傷的紅痕。

  「連簫中劍都有傷,這是怎麼回事?」蒼邊坐起身來,關切開口。

  青年淡淡道:「當日道長重傷昏迷,守護結界崩解,我與朱聞同時感覺到本命桃樹遭遇殺機,破門衝進宮內,棄天帝站在桃樹前,問朱聞是要自行了斷,還是要祂親自動手。朱聞當然不肯,我便陪著他與棄天帝打了起來。」

  饒是青年平鋪直述,道子仍能體會當時的驚心動魄。「後來呢?」

  「後來……」青年看向窗外,微微一笑。「幸虧有人及時幫手。」

  道子隨著簫中劍視線往中庭望去,但見紅白雙樹下多了一道紅白相間的熟悉身影,與黑袍魔皇比肩而立,雙方似乎談興正高。

  白華桃樹的這一側,黑髮紫氅的青年一面注意著雙方的談話,一面趣味盎然地採桃。

  蒼一雙瞇瞇眼剎時圓睜。

  「吞佛童子、奈落之夜‧宵?!」

  道子回頭看向書生,後者搔搔頭。「當初留他一口氣不死,誰知道那傢伙命不該絕,被宵護著,平安移民東瀛去了。」

  「昔時你對人手下留情,才有如今的掌下留命。」探掌一拍同伴肩頭,青年安慰悶了整整三日的書生。

  「只不過去了一趟東瀛,吸收了什麼勞什子聖山之氣,當上什麼勞什子東瀛鬼王,竟然一擋老頭子的絕招,這邊不承認,絕對不承認!」

  回想起三日前朱厭幫忙擋下魔神迎面痛擊的情景,書生捏拳咬牙,猶自忿忿不平──最氣人的就是吞佛童子站在面前彎腰俯視,不由分說拽人起身時、斜著眼尾勾著嘴角一副「想不到堂堂一介退役戰神兼鬼王落魄至此」的表情。

  「絕對只是擋招角度的問題!那隻心機吞不可能強到哪裡去!」

  書生拍桌嚷嚷,正好讓捧著滿懷桃子走進廂房的紫氅青年聽到最後一句,當下認同萬分地接口:「吞佛看起來很強,其實很弱,一半的時候昏倒過。」

  非人評語一出,屋內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

  很弱?一半的時候、昏倒過?什麼事做一半,可以弄到連卸任魔界戰神、現任東瀛鬼王都昏倒?

  書生嘴巴微張,愣了好幾下之後,當場反怒為笑,「噗哈哈哈哈……想不到那傢伙這麼不耐操,宵,你很好、你真真好樣的!」

  被前任部屬耍帥搭救、自認有失臉面的退休魔王意外得知部屬糗事,頓時心情大好。

  見書生一時停不下暢笑,接過非人懷中桃實,正準備剝起果皮的青年在旁蹙眉。「朱聞,夠了沒?」

  「吞佛昏倒,我沒有很好,我不好。」非人觀察青年剝皮動作,一面認真模仿,一面對著書生搖頭,慢半拍地回應,「他最近有進步,沒有昏倒了。」

  道子咳嗽一聲,岔開話題,對著非人問道:「宵,你與吞佛怎麼會上天邈峰?」

  「我想見簫中劍,跟吞佛一起坐船回神州,在港口收到素還真通知,說簫中劍在這裡,我們便來了。」

  非人邊說邊剝罷一顆桃實,在青年示意下,放在小碟上端給道子。

  「結果撞見朱聞與簫中劍大戰棄天帝?真是時機湊巧。」蒼接過桃子,微笑道。

  「一到山上,我們遠遠聽到打鬥聲,簫中劍被棄天帝掌氣擊飛,正好落在我跟吞佛眼前,吞佛原本不想出手,可是我跟在簫中劍後頭加入戰局,吞佛才跑去幫朱聞蒼日一起擋招。」非人接著又剝了第二顆桃子,學著青年的模樣,一齊咬食起來。

  聽起來有種龍追著龍珠跑的感覺?

  看著跟前的吞佛專屬人形龍珠,道子揚眉:「結果你們四人聯手合圍魔皇?」

  兩任異度戰神,加上兩任天之劍式傳人,組合起來陣仗完全不遜於當初正道抗魔團隊──蒼幾乎要惋惜自己竟失去意識,無緣親見這場精彩戰況。

  「棄天帝,很強。」非人用力頷首。「我們四個人一起打,也只跟他的一隻手打成平手。」

  「一隻手?」道子疑問。

  「棄天帝一手抱著你,一手跟我們打架,真的很強。」非人滿臉欽佩,隨即一頓,歪頭。「蒼,你耳朵為何變紅?」

  「是啊,蒼,你耳朵為什麼變紅?」好不容易笑完的紅髮書生,就著青年身邊分吃同伴手上桃子,壞心眼地在旁邊跟著起鬨。

  「這、」道子啞口無言,當下別過臉去。

  「朱聞蒼日,你沒說話,沒人會當你是啞巴。」看不過去的青年劍客終於出聲警告。

  「咈咈,總算有人主持公道。」

  一句輕笑引得房內眾人回望,但見吞佛童子不知何時結束與魔神的對談,負手抱胸斜倚門邊。

  書生吐出果核,險惡瞇眸:「再怎樣都輪不到你這沒擋頭的心機……」

  話還沒完,青年直接用手上另一顆剝好的桃子堵住書生嘴巴,後者差點沒嗆到:「呃唔……唔唔!」

  當日熱戰方酣,全因吞佛童子及時提醒應以傷者為重,加上昏迷中的道子適時一聲痛楚低吟,才讓魔神停手不再教訓不肖子孫,抱著道子進廂房專心療傷,一待便是三日夜,直到這天早上。

  數日以來,朱簫二人因為放不下心,守在天邈宮等候,宵原本便是回來探望簫中劍,結果拖著吞佛也一起留宿。由於魔神對亂出餿主意的書生餘怒未息,反而是當年在競賽中脫穎而出、受天魔像欽點成為少數非鬼族背景出身的異端戰神吞佛童子,與異度創始魔神還算說得上幾句話,臨時充當起雙方溝通的橋樑。

  「吞佛,多謝你幫忙請開魔皇,好讓我們探望道長。」青年向東瀛鬼王抱拳道謝。

  吞佛童子搖頭:「道謝不必。棄天帝要吾負責善後清場。」

  朱簫二人默契甚佳地轉頭看蒼,引得非人做出相同舉動。

  「蒼,你的耳朵又紅了,為什麼?」

  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下,非人眼尖補捉到道子的反應,十足好奇地再度發問。

  「重傷方癒之人,面色潮紅本屬正常,宵,來,我們別再打擾道長。」

  傲峰上與非人相處過一段不短時日的青年,四兩撥千斤地回答宵的問題,搭著非人的肩一起走出廂房。

  「蒼,那老頭的事,拜託你了。」跟隨同伴離去前,書生慎而重之地在榻前握住道子手掌。「反正祂也捨不得真打你,有什麼事,放心動手溝通就對了,你耐打,老頭子絕對比你更耐打。」

  「嗯。」尚未從窘迫情緒中恢復過來的道子只能含糊頷首。

  見書生拖延動作,魔人開口催促。「朱武,汝再不走,當心棄天帝再度開打。」

  「這麼聽魔皇的話,怎麼當初背叛異度?」

  被魔人抓到軟肋的書生略微不甘地放開道子之手,邊往外走邊諷刺昔日部屬。

  「汝當真要問?」魔人挑眉睨向舊時上司,涼涼道:「當初魔界主事者,可是汝啊。」

  「………………」

  嘖。

§

  確定道子平安無事,朱簫吞宵一行人喧喧鬧鬧地離開天邈宮,大部份時間都是書生與魔人鬥嘴,非人不自知地火上添油,青年反覆負責滅火。

  勉強起身倚著房門目送訪客離開,蒼不禁想起幼時玄宗六弦四奇尚未各散他方時的場景,比起這四人的吵雜,熱鬧程度完全不遑多讓。

  曾經也在玄宗本門只剩自己一人時動過念頭,是不是該收些徒弟傳承本門衣缽,只是一來這樣有違他一日睡滿九個時辰的退隱計劃,二來苦境分支在大戰之後轉型經營得有聲有色,自有一套擴充人力的方法,似乎不需要他這閒雲野鶴個性疏懶的本門絃首多此一舉。

  中庭雙樹前,負手於後的魔神並未錯過道子若有所思的表情,當下心音淡淡:『想跟他們去?』

  「吾的心在魔皇身上,怎麼會想要離開?」道子側首搖頭,伸手摸摸仍有些發疼的心口。「奇怪……」

  『嗯?』

  眨眼間,魔神已移駕道子身後,二話不說探掌覆上靛衫胸襟。

  對於魔神的舉動,蒼先是僵直片刻,爾後才慢慢放鬆筋絡接受對方渡氣,一面喃喃疑道:

  「吾感覺這回的傷勢,似乎不只當日咒語反噬,還要加上異常消耗過度……」

  心音沉默半晌,方道:『是吾之過。』

  「咦?」

  蒼回頭仰望眼眸半閉的魔神,後者坦然招供:

  『日前對上朱武等人,一時打得忘我,連帶影響到你的心神。』

  搞半天,魔神的憑依畢竟還是對他這宿主有連帶影響。

  道子扶額嘆息:「……水枯則無魚,魔皇以後跟人動手,請考慮到吾身為一介凡人的能力限度。」

  『嗯。』

  除了覆蓋道子胸口的渡氣掌心,棄天帝另一隻魔掌不知何時悄然圈住道子腰際,蒼心頭蕩漾,垂下臉龐,自覺耳根再度赧紅,為了掩飾不熟悉的困窘,連忙尋找話題打破沉默。

  「聽說魔皇為吾療傷三日夜?」道子清清喉嚨。

  心音在道子耳畔輕笑。『吾只是讓你睡了三日夜,不讓旁人打擾而已。』

  「咦?」蒼再度訝異抬眼。

  『讓你睡夠,才可以與吾作陪,不無聊。』金藍雙瞳閃爍燦燦異光,直勾道子一對紫眸。

  不無聊……魔神對於不無聊的標準……他目標一日睡足九個時辰的退隱生活………

  想起萬年牢裡的景況,蒼忍下當場開溜的衝動,苦笑道:「……魔皇,打個商量,吾可以收回方才那句話,跟朱聞他們下江南麼?」

  『不准。』

  環抱住靛衫腰際的大手順勢牽起蒼的手,將擱置蒼心口的另一隻手掌密密實實包覆,伴隨低沉心音笑意濃濃。

  『汝心吾手,吾心汝有──這筆相欠的心債,誰也還不了誰,誰也不許走。』




                           無間道之《魔神》全文完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