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年輕人,身體可不是這樣用來糟塌的呀。」 

  意識朦朧裡,陣陣藥草香味沁入心肺,羽人非獍渾身一震,抬頭望去,只見儒生裝扮的修長身影立在門前。

  「你是……?!」
  青年大驚站起,登時目眩神搖,濃濃藥味薰染下,青年連日緊繃的心神終於到達忍耐極限,無力傾倒來人懷中前,猶自模模糊糊地想著──

  這藥味…好像誰……?
 

                梟無間

  睜眼時,日光刺目。

  燕歸人大掌扶額,忍受宿醉醒來的頭痛難當,勉強自己坐直身軀時,覆在背後的猩紅披風順勢滑落地上。

  「醒了?」

  簡潔有力的問句引得燕歸人轉頭朝門口望去,但見白衫青年倚門而立,逆光中幾乎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在男子瞇眼注視下,青年隻手端菜進屋,油香四溢的菜味瀰天蓋地撲鼻而來。
  燕歸人蹙起濃眉,捧頭悶哼。

  「不吃麼?」
  低沉的嗓音帶著幾分久違的輕鬆愉快,獨臂青年以稱不上靈活卻也算不得遲緩的動作,順順當當將菜餚安置桌前,一雙黑漆漆的眸子異常坦然地與男子視線交接。

  「……羽人非獍?」

  男子瞪大眼,微微呆愣看著青年嘴邊不容錯認的上揚弧度。男子宿醉次日怕聞油膩味這個鮮為人知的普通弱點,自己從來沒說過、青年也從未戳破,酩酊大醉後,羽人非獍何以在一夕之間恢復了心情開起自己玩笑,燕歸人怎麼也想不通。

  這日起,男子似乎順利找回了死忠兼換帖的戰友,卻又似乎有哪裡不大對勁。

  燕歸人先是發現青年恢復往日直視同伴的習慣,與先前一味逃避、只敢躲在暗處窺伺的行徑大不相同,接下來青年更進一步聲稱自己雖因中毒不便練功,至少不能荒廢鍛鍊身體的機會,在燕歸人幾次想出手幫忙時堅持自行準備每夜淨身用熱水。

  接下來,青年婉拒燕歸人每日為炕下添置炭火的舉動,說太熱了自己睡不慣,沒過幾日,青年說動他請一線生幫忙找尋新武器,便在男子為了尋找武器之事崖上崖下間來回奔走,忙得不可開交的期間,下廚準備餐點不知不覺間成為青年的專屬工作。

  數日後,趁著午間練功休憩的空檔,燕歸人放下兵器,繞到屋後取水喝。

  正在灶旁準備燒水的白衫青年遞上水瓢,隨口問道:「如何?使得順手嗎?」

  「重量跟形狀都不大對,一線生說,要找著與神嘆同等級的長戟得再多等些時候,現在這把長槍只能先將就著用。」男子接過水瓢舀起清水一飲而盡,伸袖拭去嘴角水漬,「至於你的刀,他也還在想辦法……」

  「一件一件來,我的刀,不急。」青年若無其事地道。「現下的我即使有刀也派不上用場。」

  男子一頓,濃眉微蹙。「羽人……」

  「還剩幾日?」抬眸望向男子,青年開口問道。

  「三十七天。」男子回答。

  「我要等足天數才能動用真氣,找刀的事大可慢慢來。」青年接回瓢把轉身舀水入鍋,側眼道:「再去練練吧,新武器得花時間多碰才能儘快熟悉。」

  「……我幫忙先升火罷?」面對青年的逐客令,男子主動開口幫忙。

  青年伸出水瓢阻住男子挽袖彎腰搬柴的勢頭,淡道:「燕歸人,我還有手。」

  男子站直身,不死心地確認:「真的沒有什麼事要我做?」

  青年搖頭。
  男子抬望脾氣固執的同伴一眼,默然轉身出屋。

  對於連日來青年循序漸進努力自主的連串行動,燕歸人剛開始不免又驚又喜,但時日一久他才赫然發覺,除了每晚的療毒必經過程自己還幫得上忙外,青年早已擺脫了他自入谷以來的樣樣照料與事事插手。

  能恢復如常自是好事,只是,羽人非獍真恢復如常了嗎?

  男子搖了搖頭,撇開心頭的莫名擔憂,轉過山坳走至新近整地開闢的練武場,拾起武器繼續練習。

§

  同一時刻,正準備開始煮食的青年蹲在灶旁,雙目緊閉單臂抱胸微微顫抖。
  迴避燕歸人周全照顧的代價,便是感染風寒持續高燒。

  打從青年用鍛鍊身體為由,取得每日自行準備熱水的工作項目後,當晚便悄悄改以清水淨身。只是在一日涼過一日的秋冬交替時節裡,對於氣血凝滯無法運動內功禦寒的青年而言,寒夜淋浴無益雪上加霜。不消數晚,禁不起寒冷侵凍的身體開始斷斷續續陣陣高燒。

  下定決心不再放縱自己享受同伴無微不至照顧的青年,先是趕在同伴發現異狀前,提出尋找新兵器一事,成功轉移男子在日間的注意力,並接手廚房工作,刻意錯開兩人用餐時辰,至於入夜後避不開的接觸過程中,青年在迷毒發作時原本便會體溫偏高,反倒成了最佳掩飾。

  只要一方無心一方有意,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兩人,很容易能製造出常常遇得到、實際上卻沒什麼機會仔細打量彼此的態勢。

  這正是青年親娘當年最拿手的絕招。

  把事情想到最壞的狀況,再糟也糟不到哪裡去;不要有期望、就不會有失望。就像現下,他可以用絕佳的意志力輕易說服自己:不冷、一點都不冷,不痛、一點都不痛……

  ──你這小子,小小年紀愛逞什麼強?就算真的病死了,你家阿娘會心疼嗎?哼哼!敢情我孤獨缺眼睛被蛤仔肉糊到?千挑萬選揀到你這笨徒弟!

  恍惚中,似乎聽到遠在拜師學藝的當年,不慎感染風寒一拖十數日,終於被師傅發現抓去診治,沿途掛在嘴邊的叨叨唸唸。

  師傅……

  勉力張手攀壁,羽人非獍試圖站直身軀,不料視線一陣模糊,硬是逼得青年順勢靠後背抵土壁緩緩滑坐。

  好想睡……不行,不能在這裡倒下,會被燕歸人發現的……

  「哎哎,年輕人,身體可不是這樣用來糟塌的呀。」

  意識朦朧裡,陣陣藥草香味沁入心肺,羽人非獍渾身一震,抬頭望去,只見儒生裝扮的修長身影立在門前。

  「你是……?!」

  青年大驚站起,登時目眩神搖,便在欲倒未倒之際,聽得來人輕噫一聲,搶步入屋張臂扶抱。

  濃濃藥味薰染下,青年連日緊繃的心神終於到達忍耐極限,無力掙扎傾倒來人懷中前,猶自模模糊糊地想著──

  這藥味…好像誰……?

§

  「你是誰?把羽人怎麼了?」

  聞得異常聲響連忙趕回居處的男子持槍橫胸,瞇眼看著大剌剌張臂抱住同伴的陌路書生,一句簡短質問,端地氣勢逼人。

  「同伴都病成這樣了,你還由得他幹這些廚房的活兒?」書生揚眉:「先讓我好好看診罷。」

  男子敵意略消,蹙眉打量幾分面善的書生幾眼,目光轉而關注同伴昏厥潮紅的五官,疑道:「病?羽人病了?」

  明明朝夕相處,他為什麼沒注意到羽人生病?

  「……委託我出診的人還說是中毒呢,我看這風寒不先醫好,羽人非獍也撐不完療毒過程。」書生抓著羽人手腕把脈片刻,搖頭道:「喏,人你先扛去安頓好,他這一昏鬧得我藥箱全翻了,得先整理一下,讓他躺慕阿叔那間房吧,我抓過藥隨後便到。」

  聽得書生對小屋前任主人的親切稱呼,燕歸人心下一動,正要提問,旋即被書生隨手遞來的青年身上高燒引開注意力,當下額間紋路擰得更深,小心翼翼環抱同伴身軀穿門而去。

  歪頭琢磨著男子注視青年的神情,書生一面彎身收拾四散於地的診療用品,一面若有所思地沉吟──
  爹親錦囊交代指定一線生叔叔專程尋回自己下崖為人看診,除了信任自己的醫技外,背後難道另有深意……?

§

  悠悠醒轉時,醫者垂眉斂目的臉龐映入青年眼簾。

  「你是?」白衫青年喑啞開口。

  「我?我是回家探親卻被趕下崖出差看診的歹命兒。」醫者微微苦笑:「聽說你們本來想找我家爹親,可惜他老人家這回跟談二師叔應劫不知應到哪裡去了,只得由我代父出診,不請自來,還望海涵。」

  醫者三分自嘲的淘氣語調令躺臥病榻的青年不由得勾動嘴角,瞭然道:「你是素續緣。」

  「正是。」醫者笑眼彎彎,正襟危坐張袖抱拳:「刀戟勘魔的壯舉連我這久居山林的閒雲野鶴也如雷貫耳,今日得見果然神采不凡,久仰大名,羽人非獍。」

  「大夫讚謬了。」青年眼神一黯:「羽人非獍如今模樣,哪裡當得上神采不凡四字?」

  「若非你自小習武根基深厚,體魄較常人勇健,令病情不進不退,照你這樣勉強自己的程度,早已寒侵臟腑十去八九了,怎還能撐到我來看診?」醫者擺起架子淡淡數落:「這些天你得好生靜養,等傷寒養好了我們再來研究你身上的毒,這段時日廚房的活暫且別碰了,知道麼?」

  青年沉默片刻,抬眸上望:「大夫,關於我的病情,可否閉口不提?」

  醫者眉稍挑動:「你的意思是?」

  「我的病,別讓燕歸人知道。」青年咬唇道:「他要操煩的事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多添這一樁。」

  「這個嘛……」

  醫者眼珠骨碌碌轉了兩轉,正要開口時,門扉輕叩,男子大掌捧著熱騰騰的藥湯推門而入,憑著男子過人的聽力,顯然一字不漏地聽見青年與醫者的交談內容。

  「咳、燕歸人,藥交給我吧?」醫者一聲輕嗽,打破兩人沉默的膠著。

  男子搖頭,目光灼灼凝望榻上闔眸佯睡的病患,打量窗外天色推算時辰,毫不意外地看著青年平靜的五管逐漸扭曲,轉過身軀蜷縮成團。

  「羽人非獍?你怎麼了?羽人非獍?」醫者見狀訝然,正要伸手扳過青年軀體一探究竟,卻遭男子大掌橫擋。

  「毒發時刻已至,我需一助羽人解毒,暫請迴避。」
  男子堅定地道。

  「……好罷,藥湯趁熱讓他先服下,先發汗退燒,其餘明日再談。」

  對峙片刻後,醫者退讓一步,出房掩上門扉前身形遲滯片刻,本著醫者父母`心,忍不住回頭多叮囑了句:「你們……有什麼話,好好說。」

§

  那夜,他們什麼話也沒說。

  男子的動作姿態依舊溫柔,連湯藥都細心放置到冷熱適中才親手捧到青年枕畔餵食,只是從頭至尾一聲不吭。

  生性寡言的青年,面對男子罕見的冷然慍怒,只能益發沉默。

  完事後,青年拖著病軀欲下榻清洗,男子一聲不悅輕哼阻住青年動作,披衣出房,不多時端來木盆熱水、炭火鐵盆,確認青年盥洗保暖所需樣樣俱全,方才轉身離開。

  青年無聲嘆息,草草清理後和衣倒臥,不多時便沉沉睡去。

  時深時淺的睡夢中,彷彿聽見醇厚低聲殷切呼喚,青年眼睫微顫,喃喃抗拒──不成、燕歸人、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要靠自己、不能靠你……

  青年再度醒轉,已是天色大亮,張眸只見醫者端坐床頭椅凳,一臉恬然,男子倚門而立,狀似閉目養神。

  「感覺如何?」把過脈後,醫者溫聲相詢。

  「我……我睡了很久?」青年起身扶額,回問道。

  「燕歸人說,你喝藥以後,半夜裡開始發汗,寢具跟衣物各換了兩套,燒總算是退了。」醫者笑瞇瞇地道,:「燕歸人看起來雖然粗枝大葉,當起看護來倒是比我這個大夫還要細心週到。咦?羽人非獍你又發燒了?臉色不對呀?」

  「沒、我沒事。」青年伸手摀面,忐忑不安──昨夜自己的夢中胡話,燕歸人聽去了多少?

  青年瞥向男子站立處,恰巧與後者四目相交,當下狼狽移開眼神。

  面對兩人之間的暗潮洶湧,醫者眼觀鼻鼻觀心,恍若未覺地岔開話題:
  「咳,羽人非獍,關於你中毒經過,昨日燕歸人大致已向我說明,回琉璃仙境查閱典籍的結果……」

  「如何?」男子倏然睜眼,搶在青年反應前急急開口追問:「可有其他解法?」

  「魔界迷毒,原為魔物吸攝人類精氣修煉魔功之輔助,中毒宿主神智昏聵,易於聽命魔物甘心奉出精氣,為防其他魔人覬覦得手之獵物,除下毒者本身,擅自攝取宿主精氣者毒發無救。」

  醫者自懷中抽出書冊,翻頁讀道:「此毒解法,必得在宿主未遭下毒者攝取精氣前,有人自願與宿主交合轉渡其毒,唯轉渡者其毒更深入臟腑,須由原宿主以氣換氣消解毒性,六十四日抽化無間,蓋魔物堅信世人薄情,罕有互為彼此犧牲無尤,故遺此解。」

  聽完醫者說明,白衫青年緩緩閉眼。

  另一頭,倚回門側的男子沉吟片刻後方才開口:「意思是說,迷毒解法僅只一種?」

  「根據典籍記載,正是如此。」醫者觀察眼前二人各自五味雜陳的神色,吶吶道:「關於以氣換氣抽化毒性這點,就診療而言,其實不僅限於交合,不過……」

  「不過什麼?」男子追問。

  「這方法至少不難堪,只是更危險……」一雙燦亮如星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輪流打量二人,醫者刻意欲言又止。

  「大夫有話請直說。」面對醫者明顯的停頓,臥榻上的病患本人緩緩睜眸,輕嘆道。

  「講到以氣渡氣,人有七竅。」醫者伸指抵唇,「以口渡氣,亦是可行之道。」

  「這方法不行。」「這方法有何危險?」

  「在下站在醫者角度,提供意見供二位斟酌,可別沒能幫得上忙反倒像是在添亂了,若雙方有任一方覺得這方法不妥,就當我沒說過吧。」

  眼見二人幾乎同時出聲卻大不相同的反應,醫者成竹在胸嘿然一笑:

  「這些天在下自當持續尋找其他解毒方式,只是得委屈二位,不要放棄已然進行至半途的解毒療程,至於羽人非獍病後調理,得依據方才診斷的脈象避開部份用藥……」

  若無其事地岔開話題,醫者殷殷叮嚀燕歸人這幾日如何為同伴準備病後調理的藥方後,洒然揮袖告辭。

§

  送客復返的燕歸人下廚熬煮醫者吩咐的藥方,趕在傍晚前將滾燙後未及放涼的藥湯送至羽人非獍床畔。

  白衫青年倚榻接過盛藥木碗,遞至嘴邊小口啜飲適應湯藥熱度,面對男子從頭至尾盯視自己未曾稍移的眼神,心頭只覺煩亂莫名,當下仰首欲將藥湯大口灌下,一時岔氣嗆咳不止,藥湯更是往榻上灑潑大半。

  「小心!」
  燕歸人見機甚快地一手接過木碗,一手先以衣袖輕輕拭去青年下顎頸間的藥汁,順勢伸指擦過羽人非獍嘴角。

  男子常年握戟佈滿粗繭的指腹溫柔摩娑過青年柔軟唇瓣,粗糙觸感令毒發時刻將至的青年微微瑟縮。

  察覺青年發抖,同樣熟悉毒發情狀的燕歸人巧妙掌握時機移前趨近。濃眉大眼正要低頭貼上青年頰邊時,羽人非獍以單臂掙扎抵住男子胸膛,略顯慌張地側過頭首,顫聲道:「燕歸人,這方法不成。」

  「以口渡氣比較好吧?」男子蹙眉,衝口而出道:「難道你真喜歡每天夜裡被……」

  青年視線一揚,直勾勾地盯住同伴。

  驚覺自己出言傷人,男子立即低頭道歉。「失禮了。」

  青年垂眸斂眉沉默半晌,再度抬頭時,眼底竟漾著幾分絕決快意。

  「這是你選的,既然如此、就不要後悔。」
  一字一句緩緩道來,白衫青年直起身軀跪坐榻上,居高臨下地抓住站在床畔的男子衣襟。

  懾於青年罕見的冷然殺意,男子任由青年制住自己,仰首四目短兵交接。

  見羽人非獍唇瓣勾起彎弧,燕歸人只覺眼前戰友神態不可逼視。便在男子暗自心驚未定時,耳邊傳來熟悉的嗓音低聲提問:「燕歸人,我是誰?」

  男子皺眉。「羽人非獍、你……?」

  「很、好。」

  男子話聲未完,青年低下身,唇碰唇、口對口,俯首重重吻落。

  渡氣、還渡,唇齒分離時,二人濡沫銀絲般交纏。
  隨著身下顫動,男子只覺心中一角登時天崩地裂逝水難追。

  倉皇格開羽人非獍孤掌抓握,燕歸人連退數步,迅速反手擦嘴。

  隨著男子用力掙脫,少了一臂重心不穩的青年身軀搖晃,臉色潮紅地無力坐倒榻上,淡淡道:「還是用老法子吧。以口渡氣,你沒辦法把我當做是西……她們。」

  「羽人……」男子閉目復睜。

  「上來。」青年放下帷幔,背轉過身,出聲邀約。

  男子重重一嘆,依言解靴鑽入幕中。

  這夜,沒有慰撫沒有潤滑,青年的主動比之前更不顧一切,刻意挑釁的肢體動作頻頻惹動男子沉寂已久的剛強血性,本欲控制力道的燕歸人,顧不得收斂分寸,只得見招拆招。

  刀戟臥榻互戡的結果,換來羽人非獍滿身慘不忍睹的瘀傷。

  交合過後,青年一如入谷初日,無力起身清理,倦極昏睡。男子擰乾溫熱布巾略略擦拭青年裸軀,仔細為青年身上紅紫不均的印記一一上藥。

  收拾殘局後,燕歸人步出臥房走至屋外,自地窖搬出三十餘只酒罈團團放在屋後大樹下,抱起一只罈子縱身倚樹,戳破罈封張口便灌。

  不該如此、不該如此的……到底哪裡出了差錯?難道醫者所言危險便是指自己如今景況?

  颯風陣陣中,男子甩開瞬間見底的酒罈,愁眼抬望懸空玉盤──
  西風、珠遺……接下來…我、該怎麼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