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妳希望吞佛怎麼死?」

  「不管怎麼死,只要找不到屍體就好。」

  「為什麼?」

  「找不到屍體,我怎麼樣都可以把他救回來,跟燕歸人一樣。」


  這是《燕燕羽飛》連載結束後,某月跟一位布板道友的閒聊對談。

  開始寫燕燕羽飛,是在燕歸人轟轟烈烈蒼雲山上退場之後。這個故事最大的寫作動力如前所述,就是要:「把燕歸人救回來」。

  「羽無間」那回茶館一幕戲,某月讓已經退場的角色們出來客串(註1),引發社團好友的疑問:「如果連崎路跟少爺都可以活著,那續緣在悲苦個什麼勁?」

  某月解釋這隻續緣是天驕雙結局裡「後來」篇跟小開一起退隱生活的那隻,編編認定的卻是另一個結局「故人」篇裡、去小開墓前祭拜的那個續緣,所以產生疑惑。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某月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幻想武林有兩座,一座是現實悲歡生離死別的武林、另一座是美好喜樂鏡花水月的武林。

  據說,燕歸人這隻偶,是被淘汰下來的楊過偶,所以頭上伴著烏絲的幾絡白髮,其實是過兒思念姑姑(小龍女)一夕白頭的印記(註2)。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元‧元好問‧摸魚兒



  這是金庸爺爺用來貫穿《神鵰俠侶》整部小說的主題曲,也是小說的中心主題。美若謫仙、冷若冰霜的小龍女,是過兒窮盡一生心心念念的牽繫。

  正劇裡,燕歸人一出場便是個痴人,守著情人珠遺公主的軀殼,不問是非黑白、不理江湖俗事;成功喚醒他涉足武林的,是鹿王與斷雁西風倆兄妹,當時還是羽人非獍緋聞對象的斷雁西風,後來成為燕歸人的第二任女友,兩人歷經患難險阻,水到渠成終成佳侶。

  如果故事就斷在這裡,絕對不會讓人有怨念,但編劇為了製造戲劇效果,狠心讓陰謀家唆使無行為能力的宵寶奪走斷雁西風性命。

  斷雁西風的芳華早逝,造就「燕、羽、宵、愁」四位年輕武生在奇象第28集片尾針鋒相對的經典場面,因而形成「霹靂F4」熱潮,也埋下某月寫燕歸人的伏筆(註3)。

  燕仔可是為情而生的霹靂版楊過啊!(握拳)連金庸爺爺都不惜狗尾續貂寫了十六年後楊龍重逢的場景(雖然小龍女歷經原作三次改版已非昔日風貌),燕歸人怎能就這樣孤孤單單獨活在江湖道上?

  因為前有珠遺,是以某月認定斷雁西風之死,神仙難挽,那該讓燕仔情歸何處呢(註4)?等到了《謎城》裡羽人接回手臂帶著小楓去探望燕歸人,忍痛把重傷昏迷的燕仔親手送進長生殿、後來又三次闖關欲喚醒神智被矇的好友一幕演出,情勢頓時明朗。


  羽人非獍不正是終年一襲白衫、冷若冰霜卻心似火的霹、靂、版、小、龍、女嗎?!(大誤)

  官配王道出爐了!(灑花)原來、原來這一切的一切,其實都是編劇心疼白文鳥形單影隻千山暮雪,所以才會讓斷雁西風死掉(註5)!羽人,汝的新愛人有著落了!燕歸人,汝就等著踏上不歸路吧(註6)!(踹)


  燕燕于飛、何處可歸?不願單飛,只願成對。

  這是張曼娟在《鴛鴦紋身》一書裡寫趙飛燕故事《燕燕于飛》的改編詩詞,也是某月對於燕羽兩人故事鋪陳的中心命題(註7)。

  看到後來燕歸人又出江湖,卻跟風飛沙走在一道,我們這位霹靂版楊過大俠儼然遇到新美眉一副要開始亂愛的樣子,那陣子的某月對於燕大俠真是心灰意冷不足形容……每週追著進度,看著燕風俠侶搭檔態勢,就會忍不住在電視前咬手帕──羽人呢?燕歸人!汝這呆燕把羽人擱哪裡去了?!

  直到風飛沙問燕歸人,她的刀與羽人有何不同那一段,某月對燕羽配對的怨念達到最頂點,第一次不是因為角色破格,而是為了悄然引退的羽人,私心盼望著燕歸人趕緊領便當退場。

  燕仔的退場戲「血染的戰神」,某月在追進度的時候,只看了一次,也只敢看一次。打趴禍龍的燕歸人、悍不畏死的燕歸人,身為武生的退場戲,演得動人。

  但,為了姑姑的幸福,過兒不能死,被打得不成人樣也須好好活著。(認真)

  一顆裝滿奇怪念頭的腦袋、一副鍵盤、經過兩個多月的開夜車寫稿,終於如願讓燕歸人與羽人非獍相攜走入某月眼中那座美好喜樂鏡花水月的武林,同一座武林裡,還有工作忙碌的心機魔人與乖乖守候的非人,一對退隱竹林小屋,一對幽會傲峰之巔。


  春秋幾數,天涯朝暮。

  某月的霹靂版F4,至此功德圓滿(註8)。


註:

1 茶館的人客名單:

藍衫客:海殤君;藍衫客等的至交:一頁書;黑髮布袋青年:崎路人;拿著煙斗的短髮少年:金少爺;碧衫逗鳥的公子:玄武──非凡;鬥牌九的兩位公子哥兒:青龍──東陵少主與白虎──悅蘭芳;三缺一的友人:朱雀──莫召奴。所以、其實,這茶館開在木偶間裡……(踹)

2 金庸,《神鵰俠侶》,遠流出版社。這是某月國三上那年第一套看完的金庸小說(國三才迷金庸,金害……好孩子不要學喔!)。早在看小說之前,就已經有雛鳥印象的,是當年轟動台灣、孟飛跟潘迎紫版本的過兒跟姑姑。(心)

3 上回在「無間」後記裡說過了,這邊還是要再講一次,某月版的F4是:燕、羽、吞、宵,愁落暗塵是上官尋命跟傾君憐的,實在排不進來!(點頭點頭)

4 這期間第一個考慮到的是錯殺西風的宵寶,理由見拙作《無間》後記。

5 (對著編劇組理直氣壯貌)說錯了嗎?有說錯嗎?如果說錯了,那斷雁西風還來啊……還來啊……還來啊………(伸手)

6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千萬不要隨隨便便賜死人家老婆,拆散夫妻,否則活下來的角色只會慘遭同人女毒手──最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就是從以前就被玩到現在的素老大跟釵叔……(毆)

7 某月寫完「燕無間」之後的感言:「燕燕于飛,何處可歸?燕燕于飛,笨鳥一對。」因而產出《笨鳥亂飛》的原始篇名,後因怕被燕羽支持者圍毆,篇名改為較為唯美的《燕燕羽飛》。順記一筆,小道道友當初提供一則非常言情浪漫的書名提案:「純情燕子俏羽人」,與「無間」吞宵的「心機魔物憨非人」
成對。(咳)

8 「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圓滿了。」寫後記的同一晚,剛剛看完屏風表演班的《京戲啟示錄》,國修/修國團長父親的這句台詞迴繞腦袋久久不去。風屏三部曲從《半里長城》、《莎姆雷特》、到了《京戲啟示錄》功德圓滿,某月的霹靂F4從《無間》到《燕燕羽飛》,寫到這裡也功德圓滿了。




Leave a Reply.